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伊鲁索】mob

    这条巷子冷得骇人,伊鲁索虽然自从有了替身之后,就不再害怕“精神体具象化”这种事情,俗称怕鬼,但是今天的巷子很明显比以往的更加不对劲。他明明身上都已经穿着羽绒服了,还特意加了手套和棉袜,阴冷的感觉还是从他的四肢浸入进来,就好像他穿的是湿掉的羽绒服一样。意大利难得有这么冷的天气,他抱怨着打算早一点回家,刚走出没有几百米,并不怎么聪明的头脑也开始意识到既然他是替身使者,替身使者和替身使者之间本来就会互相吸引,而且热情组织的替身使者可不在少数……这是替身攻击?

    漆黑的小巷没有任何回应,他也没有看到任何本体,考虑到替身射程的问题,有可能本体在很远的地方,寻找一个恶趣味的替身使者太麻烦了,他还是决定加快脚步赶紧离开这个诡异的地方。步伐越来越沉重,他似乎陷入了施工用的湿水泥地。他低下头去确认,没有任何东西,他的脚下是平坦的水泥路,他又开始怀疑,这或许是感知类的精神攻击替身,这一切可能是幻觉,目前并没有发生什么更令人恐惧的事情,再这么冷下去,他要怀疑是加丘干的了。

    可是他的队友没有那么无聊,事情开始变得有些不太对劲,伊鲁索决定开始狂奔,在他的出发地,有一栋标志性的建筑物——一座摩天大楼,而且楼上面有巨大的时钟装饰。将近三分钟的百米冲刺之后,他抬头发现自己依旧处于小巷中。四周的环境依旧是一片漆黑,而且当他抬起头的时候,面前依旧是那栋摩天大楼。伊鲁索有些不敢置信地又尝试了一次,一切都没有任何变化。肯定是遇到替身攻击了,伊鲁索咬着牙恨恨地想着自己的替身能力按道理来说也不至于迷失在黑暗小巷中,他自己的镜中世界才拥有这种能力。他竟然能够遇到比他还要强大的替身使者。

    实在不行的话,他开启替身,在镜中世界休息一晚上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伊鲁索试着召唤自己的替身镜中人,平时镜中人会很快展现在他的身旁,但是今天失效了。镜中人可以剥夺别人的替身,他今天遇到了同样能力的替身。重复实验了几次,镜中人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如果失去了替身,他将一无所有。伊鲁索意识到这一点对于他来说非常危险,他平时对于自己的替身能力太过于自信,以至于基本上不会携带武器。尤其是当他看见在这个小巷子里,竟然有其他人存在的时候。

    他应该上去跟人打招呼,询问出去的方法,但是,他再怎么蠢都会想到这个家伙,很有可能是这个小巷子的本体——把他困在这里的罪魁祸首,一个可恨的替身使者。

    他要上去打烂他的头,然后让替身被解除。因为他是一名黑帮的替身使者,黑帮成员平时的工作就是杀人,他对于杀人毫无恐惧。但是他没有武器,不知道小巷子里面有没有什么趁手的工具,例如撬棍和钢筋。那个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只是背对着他在墙角里面晃悠,伊鲁索试图不引起他的注意走过去,然后他刚刚走出一步,就被那个人给发现了。

    这个人长得很奇怪,他的脸上好像没有眼睛,但是它能够辨别方向。与此同时,他的身后出现了许多和他长得类似的“同伙”。一句话来说,这群家伙长得不像替身使者,反而像替身。替身们总是长得千奇百怪,有的是人形,有的会长成物体的形状,还有的可以随意变换。

    伊鲁索见势不妙,决定先后退撤离这里,然后一转身就撞到了后面的人。后面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的那种人形生物,在他的身后也不知道站了多久,看起来个子比他还要高大一些。伊鲁索脑袋撞得发懵,后面的一群人也跑过来围住了他。人群聚集得越来越多,伊鲁索被包围了。

    你们想干什么?!伊鲁索试图和他们沟通交流,那群人形生物有耳朵,但是细看并没有耳洞。他们应该听不到声音。他们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如果有队友在这里就好了,但如果这个巷子可以剥夺替身使者的替身的话,他也不知道他的队友来到这里能不能救他,还是说来了也只能和他一样陷入两难的境地。

    情急之下他试着肘击和踹开人群,确实奏效,倒下了几个人,但是其他的“人”很快就填补了缺口。人数越来越多,好像他们可以分裂一样。然后他们开始往伊鲁索的身上扑,他扑倒在地,原以为这帮人会把他踩踏致死,但是在他倒在地上以后,他们就暂时停止了动作。

    伊鲁索看着他们开始解下衣裤,终于明白了他们要做什么。尖叫起来喊着我可是……还没说完的话语被人阻挡在喉咙中。有人捂上了他的嘴,有人拉扯着他的胳膊,还有人绊住他的腿,他们的力气大到可以把伊鲁索大卸八块,伊鲁索的关节被拉伸到他觉得他现在应该有两米高。

    “我要杀了你们……伊鲁索骂着脏话挣扎着要爬走,但是两拳难敌四手。光着屁股的人形生物有一点像活人——那就是他们的胯下还真的有甩动的阴茎,看来他们都是男性。离他最近的那个男性生物把他按倒在水泥地上,伊鲁索的后背硌到坚硬的石块,疼得他呲牙咧嘴。除了加丘之外,伊鲁索是这个小队里面穿着最保守的成员之一。但是他的棉衣很快就被人撕破,露出里面的绒毛,衣服被扯烂以后瞬间有无数只手抚摸上他的身体,几十个人或者几百个人,他们的手指在他身上的感觉就好像是触手或者是蚂蚁一般,令人不适,诡异地难受。他以前从来都没有遇到过有人敢这么对他,不管是在成为黑帮成员之前,还是在成为黑帮成员之后。虽然手脚动弹不得,伊鲁索还有嘴可以用,他抓住最近的那个人的手咬下去,那个人形生物诡异地停顿了一下,然后把手塞进了他的嘴里,手指往他的喉咙深处挖去。伊鲁索从喉咙渗出呜呜的窒息声,他们的质感非常柔韧且坚硬,有些像橡胶。已经不可避免地被迫流出眼泪来,伊鲁索向来是最怕疼的,这群人里面也没有一个动作轻缓的。等到把手塞他嘴里的那个人形生物将伊鲁索固定之后,剩下的其他人继续他们邪恶的行为。

    首先是有几个人抓住他的裤子往下扯,纯白色的内裤暴露在空气中,伊鲁索的手腕脚腕被左右的生物钳制住了,所以没法阻止他们把他的内裤也扯下来。伊鲁索的全身都冷得发抖,现在可是冬天的夜晚,他的体感温度是零度以下。乳头都冻得梆硬,有一股温暖的感觉,从胸口传来,然后他发现是那群家伙在舔着他的胸口,一波接着一波,礼让着他们的同伙。

    怎么会有这么又恶心又有礼貌的生物——他妈的,另外的一圈在啃咬他的下肢,眼泪让他的视线模糊不清。伊鲁索依旧缺氧,再这样子下去,他会先死于没有空气。身体逐渐地软下来,身下的阴茎却被那群怪物逗弄得硬起来,他已经无力抵抗,被指甲拨弄着马眼,浑身上下的每一块皮肤都像是蛇咬虫蛀,这么冷的天,他们的舌头带来的温暖很快被寒风吹散,湿漉漉黏糊糊的唾液在涂满他的全身,像是一种诡异的占有方式。

    一个怪物把他的胳膊举起来,两个怪物在他的左右,一人扛着他的一条腿给大家展示。对面的怪物看着伊鲁索逐渐勃起的阴茎嬉笑,伊鲁索不想看,但是还有人扒开他的眼皮硬要他看。被迫升腾的性欲和今天晚上就要被他们杀死的恐惧交织在一起,他想不出来解决办法, 刚刚是被挤压拉扯得痛得哭出来,现在他几乎是发自内心的无助和想要哭泣。尽管哭泣无用,至少能够让他发泄一番自己的情绪。

    这群怪物似乎什么都不想要,没有抢劫他的钱财,也不是复仇,他们根本就不认识,他们想要的只有伊鲁索。强烈的屈辱感让伊鲁索的头皮发麻,他们不只是看着,笑着,还有手伸出来帮他撸动着阴茎,一阵快一阵慢,他连呻吟都发不出,被喉咙里堵着的手害得他只能小声地呜呜叫,在他阴茎上的那只手的速度越来越快,施加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力量大到像要掐断一般,如果他扭动下身反而会让怪物们得逞,伊鲁索瞪大眼看着拥挤在一起的白色人头,水泥地已经把他的后背磨破了,再这样下去迟早整个后背都会被磨烂。但大脑的血液已经不足以让他思考逃跑的办法,齐齐往下体冲去,他咬着喉咙里的白色手指,对方无动于衷。伊鲁索看着一道白色痕迹喷射而起,溅落在地面,腰软了下去,但怪物们愈加地兴奋,欢呼起来,完全不知道他们到底在想什么。
如果自己完全接受他们,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他的脑子昏昏沉沉地这么想着,他们只是想和他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是这样吗?可是如果他不这么想,他也做不了什么其他的。最近的那个怪物让把手塞进他嘴里的那个怪物拔出手指,亲吻他无人照顾的嘴唇,只有他的动作如此轻柔且令他不那么恐惧和像要逃避。说明他的身体实在下贱,稍微对他好一点他就会对他们感恩戴德。怪物冰冷坚硬的手指捅向他的穴口,他闭上眼睛感受着在他体内的进出。虽然在队内也不是没有和人做过,但是和陌生人这还是第一次。他知道不可能,但还是恳求他们不要那么暴力,怪物们似懂非懂地点头,抓着他凌乱的发辫,往他们裸露的下体按去。

    伊鲁索还没回聚集地?都这个时候了,里苏特看向时钟,虽说杀人需要花些时间,但也不至于半夜十一点还没个消息,他开始有些担心伊鲁索的安全,按道理来说,根据他们收到的情报,伊鲁索的替身能力对付几个普通人目标绰绰有余,不知道哪里出了什么差错。这个时候该派谁出去查看也是个问题,身为他的搭档,加上刚好也还没睡,霍尔马吉欧提出他可以去看一看,里苏特相信霍尔马吉欧的能力,所以交给他后安心休息去了。

    晚间11点半,霍尔马吉欧按照任务的目的地,推算出伊鲁索大概率会经过这个小巷子,然而他也看不出有什么异常,天晓得这家伙又去哪里偷懒了。临走前他带了手机联系用,翻到I列,拨通伊鲁索的电话。

    伊鲁索听到自己被怪物丢出去的手机发出的铃声,颤抖着伸出手指要去够到手机,虽然平时总是很烦那个家伙 但是在这个情况下能够接到他的电话,实在是……伊鲁索昏昏沉沉的爬了出去几米,那些怪物竟然也没有阻止他,他按下了接听键和公放键,对面的人似乎听到了他身边的一切,挤来挤去的脚步声和人群的琐碎说话声,有些困惑,然后很快因为战斗素养反应过来:“你在哪里?”

    伊鲁索很难描述自己存在的地方,因为这里应该算是一种异世界,如果可以出去的话,他老早就出去了,如果让别人进来的话,霍尔马吉欧估计也会和自己一样被困在这里,那到时候的话就会有两个被凌辱的替身使者了。背后的怪物快速顶了十几下,他的手一软无力地垂下去,手机掉落在地面上,屏幕磕掉了一个角,但是还在通话中,霍尔马吉欧难得地无法理解发生了什么事,最终陷入了沉默,或许伊鲁索是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什么奇怪的替身,待在原地不是办法。抱着这样的想法,主动挂掉了电话,在巷子附近搜索起来。

    到最后,第2天凌晨,12:00的时候替身自动解除了,霍尔马吉欧终于转身就找到了被人丢弃在垃圾堆中的伊鲁索——垃圾箱中有一双刺眼的绿色鞋子。他冲过去检查的时候,看见伊鲁索脸上还有着遗留下的泪水和齿痕,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平整的地方,软软地瘫在小巷中的垃圾箱里,好在胸膛还有起伏,虽然虚弱,但是还活着。尽管已经预料了结局,但是看到被人如此对待的伊鲁索,霍尔马吉欧在共情感到痛苦之时也意外地感到有一些难以言喻的色情,并非要故意建立在他的痛苦上,但是他被人掰开的腿……红肿的屁股,干涸的精斑……他不能再看下去了。虽然霍尔马吉欧的道德底线并不是非常的高,但是看这个样子昨夜的程度足以让伊鲁索留下阴影,他毕竟还是他的队友。思量再三,霍尔马吉欧将队友的身上又扎了一刀,捧在手心里带回去,打算和里苏特商量后续的事情。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