【茸dio】恩赐(慢更新坑)

预警:雌雄同体的慈父和装乖的儿子。
设定里茸茸是dio诞下的。
有车有雷,尽量在二万字以内完结,谁知道呢。
/
(一)
普罗旺斯,夏。

迪奥·布兰度该庆幸自己尚交得起房租。他在这个边沿小镇上租了一个房间,位置在一家酒馆的二楼,不偏不倚,被三楼的出租屋和底楼的酒馆挤得只剩薄薄一层,像极了两片面包间的芝士。

他的儿子在附近的私人学校上高中,学业拔尖,算得上乖巧。是的,他有个儿子,纵然他还只是个单身汉。

十六年前他错杀了自己的丈夫,舍弃了一切狼狈地逃难。他知道丈夫身后的手腕,在英国境内被夫家的人找到了也并不新奇。冒着烟的枪口迫使他跪下,血淋淋的事实令他一个法学高材生也难以争辩。当他以为自己要为曾经的恶行付出代价时,腹部的疼痛令他清醒了起来。

迪奥·布兰度身怀骨肉,腹中的小家伙是他救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他央求着救下孩子时,一向善良绅士的乔斯达一家意料之中地失了语。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令迪奥有了可乘之机,他要逃去意大利投奔黑帮,却因为钱财的限制被迫留在了法国,普罗旺斯。

孕育生命很新奇,肚子里一天天明晰起来的心跳和胎动改变了他很多。他多么庆幸自己没去意大利,多么庆幸自己拥有一个孩子。

这是乔斯达家希望看得到,迪奥改邪归正,安安分分地过起了生活。他替人打官司,替人收割麦子,替人……他什么事都干,赚的也都是本分钱。

之后的之后,他找了个哑医,生下了孩子,抚养了生命,一日又一日地注视着他可爱的儿子,为生计奔波,为儿子的未来奔波。要知道,他年轻时信奉着所谓的及时行乐,这是他第一次谨慎考虑着未来。

“父亲?”乔鲁诺悄悄打开了自己房间的门,温柔的绿宝石眼睛注视着瘫软在客厅沙发上的男人。他的美貌得天独厚,传承了自己两个父亲的优点,硬挺、俊俏却不女气。他应该是刚睡醒,蓬松卷曲的金发柔软地垂在颊边,纯白宽松的睡衣密不透风地拢在他的身上——像个睡衣天使。

“是我吵醒你了吗,我的孩子?”迪奥挥了挥手,乔鲁诺便乖巧地在沙发脚坐下,迪奥对他笑了笑,乔鲁诺便试探着又坐近点儿,直到迪奥能触及到他美丽的金发。

有时迪奥也未觉察过自己身上的母性,他以五指代替梳子,理顺了有些散乱的金发,“你的头发是不是该剪了?它们很好看,不过看起来有些长了,会不会不方便?”

“它们是父亲给予我的。”乔鲁诺被迪奥抚摸着头皮,像只餍足的小鹿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任由父亲处置。”

“你知道的,我一向不忍心处置它们。”迪奥哈哈了两声。平日里他看起来高贵而不易亲近,唯有在儿子面前才展露出温柔调笑的一面,“如果你哪天想换个发型了,记得去找维克森太太来剪,千万别找我。”

“好的,父亲。”

与儿子的对话总是愉快的,这令迪奥精神百倍,可惜现在已是深夜,不可能像个吸血鬼一样在夜里晃荡,他必须睡觉,睡足了才有精神工作。

“父亲……”乔鲁诺并未入梦,他回味着迪奥抚摸自己时的触感,加快了套弄的动作。狭小的房间里喘息连连,少年持续散发着自己的味道,他的脸涨得通红,碧绿的眼眸中氤氲了雾气,身下的快感令他难以正常呼吸,他只得张开粉唇,像缺水的鱼一般汲取氧气。

这场淫靡的自渎持续得不短,结束时迪奥已经深睡了。乔鲁诺打开了窗,让房间内的气息散去,美丽的眼睛望向深空,流露出异常的冰冷。

20 个赞

跪求太太更新呜呜呜

求太太更呜呜呜我给您递笔研墨

呜呜呜呜呜轻置玉臀,,记得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