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迪】Devil

if乔鲁诺1973年出生,dio普通人(活了48岁)

汐华初流乃五岁那年就被一个名为瓦尼拉·艾斯的男人接回他的亲生父亲迪奥身边去,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堂堂夜之帝王要寻找自己一夜情的产物,或许只是为了找个乐子吧。初流乃这样想。

汐华初流乃常常感到一种落寞。但说实话,迪奥对他不算坏,吃的,穿的,住的,都是顶尖的好。但是当他久久地凝望着迪奥时,总感觉在注视一场幻梦般虚无。

他是在看一座冷峻的山,一座千年不融化的冰山,在严寒之下,会是哪般模样?

汐华初流乃不知道。

13岁那年,汐华初流乃开始生长,每到晚上小腿都在隐隐作痛。瓦尼拉·艾斯告诉他那是生长痛。生长痛吗?像是骨头被抽离硬生生被拉长一样,他翻来覆去,疼得睡不着,看着月亮。

那时十三岁的初流乃看着月亮,他想,月亮啊月亮啊,能让父亲多看我一眼吗?我不贪心的,一眼就好了。

可惜月亮不说话。

乔鲁诺时常梦见迪奥那双薄情的眼,他能看见什么呢,什么都看不到,只留一潭死水在那里静静地躺着。

15岁那年汐华初流乃长出了金发,改名为乔鲁诺·乔巴拿,乔鲁诺十五岁那年离开了埃及,踏上了意大利的土壤。他的到来很突然,悄无声息,就像一场温润的雨;可他是迪奥·布兰度的儿子,他注定只会是狂风骤雨。

乔鲁诺在那一年当上了黑帮【热情】的BOSS,身居高位。

可要站稳脚跟终归需要一些手段,他回到埃及,回到父亲的身边,从小到大,十年来,第一次正视着迪奥。

他说,“Padre,我需要你。”

迪奥忽地笑了,那声音狂妄又凄厉,要被震碎在乔鲁诺的心里。

“好啊,初流乃。但前提是——我要一颗红宝石。”

红宝石,乔鲁诺出神的想,那是和迪奥的眼睛很相配的颜色,那是他们血脉的颜色,是撕扯后的伤疤流出的血液的颜色。多美啊,多荒唐啊,像开在荒野上的一朵玫瑰。

而他要用仇恨,爱意,仰慕,以及一颗不伦的心来滋养这朵玫瑰。

“遵命,padre.”

他终究还是踩着迪奥手下那些恶人的尸骸登上了他要的王座,接着,乔鲁诺·乔巴拿,这只初露锋芒的狼将要从他父亲身上撕下血肉,一面又亲吻迪奥的头骨,走向更光明的远路。

因为乔鲁诺实在不是一个好儿子。

他与迪奥交合,听着身下人的喘息,忽地恶劣地笑,

“Padre是毒蛇,引诱我吃下禁果。”

“可惜你不是亚当,永远不会有自己的夏娃。”他听见迪奥颤抖地这样说。

乔鲁诺当然知道,他不会拥有自己的夏娃。就像当初他踏入魔馆的大门时就该知道的——这里没有回头路,这里是一坠碎骨的深渊。

1989年1月17日,16岁的乔鲁诺带着一身风尘匆匆赶往埃及,他站在埃及的夜色里,一身黑色的风衣,融入在夜色中,沉默,和瓦尼拉·艾斯相顾无言。

是枪击案,乔鲁诺的死对头派下暗杀队来解决掉自己的父亲,以此来警告这位刚刚登位的【热情】BOSS别涉足太多黑色领域。

乔鲁诺又回到魔馆,他看着迪奥的尸骨,这样张狂的一个人,在死后那样安静地躺在一片玫瑰花中,带着身上的枪伤,静静地沉睡在永恒中。

我早该知道他会死的,乔鲁诺这样想。迪奥实在不是一个好父亲,他从不关心乔鲁诺,只会在书房里静静的看书,也从来不会分一点关注给乔鲁诺,甚至还着自己的儿子滚上了床,多么荒唐可笑的一件事。这样一个恶人,这样一个肆意践踏他人生命的人的死去,乔鲁诺早该料到的。

可是为什么,他还是说不出话来,甚至连笑都笑不出来。

他知道的,他爱着迪奥啊,爱他邪恶的双眸,爱他噙在嘴角的笑意,爱那座冷峻的山。

只可惜这样一座挺立的山峰,死后却被装进这么小的盒子里,化成一摊灰烬。

乔鲁诺只是轻轻抚摸着迪奥的骨灰盒,他看着一望无际的海,轻轻地说,

“Padre,我带你离开。”

像是一片羽毛落在了骨灰盒上。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