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迪】你的(潜在)男友正在调用函数

前篇:别了,狄俄尼索斯!
除了标题都是乔纳森视角
对前篇内容有补充
期待有绘画能力的人表现出阿貂的服饰

事态发展真是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测范围,乔纳森一边敲着键盘一边想,迪奥的想法确实没有任何规律。在敲下一行代码的间隙他扭头看了看正趴在他床上玩手机的迪奥,后者似乎非常开心,正在哼着他并不熟悉的但一听就非常轻快的旋律。
他自己开启了复盘。本来迪奥骑上来的那一刻他的心脏就都快从喉咙里跳出来了,没想到迪奥居然进一步给他口交……这个人的脑子里究竟有没有伦理或者羞耻观念先不提,他对酒和性的狂热搭配楚楚可怜(天哪,为什么我对着迪奥会想到这个词?)的表现,这下下来属实把乔纳森的脑子玩了个够呛。这个人也许是大脑的某种奖励机制过于发达了?或者反过来?乔纳森熟练地按下快捷键保存文件后打开了论坛查找教程。
我太冲动了……居然真的发生了关系。本来想着用契约性交的方式多少让迪奥扫兴,结果谁能想得到他会真的签字呢?迪奥略显娴熟的口技让乔纳森感觉大脑蒸发。那一瞬间想到的第一句话是“对不起,父亲”。强忍着没敢在迪奥嘴里射出来反而激怒了他,然后就变成了现在这样。
所以现在我们只是发生了关系的兄弟而已,连朋友都算不上吧。
“唔,乔乔,你过来。”略显沙哑的嗓音让乔纳森停止了沉思者姿势,注意力转向了正在他身边趴着的金发男,“你看,这里好像挺好玩的,我想去。”准确地说,是他手机里展示的图片。
就是个挺普通的展览,连互动都算不上有吧,有什么能跟“好玩”扯上关系的要素吗?乔纳森眨眨眼:“你想现在就去吗?”
“嗯?”乔纳森看到迪奥似乎在思考什么。然后迪奥就用非常欢快的语气下了决定:“咱们现在就去。”
乔纳森只好看着他的笑容像复制粘贴般扯了一下嘴角。

这真的就是个普通的展览嘛。出了展馆的乔纳森仍然没有解开疑惑,遂将目光投向了身边正微笑着哼着小曲儿的迪奥。他现在身上穿的这件T恤衫,是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没印象?而且跟他的外套搭配起来颇有一种随性的风格。迪奥外套的图案像刚刚那个展厅里的一个造型简洁得非常抽象的现代艺术雕塑,说得好听点就是照着《几何原本》里出现的配图画的也不奇怪。看到迪奥胸前的图案时,甜美和梦幻是乔纳森能想到的在此时此景下唯二合适的单词。乔纳森于是觉得自己有必要去精神科转转,好歹做个验证。
“说起来现在是中午了呢。”听到迪奥冷不丁来了一句,乔纳森反应过来,确实有点空腹感。“那你要吃什么?我给你买吧。”
乔纳森打开手机查找附近餐馆时瞥到了迪奥眼角不时透露出的诡异神色,目光又落到了他衣服边角的一个浅紫色的棒棒糖上。说真的,哪家男装店卖的啊,就算是童装也没有这么大码的吧?还是说是定制的?嗯,一定是。
“嗯……L-A-M-I-A-N……拉面(Ramen)吗?没吃过……乔乔,我要去这里。”
好,但是肩膀好重。乔纳森随口答应的时候看了看正把下巴摁在自己肩膀上的迪奥。对方依然不打算起身的样子。“迪奥,”乔纳森只好顿了一下,“我们走着去还是飞过去?”
“嗯?”啊,肩膀解放了。乔纳森做出的决定是果断地拉起旁边那个爱捣乱的家伙,一路跟着导航走。
从餐馆出来以后乔纳森就觉得耳朵边上好像安静了。这拉面对迪奥的嘴造成的伤害这么大吗?不过味道确实挺辣的,看他的脸也挺红的,也不知道我的脸现在红不红啊。行了,回学校。
截至离别前被迪奥要过去了社交账号,乔纳森·乔斯达算是过了一个宁静的下午。看来辣味的东西对迪奥有奇效?
于是接下来的几个周末乔纳森连续请迪奥吃了几次辣味拉面,然后成功收获了和猜想完全不一样的结论。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迪奥吃饭的时候话好多啊……他小时候倒是不这样,可能因为现在是不在父亲面前?一顿饭吃了快一个小时,乔纳森结账时面对服务生阴冷的眼神只能额外掏出5%的小费(果然钱还是有用的啊……),然后把迪奥拉出餐厅。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迪奥从餐厅出来就都不说话了,而且脸特别红。
显然不是因为辣椒,因为今天的菜没有辣椒。但是问他什么他又都不爱回答。想不通自己哪里惹怒了这个喜怒无常的义兄弟的乔纳森必须自己想出如何撬开迪奥的嘴弄清楚真实原因。
还是先调查一下迪奥的社交账号好了……乔纳森翻了翻迪奥的动态,除了日常生活学习以外最多的就是各种照片,类型主要分为食物的照片和他的自拍。自拍上除了脸以外最常出现的就是各种衣服的展示。看看底下的评论,感觉好像所有人都没有对他的穿衣品味发出质疑。当然乔纳森合理怀疑这是因为迪奥把所有质疑的声音都进行了驱逐处理——拉黑。因为他每隔十几条迪奥的自拍就能刷到一条点赞颇多的“声明”,理所当然的态度倒是和他平时一模一样。不过让人觉得诡异的是,这个账号下基本没多少是他们学校的人评论的,反而是天南海北什么人都有。看来这个账号不是迪奥在学校同学面前用的那个,乔纳森继续翻了翻,顺便用练习时训练好的语言模型仔细查看了迪奥在提及学习情况时的遣词造句(正确率甚至一度达到了90%以上,努力是有结果的!)。没有出现学校的名字或者某个比赛具体的名称,那看来这个账号是迪奥专门拿来和网友们交流用的了。
当然,有这一个就够了。乔纳森也懒得去调查迪奥的小号,既然他不想让别人知道那说明里面发的东西应该,大概率,百分之九十九见光死。还是有点距离感比较好。
再细细地推敲过去几周他和迪奥相处时他观察的迪奥的行为模式的变化。乔纳森拿着支笔在下巴上敲敲。有的游戏想通关还得靠笔来计算。凡是他主动去和迪奥接触之后,迪奥就会安静好一阵子;凡是迪奥主动来和他接触,他接下来大概率没什么好事儿,比如打开钱包却看不到里面的钱;迪奥好像特别偏爱那些能够走动很久又不会重复到达某个具体点位的场所,但是这不代表他就一定不喜欢长时间静坐,毕竟他们没有在这个环境待过。所以接下来几周也许可以试一试让迪奥待在不得不长时间安静的场所,比如电影院,没准他可以轻松一些。
很好,下周就带迪奥去看电影。乔纳森迅速打开了购票软件选好了正在热映的一部评价还不错的电影(虽然鬼知道为什么这个平台上所有电影评分都差不多),然后把取票码发给了迪奥,语气尽量诚恳:“下周我们去看电影好吗?我已经买好了票。”
然后乔纳森就在测试完程序错误后看到了迪奥满屏幕的信息轰炸,悔恨自己怎么不去学一下写个有自动回复模板的脚本。
嗯,现在去学习应该来得及。乔纳森开始了查询。

乔纳森昏昏欲睡。此时此刻在银幕上的角色,唯一能够留在他脑海里的是躺在男主身旁的男主的配偶。为什么这片子叫这名儿,谁又爱上了谁……思考沉重了起来,选择娱乐项目真是个考验人洞察力和分析能力的劳动啊,而且还是体力劳动,怪我没有提前做好功课,应该冒着被剧透的风险去查完电影的简介再来看的,这份沉重的思考甚至化成了物理力量,胸口好紧……!等他惊醒时他借着银幕的光目光向下,顺着女主角的“为什么那天你要松开我的手!”的怒吼拍了拍正紧紧箍着自己的那只胳膊。
解脱了。乔纳森拉着迪奥的手从影厅里走出来时脑子里只冒出这个想法,然后发觉自己完全忘记了刚刚那部电影讲了什么,只看到了出了片场的几对正在吵架或者亲热的情侣。光看片名完全想不到这是个爱情片呢!现在的电影制片人起名字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呢!就是能不能不要什么主题都放在同一部电影里,完全看不懂导演要讲什么呢!
“嘿迪奥,刚刚那电影有点无聊了吧。我预订了自助餐,咱们去吃吧?”只好转移话题的乔纳森遂转头对着他拉着手的迪奥尬笑。
迪奥反倒是异常平静,点点头,没说话。怎么商场里他脸还这么红,现在没到冬天吧喂……而且不知为何迪奥有些刻意避开他的视线。乔纳森又往下看了看,瞬间明白了。穿一整天露脐装,再热的天都能被风吹傻了。
但是麻烦的就是,这里是伦敦。乔纳森摸了摸下巴。虽然听说中国的女生会用热水袋给自己敷小腹来保暖,但是去哪里找热水,就算买了充电器好像也找不到可以免费使用的电源。乔纳森想了想,拉着沉默不语的迪奥一路走进了一家热闹得不像街边小店那样的百货店,径直走到了陈列玩具的一面墙边上。
“乔乔?”迪奥终于开口了,“我们不去吃饭吗?”
“这会儿餐厅应该还有很多人,一时半会儿没有位置。我们先逛逛吧,顺便给你买点东西。”说完乔纳森继续用目光搜寻起体积合适的柔软的能够充当保暖物的玩偶,然后顺手抓起了一个看得还算顺眼的柴犬抱枕,“喏,这个,你喜欢吗?”
不管迪奥到底愣了多久,总之现在他正抱着这个黑色柴犬继续跟在乔纳森旁边。看来我买对了,乔纳森看着遮住迪奥大半个身体的柴犬抱枕暗自庆幸。
方法还是管用的好。

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迪奥好像越来越粘自己了。乔纳森捧着厚重的精装书本,身体侧边是靠着他肩膀并正在全力向他倾倒过来的迪奥。对方捧着个手机不知道在看什么。乔纳森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侧快挨到床上了。
“迪奥,我能好好坐着吗?”快倒在床上的乔纳森终于开口,然后毫无意外地侧倒在了床上。罪魁祸首只是倒在他身旁懒懒地应了一声。乔纳森坐起身给自己捶了捶背,迪奥也终于收起了手机向他伸出了一只手:“扶我一下吧?”
乔纳森照做后得来的是毫不意外的不愉快的语气:“动作这么重,一点都不懂收力气。”并且乔纳森感觉到手背的肉好像被什么东西掐得很痛。低头看了一下,迪奥的手指甲已经长得过分了。这人这么洁癖,连个手指甲都不修剪一下?
乔纳森还是没忍住:“你掐人也挺痛的。”得到了迪奥的重重拍肩,而迪奥也夸张地甩着手。他没忍住,笑出了声。
“干什么?很搞笑吗!”
“没,”他一本正经,“我在想牛顿第三定律。”
“你想的东西真够多的。”说完迪奥低头看起了自己的手指甲。这东西有啥好看的?乔纳森撇过头看了一眼,这角质蛋白上一闪一闪的是啥玩意儿?他吃薯片把盐撒在自己手指头上了?
迪奥转过头时乔纳森迅速别过脸——当然没快过迪奥。他得到了耳聋级别的呐喊声:“我就知道你在偷看我!你这个变态!”
“我冤枉!”耳膜受到的强烈震动使得乔纳森再也忍受不了了,他必须解释清楚,“我是看你手指甲上什么东西掐到的我。”
“切,真没眼光。喏。”迪奥似乎非常骄傲,把手指头伸到他面前,“新做的美甲。你估计欣赏不来。”
??
???
这玩意,美吗?
乔纳森看着伸到自己面前的五根手指头和手指头的主人得意洋洋的表情,又看了看手指头上若有若无的亮片似的东西,一时间觉得自己最需要做的是赶紧把扭曲的面部表情纠正回来,哪怕面无表情也比憋着笑出声好。
“嗯,很适合你。”公式般的笑脸终于又回到了他的脸上。乔纳森却看到对面的人表情迅速垮了下来,茫然今天这招怎么不管用的同时心里大叫不妙,这是要开始闹事儿。
说时迟那时快,乔纳森用最迅速的动作双手捧住了迪奥伸出的那只手,把它凑到眼前仔仔细细看了个遍,才终于在迪奥的无名指上找到了一丝端倪:“这个爱心形状为什么是黑色的呢?而且感觉很工整,是迪奥自己画的吗?”说完,用诚恳的眼神望向对面。
还好。从表情看来迪奥气已经消了。乔纳森心里松了口气。然后迪奥收回了手,继续看起了指甲:“你猜猜?看看你看了那么久能不能猜对。”
嘶,百分之五十的概率,这种猜谜真的是最讨厌的了。乔纳森看了看那爱心尖头边上那显然不和谐的突出一点,稳住呼吸尽量平和地给出了他的答案:“应该是迪奥自己画的吧?”
“嗯哼。”对方回了个骄傲的眼神。太好了,果然观察迪奥的社交动态是有用的,数据库没有骗我!乔纳森再次摆出了公式笑脸:“迪奥真的很有艺术天赋呢,画得很可爱。”
“那当然,你跟我待在一起这么久都没被感染到,要好好反省自己。”
还好还好,今天迪奥走出他的宿舍时是高兴地笑着的。乔纳森关上门后本想像以前看的那些动画片一样顺着门滑下来坐在地上,但衣服和门之间的摩擦力显然过于大了,顶多蹲个马步。
好累。不过如果就这样能让迪奥别去闹别人的话应该也可以。

8 Likes

本集艾琳娜视角
须知世间成年男女之间的关系除了爱情还有亲情和友情

艾琳娜·班德鲁顿,一位对朋友非常重视的女子。看着发小乔纳森·乔斯达这副终日神经衰弱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何况她学的就是医学,医学院的楼和计算机学院天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看着他面容憔悴的样子实在于心不忍便约了个时间出来喝茶聊天。
“要不我帮你问问他吧?有些事情感觉对你来说有点难以处理。”她看着趴在桌子上的乔纳森,习惯性地伸出手去安抚好友。
“嗯,谢谢你艾琳娜。说真的……没有你我不知道怎么办。”乔纳森抬起头,艾琳娜又看到他那双本来炯炯有神的蓝色眼睛现在像被蒙了一层灰,“我知道这话说出来非常冒犯,但是同为男人我完全无法理解迪奥的想法……他但凡有事就说事我也不至于这样。”他摊开了手,然后又抱紧双拳,姿势紧张起来。艾琳娜向周围张望着,确认没有人向这里投来视线才放下了心,当然降低了音量。
“同为女人,我有时候也无法理解我的女性朋友。这些都是正常的,人和人之间本来就不可能百分百相互理解。”艾琳娜拍着乔纳森的肩膀,心想,其实我也从来就无法理解迪奥的想法。三个人从小相处,但迪奥一直就不喜欢她,几乎是明着把“讨厌艾琳娜”写在脸上了,而她即使从身边男生的言语中也听不出具体原因来。后来她随着父母工作调动搬了家才没和迪奥再接触,于是也就没多想为什么。和乔纳森也更多地是通讯往来。虽然说在大学报道那天看到乔纳森时两人还聊了好一会儿,还认识了罗伯特·史比特瓦根这位很棒的朋友,艾琳娜也没意料到能在教学楼遇见迪奥·布兰度,这位她不太熟悉也对付不来的青梅竹马。虽然初次再会时两人都礼貌性地打了招呼,但没有单独接触过,艾琳娜只能根据乔纳森日渐衰弱的神色和聊天记录里的信息判断这位她并不十分了解的童年玩伴的状态。
艾琳娜看了看乔纳森给她提供的迪奥的社交账号,心想,这个人确实完全不浪费上天赏他的这张好皮囊。妆容从淡到浓、从清新的素颜妆到浓厚的彩妆他都掌握并且真的上脸实践,效果还完全应了那句中国古诗,“淡妆浓抹总相宜”。甚至有艾琳娜根本不敢想象居然存在的口红颜色,迪奥都敢抹上嘴,还拍照发出来,配文“有没有觉得今天的妆有点不一样?”,用的还是十几年前的猫咪王国语……如果不是曾经在选修课老师的点名表上瞄到过迪奥的专业和所属院系,艾琳娜真怀疑迪奥读的其实是艺术学院。更何况她旁听过学校的辩论赛,那时候还真没看到他脸上有化什么妆。台前台后表现得不一样的人是什么情况,这得找心理学专业的朋友分析吧?可是又总是感觉没有那个必要,兴许只是时间对人的心态造成的影响呢?艾琳娜抵着下巴,手指向上刷着手机屏幕。精致的脸蛋下总是跟着大胆的着装,这个配色和款式都像是最近看到的高中女生放假出来玩时的着装。算了算了,可不敢随便评价别人的穿衣风格,尤其是在网络上。
能够从这些自拍中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迪奥非常漂亮,且他自己也这么认为。艾琳娜翻了翻他社交账号中的美食照片,不论摆盘还是配色都精致得不输迪奥自拍时故作不刻意地露出的玫瑰耳钉,照片中的食物以意大利菜居多,多有热量极高的酱汁,滤镜的精细程度真让人怀疑食物从端上桌子到真正进入归宿的时间间隔温度会跑到哪里去。
艾琳娜注意到了一点,她转头向乔纳森:“乔乔,这些玩偶你认识吗?”
“什么玩偶?”正在眯觉的乔纳森惊醒道。她指了指迪奥自拍的背景中出现的各种各样的玩偶:“喏,这个兔子和熊都是很出名的品牌,一个布偶可不便宜呢;这个仓鼠就更夸张了,当时买的人太多了,硬生生把价格抬高了至少一倍……嗯,我是看我的朋友们跟我讲的,因为我自己去买的时候已经没有那么贵了,热度过去了嘛。”
“嘶……我对这些一窍不通。我只记得他哪段时间一直找我借钱,就是我来找你们蹭饭那几个月。”乔纳森脸上露出了窘迫。当时乔纳森为了还上蹭饭钱还去饮品店打工,地点离学校有些距离,艾琳娜还去支持过他一杯咖啡的订单。
“他到今天一直没还吗?”
“讲了,被他骂了。他说他都跟我睡了就别计较这些。”艾琳娜看到乔纳森表情痛苦且点头如捣蒜,像在对一个根本不存在的权威认罪,“是,是我的错,我不该跟没确定关系的人发生关系。一切都怪我。我就不应该管不住下半身,我不该管不住这张嘴,是我活该。”
“嗯……毕竟你都叫他签字了,没办法了呢……”
“如果可以我真想回到那天摁住我自己。”
“那么,迪奥的酒戒了吗?这是你做成功的一件事情吧,别再埋怨自己了。”
艾琳娜看着面前高大的男人直起的身体和终于冷静下来的叹息稍稍松了口气,再次拍了拍他的手臂:“要不我去想办法劝劝他,有时候沟通是需要柔软的感情的。你的沟通方式有时候也许太僵硬了呢?我个人感觉迪奥和别的男生还是不太一样的。”
两个人都沉默了。乔纳森闭上了双眼,而艾琳娜默默地注视他。
“嗯,你说得对,艾琳娜。”那双蓝色的眼睛终于又睁开,隐隐还透露出点亮,“我自己的事情还是自己解决,让你听我抱怨了这么久,我不应该把你拖进来。今天晚上我请客。”
艾琳娜这才放了心。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