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威尼斯组】G.U.Y.

https://music.163.com/song?id=1479793877&userid=414288967

    他操进去的时候看着提查诺收紧的下腹,提查诺的体内热得他发抖,虽然听起来有一些卑劣,但是当他意识到他们是黑帮成员,总有一天必然死于黑帮的争斗,平安终老的可能性小得几乎没有,史克亚罗就突然有些奇怪的想法——例如趁着他们还年轻,趁着他们还互相爱对方,趁着还有性欲的时候多做几次,把精液射进爱人的体内深处然后再看着精液缓缓地流出来,爱人的大腿被自己扒开,颤栗着,痉挛着,自己观赏着这样子的美景。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哪一次会是最后一次,他们爱对方,意味着只有意外能够杀死他们。

    提查诺累了,今天已经高潮过两次了,史克亚罗趴在他的腿间,舔弄着流淌下来的自己的精液,他的大腿根被弄得痒痒的。他便换了一个姿势,用腿将史克亚罗的脖子夹住,微笑着观察他的反应。史克亚罗见到提查诺捉弄他,转头继续舔着提查诺大腿内侧的肉,轻轻地啃咬起来,并非留下痕迹的程度,但足以让提查诺受不了。

    提查诺松开腿,笑骂了一句,招招手让史克亚罗靠近他,史克亚罗早已经张开了嘴唇准备好和他接吻。他们互相吞咽下对方的唾液,用舌头舔上对方的舌头,淡淡的腥味很快被唾液稀释,滚动的喉结也很性感,飘落在枕头上的发丝也很性感,肩颈的,腹部的,腰部的,薄薄的一层汗液都很性感。提查诺本身的存在就是性感,史克亚罗拥抱着提查诺又开始用下身轻轻蹭着他的腹部,双手握上他的腰。

    好像还是硬着,提查诺有些困惑于史克亚罗的精力过于旺盛,他们是同龄人,按道理不会有太大的差别。他的屁股都已经被史克亚罗操得感觉有些肿了,润滑油精液和肠液混合着黏腻腻的,肉粉色的屁眼再这样子下去会被操到史克亚罗看得见里面桃粉色的肠肉,但史克亚罗还是硬着几把在穴口蹭着跃跃欲试,只要他想,他下一秒就可以直接又抵达最深处。更可恶的是,提查诺目前处于高潮的后期,正在体会着高潮的离去,如果这个时候又接受到强烈的刺激,他可能会再一次高潮,如同蹦极一般地从高到最低点,又从低点突然返回,肾上腺素冲击着大脑,直到结束才能平静下来。

    他的屁眼需要好好的休息。他询问能不能用其他的方式解决史克亚罗的性欲,例如口交和乳交,实在不行腿交或者他亲自用手帮史克亚罗再次高潮射出来,他实在是太累了。提查诺闭着眼睛听着史克亚罗的呢喃的情话,他的声音很轻,听不懂在说什么,但是大概率就是宝贝甜心美丽善良的提查诺是天使是他的艺术家之类的乱七八糟的词汇,总之全部是夸他的好话。

    “要不都来一遍吧?”史克亚罗站起身来,走到床边,把提查诺的姿势调整成在床边靠着头朝下,也就是提查诺倒着看着他。他将手指插进提查诺的嘴中,让他张开嘴,握住阴茎弯曲膝盖将阴茎挤进了他的喉咙里。这与平常的口交的区别是,平常的口交是看着对方给自己口交,使对方掌握主动权;这种方式的话,可以清晰地看到自己的阴茎在对方喉咙中的形状,提查诺滚动着喉结梗着脖子努力接受新姿势,史克亚罗捧着他的喉咙,这种姿势感觉有一种被物化成飞机杯的,脱离人类主体的猎奇感。史克亚罗和他平时一直都非常温柔,虽然有些难以呼吸,不过稍微玩一些刺激的也不错。

    在喉咙里抽插了十几下后,史克亚罗爬上床,再次调整了一下姿势,含住提查诺逐渐软下去的阴茎,自己的阴茎还是在提查诺的口中,整个人倒过来和对方一起同时给对方口交。提查诺发出一股表达不满的叹息,史克亚罗又要把他舔硬了,他真的不行了。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停下来的话,他又会觉得意犹未尽。所以就这一次,等再高潮一次就够多了,然后去洗澡。

    史克亚罗答应了,试着一口气将提查诺的阴茎全部吞进去,吞吐的同时吸紧了脸颊,口腔内部两边的软肉挤压着对方的阴茎,稍微施加一些压力会更舒服,提查诺也不甘示弱把史克亚罗的腰往下压,争取吃得更深,经过这漫长的缠绵精囊都已经快见底了,阴茎只是流淌着最后的一些精水聊表慰藉,滴落在床单上。

    史克亚罗看着提查诺快昏厥过去的神态爱怜地拨弄开他的头发,在前额轻吻,床头柜上找到两根橡皮筋帮提查诺扎起了丸子头,然后从腿弯和背后伸出手一把将提查诺抱起,放进浴缸里开始放水,刚刚烧热的洗澡水,这个时候应该温着。史克亚罗也钻了进去,膝盖顶在提查诺的腿间。在床上的时候,精液射上提查诺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像一只黑白花的奶牛,现在身上的精斑被水流冲洗干净,提查诺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史克亚罗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这一次激烈的性事消耗掉的这些体力足够他们两个礼拜没做爱的心思了。不过不做爱不代表他们就不会拥抱不会接吻。他牵起提查诺的胳膊帮他开始擦洗,因为提查诺早已睡过去了。温热的水包裹着两个人的身体,微微地荡漾在白瓷浴缸中。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