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护卫队/福葛】叛徒

    他一直都是叛徒,从一开头就是。

    因为之前暗杀组出现过两个叛徒,所以吸取教训的老板安排了一名身世悲惨的少年进入护卫队,算是一名眼线,来帮助老板取得情报。老板总归不能自己亲自下场,就像让波尔波等干部用虫箭发放替身一样,他安排了福葛成为自己的情报间谍。如果每一个小队都没有背叛的想法的话,那他们就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就可以了,老板还是会给他们丰厚的报酬以及奖赏。但是,如果有一个人但凡说一句想要背叛组织,那个人就必须被间谍上报,然后被处死。

    福葛担任的就是这样子的工作。原本其实他也不那么清楚,只知道自己被人招收进了一个黑帮组织,所处的小队叫做布加拉提小队,因为这个小队的队长是布加拉提,直到有一天,他在夜间被人传送过来一个电子邮件。为什么不去联系队长布加拉提,而是专门给我发送信息呢?带着这样子的疑惑,福葛点开了电子邮件,然后发现上面全都是他以前的生活经历,各种学习证件,甚至有他生活时候的照片。就连进入黑帮之后的都有,他心中的警铃大作,他现在都已经成为一个黑帮成员了,为什么还有人会给他发来这种类似威胁的邮件?是之前的教授他手底下的人吗?是来复仇的吗?但是他们为什么手眼通天到可以进入黑帮?他忐忑不安的往下翻过去,然后发现了几行文字。

    “亲爱的潘那科多·福葛先生,我需要你帮助我监视团队里面的所有人。一旦发现异样,立刻上报给组织,BOSS会给予你丰厚的奖赏。如果你拒绝组织下达的监视命令,或者是故意延误情报,你将会得到惩罚。”

    一段没头没尾的话之后,留下来的一个署名,是热情组织。

    为什么热情组织突然会下发这样的邮件?福葛不太敢询问别人是否也收到了这样子的邮件。邮件里面也说过不能告诉别人,不然那还算做监视吗?黑帮可不是过家家闹着玩的。邮件阅后即焚,他呆呆的盯着暗下来的电脑屏幕,合上了电脑,在床上反复了半宿,然后就被早早醒过来的米斯达喊醒:“喂!福葛,你听说了吗?”

    “听说什么?”一整天没睡好,福葛眼睛下面一团乌青。但是米斯达没注意到,“我听人说我们组织有个暗杀组,级别比我们高一级的,最近啊,有两个人不知好歹,想要去调查老板,结果转头就被杀了送回家了呢!”

    什么?!意识到原来邮件里面的命令是为了防止叛徒的出现,福葛突然想起来昨天的邮件。因为真的已经有叛徒出现了,所以老板才如此谨慎,所以才要安排他去做间谍。他虽然目前属于布加拉提小队,但是布加拉提也属于组织,更是属于老板,现在老板直接给他下达命令,他当然应该听老板的。但是老板为什么会想要监视布加拉提小队?是每个小组都有这样子的任务,也就是例行公事,还是单单只针对他们小队?布加拉提看起来像叛徒吗?他从来都没有说过要背叛组织这种话。甚至当初就是他把他拉入黑帮的。希望只是我自己想多了。福葛定了定神,“没听说,不过如果是叛徒的话,他们也是活该。”

    “说的是啦!”米斯达一下子又开朗许多,“别睡了,今天还要去巡逻码头呢。快点起床吧!”

    “好好。”嘴里糊弄着米斯达,福葛套上自己有许多洞的西装,心里却还在想着邮件的事情。如果说出现叛徒,就要报告给老板,那他到底应不应该先告诉队长呢?队长会惩罚叛徒的吧?那么对于叛徒的定义是什么?违背组织就是叛徒。那么如果不告诉布加拉提,他本人是不是就算是这个小队的叛徒呢……?

    这个问题在布加拉提带回来一个叫做乔鲁诺的新人之后,他的疑问愈发浓烈。这个金毛小子虽然只有15岁,但是他身上的成熟程度像至少30岁的。他老练地让人讨厌,浑身上下都是一股子“如果你们不听我的也没关系,但是你们接下来就要倒大霉了”的样子,简直比布加拉提派头还大。布加拉提才是他们正儿八经的队长,以及马上要晋升的干部。新人不会害人就不错了,就像他们要护卫的那个小女孩特里休一样,第1次见面就那么拽,上来就要各种的奢侈品化妆品,福葛敢怒不敢言,只是在她有一次要求他脱下西装为她擦手以后,把西装狠狠的摔在了地上,作为发泄。这个家伙毕竟是老板的女儿,他效忠组织当然也要效忠老板更当然要捧着老板的女儿。

    然后在短短几天之内,他的人生又一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原本老板给出来的命令是,让一个护卫带着他的女儿上钟楼,布加拉提身为队长自然而然是他上去,时间还没过多久,乔鲁诺跑了出去,他和剩下的人面面相觑,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知道布加拉提后来又将老板的女儿抱了出来,特里休手腕上还多了一条拉链。然后布加拉提又突然说要叛变什么的……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特里休没有被她的黑帮老板父亲接走,又被布加拉提送了回来,手上还有那么新鲜的伤口,布加拉提的衣服也坏了,撕扯出来一条大缝……

    他的智商能够让他13岁就上大学,虽然目前这个事情就算是弱智,看了也都知道,并不简单。根据这么多的伤口以及布加拉提突然改变的态度,他得出了一个可怕的事实……布加拉提叛变了,而且是他主动的。那封邮件在他的脑海里突然被回忆起来,如果组织之中出现了叛徒,必须要报告给热情组织,否则,知情不报者也将受到惩罚……

    惩罚是什么?他不知道对于自己的惩罚是什么,但他知道之前听说过那两个家伙的下场。一个被送去活生生的切片,另外一个因为自己的爱人被切片,从而被吓到窒息而死。他并不是故意知情不报的,事实上,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队长要叛变。在送老板的女儿上电梯之前,布加拉提从未说过要叛变之类的话题。热情组织对我有知遇之恩,保护过我家人的平安,布加拉提曾经这么说过,福葛非常赞同,他的人生也是因为加入了黑帮才有了现在的位置。然而今天突然之间说要叛变,突然之间要将所有人的位置,从干部的小组变成背叛者。

    布加拉提,你知道背叛者是没有好下场的吗?

    福葛盯着被人放在船上的特里休,叛变的原因是因为她吗?她来之前从来都没有人说过要叛变,她来之后,所有人都疯掉了。他没疯,他知道不应该背叛组织,背叛组织,绝对会被处决,就像当初暗杀组的那两个人一样。为了一个认识没几天的女孩,真的要直接付出生命去背叛吗?他知道自己这么想的话,可能会很阴暗,但是福葛宁愿死的人是特里休,布加拉提是他的贵人,谁死他都不能死。

    眼看着所有人都要跟随布加拉提,福葛绝望地说出,“可是我们都还不知道她喜欢听什么音乐……”

    身边还有一个纳兰迦没有离开。福葛满怀感激地望着他,当初是他把纳兰迦介绍到黑帮组织中的,但是下一秒纳兰迦慢慢地跪到了地上,“特里休她……和我以前一样……被人给抛弃了啊……”

    “你在说什么啊?”福葛从感激转换为惊恐,纳兰迦的态度很明显,就是要追随而去。“你们才认识几天?你们为什么要为了她去叛变?纳兰迦!”只有他在他身边了,只有他一个人了,如果他要离开的话,被抛弃的人就是福葛了。

    “等下——我也要上船啊——”纳兰迦跳下了河,朝着布加拉提他们的小船游过去,“我就是特里休,特里休,就是我啊!”

    终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不是叛徒,那他是什么?一个被抛弃的可怜人。就像当年他还没加入黑帮时候一样,被抛弃的一个人。福葛看着他们消失的地平线,呆呆地站立了许久,然后默默的往回走。他不知道要去哪里,如果按照邮件的指示,他现在应该去上报给组织报告布加拉提小队已经叛变,全员除了他全部都选择了跟随背叛者布加拉提,他们从今天起,突然之间变成了两个阵营。福葛没变,布加拉提成了背叛者的领头人。

    他想方设法去寻找到了网吧里的一台电脑,然后传递的信息。使用的是匿名,这样子的话如果是被别人发现,也可以说是恶作剧之类,总之绝对不要让人发现是热情组织内部的叛变,这样对于组织信誉会有大有损失。叛徒从来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福葛敲完键盘,突然想起自己的双手。他这双手很久都没有杀过人,上次运用紫烟是杀死了暗杀组的一个成员伊鲁索,然而那一次也非常凶险,因为乔鲁诺本身的治愈系能力,所以才没有重伤致死。临走之前他还特意看了一下那人的尸体——全部被腐蚀,冒着气泡,皮肉血液像是被煮过头了一样烂,仅仅剩下了一些残存的骨头。这就是他的替身能力,自从布加拉提叛变但是自己依旧选择跟随组织后,就意味着,总有一天,他要运用紫烟去杀掉他们,让他们死得像伊鲁索一样惨。乔鲁诺有血清是不假,那么其他人呢?如果分开来偷袭呢?布加拉提也会烂掉,米斯达也会烂掉,纳兰迦也会……纳兰迦是他当初捡过来的,因为看他可怜,当初是他请布加拉提给这个孩子准备了一份意大利面,所以那个孩子才留了下来,坚决要加入黑帮……要把他也给变成那样子,烂掉的样子吗?

    福葛感觉自己快疯了。他明明知道自己不是叛徒,但是他的心理压力比叛徒的还要大。他做错什么了吗?好好学习有错吗?努力工作有错吗?效忠组织有错吗?如果什么都没有错,那他为什么会如此不安?如果不是他的错,那是谁的错?纳兰迦被紫烟攻击后从眼眶滚出来的眼珠的幻象在他的眼前开始播放,为什么这个孩子要跟着他们走?他还以为至少他会理解他。至少他会留下来陪伴自己,为什么……纳兰迦……

    总之不要死,至少不要被我亲手杀死。福葛惊恐之中逃离了网吧。

2 Likes

    已经很久都没有一个人居住了。自从自己被收养到黑帮之后,一直都是和队友们居住在一起,尤其是这些天,为了保护老板的女儿,一直都是同吃同住,就是害怕敌人对于自己小队的攻击,几个人在一起的话,至少存活几率会比较大。
一个人的房间寂静无声,没有队友的吵闹以及呼噜声,福葛睡不着。他并不清楚是否是所有的暗杀组成员已经全部出动并且被布加拉提他们杀死。也就是说他还有可能会在一个人的时候被剩下来的成员谋杀。

    他们的队长呢?根据小队们的设置,他们应该是有队长的,但是目前还没有听说过队长出现。如果说之前的队员都是来试水,那么队长以及其他可能还存活的队员对他的报复将是史无前例的。四个人的背叛了的布加拉提小队不好打,他一个落单的还不好打吗?他真的杀掉过暗杀组的成员伊鲁索。

    如果要说动机的话,他现在没跟着布加拉提小队一起背叛,就是说他现在还算是热情组织的人,暗杀组早就叛变了,要抓走老板的女儿去追查老板,不然不敢对老板的女儿这样子的围追堵截,既然他还是热情组织的成员,为了队员的性命报复再加上痛恨他组织成员的身份,他更有可能被杀。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虽然没跟着布加拉提一起宣布背叛,但他人并不知情,大家只会看到叛变的布加拉提,然后把他也认定为叛徒,毕竟他们之前就是一个小队。至于为什么没有跟着,天知道,反正这个家伙不能用了。

    福葛横竖闭不上眼,干脆站起来走走。这些天来,一个接一个的暗杀组成员的袭击搞得他们身心俱疲。这才短短一两天,就出动了七八个成员攻击,当时只觉得惊心动魄,以及想着赶紧要解决敌人,现在想来都后怕。若不是敌人他们分开来攻击自己的小队,自己的小队真的会完全胜利吗?如果有人能克制乔鲁诺的治疗能力,那他们或许早就像暗杀组一样疯狂减员,活不到背叛这天。自己能够活到现在,除了自己本身的头脑给自己的决定以外,乔鲁诺的治疗能力和布加拉提的照顾缺一不可。但是他们都离开了,背叛了组织。福葛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恨他们,恨他们为了一个认识几天的女生,就放弃了自己在组织里的地位和性命,甚至放弃了一个队友。为什么要放弃我这个念头开始在他的头脑中生根发芽,到底是我不愿意跟随他们,还是他们要放弃我,我需要他们的保护和合作,又不想要不应当的背叛。如果是暗杀组的队长看到目前这个情况会如何评价呢?毕竟他们是会为了队员而复仇的。

    可是他们的队员为什么会跟随着队长,每个队员都心甘情愿地献出自己的生命,他们队伍里面难道没有一个人想要效忠热情组织吗?然后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熬夜熬傻了,因为早在两年之前就有暗杀组成员因为刺探老板的情报从而被处死,试探情报不会有好下场,背叛老板也绝对会死。但是明明知道会死,依旧要去报仇……那到底是为了什么?明明知道背叛老板会死,那布加拉提他们为什么他们也背叛老板……

    头好痛。明明他现在这样子的生活方式应该才是最优解,但是他就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如此不安。他不敢在深夜里面发出多大的喊叫声,怕吸引来不该来的人,沉重的喘息声回荡在漆黑的房间里,福葛计划着自己应该好好放几天假,神经已经快崩断了,反正也没有什么跟着的小队,没有人会给他派任务,电脑上面也没有来新的邮件回复。

    在他躺回床上,闭着眼睛休息,依旧睡不着的时候,他发现这个房间里面好像有一些不对劲。这里是他随便选择的一个旅馆,所处的位置比较偏僻,客流量也不大,再者加上现在是深夜,为什么会有人类的喘息声呢?不是他的喘息声,是另外一个人的,更加长也更加重,虽然已经很努力地在掩盖自己的呼吸了,但是他还是听得到。呼吸声意味着这里有另外一个人存在,但是他看不见。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在床上僵直起来,一股深深的寒意从脊椎传达到大脑,让后脑猛地被刺痛,他不记得这个房间里面有出现过镜子之类的可以让暗杀组成员暂时容身的地方,再者伊鲁索早就死了。

    那个家伙应该一直都在观察着他只是没有动手,所以他才没发现。他或许是暗杀组的其他成员,或许就是队长,至于为什么没有攻击,应该是想要去寻找那个新人直接杀掉,福葛的替身很难对付,他们小队之中应该也知道了这个信息。新人不在这里,所以他们没有动手。新人为什么不在这里,他们也应该在疑惑。未知且不知道何时会发动攻击的敌人,像厨房里的蟑螂一样令人难以捉摸他们的运动轨迹。与此同时,他也决定不要轻举妄动,对方知道他的替身能力,但是他不知道对方的替身能力,一旦出手,他很有可能会落到下风。

    如果那是队友的呼吸声就好了,如果他们还在就好了,乔鲁诺还在的话一定会没事。闭上眼睛装睡的福葛在棉被下颤抖,自己不知道何时变得这么胆小,想要活下来就得各种谨慎小心。他的心中默默祈祷着敌人赶紧离开,自己并没有什么价值,自己没跟着布加拉提叛变,不知道他们的后续,也不愿意透露他们的能力;如果要复仇的话,还是直接去寻找老板比较好,自己的工作也是为了老板,这黑帮的一切都是老板的,所有人的命都是老板的。他等了很久很久,一直等到昏睡过去,第2天醒来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度过了多惊心动魄却又无事发生的一个夜晚。

1 Like

    那个家伙没有对自己动手。可能是因为自从乔鲁诺出色的能力展露头角之后,他们的目标就全都是这个新人了。这个新人的存在毕竟真的很烦人,相信是个人都会选择先杀掉他,这样子的话大家就没有办法倚靠他的能力恢复状态了。福葛把手贴在自己的额头上测量自己的体温,应该还没有发烧,但是他现在这种头痛的状态,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早一点回去。他还没想好去哪里,反正先不能留在这个危险的旅馆。先去组织掌管的地方租个房子居住吧。然后再想自己今后生存的方式。

    他不是不信任老板的能力,但是乔鲁诺的能力接连杀死了这么多名替身使者,他确实害怕老板的组织会有不存在的一天。他既然选择了脱离布加拉提小队,跟随老板,现在他的命运和组织是捆绑在一起的。老板还没有给他回消息,也不知道他看到了没有。在心急如焚之中,他又打包好自己的衣物,一脚踏出旅馆,再次开始逃跑。

    在他不断地寻求生存的同时,布加拉提小队剩下的其他人目的已经不是生存了。自从决定背叛老板,他们就决定护送特里休前往撒丁岛,热情遍布全国的情报部也在同步地传回消息,因此就算福葛已经脱离了布加拉提小队,他依旧得知他们的大概行踪。暗杀组成员们的尸体在逐步回收,虽然并不知道老板是想要干什么,但是大概率是收回以做警告,这就是叛变组织的下场,就像杰拉德和索尔贝的背叛和碎尸当年被告知整个组织一样。

    尸体被那些工作人员们暂时存放到了殡仪馆,组织正在派人运回。伊鲁索是回不来了,下葬都不能下葬,福葛露出一些自嘲的笑,笑伊鲁索死得凄惨无比,也笑他亲手把敌人变成了这般模样,然后时时刻刻惧怕自己的能力会伤害到纳兰迦他们。他自己的替身能力强大,并非一件好事,他自己都厌恶和恐惧这样子的替身能力,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子的可怕的替身,而不是其他的,也不求多么厉害,至少不要连本体都会伤害。如果他能够选择的话,他嫉妒乔鲁诺的能力,他能够生成各种各样的生命体,无数次将他们拯救于危急时刻,而紫烟只能带来灾难和痛苦。自己身为替身使者,自己不能熟练地使用自己的能力,怕是说出去都会被人耻笑。

    不知道布加拉提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如果他们想要去撒丁岛的话,大概率会经过威尼斯,威尼斯那边不知道是谁把守的。暗杀组的队长生死未知,很可能也赶去寻找新人也就是乔鲁诺了。他紧赶慢赶地回到出发的地方,逐渐遇到那些熟悉的人,那些老头子老太太问他为什么如此快速地就返回了,你当初不是跟着布加拉提的吗?他现在怎么样了?福葛有些不知所措。他确实不知道布加拉提现状如何,甚至一直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到底为什么要背叛老板。背叛就没有钱赚,没有组织给的地位和权力,还会被老板安排追杀,当初宣誓进入黑手党的时候,组织就已经告知过他们永远都不要想着背叛组织。只有组织允许你离开的时候,你才能够离开。组织将会是他们永远的庇护和监视者。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布加拉提坚持背叛,他不相信布加拉提会为了一个认识几天的女性就这么干,说起来有些没礼貌,如果他真的这么为了女性发癫痴狂的话,早就该有女朋友了。再者他并不是如此低劣的人,会为了爱情而丧失理智,抛弃一切,让大家都跟着他去死。

    所以他想不明白。他看不到有任何东西比现在的地位权力财富还好,布加拉提已经是干部了,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回来去试一试他现在的权力。他搪塞过那些老人就匆匆又在赶路,老人们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落寞地也离开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