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队哥】你的鱼可以一半用来吃一半用来放生吗

    又是一次日常的喂食后,里苏特原本提着油灯想要离开,那只人鱼并不会说话,选择用尾巴顶起身体,凑上来抓住他的手腕,里苏特注意到人鱼的动作,看来他尾巴上的伤口好了很多,已经可以使用尾巴帮助移动了。自己已经喂过他了,所以普罗修特现在绝对不饿,那么他这样是想表达什么?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普通的喂养,一直让他一条鱼在这个浴室里面呆着,平时里苏特也一直忙着其他的事情,所以普罗修特是觉得无聊,需要他的陪伴吗?

    “怎么了?”里苏特凑近他的人鱼,检查是哪里不舒服还是什么其他的事,把油灯放在一边,普罗修特看到他好像理解了自己的意思,眼睛忽地一下睁得更大,浴室里昏暗的烛光照得普罗修特赤裸的身体并不怎么清晰,他示意让里苏特离得他再近一些,里苏特刚刚弯下了腰,普罗修特就扯着他的胳膊把他拉了下来,里苏特一个重心不稳被人鱼拉着进了浴缸,浴缸边缘滑滑地没有着力点,里苏特挣扎着想爬出去,那条人鱼已经从背后缠绕了上来,发出他依旧听不懂的一些音节,好奇地开始嗅闻他的脖子,手指也拨弄他的衣服寻找解开的地方。里苏特的衣服湿透了,紧紧贴在他的身上,由于语言不通的问题,他也不知道应该要如何拒绝人鱼,他不想用攻击的方式让人鱼离开,人鱼一直缠绕着他,不知道要干什么,也不发狂攻击他,也不让他离开。

    这条人鱼当初受了很重的伤,躺在沙滩上奄奄一息。里苏特实在可怜他的遭遇,所以才将他收留至此。经过这些天的喂养和照顾,他已经不那么害怕人类,也不再拒绝他的喂食,没想到人鱼这次要偷袭他,尖牙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地啃着,并没有真正的下口咬他,但是他依旧不敢轻举妄动,他不想喊人过来,因为那样子的话就会让人鱼被其他人给发现,从而让人鱼遭受到生命危险。他并不知道人鱼是否能够养得熟,人鱼的下身紧贴着他的腿间,冰凉的鳞片蹭着他的短裤,他在赌人鱼不会害他,人鱼需要他的照顾。毕竟他给了他这么多食物,而且他尾巴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恢复,只要里苏特能离开这个浴缸,人鱼大概率追不上他。

    普罗修特的手指比里苏特的还要灵活,双手扣着里苏特的后脑往自己的方向按,让对方半推半就地被迫靠近他,浅紫色的虹膜直直地看着里苏特,就连嘴唇互相触碰的时候也一直盯着,看起来是在试探他的反应。普罗修特的嘴唇也很柔软,与想象中的别无二致,当初为了方便称呼,他从那只人鱼的叫声中提取出一个类似于单词的音节,称呼他为“普罗修特”,对方身为人鱼有一些不太能够理解这个单词的意义,但是也欣然接受了这个单词作为他的名字。于是他就普罗修特普罗修特地叫着这只人鱼,人鱼每次听到他的呼唤,也会有所反应。

    遇到一只人鱼是千载难逢的事情,也不能怪里苏特不会养鱼。亲吻可能是他们人鱼表达爱意的一种方式,就像其他动物也有自己的方式一样。他试图安抚对方的情绪,慢慢地从浴缸中脱身,叫着普罗修特的名字,请普罗修特放他离开,普罗修特察觉到他想要逃离,将他缠绕得更紧,手指环上他的脖子,舌头向他的口腔内舔去,舔过他的牙齿和舌头,把整条鱼都挤进对方的怀中。

    虽然里苏特听不懂人鱼话,但很明显普罗修特的意思是让他别走,看着普罗修特的眼神,他实在是不忍心就这样离开。普罗修特确实想挽留住他,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受了重伤,命悬一线,有一个人没有伤害自己,愿意照顾自己,还给自己食物吃,普罗修特当然选择了信任他。

    这可能是他们人鱼表达亲密的方式,因为他是人类所以不太了解。里苏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就暂时丢下丢下农活,陪普罗修特一下午就好,人鱼将他迅速地拖入了水中。

    他刚想开口说话,灌入鼻腔的水让他的鼻子一阵发酸,他虽然生活在海边,但论水性没有人可以比得上一直生活在海中的人鱼。浴缸中的水进入耳朵的声音噗噜噗噜的,虽然这个浴缸并不很深,但是那只人鱼压着他,浴缸又蓄满了水,他在水中无法呼吸。他感觉到手底下的东西是鳞片,怕按到普罗修特鱼尾上的伤口,顺着侧面的鳞片滑,往上摸到普罗修特的腰,把普罗修特按在了浴缸底,自己把头浮出水面站起身来,里苏特模糊的视线随着水滴的滴落逐渐变得清晰许多,衣服粘着皮肤很不舒服,既然已经全身都湿透了,今天肯定是要早一些洗澡的。人鱼看到他在解开自己的衣服,也上来帮忙扯松了绑带。他怀疑普罗修特是否是故意让他弄湿了衣服,从而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又觉得普罗修特并没有那么刻意,人鱼哪里会懂这些,海里的人鱼又不穿衣服。

    他将湿掉的衣服搭在旁边的架子上,普罗修特又动手开始帮他解裤子,看着衣服下的凸起舔了舔嘴唇,趁他还没反应过来,伸向下体的手揉捏起尚且还柔软的阴茎,里苏特抓着他的头发要制止他,却也不敢太用力,怕扯痛了普罗修特,抚摸着那犹如烛芯燃烧发出的火焰般闪耀的金色发丝,里苏特指尖上的脉搏都在跳动着,似乎和对方接触太久就会被灼烧到手臂一般。普罗修特见他没有太大的反应,主动抓着他的手腕,让他用手触碰自己的身体——让里苏特感受他救下的生物在他的手下的温度。从脸颊开始,到细长的脖颈,一直到背上凸起的脊椎;即使伤好了大半,普罗修特依旧很瘦,身上的肉没长多少,鱼尾上的伤口有一些增生和凹凸不平,露出白色的疤痕,肉的颜色比其他的部位要稍微浅一些,也显得更嫩。下半身的鱼尾整体来说是一种梦幻的浅紫色,与他的虹膜一样的颜色。

    如果没有里苏特的话,这一切都会消失。他的外貌,他的存在,他的生命。所以他当然喜欢自己的救命恩人,里苏特真的对他半点欲望也没有吗?普罗修特看着里苏特半勃起来的下体得到了答案,而且看尺寸来说不小。他只是在克制自己的性冲动,不是不想和他做。所以普罗修特继续在仅隔一层的布料上画着圈,他想和这个男人做一次,他喜欢这个男人的一切,所以要得到他,哪怕一次也好。

    普罗修特双手向下摸索掐住他的腰,顺着腹股沟,将手指按在他的小腹上,再往下一些就是他的性器。活了20多年里苏特从来没被别人这么大胆地触碰过,平时顶多自己在卧室里解决自己的生理所需。经过普罗修特如此长时间的撩拨和试探,普罗修特又漂亮得骇人,他被普罗修特弄得大脑一片混乱。普罗修特将脸蹭到里苏特的下身,用两只手环抱住他的臀部,然后用牙齿咬着底裤的边缘往下拽,同时欣赏着里苏特的表情。里苏特发现真的没有办法让普罗修特停下,自己也确实想要普罗修特,无奈地放弃抵抗,看着普罗修特用脸颊蹭着他棕粉色的阴茎。普罗修特用手捧着在侧边先从底部舔到了顶,然后又从龟头往后换了一边到底,重复了三四次之后在冠状沟停下,用舌头缠绕上龟头,在顶端打着转,灵活柔软的舌头舔得里苏特站不稳,踉跄着后退了一步,差点又滑倒在浴缸中,把手撑在旁边的架子上,才稳住了重心。里苏特用右手按在普罗修特的头顶,如此美丽的脸此刻埋在他的两腿间努力,而且还时不时抬起眼皮观察他是否享受,他的手不自觉地施加压力在普罗修特的后脑,将他的头按到整根全部吃进去的程度,埋进他的喉咙里。普罗修特发出小声的呜咽,声带颤动着,震动一直传导到喉咙中的阴茎上,被刺激得快速分泌出的唾液又占满了整个口腔,普罗修特艰难地向下吞咽,喉结上下滚动着,嘴角溢出的少许唾液一直流到下颌。等到普罗修特松口的时候,里苏特刚用手擦去液体又被吻上了手指,只不过这次是在他的手心轻吻了几下后,就快速地结束了。

    他原本以为普罗修特只是想浅尝辄止,然后普罗修特挺直了上半身,停下了在里苏特身上的动作,让里苏特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下。

    人鱼的分界线在腰部以下的位置,普罗修特的泄殖腔藏在一片颜色不太相同的鳞片的后面,平时并不会开启。里苏特原以为在水中或许会比较干涩,但是人鱼的泄殖腔似乎分泌出了一些透明的黏液,是普罗修特将他的阴茎压入泄殖腔的时候感觉到的,刚刚进入的时候里苏特就能感觉得到普罗修特体内的温度比浴缸中的水温要高很多,软软的肉包裹住他的阴茎向内深入,里苏特有些迷茫地感受着被人鱼强行坐上来的感觉,他眼前的普罗修特的下腹部被撑得微微地凸起,似乎有些不太适应人类的肉体,鱼尾拍打着浴缸的底面,不知道到底是不耐烦还是兴奋,但是人鱼的行动依旧没有停止。下半身缓缓下压的时候,他的上身靠近里苏特索求一些爱抚,眼神里充满了期盼,喉咙里拼凑的单词无比接近“里苏特”的发音,因为之前和人鱼沟通的时候,里苏特确实和普罗修特说过,里苏特是自己的名字,只不过因为发现人鱼并不能够用人类的语言跟他沟通交流,所以他才暂时放弃了教人鱼说话,只是日常照顾他而已。

    一只人鱼第一次学会说意大利语说的是他的名字。让一只需要在野外生存的生物相信人类,或许也不是一件好事。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善待他人,更何况普罗修特的身份是一只被他捡来的人鱼。让人鱼爱上他并非里苏特的本意,他当初只是计划让人鱼养好伤之后就将他放归大海,回到他该去的地方,一只人鱼并不能永远地困在他的小屋中。只是人鱼也并没有读取人心的能力,并不知道里苏特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普罗修特喉咙里发出的细碎的呻吟回荡在这个小小的浴室中,里苏特想着自己可能已经消失得太久了,浴室里没有钟表,他并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已经锁好了门,尽管再大声一点应该也没关系,但是他还是害怕普罗修特被其他人给发现,伙伴会因为他的消失而来寻找他。好在人鱼的叫声也只是一些浅浅的喘息和吸入空气时的呜咽,随着他的动作一起,里苏特顶一下他便喘息一下。也不知道人鱼的声音在做爱时会不会也有迷惑人心的功效,但里苏特想着,他确实有些在意这只人鱼。不是因为今天的秘密的性事,而是在很久以前,在第一次见到普罗修特的时候,他就决定不能抛下一只一息尚存的生命。只要普罗修特能够活下来,那就是上天的奇迹。

    沙滩上那一只被螺旋桨搅烂了鱼尾的人鱼,鲜血一直从鱼尾中涌出,形势非常危急,他匆忙将人鱼抱回家,放置在浴缸中等待着他的苏醒,普罗修特在他的家中第一次醒来的时候,里苏特早就准备好了食物和可能用得上的药物,刚开始人鱼并不愿意被他照顾,一见到他靠近就疯狂地用鱼尾在浴缸中翻滚,伤口撕裂流出的血液在浴缸中将水染成粉红色,普罗修特吃痛发出的惨叫声让里苏特胆战心惊,他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家里有一条人鱼,而且这样地剧烈挣扎扭动,伤口绝对不会痊愈。他好言好语试着让人鱼接受自己并不是要来害他的,人鱼听不懂他的话,发现自己根本无法逃脱之后陷入长久地沉默,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然而普罗修特见到的银色头发的那个人类,并不像其他人鱼所说的一般,会吃人鱼会杀人鱼,会对人鱼做不好的事,只是在给他送饭,并且帮忙换水和喂消炎的药物,不只是一天两天,到今天已经是快要两个月。那名人类还给他起了一个陆地上的名字,叫prosciutto,只要自己听到这个单词并且回应,里苏特就会开心,所以普罗修特学会了这个单词,也学会了里苏特的名字。普罗修特看着里苏特因为他呼唤他的名字就开始收紧的下腹,懂得了里苏特喜欢被人这么叫,凑近他的耳边继续使用这个技巧,感觉着里苏特被他叫得好像更硬了,箍着肉茎的泄殖腔都能感觉到他下体上的血管突突地跳。里苏特沦陷进这份色欲的诱惑中,捧着普罗修特的后腰,害怕压到他的痛处,让普罗修特上位,坐在自己的身上,自己则是在下面动。普罗修特用鱼尾控制着,顶着浴缸的底部,一次比一次用力,也更深入,速度逐渐加快,快到二人都无法承受的边缘,在短暂地休息了几秒后,再次顶到最深处最终迎来高潮,鱼尾和肌肉紧实的大腿交叠着颤抖着,潮水般的快感随着脊柱翻涌着逆流过了大脑,然后又从头顶向下,渗透进四肢百骸,二人紧紧拥抱着对方互相咬住唇瓣,等待着高潮的冲击结束,就连面部和头皮都是发麻且滚烫的,急促的呼吸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慢下来,趋向于平稳,当交合处分开的时候,少量的精液从普罗修特体内涌出,浮上水面,看起来像一片破碎的珍珠,今天的性爱暂时地结束了。

    所以在那之后他还要将人鱼放归大海吗?人鱼会选择离开他吗?里苏特陷入了沉思,望向人鱼,普罗修特享受着高潮后的平静,看见里苏特望向他,又将头靠在里苏特的肩膀,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