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酪镜酪】腐烂的你

    按道理来说,身为黑帮中的杀手,受伤是稀松平常的事情。但从来没有一次像这一次这么严重。霍尔马吉欧在烧伤科治疗的时候躺着听着别人闲聊时候透露的消息,暗杀组全员重伤,霍尔马吉欧和梅洛尼是相对来说伤得最轻的,其他人都在昏迷,能否醒来不一定。他想说什么,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严重的烧伤导致皮肤组织大面积坏死,尤其是脸上的肌肉收缩了起来,连嘴都张不开。根本就没有人在意他无谓的挣扎,那些护士的沟通没多久就消失了,护士还要去其他病房查房,又剩下他一个人。

    一个人躺着的时候,他开始回忆起自己到底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昏迷多久了,现在还是很痛,脸上痛,身上痛,脑子痛,心口痛。他只能简单的分辨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其他什么都分不清。时间仿佛在病房里静止了,他坠入了一个时间暂停的地狱之中。周围绝大多数时间安静的可怕,或者是护士们在他的身边讨论他的伤情,他听得到,但是无法回答。他可能已经连续睡了10天,也有可能已经连续醒了3个小时,透过一层薄薄的眼皮看着医院的天花板,左眼似乎已经坏掉了,他感觉左眼的眼珠并不属于自己。这样子的话不就和鱼一样愚蠢吗,一直瞪着眼睛,因为没有眼皮,根本闭不上眼睛。没有眼皮的后果是会一直流泪,来保持眼珠的湿润,尽管他现在能看到的只是白色的天花板,这无趣的地方。

    梅洛尼……如果他是轻伤的话,说不定其他人也可以救回来,也像霍尔马吉欧一样,虽然重伤,但没死,苟延残喘着渴望身体恢复的那一天,自己能够恢复当初的精神和强壮,再不济至少也能正常的起居生活。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正儿八经的在一起说说笑笑了。每次聚齐肯定都是队长要发放任务,然后接收到任务的人就去执行任务,他们小队永远都不会满员。除非是圣诞节之类的节假日,但是就算是圣诞节,老板也会发放任务下来。因为这种节日比较热闹,外面的群众肯定会比较乱,直接趁着举办活动的时候,把目标给暗杀掉,很难查出证据,几乎都不用收尾,证据全被路人破坏了。于是他们咬着牙,一边抱怨,节假日都不肯放他们休息,一边举起手指对准目标,指挥着自己的队友上去帮忙辅助。很多情况下问题都很容易解决,但是有的时候遇到替身使者也会比较棘手。就像这一次,全员重伤。既然是全员重伤,那么就包括队长在内,能够打败队长的人,以前真的还没见过。敌人实在是过于强大。
他不知道现在该怎么办,虽然知道现在自己是在医院里面,有人给自己治疗,自己死不了,但是在等待治疗结束之前的这些时光怎么办呢?实在是太无聊了。他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乐,不能和任何人说话,浑身上下都动弹不得。浑身上下连眼珠子都动不了,只有脑子在转。唉……再想想前尘往事吧。

    他们加入黑帮也已经有五六年了。当初自己是先来的,除了自己也就只有里苏特了,他自然是队长,毕竟是他一手组建了暗杀组,那个时候他们都还很年轻。里苏特不怎么抽烟,除了应酬的时候或许会接过一根,等结束了递给他,他就美滋滋地收下,一根一根的散烟塞进烟盒里,每天都有新口味。黑帮里绝大多数都是上等的烟,但偶尔也有底层的混混看见他们路过,不敢招惹他们,递上来的劣质的烟酒作为保护费,霍尔马吉欧还是收下,不一定真的会享用,毕竟质量不如高档货,但是总归还是要让他们安心,别出来添乱,这样子的话他们也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太计较混混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只要不是太伤天害理,强奸幼女之类,小偷小摸无人会管的。里苏特尤其在意孩子,霍尔马吉欧后来才知道是因为他的身世的原因。不过这也是后话了。

    一个队伍不可能只有两个人。里苏特一个个地把新人往队伍里领。霍尔马吉欧看着那些陌生的面孔进了开会的地方,打量着四周,他们绝大多数只知道队长的样子,并不知道霍尔马吉欧也在场,有的时候他也会用替身来捉弄那些新人,把自己变得很小很小,然后缩在哪个角落里面装神弄鬼,等到结束了再跳出来嘲笑这些新人有多胆小,明明都已经打算当黑帮了,怎么还是会被前辈吓到。但是等到结束了捉弄以后,他就得担任起带领新人的工作。

    里苏特依旧忙碌于招揽新人,他反正也没什么其他的任务,说是带领新人熟悉工作,其实吃喝玩乐居多。慢慢地大家也都熟了起来,后来的那个伊鲁索叫他秃子,普罗修特的年龄和他相仿,所以一般称呼全名。梅洛尼过来问他,想听他叫什么称呼,要不就叫奶酪哥,霍尔马吉欧表示随便,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比起来这些虚头巴脑的还是赚钱和工作比较重要。后来有个叫贝西的小子也进了队伍,这个家伙是最不像黑帮成员的,所以队长派的普罗修特过去教导他,普罗修特虽然嘴上说着真的很头痛为什么会有黑帮成员如此的胆小懦弱,但是依旧乐在其中。
加丘的年纪很小,和梅洛尼差不多大,所以安排他们一起出任务。加丘刚开始还尖叫着不愿意和这种变态在一起上班,在发现对方的替身能力有多好用之后,加丘臣服于他的替身能力,只需要梅洛尼采集一点点血液即可,然后他们两个人,只需要抱着膝盖在卧室里面看着电视,等待替身回复即可。

    索尔贝杰拉德是一起进入队伍的,霍尔马吉欧一度怀疑这两个人到底是不是连体人或者是双胞胎,他们总是抱着对方,虽然发型不太一样,但是长相差不多,衣服穿着也差不多。后来才听伊鲁索八卦说这两个人纯纯男同性恋,衣服款式一样是因为情侣装。霍尔马吉欧不太信,身为黑帮,轻而易举的恋爱,所有人都知道他们是一对,这样子的话很容易被其他人控制。就这么说吧,如果抓走其中一方,另外一方会不会舍命相救呢?如果是普通的队友,或许会考虑自身的安危,但如果是情侣的话,而且还是黑帮中的情侣,他们大概率会舍不得对方,而同时掉入敌人的陷阱。太愚蠢了。

    但是事实证明,人总会被自己看不起的事物绊一跤摔个大跟头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前赴后继地明知道是陷阱也要冲进来。他一个人出任务的时候,队友们提醒他,如果你带着一个可以辅助你的队友过去,你受伤的几率会变小很多。说的确实很有道理,但是没了梅洛尼,加丘也麻烦许多,普罗修特一直跟着贝西抓着他教导他,偶尔处理队里的事物,他太累了,不好再麻烦他。里苏特的替身单打独斗都能轻易的将对方杀死,他的能力去扫除障碍清场最好用。至于索尔贝杰拉德想都别想,他们两个是疯子,有的时候要钱不要命,但是有的时候,特指伴侣出事,他们会不顾一切的把敌人撕碎。要是他和他们其中一个人出去出任务,然后带回来一个受伤的伴侣,剩下来的一个人肯定会把霍尔马吉欧也撕碎。

    他还想再活几年呢,霍尔马吉欧挠挠头皮想来想去好像队伍里还有谁来着,那个家伙一直在,但是没有什么存在感。伊鲁索……?没有必要的时候,他不会从镜子里面出来的,反正出来也只是上班而已,他恨上班。他是整个小队里面最不想上班的人之一,但是他的替身能力因为是把敌人拉入镜中决斗,伊鲁索本身在镜中没有多大体能优势,但是如果他们合作,霍尔马吉欧负责处理敌人,伊鲁索负责收尾,再或者受伤从而不得不撤离的时候,躲进镜子里面,这样子就能万无一失。我是天才!

    霍尔马吉欧直接就去镜子里面找伊鲁索,从浴室找到化妆室,从小小的手持镜找到大大的浴室方镜,伊鲁索不知道躲在哪里,但是他肯定就在镜子里。终于在找到了一面镜子之后,伊鲁索暴怒的声音从镜子那头传来,骂骂咧咧了一通,大意是好不容易放了个假,他妈的不去睡大头觉满世界哇哇哇叫伊鲁索,叫叫叫,有什么好叫的,我是你妈你找我喝奶吗这么急着叫,给老子滚,霍尔马吉欧早就习惯了他没礼貌的样子,趁伊鲁索还没躺倒,拍着镜子问他,愿不愿意和自己成为搭档,伊鲁索没听清,霍尔马吉欧又问了一遍,伊鲁索嗯嗯嗯敷衍地又躺下了,然后弹射起来,”你?搭档?”

    “不可以吗?”霍尔马吉欧试图把手伸进镜子里面,“我当初还带过你呢!”这话听起来像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的老头子发言。伊鲁索苦恼了一阵,还是答应了,一是要赶紧甩开他去睡觉,二是别人都已经搭档了,霍尔马吉欧虽然有的时候也比较烦人,但是战斗能力还是不差的,跟他在一起并不吃亏。

    事实证明的确如此。霍尔马吉欧替身的能力并不强大,但这不妨碍他各种灵活运用,或者是搬运偷窃,或者是藏匿机密,以及隐藏身形也是顶级的好用。伊鲁索只需要进入一面镜子,被霍尔马吉欧揣进兜里,跟着他跑上跑下,然后听着他叫喊,伊鲁索,要把敌人丢进来了哦,然后他过去把那些被缩小的敌人碾死就是,杀人就像吃饭一样简单。

    他们越来越熟悉,关系不知不觉的拉近,亲密到杰拉德有一天都指出来,伊鲁索你还有脸说我们呢,你自己不也和霍尔马吉欧天天黏在一起,至少我还没被索尔贝揣裤兜里,每天和几把撞来撞去。伊鲁索意识到好像确实有点奇怪,但不太清楚重点是恋爱还是几把,原来这是恋爱吗?身为主角他怎么不知道?杰拉德翻翻白眼,因为你蠢,你男友也蠢,两个蠢货凑在一起,天生一对。伊鲁索还想再问什么,杰拉德说他要去找索尔贝,实在是受不了两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在这里演校园青春暗恋纯爱剧场,最后你们的结局应该是一起看烟花,然后在烟花下接吻。伊鲁索想了一下有点作呕,他宁愿相信霍尔马吉欧去把易拉罐上的铁环抠出来说这是戒指,然后伊鲁索问他饮料呢怎么一口都不给我,霍尔马吉欧吧咋嘴说早喝光了才想起来,伊鲁索于是再次板起脸来思考自己的前辈霍尔马吉欧到底是真的白痴还是装的,还是单纯抠门,还是讨厌他要捉弄他,就因为上一次伊鲁索说过他的替身菜鸡而已。

    至于霍尔马吉欧,他在伊鲁索这辈子第一次踏进暗杀组会议室的房间的那一刻就知道这家伙长得不错,仅仅是不错,只有加丘的脾气能和他相提并论。他仗着自己的能力今天偷懒不上班,明天讲同事菜,后天把文档全传给加丘,自己跑去睡大觉,倒霉的加丘。但霍尔马吉欧依旧爱他,爱他桀骜不驯的样子,永远自信满满的样子,像是永远都不会被驯化的野兽。反正他也不会伤害队友,再加上成为自己的搭档,野一点他更喜欢,那种感觉就像是永远都不会属于你的风一般,只是在你的身上短暂的停留,感觉随时随地都会消耗殆尽热情然后离去。所以他不想把伊鲁索困住在自己的身上,而且说得好像告白了伊鲁索就会答应一样。与其思考感情还是思考赚钱更实在,所以说他们不算在恋爱。至于算什么他也不清楚,或许可以去问问同样方式生活的里苏特和普罗修特,搭档,互相救命的恩人,朋友,长久的稳定的伴侣,但不完全是爱人,公开的爱人会在公共场合令人厌烦地接吻拥抱,他们四个人里没一个人这么干。

    对啊,他好久都没看到他了。伊鲁索毕竟是他的搭档,在他任务失败之后理应是第二个紧急替补上来的。伊鲁索身上的洗发水味最重,不像什么电视剧里所说的洗衣粉味,就是洗发水味最重。洗发水是他自己挑的牌子,与此同时还会有护发素和护发精油,一遍遍地打理,不胜其烦。我家的猫也这么爱干净,要是他像人一样会自己打水洗澡就好了,伊鲁索听见霍尔马吉欧路过的评价,回嘴道你有病你,天天抓着毛逆着撸,你不被挠谁被挠,霍尔马吉欧干笑两声,好玩儿嘛,又不疼,只是刺挠,谁知道小猫会生气,伊鲁索转过去不理他,继续梳理着他的心爱的头发。

    在被敌人攻击之前,他裤兜里面还揣着伊鲁索的橡皮筋,伊鲁索不喜欢披头散发,所以才要扎起来,时间久了,大家也都习惯了,黑帮里的审美总是多种多样。现在不知道橡皮筋有没有已经被烧掉,毕竟他人都成这样了,更何况几根橡皮筋。伊鲁索那个家伙别的不一定行,但是跑路最快,所以加丘每次被甩工作都骂他真是个贱人,别人跑的快是脚底抹油,伊鲁索跑得快是直接开替身就进了镜子,都不需要自己动脚,替身拉着他就消失在空气中。所以这个家伙一定还活着。霍尔马吉欧想着。

    住院恢复的时光是非常漫长的。他以为已经过去至少5个小时了,但是天空还是亮着,等到第2次护士在他身边聚集的时候,他努力的问他们自己什么时候可以起来,但是发出的只有呜呜声,好消息是护士发现他还能张嘴,告诉了医生,医生警告他不要随便说话,以免撕裂伤,他从喉咙里发出哼哼声表示同意,还是活着比较好,只要自己赶紧恢复,就可以见到队友们了,队友们估计也是这么想的。在床上躺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医生为了安抚他,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再过几天梅洛尼要过来看他,他的伤只是一些中毒,打了血清观察几天没事就行,霍尔马吉欧就知道这家伙一定会来看自己,充满了早日团聚的信心。

    没过几天梅洛尼真的来了,除了有一些脸色不好以外,梅洛尼根本没有什么大碍。梅洛尼差点又扑上来,然后意识到面前这一个基本光着屁股的男子全身大面积烧伤,碰他一下能掉下一层皮,再加上害怕过来传染给他什么细菌病毒,所以只是远远的看了几眼,然后告诉了护士要转达给霍尔马吉欧的事情就离开了。

    等到梅洛尼走后,护士过来说,梅洛尼先生说要去找其他队友观察状况,请霍尔马吉欧先生安心休息,事情他会处理好。霍尔马吉欧这辈子难得见梅洛尼这么稳重,但是话说回来,也毕竟没有人可以站起来处理他们的事情了,一切都看你了,梅洛尼。

3 Likes

    大家一切都好,你放心养病。

    护士帮霍尔马吉欧拿着电话,电话那头梅洛尼的疲惫感冲出话筒,这些天他也实在是累了,但只能由他照顾大家。确认了大家都在以后,霍尔马吉欧继续安心躺着。但又想起些什么,“那伊鲁索……”

    “……也在。”梅洛尼顿了一顿,“就知道你会问。等你好了,我带你去见他。”

    “嗯。”

    听护士说已经过了大概快一个月了,霍尔马吉欧每天睡得天昏地暗,虽然现在还是不怎么能够行动,但是至少说话不成问题了。梅洛尼也经常发过来大家的照片,躺在床上,贝西缠着绷带,像木乃伊一样;加丘其他的地方没事,就是颈椎断了,医护人员说很有可能会造成偏瘫,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普罗修特要截肢,里苏特的手脚接回去了,但是其他的伤口有些难处理,很容易化脓发炎,以及要当心感染。但是,霍尔马吉欧看来看去没找到梅洛尼给自己发伊鲁索的近况,本来想着是不是伊鲁索不让拍,可能伤到了脸,伊鲁索觉得丑,所以不让拍,但是还是有些担心,虽然知道梅洛尼已经很累了,但是思虑再三,他还是决定再问一问,电话那头的梅洛尼沉默了很久,那个时候他就觉得不对劲,只是自己躺在床上也不能起来去看,想着或许是他太累了,已经休息去了。等着第2天再问,梅洛尼也没回答,只是顾左右而言他,第3天,第4天,第5天,第10天,依旧如此。

    第2个月,霍尔马吉欧感觉自己好多了,敌人当时也匆忙赶着回去,并没有太在意他的生死,只是让他赶紧丧失了行动能力就行,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大家也陆陆续续在好转,霍尔马吉欧努力让自己不去想到底为什么梅洛尼不肯告诉自己伊鲁索的近况,自己的身体状况再养一个月,说不定就能出院,到时候他自己去看就好了,听他的语气他已经知道了,大概的最坏的结果,但是他还要最后自己亲自去确认一下。

    出院那天,梅洛尼推着轮椅过来接他,刚刚有点恢复的迹象,不会让他走回去的,那也太残忍了。霍尔马吉欧让他推自己先去看队友,梅洛尼知道他问的是谁,别人都好好的,至少都还活着,嗫嚅着说,我还是从头开始讲起吧。

    当初去找他的时候,其实大家都没有一眼发现他。因为他那个时候瘫在地上,整个人瘪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是骨骼,要不是衣服的颜色比较显眼,大家真认不出那滩烂肉原来是一个人。感觉布质的担架已经抬不走他了,医护人员们最后考虑再三用了防水的材质装上给人搬去了医院,这种严重程度已经基本不需要去医院了,就等着咽气了抬去殡仪馆。但出于职业本能以及职责还是抢救了下来,只能保存住一点点生命的迹象,换句话说,他现在身上只有一点点骨架和肌肉以及心脏大脑,其他地方基本上已经完全消失了。想要完全抢救回来难度不易于活死人生白骨,所以就在你还在治疗的时候,刚开始的那几天,伊鲁索就治疗无效死了。就很普通,也很平淡的,重伤不治身亡,没有任何意外,除非有神迹或者是治愈系替身,或许才能拯救。

    就是说他连尸体都没有吗?霍尔马吉欧发问,没有回头。身为黑帮他早就做好了这样的觉悟,两个月前他也差点这样,大家各为其主罢了,他不恨纳兰迦,不恨其他敌人,只是在想,他这辈子从来都没有见过,也根本想象不出伊鲁索被迫变成一滩血肉的样子,他那么怕疼,受伤了就爱哭,又遇见什么事情都喜欢躲,受了这么大的折磨,临死前一定在恨为什么没人来救他,一定在痛苦地大喊大叫,一定会骂所有人不得好死,一直到他完全死透,心脏停止跳动,大脑也脑死亡。知道他已经死了,但是比霍尔马吉欧想象的还要痛苦百倍,千倍万倍。

    停尸房的温度冰冷彻骨,一般来说不会允许存储太长时间,两个月的时间不长也不短,都已经烂成那样了也没什么存储的必要了,但看在对方还是黑帮的前提下,院方还是提供了一个位置,用来存储尸体。
知道他会离开,但不是以霍尔马吉欧想象的那种分道扬镳的方式离开,而是直接死去了,甚至不需要时间来腐烂,他死的时候被攻击的时候就已经全部烂掉了。烂得像汤,烂得像呕吐物,烂得像厨余垃圾,烂得像下水沟里面的一只死去的老鼠。他的骨骼还在,也只有骨骼,黑洞洞的眼眶里看不出来任何神采,甚至看不到眼珠,眼珠也烂掉了。他以前的脸已经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白花花的头骨,所以甚至看不到他的表情,不知道他死前的表情是怎么样的痛苦,现在这一具骷髅看不出任何情绪。如果是正常的,长时间的腐烂,应该会有一些尸臭,但伊鲁索已经烂到没有地方可以臭了,只有头发和骨头,这两样东西是最不容易腐坏的。那标志性的发辫,他曾经说过永远不会改变,因为他就喜欢这个打扮。缠绕在手指上的发丝柔软且卷曲,霍尔马吉欧曾经问过伊鲁索到底是他天生卷发还是后天卷出来的,伊鲁索费力把头发打结的地方梳开,当然是天生的了,不然我费这么老大劲干什么,烦死了,你来帮我梳,在霍尔马吉欧接受梳头事业后五分钟伊鲁索发誓这辈子都不让他再碰自己的一根头发,差点把他头皮都薅下来,但这次霍尔马吉欧真不是故意的,他应该有三四天没洗头了,直接拉着他洗头去了。

    你会恨我吗?腐烂的你听得到我在对你说的话吗?他现在才真真正正的明白为什么杰拉德看见索尔贝的尸体之后会选择自杀,虽然霍尔马吉欧不会选择自杀,但是现在轮到他设身处地地看到伴侣死去的样子,他知道为什么了。

    他就那样子静静的躺在那里,像一具普通的物品,明明你知道那曾经是你的爱人,但是现在已经成为尸体的爱人还是爱人吗?如果那还是你的爱人的话,你还会像对待活着的爱人一样对待尸体的爱人吗?如果那已经不是爱人了,那么为什么尸体的爱人就不是爱人了呢?他们明明都曾是同一具身体,只不过活着的时候要吃东西要睡觉,死了不需要而已。如果他们的判断依据是灵魂的话,那么灵魂究竟去了哪里,如何才能追寻灵魂而去,在自己不死的前提之下。从失去自己重要的家人爱人宠物的时候,你就会突然开始摒弃自己接受了20多年的唯物主义教育,开始祈祷这个世界上有灵魂,死后世界绝对不能是一场虚无,因为如果只有虚无的话,你的家人爱人宠物陷入的虚无令你恐慌,他们并不应该落得这样的结局,你又开始庆幸,如果真的有死后世界,你早晚会见到他们。情绪的漩涡又让你开始害怕,你也会陷入一场虚无之中,开始质问自己到底为什么当初不去救他们,你当初为什么不在现场?为什么没有足够多的钱?为什么没有强大的实力,一切都是你的错。一切都是你的错,一切都是。

    一直盯着尸体,眼神开始散焦,那残存的腐肉告诉别人那里曾经确实还有人体组织,有肌肉覆盖在上面,血液流淌过这里,然而一切都消散。然而就算死去了也很美,和那些被处理的目标的尸体不一样,那毕竟是伊鲁索或者曾经是伊鲁索的灵魂居住过的身体,这骨头也是美的,这烂肉也是美的,他不喜欢难看的东西,他肯定也不想变成难看的东西。所以那冰冷的骨头也是他,爱人是尸体的话那么尸体也是爱人,他是一具美丽的尸体。

    葬礼暂时不会举办,大家都还没有完全康复,等到康复了再做打算,所以他暂时还要在这里冰冻。我们走吧,再去看看其他人。所以梅洛尼又推着霍尔马吉欧出了停尸间,门外的阳光闪耀得刺眼。

2 Likes

写得好好,完全就是我心中的酪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