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队哥】老板我尸体不太舒服可以不用上班吗

    自从他残疾以后,很多平日里面随随便便就可以完成的简单动作,现在也需要他人帮助。如果是什么刷牙洗脸吃饭之类的也就算了,那些令人难以启齿的事情虽然普罗修特平时不太在意,轮到自己成为主角的时候依旧有些无助的绝望。他不得不躺在床上让别人把自己抱去厕所,抱进浴缸,还得时时刻刻看着他,不让他翻倒摔进哪个角落里。会有杀手因为掉进马桶里浴缸里然后被淹死吗,他不想自己的人生这么恶心地结束。所有人总是用一副怜悯的表情看着他,想要过来询问他需不需要帮助,普罗修特知道他们是好心,就像梅洛尼会领着加丘走路,加丘现在依旧戴着脖套,看起来他的头随时随地都会掉下来。霍尔马吉欧受伤的右眼和烧毁的皮肤大概率无法恢复了,伊鲁索的毁容同样严重,所以也在思考要不要等到完全恢复之后就去做整容手术。但他还是不希望自己被视作那个需要被照顾的弱者,尤其是他本来的威严足以带领整个暗杀组的前提下。

    他的队长里苏特,知道他不喜欢求人,所以总是突然出现在他的身旁,然后开始自顾自地照顾他,虽然他并没有开口要求里苏特来照顾,也没有任何地抱怨和不满希望队员忽视他。他一度怀疑也有可能是里苏特开了替身隐身后接近他,虽然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但是出于保护他的自尊心,里苏特确实会这么做。由于身高的关系,他还是完整的人的时候,里苏特就比他高出两个头,如今他的视角看来,里苏特像一个巨人一般矗立在他的头顶上。由于重心不稳的缘故,每次里苏特抱他起来,他都得用剩下来的那只手去抓住对方的脖子,把自己挂在别人身上,看起来亲密得可怕,和索尔贝杰拉德勾肩搭背的姿势一模一样。

    但里苏特不知道是意识不到还是真的故意的,怕他挣扎着掉下去头着地,每次要带着他移动的时候,把他抱在胸前,力道大得可怕。有的时候为了稳定,一只手穿过他的胯部,按在他的背上,另外一只手横着抱着,就差给他塞进自己胸前的皮带里固定着。路过的成员们都装瞎,没心思开一个真正的残疾人的玩笑。不然如果是以前的话,尤其是两三年之前,他们还在旧热情组织上班的时候,要是看见目标被人弄得这么狼狈不堪,多少也得开始嘲笑戏弄一番再杀掉,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们自己的身体状况都不太好,自顾不暇,所以也来不及管他。

    自从乔鲁诺·乔巴纳,也就是金色头发的那个新人成功当上老板之后,别人或许不知情,但里苏特亲眼所见过旧老板的替身能力以及高超的战斗能力,梅洛尼当年也是由于乔鲁诺的替身被迫终止任务被车站工作人员送往医院急救;伊鲁索的毁容,加丘的颈椎也和他有一些关系,种种表明新人的实力强大到令人震撼,令人难以想象,到底是怎么样的能力才能打败老板?里苏特当时由于重伤陷入了昏迷,并不知道后来发生了什么事情,等到他醒过来的时候,新人已经成为了老板,并且打算对于热情组织进行一次大改造。由于已经失去过队友,自己和现存的成员们的身体状况也非常地糟糕,里苏特早早地拖着病体去求见了乔鲁诺,无论要他做什么都好,只要再留他们一条命,他们并非厌恶这个组织,而是厌恶之前的老板,若是厌恶组织乃至厌恶组织内的人的话,他们也不会为了死去的成员复仇。现在既然有能力的人,有心拯救伙伴的人坐上了老板的位置,他们愿意追随,哪怕是为了生存下去的利益也要追随。

    乔鲁诺看着匆匆赶来求见他的里苏特,这家伙进来的时候和他办公室的门差不多高,但这段期间躺在医院里养病也消瘦了不少,衣服也显得空了,佝偻着背跪在地上。米斯达知道里苏特是暗杀组的队长,早早上了膛躲在暗处。里苏特从未如此卑微过,脸上的身上的伤很明显是纳兰迦留下的印记,那个孩子现在也还在医院里躺着养病。都是那么重的伤,纳兰迦至少还有乔鲁诺帮忙治愈,里苏特刚苏醒没几天却连夜办了手续出院就为了来见他,给自己的队员求情。参考布加拉提告诉过乔鲁诺的事情——普罗修特和贝西实在难缠,因为普罗修特拼尽全力在护贝西安全同时强力辅助,而贝西又在普罗修特重伤昏死过去后突然暴起,虽然他们曾经是敌人,但是他实在是佩服他们不畏死亡的精神和永不抛弃同伴的决心,若不是当时他们实在是穷追不舍,为了甩脱他们才下了狠手,不然不至于落到现在的结局。乔鲁诺知道布加拉提的意思,他也欣赏暗杀组成员们的替身战斗能力和追逐荣耀的精神,但是他身为现任的老板,并不能表现得如此轻易地放过他们,他答应里苏特放他们一条活路,至于代价,等到他们好透了以后再说。

    现在先回去养伤,不要乱跑,不许乱说。米斯达有些不满地做着总结,里苏特是聪明人,又有多年黑帮工作经验,不需要多说什么,默默点头不语,最后告别离去。看着里苏特在黑夜里轻轻关上门蹒跚远去,米斯达眼光飘向别处。他只不过是想起了自己的一个故人。那个家伙应该还活着,他那样子聪明的头脑,到哪里都能活着,只是已经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了。就连暗杀组队长都来求情恳求乔鲁诺不要处死他们,但那个人一直都没出现,新boss没提,所以他也不能抱怨,只是默默地嫉妒永远不会被里苏特抛下的那些暗杀组成员们。
这一群残兵败将是为了听从他的命令而变成这般可怕可怜模样的。等到终于有空休整的时候,里苏特总有些愧疚,觉得亏欠了这些一直追随着他的成员们。所以如果有什么可以补偿他们的,他一定会去做。像伊鲁索梅洛尼之类,会求人帮忙的,他不需要多追着关心,如果需要帮助,他们自己会过来。但他很在意普罗修特。

    普罗修特是这个组织里面最逞强的成员,他宁愿自己用一只手和两只大腿根在地上磨着爬来爬去,也不会请求任何人帮助他。为什么不寻求帮助,这种事情也不需要多问,普罗修特天性如此,不然也不会当初一直追着贝西要教导他“要有黑帮的威严”“要像个成熟的男人”,贝西听他的话;其他人,尤其是伊鲁索,哭着回来请求治疗的时候也不是没有。现在突然让普罗修特寻求帮助,听起来他也不会答应,所以他只要默默地照顾他就好。

    普罗修特看起来不喜欢被人照顾,不是生理上不需要被人照顾,他是残疾人,很需要帮忙。他只是心理上接受不了自己失去了两条腿和右手,现在需要队友来帮他做任何平时看起来就非常微小,结果残疾后无比艰难的事情。里苏特听着普罗修特的种种借口,普罗修特总是在试图证实自己不需要被当作残疾人照顾,实际上如果他从床上下来,以现在的身高他连门把手都够不到。

    而且除了日常的需求之外,还有一项似乎很受影响。那就是和男友的性行为。刚开始养伤的时候大家都没那个心思,现在稍微恢复了一些,算下来也已经快几个月没有做了。那个家伙见过自己无数次的出丑的样子——普罗修特恼怒地回想起这几个月来里苏特对他强制进行的照顾,他唯一想要求他的就只有做爱这种事情。毕竟其他的都能自己做或者请其他同事来做,但是他已经许久没和里苏特做过了。

    普罗修特刚开始进入组织的时候,里苏特还很年轻,可能是二十一二岁的样子。他刚刚经历完历练,成功地从新人被提升为组织成员,然后被安排了普通的黑帮日常工作,清理清理目击证人,带走警察抓的同伴给黑帮成员保释之类。里苏特的志向就是在黑帮内一路往上爬,普罗修特在成为黑帮成员没多久之后又被分配到了里苏特身边,受到里苏特的影响,二人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想着,单打独斗也不好巩固自己现在的地位,最好能够组建一个团队,分担一些,于是在他们的谋划中暗杀组逐渐成形,收纳了他们这些成员,并且最后成为了一个有9个人的小队。这些年走过来,他们早已不只是战友。自己的替身能力并不是非常强大,但是很适合帮助里苏特引领暗杀组成员们的行动,普罗修特一直以这样的地位生存在小组内,他们在一起不是理所应当的吗?于是就在一个和以往任何时候都一样的夜晚,他和里苏特说起在一起的事情,里苏特没什么表情,很快就答应了。他们的结合和招募成员一样,只是因为这样子对他们有好处。只是为了有个依靠。

    他陪着里苏特进了里苏特的房间,里面有一张巨大的双人床。里苏特一个人的时候也睡双人床,床的另外一边永远是空的,因为单人床对他来说又太小。里苏特接受程度高到令人发指,感觉任何东西都不能让他有惊喜或者难过的神情。这样的人在床上不知道会不会有些无趣。普罗修特快速解开自己身上的衣物搭在他床边的椅子上,里苏特平时穿得就少,脱了衣服之后在抽屉里翻找着什么,最终掏出了几个安全套和一瓶润滑油,请普罗修特坐下等待着准备完成。

    一切似乎都有些太规矩了。尽管他在里苏特的替身射程之内,但他依旧想着直接上去亲吻他的脸颊和嘴唇,里苏特是他的上级没错,但是若是实在没意思还是他主动的好。里苏特健壮的身躯平时就一大半露在外边,但目前应该没人亲眼见过里苏特全身赤裸的模样。看着他如此认真的准备前戏,普罗修特又开始思考自己对于里苏特来说意味着什么。里苏特不会因为普罗修特和他做爱就偏袒他的,里苏特对每一个成员都好。那其他成员如果请求里苏特和他做爱里苏特会答应吗?那么这样来说他对里苏特来说只是一个普通的成员。但是他明明陪伴了他这么多年,一起组建了暗杀组,他是否应该寻求一种“特殊”,但他也不知道那是什么,具体要如何表达,又要以什么样的身份,什么样的立场去寻求。

    房间里的温度不高,已经是晚上了,普罗修特冷得发抖,这个房子太破旧了,自己的第一次竟然要在这里做。他帮着拆安全套,灯光昏黄地照在里苏特的轮廓上,把他的表情藏在阴影里,里苏特的床还算干净,普罗修特坐在中间眼睁睁看着里苏特拧盖子倒润滑油然后陷入一种精神离线的状态,开始生气里苏特为什么会在这种时候发呆,抓起他的手抹了一把油过来,涂抹在对方的小腹上然后顺着腹股沟一路下滑到阴茎,“快点吧。”

    里苏特抬起两只涂满油的手让普罗修特开始主动地给他爱抚,差点选择去捧起他的头来接吻,普罗修特嫌弃地别过去,他还不想洗头,指示里苏特也和他一样这么干。里苏特依言照做,和他的手握在一起,普罗修特索性将二人的阴茎靠在一起一起撸动,摩擦挤压着获取快感,里苏特渐渐地硬挺起来,普罗修特平时就看得出来里苏特就算好好地穿着裤子还是显大,对里苏特的尺寸很满意,在有些感觉来的时候,将手上剩下那些润滑油往背后伸去,给自己做起扩张,第一次就这么大的还是有些麻烦。一边做着扩张,一边看着里苏特银色的发丝垂落在枕头上,这样的脸配上这样的几把还挺合适。

    普罗修特一把抓起里苏特的阴茎,面对着他缓缓地坐了下去,看着里苏特脸上表情的变化,双手按在里苏特的胸口控制着速度和力道,里苏特硬得很,虽然有些艰难,但是被撑满整个肉穴的感觉还是令人享受,他只需要控制好自己的屁股就行了。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吗?”

    里苏特抬起大腿让普罗修特坐得更深入了一些,普罗修特从胸腔底部升起一声舒服的叹息,然后里苏特才开始讲述缘由。

    “我失去过很多人。”

    这倒也不奇怪,幸福美满的人是不会选择进黑帮的。普罗修特模糊地知道一些,里苏特是因为失去过家人,为了复仇所以选择成为杀人凶手,到最后因为无法躲避警察的追捕,因此加入了黑帮寻求一份庇护。可是这和他的屁股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知道。”

    “不……我的意思是,任何人,要是我在意的人。”说这话的时候里苏特看着普罗修特的眼睛,试图在他的眼神中寻找到什么,那里只有自己的倒影。

    “只要是我在意的人,我从来都没有成功地让他们活下来过。”里苏特把普罗修特紧紧地挤进自己的怀中,普罗修特听到在意的人这四个字是重音。“父亲,母亲,侄子,表哥,表嫂,所有人都死了。被开车撞死的,失去孩子发疯死去的,疾病缠身不治身亡的,全部都死了。”他就这么如此平静地阐述了自己的前18年人生。

    普罗修特的头靠在里苏特的肩膀上,感受着他说话时的声带震动和胸腔吸入空气的上下起伏。“里苏特……”

    “你们还活着……”里苏特声音低得像呓语,“你们确实还活着,只有你们还活着。”

    “……你也还活着,里苏特。”普罗修特终于想明白为什么里苏特刚刚如此恍惚,不是阳痿,只是突然想到了这些年来他越在意什么什么就越容易失去,所以他宁愿什么都不要。只要他的欲望足够低,索求的东西足够少,就不会有失望的感觉,更不会绝望。“我不会死的,放心吧。你应该信任我的能力。他们也不会死,因为我们都不会丢下伙伴。”

    里苏特沉默地接受了普罗修特安慰他的吻,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和下属袒露心声,或许这样子会显得他无比地脆弱,从而丧失在队伍中的威严,讲述的次数多了,也会使人厌烦。但他确实在意他成员们的性命,这8名成员是他最后剩下的在意的人。普罗修特的头脑能够理解他辅佐他,所以他最在意的是普罗修特,因此也最害怕普罗修特将会是第一个因为他的在意而死去的成员。成员们是他身为队长的底线。

    那一夜过后,他们建立了秘密的联系。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