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re Dame de Paris

,

灵感来自于韩漫奇奇怪怪齐贝鲁的书房

救命我真的不会写文了,我好菜

配对:JD

注:文中会出现少量血腥场景,性暗示,未成年性交等,有不适者请自行退出

    乔纳森·乔斯达又开始做梦了。
    自从十五年前他的义兄迪奥布兰度离奇失踪以后,他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做一次这样离奇的梦。
    诡异却美丽,在光怪陆离的空间中,乔纳森被固定在那里,看着面前的景象:
    金发的男孩被钉在十字架上,头顶戴着沾满鲜血的荆冠。胸口上有一枚诡异的烙印,高大的十字架下黑压压的一群人正虔诚的跪拜那具已经冰冷的尸体。他的身上细小的伤口依旧不断的流着血,信徒们几乎是争先恐后的舔舐着他的血污,枯瘦黢黑的手指搭在男孩苍白的小腹上。丑陋与美丽,圣洁与肮脏,以一种奇妙的平衡展现在少年的眼里。
    这就是乔纳森的梦境。而每当他想做出动作时,他却看到那个金发男孩浑身赤裸又的带着大块的淤青躺在祭台上,他满身的精污与血渍,就连原本熠熠生辉的金发在此刻也暗淡下来。男孩的皮肤透着病态的白色,仿佛透明了一般,那双失去高光的双眼怨毒的盯着乔纳森。
    “为什么你不回头。”
   乔纳森知道这是梦境,他无视了那个男孩的话语,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擦干了他脸上的所有脏东西,这一切都轻车熟路,仿佛已经上演了无数次。
    “迪奥。”
    他轻轻呼唤义兄的名字,这是他这些年摸索出来的结果,无论是回头看还是说些别的,都会结束这个梦境,就像突然被拒绝入场一样,伴随着一股强大的冲力蒙的张开眼,就算是再次进入梦乡,也不会再见到迪奥。
    只有呼唤他的名字才能继续下去。
    迪奥的失踪在乔纳森的心里一直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他这些年一直试图去找到真像,但永远无功而返。现在的他甚至寄希望于奇怪的梦境,就连他自己都觉得疯魔了。
    但是……
    乔纳森看着那张和十五年前一模一样的脸,他怎么可能舍得放弃和迪奥见面的机会呢?
    “你是在伤心,还是在害怕,jojo?”
    迪奥慢慢坐了起来,他的手臂仍然那么纤细,根本没办法抱住了乔纳森。但迪奥还是执拗的捧起乔纳森的脸。在四目相对的一瞬间乔纳森看到了对方邪气的笑容,他愣住了,在记忆中的迪奥,虽然让他有些头疼但从没有过这样的表情。他有些茫然了,虽然是梦境……但是这样的触感也太真实了……
      “不要害怕,jojo。我们很快就能再见面了。”
    迪奥的手很冷,乔纳森抱紧了他,梦境中的迪奥比记忆中的更瘦,在他的怀抱里,乔纳森慢慢安心了下来,仿佛有神明的光辉笼罩着他一样,乔纳森在迪奥的怀中安然入睡。但是,在黑暗的梦境中,他不断的听到有人临死前的悲鸣。
    当他再次恢复意识时,耳边响起了女佣的声音。
    “乔斯达少爷!乔斯达少爷!”
    年迈的女佣焦急的叫醒这个家族的大少爷。其他日子还好说,但唯独今天,是万万不能迟到的。
    因为今天或许可以改变乔斯达家族的命运。
    “少爷,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快去换衣服吧,今天可千万不能迟到啊。”
    女佣慈祥的棒乔纳森穿上衬衫,此时的乔纳森已经从梦境中清醒过来,他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起身让女佣们为他穿衣。
    十年前,乔治·乔斯达得上了一种怪病,为了延续他的生命乔斯达家族的家产慢慢枯竭。眼看着偌大的乔斯达家族开始走向衰败,乔纳森的好友spw给了他另外一个思路——
    十五年前,伦敦就开始了一项宗教活动,在大教堂中的圣母像下祷告,接着在圣母像下朗诵一本书。如果没有半点纰漏就会获得极其丰厚的奖金以及世界上现存的所有知识,甚至有可能拜诣神明,而失败的人则会被处死。
    但这十五年中,没有人能够完成这样的挑战,无数人血洒在圣母像脚下,可即便头颅堆成小山,却依旧有无数人前去碰运气。
    乔纳森就是前去碰运气的。
    虽然这么说不太确切,他是一个不是很愿意冒险的人,但是在听到一些关于圣母像中的神明的传言时,他最终决定前去一试。
    金发红眸的少年,在乔纳森的记忆里——甚至于在整个伦敦,整个英国,符合这项条件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迪奥。再加上他必须拯救乔斯达家族,已经债台高筑的他没有任何稳定的工作,他时常想起迪奥还没有失踪时对他说过:学考古根本不会挣钱的话,现在确实深有感悟。但眼看着父亲的身体每况愈下,他只能铤而走险。
    和以往一样,乔纳森一成不变的洗漱,吃饭,向父亲道别。但不同的是,在上马车之前他郑重的拜托spw照顾好他的父亲——如果他没回来的话,他的那部分遗产将会赠给spw。
    挥别了伙伴与朋友,乔纳森在此时怀揣起一种紧张感。并非是对于前路生死未卜的紧张,而是对于设立这个游戏的神明的揣测。
   究竟会不会是迪奥呢?
    带着这样的想法,乔纳森坐上了马车,他回头看向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家,知道前方的道路带给他的是生死未卜的命运,但没有办法,他只能这么走下去。而在昨天晚上迪奥的话也让他心存疑虑。他的义兄失踪了十五年,一直都是生死不明的状态,难道昨天的梦预示着迪奥会平安回来吗?他这么想着,却又开始陷入迷茫。
     十五年前,他和迪奥去树林旁踢球,说是一同,不过是迪奥在树下看书,他在草地上一个人无聊的玩着球。他也无数次试图邀请迪奥加入,但毫无例外的都被后者骂回去。自讨没趣的乔纳森选择暂时不去打扰迪奥,在和他约定好碰面的时间后,就抱着球跑去更空旷的地方。
    但当他再回来的时候,树下只剩下一本书,一块金色的怀表,以及草地上打斗过的痕迹。
    乔纳森猛的回过神,他甩甩头。最近的他总是有些神经质,经常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十五年前迪奥失踪的场景。他的手心满是冷汗,甚至于再做了三次深呼吸之后才慢慢的将自己放松下来。乔纳森看着马车外的田园风光,有些疲惫的闭上眼睛,稳定思绪。
   或许是因为马车坐垫太柔软,又或者因为他最近今天都没有休息好,乔纳森竟然睡了过去,在车夫拍他的第三下他才悠悠转醒,好在这次小憩没有什么离奇的梦来打扰他,这让他得到了充分的休息,这是好事。
    虽然家道中落,但该有的绅士礼节乔纳森仍然一一遵守。此时不过刚刚八点钟,教堂门口就围满了人。他是第三个挑战的人,第二位已经进入了有着圣母像的房间,乔纳森坐在教堂的长椅上等候,五彩的玻璃窗折射出美丽的花纹映在基督像上,乔纳森看着塑像上的五彩花影发呆。当他回过神来时,额头上已经全是细细密密的冷汗了。
    “乔纳森先生,现在轮到您了。”
    年轻的修女站在绅士的面前,小声的提醒面前英俊的男人。乔纳森有些恍惚,但他下意识的想到上一位已经死了,而自己面对的又是什么呢?
    [迪奥,请把你的力量借给我吧。]
    他在心中默念着,步履坚定的走进那间富丽堂皇的忏悔室。
    和大教堂的装潢不同,这间忏悔室可以说是穷极奢华,却又无比昏暗,只有一只可怜的小蜡烛勉强的维持着一点点光线。烛光下的圣母像看起来没有了慈祥的神态,反而十分邪气,再加上尚未除去的血腥味,乔纳森觉得浑身不自在。
    或许是心理原因吧。他如此安慰自己,在深吸了一口气,思索几秒钟后跪在圣母像前做起了祷告。
    房间里安静的连他自己的呼吸声都听的一清二楚,乔纳森虔诚的坐着祷告,当他睁眼时,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本书。
    是《巴黎圣母院》。
    乔纳森在目光接触到书籍的封面时就震惊的抬起了头,圣母像依旧安安静静的立在那里,但看起来似乎更加邪气。
    [冷静下来,乔纳森,这么多的书籍难免会有重复的,不要惊慌。]
    他深呼吸着让自己放松,终于鼓起勇气拿起这本已经旧的泛黄的书。
    这本书与他而言有着极其特殊的含义——当年他正是和迪奥一起坐在树荫下阅读着这本名著,也是在读着这本书的时候和迪奥吻在一起。两人在上面写写画画,而他现在手握的《巴黎圣母院》,仿佛就是当年那一本。就连上面的文字批注都分毫不差。
    [难道说……梦境中的迪奥说的并不是虚假的?]乔纳森小心翼翼的推测者,但他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这个问题。他轻咳一声,慢慢的读了起来。
    “数年前,本书作者参观——毋宁说是搜索——圣母院时,在一座尖顶钟楼的阴暗角落里,发现墙上有个手刻的字:’AN’ARKH”
    
    “DIO!你在看什么呢?”
    “巴黎圣母院。还有jojo你现在给我去洗澡。你现在的样子和那些路边的野狗没有任何区别。”
     二十年前,从格斗场兴高采烈的跑回来的乔纳森一眼就看到了正在树下看书的迪奥。
    早上九点的阳光是那么柔和,漏过茂密的树叶照在迪奥的脸上。皮肤白皙的金发少年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坐着,微风拂过,扬起他的发稍。
    乔纳森看呆了。他不自觉的放慢脚步走到迪奥面前,在询问无果甚至被对方轰走以后没有半分生气,反而觉得心跳加速。
    他回头有看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迪奥,忽然发现对方也在凝视着自己。乔纳森不自觉的脸红了,做贼心虚的别过头赶紧跑开。

    [等等……我为什么会突然回忆起这个……]
    乔纳森猛的回过神,忽然发现自己差一点就要念串行了。或许这就是为何许多人挑战失败的原因吧。他稳定了心神,告诫自己不能再分心下去,他必须继续集中精神读下去。回忆固然美好,但是永远沉浸在回忆中又怎么能走出来呢?

    “莉叶娜德立刻怪不好意思地垂下眼睛。吉斯盖特一看,也马上低眉垂目。那青年却满面笑容,接着往下说:'那真是好看呀!不过今天是一出寓意剧,特意为弗朗德勒的公主编写的。’”

    “JOJO,你其实——一直喜欢我。”
   金发的男孩已经慢慢褪去稚气,却仍旧是少年的模样。他伸手抽走乔纳森手中的书,居高临下的睥睨着自己的义弟。
    “迪奥,你在说——”小心思被戳穿的乔纳森吓了一跳,但他下意识急忙矢口否认。 他还不清楚迪奥对自己的心情,如果直接这么承认下来……连朋友都做不了可就糟糕了。
    但令他意想不到的是,他抵赖的话刚刚说一半,就被迪奥的吻堵了回去。
    他的嘴唇是柔软的。乔纳森在于他双唇触碰的一瞬间只有这样的想法,紧接着他的脸蛋就开始透红,仿佛被火燎了一样,心跳同样慢慢加速,他的双手插进迪奥的发丝,加深了这个吻。
   那是他当年最美好的时光。一切幸福的感觉在那个夏日的午后堆叠增长,在乔纳森的心中凝聚成一块永远甜蜜的糖果。
    但他现在还无法揣测出当时迪奥的心情,那样的眼神并不像看着爱人的目光,那迪奥当时为什么要和自己接吻呢?即便过去十五年,乔纳森还是无法确定迪奥是不是真正的喜欢自己。
    
    “从那以后,她再也看不见卡齐莫多,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可怜的敲钟人好象从教堂消失了.然而有一天夜里,她没有睡着,想着她那英俊的卫队长,她听到小屋旁边有人在叹息.她惊恐万分,连忙起身,借着月光瞥见一个丑陋的人影横躺在门前.看见卡齐莫多正睡在那边一块石头上.”
     “迪奥,一起来玩球嘛!”
     “不要,jojo你如果玩球就离我远一点!我在看书。”
    这是迪奥失踪当天发生的事情。
   乔纳森现在几乎是彻彻底底的愣住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抱着球离开,他想拦着那个男孩,可这一切都是徒劳。
    乔纳森此刻动弹不得,他只能站在那里,只过了一刻钟,就来个几个男人敲晕了迪奥,虽然他十分警觉,在发现了歹人之后试图挣扎,但这都是徒劳,迪奥的身板太过瘦弱,四个壮汉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把他装进麻袋里。
    接下来的一切都在摧毁着这个爱慕着迪奥的绅士的内心。乔纳森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所爱之人被人奸污蹂躏,最后钉死在十字架上的全过程。
    他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
    眼前挥之不去的是钉子钉进迪奥的手掌时飞溅的鲜血以及他尖声的喊叫。乔纳森现在只觉得自己开始窒息,他脱力的跪在迪奥面前,开始失声痛哭。
    他终于明白了梦境中的迪奥为什么那样怨毒的看着自己,为什么不停的重复着“你为什么不回头。”
    乔纳森很清楚,在他当时玩耍的地方,其实只要一回头就能看到迪奥。
    “你在哭什么?臭JOJO。”
   他听见了衣服摩擦的声音,以及那个阔别了十五年的声音。
    那是熟悉到不用回头就知道是谁的声音。即便过了十五年,乔纳森依旧铭记着这个声音主人。
    清晰而明亮,和梦境中支离破碎就像是拼凑出来的声音不同,他非常肯定,这就是迪奥的声音。
    “迪奥?!”
    乔纳森难以置信的抬头,看着已经走到他面前的迪奥。迪奥的脸与乔纳森记忆中没有任何区别。他看着面前狼狈不堪的乔纳森,轻笑着蹲了下来与他平视。
    “你不想念我吗?jojo。我可是一直在想念你啊。”
     迪奥的话仿佛带着蛊惑的意味,乔纳森不自觉的被面前失而复得的人所吸引,他甚至不敢去抱一抱对方,他害怕这只是个梦境。
    “你怎么了?jojo?难道你不想抱一抱我吗?”迪奥笑着靠近乔纳森,露出了他的尖牙。
     面前的迪奥依旧在诱惑着乔纳森,而后者似乎也开始动摇,他恍惚的靠近了几分,但下一秒却把触手可及的迪奥推开。
    “你不是他。”
    在做出这个动作时乔纳森自己都呆住了,这是他身体下意识的动作,他看着已经被推开的迪奥,猩红色的眼睛泛着泪光。乔纳森忽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推开他——
    真正的迪奥,怎么会对自己做出这么温柔的动作呢?
    而被推开的迪奥有些差异,但当他见到乔纳森坚定的目光时,开心的大笑几声,接着顷刻间灰飞烟灭。
    紧接着,乔纳森周围的黑暗开始出现裂缝,当最后一块黑色碎片掉落后,他看见了迪奥。
    乔纳森敢保证,那一定是真正的迪奥。
    “好久不见——jojo”迪奥慢慢的走到对方面前,他还是和十五年一样没有任何变化,而乔纳森在这十五年里已经变发一个而立之年的大人了。
    “迪奥!你还活着!”这宛如过山车一样的反转让乔纳森感到措手不及,他看着面前的迪奥,下意识的冲了上去,紧紧抱住他。
    “臭jojo放开我!本dio当然活着!你个蠢货要勒死我吗?”
   迪奥冷哼一声,却在乔纳森无法看见的视觉盲区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同样紧紧抱着乔纳森。这十五年,他只能在梦境中见到乔纳森,而那样短暂的相遇与他而眼只是饮鸩止渴。
    “当年的事……对不起……”乔纳森紧紧搂着迪奥,生怕他跑了似的将头埋在他颈窝,半晌才闷声道歉。
    “哼,现在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迪奥被乔纳森抱着,但出口的声音疏离且冷漠。
   他推开了乔纳森——就像刚才乔纳森对他做的一样。
   “虽然说被献祭了以后的我拥有了邪神的力量不会再受伤,也算是因祸得福。但是JOJO,你还是欠我的——我要你用乔斯达一族的鲜血来偿还。”
    他露出了自己的獠牙,此时乔纳森才完全看到迪奥的样子,他已经和邪神完全同化,或者应该说,战胜了体内的邪神,成为了新一代的神明。
    带着侵略性的气场压的乔纳森有些窒息的感觉,他看着面前的迪奥,看到了他脚下踩着的尸骨,鲜血似乎已经汇聚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
    震惊,失望,愤怒洪水一样的冲击着乔纳森的内心,他看着面前的迪奥,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我将会支配整个世界!而你会是第一大功臣——我亲爱的jojo。如果没有你,我还不知道要和这个狗日的邪神纠缠多久才能冲破这尊圣母像。”
    乔纳森现在已经彻底从恍惚中走了出来,几乎是一瞬他就确定了要阻止迪奥的决心。可在他抬腿走出去的一瞬间,失重感讲他唤醒,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仍在忏悔室中,但是面前的圣母像与手中的《巴黎圣母院》已经无影无踪了。

写在最后:其实可以看作是开放式结局,这有可能是乔纳森祷告时睡着了做的梦(圣母像可能一开始就没有)也可能是迪奥已经成为完全的邪神离开了,或者还有别的可能,就看大家的想法了

1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