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暗杀组/梅洛尼中心】几把测评

    人类有三种最基础的欲望,食欲,性欲,睡眠欲。

    从Junior诞生之前,梅洛尼就意识到自己似乎异于常人。老师家长们对于性避讳不谈,却又对于学习过多地在意,同时并不注重人类的生理需求以及健康。身为一名有正常需求的男性,他当然也很好奇,好奇就有了求知欲,有了求知欲就去搜索,在网上冲浪的时候总是能看到有人说,男性不应该手淫因为男性手淫伤身,女性不应该手淫因为女性手淫不检点,但是男女必须结婚生子,那个时候又不说不能释放性欲了,绝大多数人都羞耻于谈性却又乱性,鉴于他是一个有脑子的正常人类,很快就分析得出,人类大多数有神经病,喜欢自相矛盾,所以他依旧我行我素,自从意识到自己有了性欲以后,吃饭睡觉打手冲是人生必备三大件,满足这三项最基础的欲望,人类就能过得自在快活。

    等进了黑帮,虽然上班很叫人厌烦,但赚得钱也多了,空闲的时间也多了。没有普通人会对黑帮指指点点,除非不想活了。而且黑帮是有妓院的行当的。黑帮里面没有妓院,反倒是奇怪的事情吧?但是那是低级的场所,对外开放的妓院,那里接待的客人包括建筑小工,市场菜贩,还有国外的游客。身为掌握了这整个国家的黑帮组织的成员,他才不要和他们共用这里,他不想成为因为性病死掉的倒霉鬼黑帮成员。但他早就到了可以做爱的年纪。那么或许还有一种办法,黑帮中虽然没有明确允许,但确实默许成员之间相互接触甚至更亲密地举动,能够增进感情并且提升在黑帮中的工作效率,没有人会抵制这样子的事情。在这许多天的相处之中,同事之间由于工作时间的必要接触而产生情感的例子也不在少数。如果是在他们小队中的话,很明显索尔贝杰拉德是一对,只不过他们没有公开而已。刚好闲来无事,梅洛尼起身去寻找他们。

    3P?索尔贝杰拉德对视,看向对面诚恳且正襟危坐的梅洛尼,然后同时否决。他们虽然是黑帮,但是决定忠诚于对方,不打算让别人插入他们。不过确实可以给梅洛尼出一些建议——比方说体位什么的。梅洛尼看着索尔贝的手向杰拉德的乳头掐过去,杰拉德笑骂着但是根本没躲开。他们在开会的时候也是这个姿势,只不过不会当队长的面伸进去衣服里面而已。还是要给里苏特一些面子的。坏消息是这对于梅洛尼来说没有什么帮助,有了替身之后他看见过的体位也不少,他还不缺这点乐子。不过还是很感谢索尔贝杰拉德没有因为他提出3P的请求而打他一顿。离开了他们两个之后,梅洛尼看着手心想着该怎么办,有谁会接受,霍尔马吉欧?感觉他会接受,毕竟身为随和的前辈,霍尔马吉欧基本上什么都会答应,除了让他现在就去死这种离谱的要求。

    听到这个请求的霍尔马吉欧噗笑出了声,你是怎么想的?怪不得你的替身也……但也不是不行。毕竟我们是同事嘛,脱衣服吧。

    组织里本来就流行和同事发泄,反正又不花钱,大家长得又都不错,做完了还能增进一些感情,下次万一出了事还能被搭把手,所以基本上没人会拒绝。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肯定比妓院干净。组织里偶尔也会有体检,毕竟身体健康会影响精神状况,精神状况也会影响替身,所以体检是对于替身使者的正当的需求。不过毕竟还是第一次和梅洛尼有这样亲密的接触,所以霍尔马吉欧还是想着安全起见,让他把床头柜抽屉里的润滑油和保险套拿出来,梅洛尼刚把抽屉拉开,然后意识到他有这些东西说明早就不是处男了,不过也不知道对象是谁,总之应该不是索尔贝杰拉德,他们不许人来加入。是我们小队里的其他人?

    “你没病吧?”梅洛尼猛地发问,霍尔马吉欧疑惑地啊了一声,然后意识到他不是在骂人。“你觉得呢?”

    “如果和你接触的那个人……”

    “如果你敢在他们面前这么说话,当心伊鲁索掐你脖子。”

    “什么?”早就知道伊鲁索和霍尔马吉欧很熟,但梅洛尼第一次听到他亲口承认伊鲁索是他的男伴。他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地喜欢斗嘴呢。伊鲁索原来喜欢霍尔马吉欧?

    “炮友啊,都一起上班这么久了,伊鲁索说闲着也是闲着,借他几把用用,刚好省了买玩具钱,还真人恒温可大可小,他还是挺满意的。”

    “你不是只能变小吗?”梅洛尼指向他的裤裆,霍尔马吉欧得意洋洋,“但是我可以把人变小……你想象一下。”

    “啊……那确实。”梅洛尼提着小袋子和润滑剂出来,开始拆包装袋,并不怎么熟练,霍尔马吉欧对他的行为表示怀疑,按道理来说他是整个暗杀组里最好色的,不然也不会收藏了那么多黄片,不过也有可能是他对研究女性的身体有更多的了解,他还没接触过男性。也有可能因为他是一个纯理论派。霍尔马吉欧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上来扒自己的裤子,突然提出一个问题,“欸!你喜欢什么体位?”

    “你和伊鲁索什么体位?”梅洛尼回击道。霍尔马吉欧兴奋得有些令他烦躁,可能是因为提起了他的替身能力,他对自己的替身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并不够强大,但在他的运用下如此实用,他当然为了自己的能力而骄傲。

    “他喜欢坐我身上。”霍尔马吉欧拍拍自己的大腿示意梅洛尼坐下来,“就像你现在这样。”脸凑近得只有几公分,梅洛尼看着霍尔马吉欧碧绿的虹膜,身为前辈,霍尔马吉欧比他们加入的时间早得多。换句话来说,也就是更有经验。现在得知了他既然早就不是处男了,梅洛尼也希望这次是由他进行主动地引导,霍尔马吉欧自然也不会拒绝。

    刚刚索尔贝和杰拉德拒绝我了。梅洛尼扯下自己的连体衣的时候闲聊起来, 霍尔马吉欧点头,你不应该问他们这个,他们不喜欢别人这么问他们。

    梅洛尼困惑地感受着霍尔马吉欧抓着他的屁股,一对情侣拒绝了他,有一个有男伴的男人接受了他,而且这帮人他们都还认识,都还在一个组织里。可是到底是为什么?索尔贝杰拉德的感情是感情,霍尔马吉欧如果答应和别人做爱还算有感情吗?

    “炮友那种事情……当然只负责做爱,不负责感情。”霍尔马吉欧把梅洛尼的头发拨到另一边,寻找眼罩取下来的方式,“我们又不是情侣,是炮友。就像你我现在一样。”

    “可是你也会照顾他,他也会照顾你。”

    “那里苏特就是所有人的情人了。”霍尔马吉欧沉思片刻,“不过好像也没说错。里苏特确实很受人欢迎。总之,我和伊鲁索之间只有队友的友谊。”

    “那索尔贝和他的杰拉德呢?”

    “他们是幸福的傻瓜。”霍尔马吉欧把眼罩脱下来丢在一边,“你不戴眼罩的时候真奇怪,我们基本上从来都没有看到过你不戴眼罩的样子。”

    梅洛尼摸着空空荡荡的脸也不太自然。团队里面加丘和他一样眼睛上戴东西,但加丘是因为近视,只有梅洛尼一个人是为了装饰。作为一名成年人,他有自己的审美,他就是觉得这样子时尚且美观。只不过这个硬质的东西偶尔会碰到狙击枪的瞄准镜,影响他的视线。不过他也只是把玩武器而已,由于他的替身可以远程攻击,绝大多数情况下都只是在家里面坐着等待任务完成而已,没有人比他的工作更加轻松。

    他回味着霍尔马吉欧说过的话,索尔贝和杰拉德是幸福的傻瓜。他们在执行任务时的狠戾以及不必要的折磨使得伊鲁索对于他们的评价都是疯子,可是索尔贝和杰拉德的关系就像连体婴,有的时候是抱着,有的时候是抱的同时操着对方,上厕所感觉都得一起上。他们其实也没有怎么避着同事,大家都撞见过他们不少次的激吻拥抱和做爱,顶多说句真不要脸啊大白天的公开场合宣淫,你们怎么不去餐桌上做,大家伙儿靠着你们下饭吃,然后索尔贝继续亲杰拉德的嘴,就好像杰拉德和他做过交易,亲一次给100里拉一样,再然后他的可怜的同事们别无他法,去其他地方寻清静。除了上班的时候可能会因为和其他人组队所以要暂时分开,其他任何时候他们都在一起,只要能够找到一个人,另外一个人也能很快的找到,因为另外一个人绝对就在他的怀里。他们毫无疑问是幸福的。在黑帮中有金钱财富权力地位是肯定的,但是在黑帮中有感情这种事令人迷茫。因为什么都很重要,没钱吃饭会饿死,没地方住会冻死,但没感情会让你赚到更多的钱,享受更美好的人生,这就是为什么你的老板总是希望你一天24小时中加班到20小时,给你4小时的休息不是爱你而是员工猝死要赔钱。

    没感情的话也能操到更多帅哥美女,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尤其是当你的伴侣也这么认为的时候。这种是公开的性关系,听起来很混乱,但最中心的那两个家伙却依旧会觉得这是完美的爱情,因为他们会认为他们没有打扰对方的私生活,同时给予了对方足够多的帮助和关心,梅洛尼并不反对但也不赞扬,只是在探索。如果他们不是同事,如果里苏特当年招进来的人是其他人,那个人也会接受梅洛尼的请求吗,就像现在这样?他对霍尔马吉欧有什么特殊的情感需求吗?好像也没有,只是因为他是第一个答应梅洛尼的。仅此而已。

    但在已知这些的前提下他们依旧选择了固定的伴侣。或许除了害怕得病之外,利益也是需要稳定的合作伙伴的。知道自己的丈夫外遇的妻子总是希望丈夫死去,另外一个女人或许是无辜的,但丈夫的财产绝对是妻子可以正当继承的,那些不急于杀死丈夫而是依旧苦苦挽留的妻子有一些愚蠢,但这也不能全怪她们,这是这个社会教给她们的事情,做一个不被抛弃的人比什么都重要,比命都重要。他们本身就是一个团队,而且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分歧,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之间内部开放性关系也不会出事的原因,因为他们的利益本身已经被捆绑在了一起,谁上班回来大家都能分钱;但是如果和其他部门的小队,尤其是不和的小队,甚至是组织外的女人甚至男人勾结的话,就破坏了利益稳定,他们的意大利政府尤其喜欢安插一些美艳的女性和男性进入成为间谍策反热情组织的成员,试图用美色诱惑,因为热情组织不缺金钱和权力,但英雄永远难过美人关。

    他不会背叛他的队友们的,至少现在不会。

    霍尔马吉欧教他把腿打开,梅洛尼感觉这样听起来他像一个生殖外科的医生。梅洛尼依言照做的时候霍尔马吉欧说他可听话了,不像伊鲁索求着他做还挑三拣四吆五喝六,润滑油挤在屁股上的时候梅洛尼被冷的润滑油刺激了一下,看着对方认真仔细地抹上他的屁股,脑子里一片空白。如果再加个摄影机他就能拍新人初体验了。看过的黄片里的场景开始在脑子里浮现,他现在知道演员们毕竟还是演的,哪有那么期待,只会怀疑自己能不能有轻松愉快的体验。霍尔马吉欧看他紧张地一言不发,想着要不要嘲笑他又想做又害怕,想想还是算了忍住了,谁第一次的时候不害怕呢。教他接吻的时候,他同时也抚摸着梅洛尼的下身,“感觉不错吧?”梅洛尼体会着身体被别人抚摸的感觉,自己触碰的时候因为知道是自己的身体,自己想摸自己哪里自己当然知道,也就没有惊喜,但是如果是旁人的话,那种不可预测的感觉以及若即若离的抚摸是最艰难,最难耐也是最享受的部分。他的舌头向霍尔马吉欧口腔内部舔去的时候霍尔马吉欧笑骂他学得这么快,但也没停下手上的动作,借着刚刚涂润滑油的手指探入他的体内,搅动着向里深入。

    “叫啊?”霍尔马吉欧催促他叫出声,平时黄色玩笑开得那么多现在倒是哑巴了,梅洛尼确实没有在自慰的时候叫给自己听的习惯,顶多是喘息,一般人自慰也不会发出太大动静的,所以有些人可以一边自慰一边去干其他的事情,例如写作业打电话甚至是带着跳蛋去街上走。“你不叫我怎么知道你舒不舒服。”

    “哇——”

    “太夸张了!正常一点。”

    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感觉也已经上来了,霍尔马吉欧的手法很熟练,爱抚得他逐渐被挑拨起了生理上的欲望,就像一种被爱的错觉,呼吸和心跳的加速以及身体被手指触摸后的留下的痕迹。霍尔马吉欧很适合做情人,他知道为什么人们需要他,懂得挑逗的手法和欲情故纵的捉弄,对待性轻松且开放。要不是有些突兀感觉他会哼着小曲去做爱。

    “可以了吧?”霍尔马吉欧看着沉醉在其中的梅洛尼发问,抽出两根手指,润滑液被摩擦得生热,滴滴答答地缓慢流淌。梅洛尼看着已经勃起的霍尔马吉欧用手托着他的阴茎往自己的屁股里送。欲望充盈大脑以后就是这样的感觉,哪怕对面只是一根圆珠笔也会往里面塞的。他记得是哪一篇的理论来的,那个文章里说,因为性欲会掩盖人脑的其他感官认知,在做爱的时候人们就算看见牛奶里面有苍蝇,但是性爱对象要求他们喝下去的时候,他们也会果断喝下去的,只是为了博人一笑而已。更何况霍尔马吉欧也等他好久了。

    感觉……很烫。严格意义上来说人体的体温是恒温36或者37,但是就是比其他的部位要烫得多,就像口腔会在冬天吐出白气一般。霍尔马吉欧捧着他的腿弯向上抬起,把他按在聚集地的沙发上。沙发有些旧了,但是依旧柔软。自己的臀肉被分开被深入,缓缓进到最深处,霍尔马吉欧叹出一口气,就像畅饮完一大口饮料后那种满足的叹息,然后猛吸一口气准备用一点力气,突然又想到什么停了下来,“对了,你说伊鲁索会在镜子里偷看我们吗?”

    他们的聚集地里确实有一面锃光瓦亮的大镜子。伊鲁索有的时候就会躲在里面休息或者是躲懒不上班,再或者藏点稀奇古怪的东西进去。梅洛尼猛地一扭头去看镜子,差点扭到脖子,镜子表面非常平静,没有任何波动,也没有伊鲁索的影像。但是这也很难说明他确实不在镜子里,因为他可以控制谁能看到他的身影,所以他们平时也不把这面镜子当作普通的镜子照人使用,那是伊鲁索专用的地方,伊鲁索说不定就躲这里面偷看他们呢。

    “我不知道。”

    “骗你的啦,伊鲁索上班去了,我刚送他出门的。”霍尔马吉欧话音刚落才用力操了一下,“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嗯。”

    见梅洛尼眯着眼睛细细琢磨性爱的感觉的时候没什么话想说,霍尔马吉欧有些无聊,用手指蹭着梅洛尼的下巴,“梅洛尼啊?你为什么会找到我呢?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吗?”

    “因为你在这里。”梅洛尼调整着自己腰后的沙发靠垫,不知道是从哪里抓来的,用的有些旧了,软软的,没有什么支撑力。霍尔马吉欧听完哈哈大笑,虽然完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总之开心地颤抖起来,好不容易才收拾住笑声,“我很好用,对吗?”

    好用的意思是,霍尔马吉欧身为下属听从里苏特的安排,身为队友会照顾其他成员,身为前辈会带领新人,身为男性愿意提供免费的性服务,身为工作的成年人兢兢业业完成每一项任务。他确实是一个良好的黑帮成员,虽然偶尔会偷别人的东西,不过也只有失主会在意。但是同时他也无人关心,伊鲁索偶尔和他吵架,大家都习惯了,他本人就像他的替身一样渺小且无人问津。毕竟替身就是人的精神的具象化,他本身也没有什么过于争强好胜的心思,只要跟随里苏特有饭吃有床睡就好。没有人会问他的情感问题,大家都默认他没人爱。霍尔马吉欧确实有用,但“好用”是偏向物化的形容,他希望被人这么回答吗?

    “你很好。”梅洛尼回应道,是di molto的好,人格意义的肯定。霍尔马吉欧扬起一边眉毛,“这算情话?”“算是。”“哈,行吧。”霍尔马吉欧敬职敬责地继续耕耘,“结束以后你想干什么呢?我感觉快了。”

    “当然是找下一个人。”梅洛尼舔弄自己干裂的嘴唇,看着霍尔马吉欧露出晦暗不明的笑容,在他的身下达到了第一次和他人共同拥有的高潮。

5 Likes

    梅洛尼自从和霍尔马吉欧简单地做过一次以后总觉得伊鲁索看他的眼神不太友善,大概率是知道了他借用了伊鲁索的炮友一次,所以有些不高兴。伊鲁索对于任何东西都有很强的占有欲,包括经常坐的椅子,经常用的盘子杯子,更何况是经常用的男人。但是比起心虚他更多地还是好奇地看着伊鲁索血红的虹膜,伊鲁索瞪了回来,梅洛尼依旧那样看着他,看得伊鲁索愈发地恼火,路过的旁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霍尔马吉欧只是在一边看热闹,并不出声,安心躺着摸索沙发上的电视机遥控器在哪里,伊鲁索猛转身给他裤裆上锤了一拳,霍尔马吉欧缩在沙发的角落里似乎在肉眼可见的缩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发动的替身。

    在准备晚餐的普罗修特和里苏特听见霍尔马吉欧的怪叫声疑惑地转头发现不是敌方的替身使者的攻击,严格意义上来说,确实是替身使者,确实是攻击,但不是外人。贝西想过来劝架又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和加丘愣在原地。伊鲁索没管逐渐缩小消失的霍尔马吉欧,拿上自己的餐点和餐具往自己的房间走,梅洛尼看着伊鲁索关上门感觉他一时半会儿也不想出来,并不打算帮忙解释为什么又打了起来,尽管他知道事情的真相。其他人也都习惯了伊鲁索和霍尔马吉欧总呛人打闹,也没有多问,招呼着梅洛尼过来吃饭,梅洛尼虽然吃着饭,但想着的是下一个要接触的人选。

    说来可能有些令人不解,但既然他的替身junior是可以生出替身的替身,他也很想探究自己的替身到底为何会有这样子的功能,以及替身成长的上限。再者说,自己人体的上限?他身为一名生理上的男性,第1次知道自己的替身是生产替身的替身的时候,他也不理解自己身为男性为什么会有类似女性的生育功能的替身。他是很标准的生理意义上的男性,具有所有的男性生理性征包括喉结阴茎睾丸和并不特别突出的乳头,也没有额外生长的女性性征。如果不是自己的生理导致的话,那么是精神……?

    以前他还在上学的时候,学校里已经出现过女同学和男同学初尝禁果的传闻,说是传闻,实际上后来有照片流出,女厕里发现了死去的婴儿,瘦小,干巴,血溅上了墙,没了呼吸,被人给摔死的。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被指控是孩子母亲的女初中生瑟瑟发抖,不敢说话。班主任的训斥和家长的责骂传出了办公室,然后他们拉扯着女孩往校门外走,渐渐远去,并不知道是谁的过错。有人说是男子侮辱了女孩,有人反驳说是女孩主动,总之吵了一阵又被老师喝止了。没有人再管那个死去的胎儿,那名女孩过了很久也没有再来上学。或许是转学了,或许就是……再也不会来学校了。

    梅洛尼那天作业也没做,听着同学兴高采烈地讲述八卦,他们那个时候年纪都还小,初一的孩子一般也就十一十二岁,这个年纪有了孩子,是个人都不会选择抚养的。但是杀死孩子也不是个办法,那个孩子被带来这个世界本就无辜,更是遭到了虐杀,白白地就这样死去了。苍白发紫的皮肤,流失了所有的血液,因为婴儿会啼哭,啼哭原本是为了提醒家长要照顾孩子,但是在初中的校园中,婴儿的啼哭声无异于炸弹倒计时。更何况就算能够活下来,今后的日子要怎么办,他的亲生母亲并不能照顾好他,他的亲生母亲也还是一个孩子。能够照顾好一个孩子,至少得是成年人,例如梅洛尼现在所属的小队的队长,里苏特那样可靠的人,那样的人才配抚养孩子。

    伊鲁索还在气头上,他不想去招惹伊鲁索,万一他用起了替身分离了替身使者的替身,一般人是打不过的,更别说junior生出来的替身是远程替身而且还需要三分钟的生产。贝西吗?还是普罗修特?里苏特和加丘看起来很难答应别人的样子,尤其是里苏特。所以他想着还是去问问贝西。但贝西的性格,说不定会问普罗修特……这个妈宝男。他相信他会这么做。就连自己的本职工作都害怕,贝西干得最干净利落的是给大家当司机和拖地,还有就是洗盘子洗锅子和听普罗修特伊鲁索的使唤帮他们梳头。梅洛尼是普通的直发所以不需要别人帮忙,他自己随便梳梳就行了。至于加丘梳没梳头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和他想象的一样。听到他的请求,贝西有些紧张地低下头,虽然理由是很正当地探索替身的成长性,但是其他人的替身也并不需要使用到屁股吧?他也应该还在怀疑是不是梅洛尼在和他开玩笑。但是梅洛尼现在目光如炬的程度简直就像是索尔贝把手摊到里苏特鼻子下面要工资一样。然后贝西一张嘴梅洛尼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普罗修特……”

    “普罗修特……然后呢?”

    他和他异口同声。贝西有些惊诧但很快意识到是个人都知道他会这么讲话,清了清嗓子,“我觉得还是应该去说一声的……”

    又不是让你去抢劫银行然后把柜员都杀了,然后把钱私吞,谁都不告诉。梅洛尼有些不屑贝西的过度服从,junior亲生的替身都没那么听梅洛尼的话。有一个听话的成员是很好,但梅洛尼怀疑连吃饭时酱料使用的多少贝西都会听普罗修特的命令。他的替身成长性真的会那么强吗?梅洛尼表示怀疑。听话的孩子不会成长的,像温室里面的花朵,永远只能适用温室的养育,出了温室只能死路一条。而且普罗修特本来就很烦贝西处处唯唯诺诺没有黑帮成员的样子,这种事情还要去问他……

    普罗修特在听到这两个家伙跑过来,原本以为是什么任务报告或者是外出请求,结果是贝西问能不能和梅洛尼做爱的时候,努力咽下咖啡杯中的咖啡,然后开口,“什么?”

    贝西正打算再讲一遍,然后梅洛尼拦住他,“他又不聋。他是在问你为什么。”

    “你为什么?”普罗修特把办公椅转向梅洛尼,梅洛尼开始了他的替身成长论,但还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他都成年了,想和自己平日亲近的队友拥有一些超出普通的同事关系的关系也是一种正当的行为。至少在黑帮里算正当。普罗修特盯了梅洛尼的眼睛很久,没有答应他。“贝西还是处男。”

    普罗修特一本正经说出这种话的样子还是很有意思。普罗修特是成年人,也是贝西的监护人,说出这种话又合理又显得有些过于操控贝西的人生,贝西也是成年人,他有权利支配自己的身体。贝西听着他们两个人如此平淡直白地开始讨论他的身体,看向梅洛尼,梅洛尼平静地在讲没关系我会带领他破处领略性爱的美妙以及让他成长,看向普罗修特,普罗修特在喝剩下的咖啡,一言不发地听着梅洛尼讲话。最后他们两个人一起看向自己,“你自己决定。”

    贝西本来就小的虹膜缩小得针尖大小,再小下去就快消失没有了。“我……”

    可能是由于异于常人的外表,贝西活到现在也只有他的父母和暗杀组的同事们不会嘲笑他的外表,父母是因为贝西是他们亲生的儿子,同事是因为看习惯了。而且因为这个头型,他从来都没有外出潜入的任务,因为路过的人看一眼就会记得他长什么样子,好在他拥有远程系替身,所以只需要远远地辅助自己同事就行,那些近战系的同事都很需要他的帮助。顺利拥有了黑帮的工作以后,基本上也没有人会对他的外表评头论足了,但他也还是没有多少人追捧和在意。他当然也知道这是为什么。里苏特和普罗修特单从外表上来说就十分受人欢迎,长相俊美的人总是更容易被接纳,再加上他们的替身能力,他们成为暗杀组的领导者无人敢质疑,所以大家都想和他们亲近。这个大家包括其他组的成员,也不知道其他组的队长会不会知道这种事情。感情的事并不会那么简单,其中掺杂的利益总比一个普通的成员想象的要多得多。普罗修特和里苏特还没愚蠢到会被外来的几个人甜言蜜语就唬住的地步,就算在组内都没听说过他们喜欢谁……

    霍尔马吉欧性子很好,如果不能有非常美丽的脸的话,至少让他拥有霍尔马吉欧那样受人欢迎的性格吧,在这个组织里面基本上没有人不认同霍尔马吉欧是性格上受人欢迎的成员。所以外出“谈生意”的时候,霍尔马吉欧一般就负责那个唱红脸的角色,里苏特,加丘,普罗修特等人一般负责唱白脸。他们三个相对来说更有威慑力。

    从小到大都没有人跟他表白过,贝西也默认了自己就是不受欢迎的,无论是外貌,还是魄力,都没有人肯定过他。普罗修特批评他的懦弱的时候,他也知道自己确实如他所说,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黑帮成员,就连路过的混混都比他敢想敢干,他是运气好才到了暗杀组,才有人庇护。今天第一次被人询问能不能和他做爱的是梅洛尼的时候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梅洛尼一直都这么讲话。自己到底要不要答应,或许除了梅洛尼以外他再也没有破处的机会了,除非花点钱去妓院。但组内这么多熟悉的同事他都不敢碰,妓院的女人男人他更不敢。

    他不抵触梅洛尼的接触,梅洛尼瘦高且长相精致,偶尔有一些一惊一乍,吓别人一跳,除此之外都很好。但如果让他回答他自己想要选择谁的话——普罗修特。他知道那是他的大哥,但就是想要他。贝西进组开始普罗修特就在负责指导他的工作,和他接触的时间最长。普罗修特大哥总是穿着得更像一个正统的黑帮成员。贝西着迷于普罗修特的果断坚毅,他的个人魅力带来的影响力远超出他的职位,就算普罗修特是普通的混混也会吸引到旁人和他表白的。然而他的外貌财力以及实力让他都没有信心觉得能够让普罗修特答应和他交往。每一次外出和他接触的时候,贝西都觉得自己尽管身高上来说比普罗修特高,但是精神上都比他矮。弯下去的腰,驼下去的背会被普罗修特一巴掌拍上来说抬头挺胸才有气势,但是在普罗修特身边自卑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也想勇敢一回。普罗修特盯得贝西头皮发麻,每个人都等着他回话。“我想,想成为大人。”

    梅洛尼和普罗修特依旧看着他,但贝西是对着普罗修特讲的。普罗修特点头,“我知道了。”

    “想和大哥……一起……”

    梅洛尼发现自己一路跑过来只做了一次就发现了三对男同,他们暗杀组真是处处有惊喜,普罗修特听得很清楚,把喝完的咖啡杯丢给贝西,让他去洗杯子,贝西落荒而逃,普罗修特坐着了身子,对着还坐在这里的梅洛尼,“你教他这么说的吗?”

    “当然没有!”梅洛尼拍着胸脯保证。“他本来就喜欢你。而且这种事情应该挺明显的吧,他一直跟着你跑。”

    普罗修特沉吟片刻,“贝西是个好孩子,我没有想过他会说出这样子的话。”

    “那你还一直骂他妈宝男。”梅洛尼补充道。“现在他长大了,不高兴吗?”

    “长大不意味着……梅洛尼,早知道我就不应该让你进入这个组织。”

    “已经晚了。”

    普罗修特现在看起来头痛得就好像买的股票全都暴跌的倒霉投资者一样,他爱护贝西就像爱护自己的亲儿子一样,然后今天他的孩子说想和他养父在一起发生性关系。另外一个难缠的成员是这个事件的始作俑者,此时此刻还在跟他顶嘴。他愿意指导贝西的一切行为,但做爱这种事情也让他指导的话,该死的梅洛尼,他不来找贝西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我不能答应他。”

    梅洛尼竖起耳朵,“为什么?他一直都很听你的话。”

    “我已经忠诚于里苏特,里苏特·涅罗,暗杀组的队长。”

    “我们本来就是他的下属……等下。”梅洛尼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你的意思是他把你操了或者你把他操了,或者你们操来操去,总之你们睡了。”

    梅洛尼说得太直白了,但是事实。梅洛尼开始梳理人际关系,“所以贝西……要把里苏特绿了,好大的胆子。”

    “我没有公开过我和里苏特的关系,贝西不是故意的。”

    “真抱歉……”梅洛尼也要跑了,他怕自己再不跑牵扯上里苏特,里苏特的脾气一般情况下都很好,但并不代表他会纵容队内的成员骑在他头上抢走他所钟爱的爱人。利益是不容被侵犯的。

    “再见!”普罗修特看着梅洛尼关上办公室的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去寻找洗杯子的贝西,长长叹了一口气,开始思考接下来要如何面对贝西对他的超出伙伴友谊的爱慕。

3 Likes

    里苏特刚加入热情的时候18岁,由于已经有过杀人的经验,而且是主动杀人,组织调查过他的背景,确认他确实杀过人,以及其他的各种家庭关系之后,也初步决定将他调去会与外界接触的部门。由于他刚刚加入组织,是一个新人,也被安排了“试炼”,通俗来说,就是作为一名新人做做做打杂的事情,学习如何在黑帮内生存,并且帮忙一些上级完成简单的任务。新人的时期很无聊,不过他也意识到,这个组织似乎和传统的其他的黑帮组织不太一样。有一些上级,他们会说一些奇怪的词语,他以前在外边没听说过这种事情,似乎是一种奇异的战斗能力,能力很多,每个人的能力都不太相同。据说情报组他们就有一些人是有情报系替身的。而且似乎只有有能力的人才能看到,他现在没有那种能力,所以根本就看不到。有一些能力非常地危险,可以杀人于无形,普通人根本就不会察觉到“替身”。如果能够通过试炼的话,他大概率也能拥有这样子奇妙的替身。

    带领他的上级是一个三十多岁的成年男子,长相有一些土气,负责这一条街的运营。他们俗称他为“街头老大”,和那些干部相比并不是很高的职位,但也能掌握一条街的经济和街上的混混了。街道上的营生主要是收租金,小偷小摸,招待过路的上级,帮他们擦擦屁股。他并不打算来这里混日子。既然已经加入了黑帮,那么要做的就要做到最好,就算是别人不愿意干的事情,他也要去干,帮别人收尾工作的时候,那些没必要活着的证人就算没命令也可以全都杀掉。有几次出了大麻烦,警察追着街头老大不放,里苏特上去把那些警察处理干净了,过程有些困难,也有受伤,但是最终还是做到了。街头老大很欣赏他,所以愿意当他的担保人,因此他顺利的成为了正式的成员。

    一般的试炼期就是两三年,等到第3年快要结束的时候,老大将他叫过来,和他说了,上级应该过几天就要把他叫过去宣誓了。等到血誓之后,里苏特就会成为正式的黑帮成员。与其他的黑帮并不相同的是,热情组织是常见“替身使者”的组织。听到上级和他谈起“替身”,里苏特比刚刚更认真地听起他的话来。他听说过很多人有替身,但是从来都没有见过,他并不知道拥有替身的世界看起来是怎样的。或许会荒诞如梦境一般,各种大大小小五颜六色的替身,发挥着无数不同的作用,如果能够熟练运用替身,即使是再微小的能力,也能够成为顶尖的替身使者。

    老大看着里苏特如此期待拥有替身,又有一些欲言又止,“只是并非所有人都能顺利拥有替身。即使触碰到了「箭」 ,有些人也会因为不良反应而去世。”他观察着里苏特的表情变化,话锋一转,“但是因为组织里有了治愈系替身和医生,有些运气好的家伙是可以被治疗的。一切都要看你的「命运」! ”

    “我是不希望你死去的。”直到把他送出办公室之前,老大还在惋惜地说道里苏特是个好新人,除了不是天生的替身使者之外,性格和工作态度很适合做黑手党成员。里苏特听着他的赞美,知道这个家伙是想将他往上层送,老大平时对他不错,如果这样一名优秀的新人能够晋升为上层,之后那个家伙的日子多多少少也会轻松一些。黑手党虽然听起来可怕,但究其本质还是宗族关系,“家族”是他们经常提到的一个形容组织的名词。成员们之间,如果关系好,互相称呼为家人也未尝不可。

    街头老大让他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稍微做做准备,例如梳理清洗一番自己的外表,穿上正式一些的衣服,携带上自己的证件,等候上级的通知。其实他们那边早就有各个新人的底细了,等到新人正式加入,是会通知所有家族成员的,各个家族也会报告给黑手党委员会。他们要求新人如此准备,不过是为了让新人表示出对于黑手党的尊重。里苏特尊重他们的想法,并且为自己身份的改变挑选了一套纯黑色的西服,非常经典,且永不过时的黑手党成员装扮。不需要过于夸张的打扮,简单清理后里苏特坐在自己的书桌前拿着证件,做笔记,等着通知。

    自己的黑帮生涯马上就要正式开启了。新人变成成员之后,根据组织里的安排,6~10人会被编成一个小组或者称为小队,队长可以管理队员。再往上走,干部管理队长,亲卫队是另算的一个高层组织,老板秘书,副老板比亲卫队的职权更高,老板是这个组织的最终老大。

    其实在里苏特加入之前,组织内早就有了不少杀手,或者说,拥有杀伤性替身的替身使者。但是由于他们的替身能力各不相同,且人际关系并不那么亲密,分散在各个小组,老板的想法是,建一支专门用于暗杀的小组,并且对于其他的队伍有一些改革,争取让每个组织各自有各自的职责,成员之间也能够相互配合。组织成员之间若非必要,无需联系,联系过多反而有可能会暴露,那些警察,那些政府官员,在抓到成员的时候,得知他们是黑手党成员,一定不会轻饶。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假设,让那些间谍,线人,或者是背叛者,得知的情报并不那么多,因此就算将自己所知情报全盘托出,也暴露不了多少热情组织的秘密。

    既然自己已经成为一名成员,里苏特的想法是,接下来他必然要奔往队长的阶级,队长,干部,要一步一步的往上爬,已经成为黑帮成员了,就没有回头路了。如果想要成为一名队长,那他必须得有队员;如果他想要有队员,他必须得去培养一些新人,为己所用,拥护他成为队长。

    那么寻找新人,或许就是他除了在日常任务之外需要去做的事情。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