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物主义科学家会梦见魅魔?

啊啊啊老坟头不知怎么的发不出来好伤心(。•́︿•̀。)
有一点点jd主要还是卡dio

连续在实验室里泡的第三个月,瓦伦泰属实是担心好不容易供出来的天才科学家劳累过度猝死,强制给卡兹放了一星期的假

对此,卡兹并没过多感觉。

对他来说,在实验室或者在家并没太大区别只是换个稍微舒服点的地方呆着罢了,甚至家里可能会更吵毕竟实验室里可没有吵人的邻居。

连衣服都没换,顺着阶梯走出实验室阳光照到脸上让卡兹有些许不适感他待的确实有些久了,以至于忘了阳光如此刺眼。

接下来该去哪?

公园,咖啡店,图书馆还是直接回家睡觉。

看着高悬于空的太阳,卡兹决定去图书馆里随意看些书把时间打发过去。

为了防范未然瓦伦泰提前为卡兹带图书馆里开辟了一整层私人空间,里面的书都是极其难得的真迹甚至能隔着玻璃看见达芬奇的手稿,不过这个他早研究过了便觉得无趣。

闲逛大概十分钟卡兹终于发现了其中最格格不入的异类,那是本深蓝色的书并没有名字封面上只印着颗星星中间这裹着一颗深绿色的爱心,而作者是乔纳森•乔斯达。

那个吵人的邻居好像也是姓乔斯达吧?是先祖吗?

卡兹把它拿到手上刚翻开第一页就忍不住嗤笑,估计就只是无病呻吟的英国贵族描写的幻想故事罢了,他在心里给这本书下好了定义但出于无聊还是选择做一下开始翻阅。

这似乎是乔纳森的自传,大体写的是他在梦里遇见了这相极其艳丽的金发魅魔,对其一见钟情在发现对方是个喜欢玩弄人类感情并吸食精气的混蛋后决定忍痛将其封印的故事……

不得不说,能把苦情戏写的跟日记一样倒也算个能拿出来炫耀的本事,至于魅魔什么的简直就是无稽之谈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存在?

等读完整本书已经到了下午六点,卡兹开车回家冰箱里空空如也他有些后悔没有在外面吃完晚饭再回来,但现在实在是不想出去了便草草的拆了几包压缩饼干配着水再加上这块维生素片便解决了晚餐。

只要能填饱肚子营养充足,吃什么不过都只是形态问题罢了。

他走进房间刚躺上床便被一阵怪异的困意包裹,恍惚间竟感到只冰凉的手在抚摸他的脸颊睁眼便对上了双璀璨如烟花般的金色眼睛。

那是个可以用美艳来形容的男人,金羊毛般的头发,眉眼像神殿里的阿波罗雕塑,身材高挑健硕双腿如牝鹿般修长,浑身上下都散发这种雌雄莫辨的魅力。

“你是迪奥?”卡兹几乎是瞬间便猜到了眼前人的身份震惊片刻便转化成了难以抑制的兴奋。

他实在太想知道魅魔到底是如何存在的,身体是什么构造?怎么将食物转化成能量供给?能来到现实还是仅仅存在于梦境?

在物理学上世间万物都是由物质和能量构成,而物质是由费米子构成能量则是由玻色子携带,然后有最基本的引力、电磁力、强核力和弱核力,这些力支配物质和能量的行为和相互作用。

那么魅魔这种生物是否也是如此?只是能量存在的形式不同以至于只能出现在梦境中。

“猜对了,上一个叫我名字的已经死了几百年了。”迪奥的目光在他身上上下打量似乎还算满意“你是医生?”

“我是个科学家。”卡兹如此说着伸手尝试着触碰迪奥,触感很凉初步判断体温应该是在10到20度“这是梦,还是你真的存在?”

“那就看你怎么想了。”迪奥像只挑食的猫在他身上嗅了嗅,随后好像是发现了什么表情,带着些许震惊就连发尖都翘起来了像猫耳朵“你这28年都在当石头吗?”

“什么?”他并不明白迪奥指的是什么或许是魅魔的进食条件。

“就是夜生活啊,你竟然一次都没有过!”迪奥的手忍不住顺着他的胸口往下滑“按理来说你应该是特别受贵族小姐们喜欢的类型,该不会是下边不行吧?”

“我对那种事没兴趣,只有劣质的生物才会注重繁衍。”卡兹的表情极为平静拽着迪奥的手腕阻止对方进一步动作“你真的是以精气为食?”

“哈,不然呢。”迪奥漂亮的金色瞳孔顺着眼眶转动翻了个完美的白眼“你猜那群蠢货,为什么要称我为魅魔?”

“那你现在饿了吗?”

“吼吼,这是石头开花了?”

他看着迪奥那张喋喋不休的嘴莫名有种想拿什么东西把它堵起来的冲动,好好一只魅魔怎么就长了张嘴呢?

“看来是不饿了。”

“你这家伙是木头吗?都几百年了本迪奥当然会饿!”

他看着迪奥的发尖更翘了像炸毛了一样,或许对方是魅魔的原因他竟然觉得这家伙有点儿可爱。

还没反应过来,嘴唇上便传来柔软冰凉的触感有点像下午茶里的布丁,一条灵活的舌头探进来他下意识后撤却被迪奥扣住了后脑勺。

把舌头伸进对方的口腔里这难道是魅魔的进食方式?

卡兹感觉身体有些发僵,如果不是为了进食他实在搞不懂为什么接吻要伸舌头?

好吧,实际上他对接吻这个行为也并不理解。

哦,多么无聊又浪费时间的举动。

余光掠过迪奥苍白的耳垂上面有三颗极其精致的痣,心里莫名涌起了极陌生的感觉像是微风刮过带来的瘙痒。

他看见迪奥的眼睛里带着笑意,似乎是在无声的跟他炫耀我的吻技很不错吧!

如果对方是迪奥的话,这种感觉其实也并非不能接受。

卡兹如此想着伸手去摸迪奥的头发,跟猜测的一样带着让人眷恋的柔软。

“让我们开始吧。”

迪奥的唇贴在他的耳尖冰凉的气体顺着耳道钻入心脏。

“开始什么?”

“当然是亨用美餐。”

“你刚刚不是吃过了吗?”

“……”

经过30秒的寂静,迪奥不知怎么的突然生气了怒气冲冲的狠踩了他的脚背然后消失了。

现在魅魔的脾气都这么古怪吗?

可惜没有采集到血液或者头发样本,不过梦里的东西应该带不进现实吧?

没等多久梦就直接醒了,卡兹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左脚隐隐传来钝痛上面青了一大块。

现在已经是早上九点了之前他可从未睡过这么久的觉,卡兹短暂回想了片刻并结合乔纳森的日记总结出以下几条结论

1.魅魔拥有让人疲倦陷入深度睡眠的能力。
2.在梦境里,魅魔和人类是可以互相触碰到对方的。
3.魅魔以吸食精气为主,精气应该指的是人类身上的体液。
4.魅魔的脾气古怪很容易生气。
5.当魅魔退出梦境人类会醒来。
6.魅魔造成的伤害在某些特定时间可以带到现实,大致是梦醒的一分钟以内。

过于汹涌的求知欲让他忘了饥饿感,他说的书桌的抽屉里拿出笔记本将这些线索一一记下来,随后片刻不歇的开车前往图书馆准备拿走乔纳森的日记。

或许为了增长接触时间应该买瓶安眠药,虽然这种东西对神经有害但能跟迪奥再多接触些也算值得。

一路上卡兹的大脑都在疯狂运转,他在想该如何把迪奥从梦境里的虚幻转换成实体。

需要梦境才能出现就证明陷入深度睡眠的人类会达成清醒时不具备的某项条件。

突然,他想到了个模糊的答案猛地踩下刹车结果被后车追尾脑袋磕在方向盘上血液顺着额角不断往下流。

周围的声音越发嘈杂,有吵闹,有鸣笛,有警察在维护秩序。

但卡兹什么都听不进去,唯有躯体还在延续着脑内的动作前往图书馆。

人类在做梦的时候大脑会异常活跃并且眼球会快速转动,这期间也是差不多是半清醒的状态。

与此相对既然迪奥能进入他的梦境,那么迪奥的大脑应该是保持与他同样的活跃状态甚至会由于种族原因比他运作的更快。

如果有种办法能让迪奥的状态维系在人类清醒时的状态他是否可以来到现实?

毕竟魅魔的本质是没有物质的能量体准确来说应该是意识体,毕竟迪奥是有自主思想的而且很聪明时隔百年还能在短暂时间内学会并适应现在的语言。

如果要实现这个设想,那么就必须把一件能承载迪奥意识体的物品带进去,并且在现实中打造出一句迪奥可以操纵的身体。

趁着出一具可供魅魔使用的身体对卡兹来说并不算难事,他可以把人造大脑和电子芯片结合用机械心脏来保证可维持能量的物质运输,至于触觉五感之类的只需要通过人造血管感知神经不断细化便可,外形的话花点时间总能打造出来。

等再次回过神,他已经拿到了那本日记并且回到房间坐着了。

迪奥是存在的,那么乔纳森所写的便是真的。

刚打开,他发现这本书似乎已经被其他人翻动过了里面有几段被人用铅笔画的线。

「为了能见到迪奥我选择服用安眠药,从晚上九点一直睡到下午五点醒醒来时整个头都是晕乎乎的。」

「今天我和迪奥接吻了,整个大脑都像融化了一样我甚至不敢看他的眼睛。」

「迪奥喜欢在兴奋的时候咬我并且吮吸我的血,似乎对他来说血液也算一种食物来源,如果他不把牙印留得那么明显的话我很乐意他这样与我亲近。」

「我用齐贝林先生给的剑斩下了迪奥的头颅,我知道魅魔是不死的,但我的心还是好疼,眼泪一直流个不停,为什么他要去伤害别人,为什么我要封印他?」

齐贝林先生的剑,乔纳森是怎么把那把剑带进梦境里的?

卡兹拿着那本日记仔细翻阅却发现有一页已经被悄无声息的撕掉了看痕迹应该是乔纳森自己撕掉的。

是那把剑的材质特殊才能带到梦境里去的?

还是说那个叫齐贝林的人有其他的办法?

根本不想等到夜晚卡兹决定现在就开始实验,他服下两片安眠药在沉睡的前一刻用手紧紧捏住一支钢笔。

睁眼看见的是迪奥坐在书桌上歪着头看他,手里拿着的是他带进来的钢笔。

“哟,石头。”他听见迪奥这样叫他“你的房子无聊的像个监狱。”

与上次不同这次四周是他房间的模样,很空荡只有一张床和书桌。

“你能看得见我的房间?”

“当然,毕竟我在你的梦里。”

“你手上的钢笔是我拿进来的那只?”

“你猜猜看啊,卡兹~”

看来猜想是错的,这只是潜意识里希望带进来所以才梦到了而已。

得想办法把那把剑弄到手才行。

“你要喝我的血吗?”他盯着那双璀璨的眼睛问。

“哦,你是看了jojo的日记吧?”迪奥从桌子上跳下来突然变成少年模样凑近“他在里面是怎么说我的?”

“他说你是个混蛋。”卡兹如实回答而迪奥却被这句话给逗笑了甜蜜的酒窝和两颗尖锐的虎牙看上去可爱极了。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他是个木头,而你是石头。”迪奥又变成了女人手指尖锐的指甲戳着他的喉结轻微打转,丰满白皙的身材足以称得上人间尤物“木头泡久了还会开花,石头的话只会被水滴穿。”

“在物理学的意义上讲水滴石穿至少需要10到100年。”

“卡兹不会说话的话可以闭嘴。”

他突然想到乔纳森曾砍下过迪奥的头,他凑近伸手扯开迪奥的衣服脖颈处确实有道犹如荆棘冠般的疤痕。

“你发什么疯?”

迪奥猛的甩开他的手,梦又醒了。

往后的接连几天他都没有梦见迪奥,唯一有进展的便是在卡兹的无理要求下瓦伦泰通过一点点不正当手段抢到了那把剑。

但谁又会在乎呢?反正目的达到就好。

虽然已经历经百年但那把剑依然锋利,尾端还有Plucky的痕迹看起来像是用血写上去的,经检测上面的确实是血迹而剑是用银打造的。

那么银制品应该就是承载迪奥灵魂的关键。

现在还需要一种东西能将能量放大到最大从而压制迪奥的磁场,他突然想到实验室里用于放大能量场的艾哲红石。

刚想动身,随着一阵头晕卡兹径直栽倒在地上。

“是你强行把我拉过来的?”他看着迪奥蹲在他身边,尖锐的指甲戳在他脸上带来细微的疼痛感。

“可别什么事都推到本迪奥身上,你只是单纯的饿晕过去了而已。”迪奥翻了个白眼不屑的耸了耸肩“你这几天忙到忘记吃饭了,哪怕喝瓶葡萄糖都不至于这么狼狈。”

“好吵,你能像之前一样让我赶紧醒过来吗?”

“我可没办法,毕竟你的身体处于昏迷状态估计就只能等人发现送医院了。”

“你这几天去哪儿了?”

“当然是去享用其他人了,魅魔怎么可能只盯着一个人?”

“你还能进到其他人的梦里?”

“不然呢?”

他这才注意到迪奥的手臂上脖子上到处都是咬痕就连嘴唇都有些发肿。

莫名的愤怒让卡兹动了想杀人的念头,如果没猜错那家伙就是在日记上画线的人,只需要把他解决掉迪奥就只会出现在自己梦里了。

“啊,好可怕的表情。”迪奥像是阴谋得逞的那样得意的笑着跨坐在他身上俯身用手掐他的脸“是吃醋了?”

“不是,只是想杀人而已。”

“哈哈,现在的科学家都这么嘴硬了吗?”

“那家伙是谁?”

“姑且算你的同行吧,要不是眼睛颜色不一样还真跟他先祖长了张同样的脸。”

迪奥看着那双翻涌着各种思绪的紫色瞳孔感觉眼前这个无聊的冷脸科学家还挺好玩的,一个无欲无求的人却又出奇的对他感兴趣,这样他有些开始好奇卡兹的目的了。

“卡兹,你的目的是什么?”

“我想把你带到现实,从而验证我的猜想。”

“原来是个为科学奉献一切的狂信徒啊,我以为你在见到我的那一刻你那无聊的唯物主义思想就直接崩塌了。”

“只要存在那么就必定有解释,你只是个没有物质的意识体罢了。”

很罕见,迪奥并没有因卡兹的话而生气反而来了兴致。

“那么你就是个可悲的被困于物质的意识体罢了,会衰老,会生病,会饥饿,会被意外夺走生命,然后陷入混沌与虚无。”

那双幽暗深邃的眼睛紧盯着他,让迪奥几百年的人生里头一回感觉到了背脊发凉,这家伙不会是认真的吧?

“你是想用一具会生老病死的躯体困住我吗?卡兹。”他张嘴发现自己的声音有些抖。

人类实在太可悲了,他们的生命脆弱而又短暂,哪怕有幸活过百年也只会变成颗皱皱巴巴的老葡萄干。

“不,你的容貌会永远年轻并且不老不死。”

“呵,少说大话了愚蠢的科学家你自己都没做到。”

“我只是还没找到适用于人类意识体转移的办法罢了。”

“你就这么有信心?”

“当然。”

卡兹凝望着他,伸手抚摸他的脸拇指在他的眼角处摩擦着。

“我会把你带到现实,我会让你看到真正的阳光,天空,海洋,我保证会让你免受时间的痛苦并且永远也不会感到无趣。”

“这算什么,表白吗?”

“不,这只是我对一个唯心主义魅魔的誓言。”

转眼时间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他再次在梦里见到了卡兹这次他的手上拿了一条极其精致的项链。

链子部分的材质是银的上面雕刻着精细而怪异的花纹,镶嵌座也是银质的做了两个翅膀的图案而正中心则是颗完美无暇的红石。

“喜欢吗?”

“你消失了一整个星期就是为了弄这个?”

迪奥的目光忍不住落在卡兹的手上,发现对方的手指上有细微的伤痕应该是长时间握着刻刀留下的印子。

“是的,稍微花了点时间。”

“为我戴上吧。”他撩起头发背对着卡兹大大方方的露出那截如同荆棘般的伤疤,银链子划过脖颈的触感有些凉那颗红石就静静的垂在胸前像颗不会跳动的心脏“眼光不错。”

“还真是够挑剔的,不过很有品位。”

在卡兹把锁扣合成的瞬间,整个梦境都开始扭曲坍塌伴随着迪奥震惊的脸一缕阳光正好穿透和柔软的金发照在他手指上。

“你成功了?”迪奥呆愣的看着照在自己手背上的阳光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成功了一半,毕竟还得为你打造具身体。”卡兹伸手环住迪奥的腰把脸埋进对方的头发里“真是够累的。”

“那就好好休息吧。”

毕竟一个星期里都没有在梦境中遇见卡兹,就说明这家伙在中途根本没睡觉。

想伸手拿条毯子给卡兹盖上却发现自己的手从中间穿过去了根本无法触碰,那他为什么能碰到卡兹呢?

这家伙不会已经超出人类范畴了吧?

时间过了三个月,卡兹终于照着他的模样打造出了一副完美的躯体身高,发色,瞳色甚至细节到指甲的长度都一模一样。

若不是卡兹的表情始终冷冰冰的眼神也没变化,不然他肯定会认为卡兹是他的狂热爱慕者。

不过这家伙实在是太冷淡了吧,这三个月里,迪奥没少撩拨卡兹,但卡兹的精力几乎都耗费在了研究人造大脑和电子芯片结合的实验上从而创造出这副与真人别无二致的躯体。

“感觉怎么样?”

“很棒,像个奇迹。”

迪奥尝试着伸手去触碰实验室里的器材,玻璃与铁的质感顺着指尖通过微电流传达进大脑,机械与肉体的结合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这具身体正如卡兹所说的,不老不死青春永驻。

“我还设计了一个小功能,我想你肯定会很喜欢。”

他与他的目光对上,迪奥莫名感觉心里一沉,一股寒意顺着脊椎贯彻全身,让他忍不住抖了一下像是提前知道的对方早已积攒已久的报复。

迪奥转身就跑,身体却像是被电流贯穿难以言喻的极其熟悉的刺激感将他整个人包裹,像是巨浪拍在一只竹舟上。

“啊哈,卡兹你就是个混蛋!”

“这三个月你一直在捣乱,总得付出点代价不对吗?”

迪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像是生了场大病那样皮肤红的发烫,发软的四肢甚至不足以支撑他站立。

“其实我以某种方式触碰你的话也会有这种效果,10倍,20倍,30倍直至这具躯体可以承受的极限。”

“啊啊,你不是石头,你是个变态!”

好吵,还是把嘴堵上比较好。

卡兹蹲下伸手捏住迪奥的颚骨与他接吻,他好像有些理解那些无聊的爱情片的情侣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欺负人这种事确实能提供不少乐趣。

9 Likes

好香好香,蹲蹲后续,隔壁承太郎估计现在正在找消失的Dio吧:full_moon_with_face:蹲一个修罗场嘿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