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梅洛尼】妈妈,妈妈

    那个女人又在砸门了。

    梅洛尼听着木门被砸得震天响,看都没有看一眼,只是在摆弄着手机,思考自己要和哪个人聊天。“那个女人”这种称呼听起来很陌生,但其实是他的亲生母亲。只是因为她实在是太烦人,所以他早早地就锁了门,将她拒之门外,并且把钥匙收进了口袋里。意识到自己被孩子锁在门外,那个女人开始嚎叫起来,用词不堪入耳。和她相比加丘温柔得好像天使下凡。

    他今年已经20多岁了,也有了自己的工作,还有一帮熟识的伙伴,以及一个临时的居所。其实还有一个母亲,但他并不想把母亲纳入自己所拥有的这些好东西的范畴中。她的疯狂并不是因为她本身就是一个疯狂的女人,恰恰相反,很多人见过她的面后都说她是一个看起来比较和善的女人。这个女人对任何人都好,唯独想要控制她的孩子。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的孩子是她唯一拥有的东西。

    但可惜的是,梅洛尼并不这么认为。并没有谁是属于谁的,如果一定要说属于的话,母亲是属于孩子的。母亲要为孩子提供养分,提供教育,如果没有母亲的话,孩子都不用等到长大,刚开始就会被饿死。他的替身孩子除外,他的替身孩子不需要吃饭。但是仍然需要他的教育,梅洛尼担任起教育孩子的责任。尽管他这辈子都没有和谁生过孩子,也没有结过婚。好在他并不需要把孩子培养成多么高尚的人,因为他是一名杀手。他只需要将孩子培养成杀伐决断的武器就行,然后等到不需要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把这个孩子回收掉。回收的意思是销毁,换句话来说就是杀掉。

    他杀死过无数次自己替身的孩子。如果一直让那些孩子存在着的话,一是消耗他的精神力,二是也并没有那么多地方可以让这些孩子玩乐成长,那些孩子又不是人类,只是他们生产出来的替身而已,是一种工具。工具用完了就可以丢掉了,需要的时候再造就行。他不需要孩子长久地存在,孩子只是折磨而已。

    至少他是真心的需要这些工具,而并不像有些母亲一样,并没有怀孕的打算,却也不好好地避孕,平白无故地生下一个孩子来折磨他,让他受苦,然后教育孩子,说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向自己的亲生母亲寻求爱意的话,还不如去和普罗修特说我要喝奶,普罗修特会带来两杯温牛奶,一杯给他,一杯叮嘱说你顺路去给贝西喝,同事和他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可是比他的亲妈还亲近。

    所以他也不理解有的时候,组织里的其他人说要回去照顾自己的家人。孩子们能够被供养长大,而不是被吸血长大,就已经是非常完美的结局了,父亲冷待他,母亲因为父亲的漠视,试图控制一切,身为如此长大的孩子,梅洛尼对任何一方都不熟悉,他们只不过是有血缘关系的陌生人而已。母亲如此崩溃,也不过是因为梅洛尼拒绝和她一起外出买菜而已。噪声持续了至少有半个小时,不过也有可能是一个小时,他并没有仔细看时间,只是挨着等着时间过去。等到今天晚上的时候,他估计会无比怀念聚集地那破旧的绿色沙发了。

    如果普罗修特愿意当他妈的话,那他就有新的妈了,新妈叫什么好呢?如果普罗修特是自己的新妈,贝西又管普罗修特叫大哥,那梅洛尼是不是该叫贝西舅舅?贝西比梅洛尼还小呢,辈分真是乱套了。自己家里这个亲妈,他原本今天是没有任务安排,又多年没见,想过来探望探望,结果又遇上这种事情。虽然已经习惯了,但是他还是很烦。如果有正常的生活的话,他当然要选择正常的生活。黑帮里面的生活都比在家里正常,至少里苏特不会无缘无故掐住他的脖子找他的麻烦。

    大家还在上班吗?梅洛尼思考着要不要给他们打电话聊聊天,但是又害怕他们现在还在做任务,然后一个电话过去干扰他们的任务进程。而且打电话聊天就讲自己无聊的亲妈的话,真叫人没劲。他没有心思再去多余地抱怨,让别人来关注他,并且安慰他。他是一名黑帮成员。他想用黑帮的方式解决问题。

    黑帮成员会如何解决自己的亲妈?

    卧室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武器,一般人也不会在卧室里面藏武器。普罗修特在聚集地的床头柜抽屉里倒是可能有枪。自己已经太久没有回家了,因为他知道回家也只能遇到这样的情况,这么多年来没有探望,今天只是心血来潮,那个女人依旧没有改变,依旧是如此无耻。

    太丑了。自己的脸实在是太丑了。梅洛尼从抽屉里翻找到半片镜子。因为那个女人遗传给自己的基因,害得自己长成这个样子。自己和那个女人至少有百分之七八十的相像。他发现自己训斥替身孩子的语气和想法也和自己的母亲越来越像,自己的习惯和小动作,自己说话的语气,腔调,任何一个他能察觉出来的东西都是和亲妈一样的,是亲妈遗传给他的。亲爸的基因和亲爸的为人处事一样,基本没有出现过。他开始撕扯自己的脸皮,要是能给自己换一张新的脸就好了,不要长得像爸爸,也不要长得像妈妈,只是想要一张全新的脸而已。长成什么样都可以,只要不像他们就好。指甲缝里塞满了自己的皮肉,人类的皮肤还是太过于柔韧,他用尽全力也只能够让自己的脸上出现几条红线而已。

    他抓着脸在床上翻滚,门外的女人似乎有些累了,开始换了一种语气,道歉说自己错了,不应该强迫小孩听她的话,所以请小孩帮忙开开门,她要进来说话。梅洛尼看着墙上的钟,不出3分钟,她立马就会变脸,活了这20年,他难道还不熟悉自己的亲妈吗?果不其然那个女人开始一句嘲讽一句道歉一句谩骂一句夸奖,语言错乱得就好像一个刚刚学会意大利语的人,打开字典随便乱翻,然后读出上面的文字,在此期间哐哐哐的砸门声从未停止。

    那个女人说她要出去了。梅洛尼也不信,把整个人缩进了被窝,自己的母亲虽然无能又刻薄,不过她确实很适合做一名黑手党成员的母亲。这样的母亲可以让人在外有十足的精力去打拼争斗,没有任何需要回来的理由,而且既然能够上蹿下跳那么久,她的身体状况也非常地良好,根本不需要人照顾。如此说来……为什么不用她来做个实验呢?

    他在外面做任务的时候,无数次寻找更加有攻击力的女性,去生下更有攻击力的替身孩子,如此优秀的母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梅洛尼突然从床上跳下来,偷偷地观望自己母亲是否离去。母亲正在门口站着,在换外出的鞋子。而且她确实已经是一名母亲了,生出来的孩子也就是梅洛尼,也确实拥有十分强大的能力。他活了20多年,在黑帮中工作的这几年里,梅洛尼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其他任何一个替身能力是生育孩子的替身。替身的能力并不一定是完全不一样的,但梅洛尼就是那个特例。

    至于血液……就用他自己的好了。如此说来,他的母亲作为母体生下来的孩子,到底是梅洛尼的孩子,还是梅洛尼的兄弟姐妹?他想不明白,但他觉得绝对不能就此离开。自己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无力抵抗母亲的控制,自己的任何一个动作都要被规定,自己做了是错误的,自己不做也是错误的,能够想到的唯一的解脱就是去死,但最终还是没有踏出那一步。直到完成了最基础的学业,进入了黑帮工作之后他才意识到人生本来的面目。原来你可以不用被亲属用感情操控,你只需要对给你工资的人负责,血缘和感情确实没有联系;你对于世界的联系不只是作业和家人的评价,你可以有朋友可以一天三顿吃零食和冰激淋,可以早上2点睡觉晚上12点起床,梅洛尼有远程的替身,他大可以指示替身孩子自己去做简单的任务,自己回去睡大觉。暗杀组的同事们都不是完全的好人,但这里毕竟是黑帮,他喜欢这种疯狂的快乐,尽管人们一般管这种生活叫堕落。直到腹部剧痛宛如女性生产或者是头痛欲裂到昏迷的程度他才会暂停自己的寻欢作乐。他承认自己现在的身体确实不如从前,但精神获得了极大的满足,因此学会了幸福地享受这一切,并且愿意为此支付一些生理健康,没关系,反正他们现在还年轻。

    他的母亲知道他如此快乐一定会把他往死里打。但是她大概率感受不到了。梅洛尼用找到的缝衣针刺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召唤出junior,自己的母亲还没走远,脚步声回荡在耳边。等到指定输入完成,junior夺门而出,梅洛尼看着他远去,瘫倒在床上,一声尖叫如期而至,梅洛尼陷入柔软的被单,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