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茸迪】母亲

*dio性转请注意,即迪奥娜

乔鲁诺的出生并不光彩。

他是迪奥娜和汐华一夜情产下的子嗣,是见不得人一的团阴影。这件事乔鲁诺从小就知道。

所以他毫不起眼地生长着,像潮湿角落里的苔藓,沉默,阴郁。

他的几个兄弟,也是迪奥娜和那些不知名的男人打了一炮过后才多出来的一块血肉,他们又像是一块土壤上的花,互相争取着养料,争先恐后的开放。

迪奥娜常常笑他们,“没长大的小屁孩。”,她笑起来花枝乱颤,很媚,但又不俗,像一朵盛开的玫瑰。几个兄弟总喜欢黏在迪奥娜身旁,甩也甩不掉,像是独属于她的小尾巴。

乔鲁诺是最粘人的那一个,他常常像影子一样跟在迪奥娜身边,陪着她看书,陪着她睡觉,陪着她度过那些孤寂的夜晚。

乔鲁诺也是最成熟的一个,他常常看见有各色各样的男人进出迪奥娜的房间,他知道那是迪奥娜的信徒,她也不介意用肉体换取利益。

他又听见了,从间房里传出来的熟悉的笑声。

那声音像是一只手,将乔鲁诺拖入深渊。

15岁那年乔鲁诺要离开开罗,年轻人气血方刚,怀着满心的热血誓要闯出自己的一番新天地。他悄无声息的来到意大利,像是那年少见的细雨降临在意大利上。

他花了九天成为热情的BOSS,坐在真皮沙发上,乔鲁诺仔细端详着自己的手,想起了母亲雪白的手和黑色的指甲油,要是迪奥娜在身边肯定又会笑他“没断奶的小鬼”。

他感到一股落寞从心而生,九天时间里他失去了太多,此时只想回归到母亲的怀抱。于是点燃一根烟,呼出长长的一口气。顿时间,烟雾缭绕,他仿若看见了迪奥娜的面容。

“母亲,母亲”他唤着,一遍又一遍痴心地念着,仿佛那个人可以从话语中脱出身来,可以从话语中长出血肉,像幼时那般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笑着唤他“我的初流乃”,哪怕只是假象。

他简直要爱惨了迪奥娜,爱她邪恶的双眼,爱她狡猾的笑,爱她灿烂的金发。

中国人有句话说“头发是血肉养的。”迪奥娜的也是吗?她的金发那样长而耀眼,不知道掩埋了多少人的性命。可那头金发,是他与迪奥娜血缘的证明,是牵在两人之间的一条线,紧紧纠缠。

他又忍不住拿出那颗红宝石,那是前几天他在拍卖会上花高价拍下的,乔鲁诺举起它,放在阳光下,闪烁着血红的光芒,是迪奥娜眼睛的颜色。

他轻轻地,在宝石上落下一吻,虔诚的像是母亲的信徒。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