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5/教授福葛】满分答卷

    母亲和父亲已经警告过他,这一次考试一定要考出100分的答卷。这些天来成绩下滑,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但是一想到自己要去学校参加考试,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恶心,按道理来说他以前学习成绩都非常好,但是自从来到了这个班级,升入了新的一年级,学习任务愈发得重。智商让他13岁就获得了大学的入学资格,他矮小的身材在一帮大学生之间格格不入,父母亲也无心让他走体育这条路,一心让他成为文科生。同学们在学业之下还有空偶尔出去旅游放松,福葛只在家和学校之间穿梭。父母亲商量着搬家去更接近学校的地方,也方便福葛上下学,福葛默默地听着,抓着自己的手腕。福葛知道如果自己发言,父母肯定会训斥他,为什么要插入他们的对话。尽管是在商量他的人生,但是这一切与福葛无关。他只需要听从父母的安排,听从这一切,把自己装到他们设计的套子里,成为他们想要的样子。

    短暂的家庭会议结束了,他们招呼福葛用餐,福葛胃里一阵恶心,等到今天休假结束,明天就要去上学,周五就要考试,他已经没有时间了。他找借口说自己要去看书,父母对视一眼,开始夸赞他们的儿子是多懂事多用功的一个小孩,都不需要父母操心,就懂得自己去看书,招呼着他赶紧去用功学习,福葛得到允许逃离这里,躲进了书房,却根本没有任何看书的心思,黑色的字母像蚂蚁在爬。对于这一次考试,他并没有多大的信心,教授说是要帮忙划重点,但是至今还没有回应。明明说过要给他辅导的……都这个时候了,为什么教授还没有回复他呢?

    第2天上学的时候,福葛提前来到了教授的办公室,等待着他的到来。学校里还没有几个人,只有清洁阿姨和校工在校园里走动。教授看到了福葛的身影,招呼他坐下,并且意味深长地告诉他,这次考试有一点难,不过他已经准备好了考前的辅导题,神神秘秘地从办公包里拿出几叠纸,交给福葛让他去做,到时候题型不会大改,他一定能够得到满意的成绩。福葛接过了考卷,教授给他开小灶,所有人都知道,同学偶尔也记恨他,但是顶多只能调侃两句教授多宠他,肯定是看中了他13岁就成了大学生,看重他的智商和成绩,要收他做关门弟子,他也想自己单独完成这些学习任务,不需要任何人的刻意帮助,但是13岁学习大学的这些课本还是有一些吃力。教授看着他的远去,把公文包塞在桌子底下,他知道福葛肯定会回来,露出一个油腻的笑容,然后在其他同事来到办公室之前,快速整理了自己的位置,并且开始准备一天的教学。

    这几道题目似乎有些超纲了。福葛没想到自己也有一天会做不出数学题,反复演算了几十遍,答案依旧是千奇百怪。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这几十个步骤下来他也不清楚。老师说过,无论有什么问题都可以问他,福葛将那道题目留到了最后,第2天的时候,又来到了教授的办公室。

    “我正要回去呢,家里有点事情。”教授微笑着拿起公文包抬脚就要走,问题是马上就快要周五了。福葛意识到这一点,然后想起来父母对自己失望的表情以及无情的训斥,开始了无端地愤怒。题目是教授给他的,却又不给他讲解,那他当时到底为什么说能够帮他解决问题?他想要拦住教授的去路,但是教授紧接着又和他说,“要不,你和我一起回去?”

    “什么?”

    “补课。我回去就是要帮邻居家的小孩补课呢。你和他们年纪差不多,不过他们上的是初中补习班。我已经和你的爸爸妈妈说过了,他们不会反对的。”教授快速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快点过来吧,到时候我送你回家。”

    “好……好。”福葛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但是为了考试成绩,他还是快速地决定了要去教授家里。教授的家离学校并不远,福葛看着并不如自己家豪华但依旧显得气派的别墅,换了拖鞋进门,进门转弯就看见客厅里面坐着几个小孩。大家的气氛都有些压抑,看见了新同学到来也没有多大的反应。福葛放下背包,加入了他们之中。

    时间一晃已经来到了8:30。许多同学都已经回家去了,福葛目送了最后一个同学离去,肚子也已经有些饿,教授家里都已经开饭了,并且还给他盛了一碗,福葛只是让他们放在旁边,不解决完这个问题,绝对不吃饭。今天只是一顿不吃,如果没有考好成绩,他的父母会罚他一整天都不许吃饭。

    教授点了点头称赞他的努力,又坐在他的身边。一点一点一点一点地更加接近他,握住他的手,开始帮他讲解解题思路。福葛沉浸在饥饿和考不好的恐惧之中,没注意到教授有些过分地亲密,看福葛没有多大的反抗,教授更加大胆起来。福葛此时的年纪和身材并不足以抵抗他这个中年男性,而且也有求于他,他等到福葛做完最后一个大题,终于愿意放下笔去进食一点饭菜的时候,紧贴在福葛的身后,猛地抱住福葛,“你觉得怎么样?”

    “教授?”福葛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手中的筷子一顿,跌落在书桌上,他还没有来得及回头去看,教授的脸就已经贴了过来。教授留了一些胡子,硬邦邦的,紧贴在他的脸颊上。福葛被抱得喘不过气,胡子刮着他的脸又很痛,“怎么了?”

    “你不打算感谢感谢你的教授吗?你把题目全都做出来了。”

    “是的……谢谢您。”

    “我需要你用更加有诚意的方法来感谢我。”

    教授在他的背后,将右手向下探入福葛的裤腰,福葛猛地呆滞了,他第1次知道他的教授有这方面的癖好。“您这是什么意思?”

    “我希望你用身体感谢我。”教授一张嘴说话,福葛就感受到那种中年男人的臭味,闻起来像腐烂的鱼虾,还带着些许的烟味。他试图挣脱教授的怀抱,但是教授抱得实在是特别的紧。“别动,你要做一个乖小孩。”

    “而且你会很喜欢的。”教授补充道,一般按照常理来说,这个年纪的小孩都是处男,福葛肯定没有体验过和别人做爱的快感。看着身下挣扎的福葛,他又不紧不慢地威胁道,“如果你不听我的话,我就告诉你的妈妈,你是一个坏孩子,你不听教授的劝导,学习成绩又差,没过多久就会退学……你也不想让你妈妈生气吧?福葛,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不要让我失望。”

    福葛看着冰冷的手探入他的裤子,教授的手覆盖着他的下体上,开始缓慢地揉搓起来。他的僵直依旧没有缓解,他在思考,教授说的确实有道理。父母永远都不会关心他的身体健康,只会要求他的学习成绩良好,教授关心他,提供他提升学习成绩的方法而代价只是需要福葛被他摸一下。而且并不怎么痛苦,教授的手有规律有节奏地帮他上下撸动着阴茎,他虽然还是有一些不情愿,但是也感受到血液在往下涌,他的意识开始变得有些模糊,就像吃面时的眼镜镜片一样。教授看他停止了反抗,继续夸奖他的乖巧,然后进一步的开始深入。

    "怕痛的话我会停下来的。"教授装出一副好人的样子,福葛还没想明白为什么会痛,教授稍微拉开了一些距离,然后把他领进了浴室。在浴室里,他脱下了二人的衣物,然后挂在浴缸边,把福葛按在马桶上,打开了暖气。福葛有些不安地看着教授掏出自己内裤中的阴茎,教授是成年人,比他大很正常,但是有一些畸形的丑陋,他最后再做一些无谓的挣扎,“家里人如果知道的话……”

    "你的妈妈不会知道的,因为我会帮你保守你的秘密,而我的家里人……"教授有些得意,“我至今没有妻子也没有孩子,学生就是我的孩子,我会帮助学生成长。你不是我帮助的第1个孩子……你们都会因为我的教育变成更好的孩子,知道吗?把腿分开来吧。”

    福葛略微地张开了一些腿,教授又猛地扒开,然后看着颤颤巍巍的小阴茎竖立起来,嘲笑他的无用,福葛听到对方侮辱他的性特征,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看着教授哈哈大笑,他只是在等着他的下一步行动。

    "要不要先上个厕所?"教授指着马桶,福葛摇头,他现在尿不出来。教授于是继续让他翘起屁股,把背放在打开的马桶上,福葛有些怀疑这个姿势会不会让他受伤,教授并没有等他,而是帮他摆好动作,自己也把阴茎对准了福葛露出的穴口,“我要进来咯?”

    福葛闭上了眼睛。他不敢面对未知的事物,却又想要获得完美的成绩,讨好教授是一种捷径,教授让他去做什么,他便能接受去做什么,而且到目前为止,都并不是特别难受,父母从来都没有叮嘱过他不能这么做。即使完全都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既然教授这么说了……

    教授挤进来的时候有些令人难以忍受的痛苦,福葛睁眼看见教授的欣喜的表情,这个是大人喜欢干的事情吧?因为他不是大人,所以父母没有对他说过,肠壁被压迫的感觉有些令人充盈的满足,他想要叫出声,但又怕教授不满意,教授要求他才象征性地叫了出来,他并不情愿,但是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教授喜欢他,在意他,他希望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教授的悉心教育。反正他不是第1个。按照教授的话来说,他也不会是最后一个。教授缓慢地抽动起来,福葛看着教授的眼睛,金色的虹膜,相当漂亮的颜色被长在他这种人渣的身上。

    福葛突然意识到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其实早在入学考试的时候,就有人在他的背后偷偷议论,说福葛不是学习成绩优异才考入了大学,而是对教授进行了贿赂。至于是哪种贿赂,很多人说的是金钱贿赂,但是也有人说是福葛色诱了教授。这种没来由的话,传了许久,慢慢地竟然很多人都相信了。没有人相信他是真的学习成绩好,尤其是在他的成绩下滑之后。父亲母亲不断地贬低打压他,让他意识到自己一时之间的成绩好,并不能代表什么,他必须要永远地获得好成绩,永远地处在优等生的行列。然而这是不可能的,不可能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永远都是第1名。如果他想要尽力保持自己的位置,不至于让自己跌落下来,他就必须要进行一些额外的手段,例如……他这样子其实不算是作弊。他和教授的关系是课外辅导,真正的作弊会在考试的时候打小抄。他只是想让爸爸妈妈满意,根据教授的指点,顺利发现了捷径。同学和其他班级的老师一直都认为他是色诱教授的下流的孩子,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但是他为什么不能是呢?他不妨试着把传言变成真的。反正他已经挨了流言的侮辱,如果再不能够获得一些好处的话,他就什么都没有了。不管他是一个好孩子还是坏孩子,他总归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他不会让自己白白损失这一切,必须要拐着弯讨回来。

    而且自己都已经这个样子了,他也不能改变什么。教授的阴茎在他的屁股里面来回操得他恶心,肠胃里似乎被打上了结,纠缠在一起,他明明刚刚吃过东西,却有一些想吐。卫生间的气味不是很好,散发着奇怪的清洁剂的味道,熏得他头晕目眩。他已经决定了沉沦,要堕落下去,要偷偷地变成坏孩子,仿佛自毁能够让父母后悔,让父母害怕地抱着他大喊,我们再也不逼你了,你是我们的好儿子,然后一边抚摸他的头发,一边说要去讨个公道回来。这种想象美妙得他都不相信是真的。他曾经无数次设想过,到底要如何引起父母的注意,但是父母真的只喜欢看他的成绩,对于其他的任何事情都不关心。吃穿用度都有仆人和保姆照顾,福葛连绝食抗议都做不到,仆人会听从他父母的命令,把他的嘴掰开,把食物塞进去,以避免他因为饥饿产生问题。他们一个家族就可以提供无数的就业岗位,而且父母有的时候还会让仆人来监视他。他抓紧了教授的衣角,教授欣喜地亲吻他的脸颊,很受用他依赖他的样子。只要这样做的话,自己能够脱离父母的掌控,那也不错,尽管并不是用好的方式脱离。快感被堆叠积累在他的下腹,教授到了兴起的时候,还抓着帮他撸动福葛身下小小的阴茎,等到自己成年的时候,自己的恋爱和婚姻,结合的对象以及孩子的数量,孩子的人生,父母也会一一操控的吧,只要父母还活在这个世界上一天,他就不能够逃脱控制,一想到这种事情,哪怕成为杀人犯,只要自己能够逃离父母的掌控,那他也愿意去做。在上一次,父亲难得来关心他的时候,他拿起来桌子上的小刀,本来想着捅下去自己就能解脱了,又想起来之前看到的法律条文,他这很明显是故意伤害,故意杀人的范畴,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他也会失去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感性和理性权衡之下让他暂时放弃了如此鲁莽的复仇计划,他想要更好地报复,就要好好做计划和打算,自己离开后去哪里,要如何学习和工作,他身为未成年人有太多的限制,他还得想方设法地解决。他在教授的手中第一次射出和他人做爱时产生的精液,迷茫地暂停了对于自己稀巴烂的人生的思考,看着白色的污浊的体液,他意识到自己已经渐渐地长大了,头脑被肉欲的欢愉充盈着,除了性冷淡所有人都会因为性欲的满足而舒缓情绪,他平静得超乎本人的预料。但是教授还没有结束他的享受,把福葛按在马桶上,愈发用力地捅着,仿佛要把他操进这个马桶里,逼得福葛只能紧紧抱着教授的后背,寻找着一些借力点。被操射后的身体更加敏感,福葛耐着性子等教授也迎来性高潮,教授狂喜着喊着他的全名,仿佛同时玷污他的家族,福葛并不在意,他也并不想在意自己的家族,只是父母从他出生开始起就一直在教育他要在意而已。潘纳科特家族……整个家族的荣辱兴衰,如果是需要牺牲个人来成就的话,那么他宁愿自己是一个普通人。

    性高潮再次袭来,下身的肌肉不受控制地收紧,福葛肉眼可见看见教授在发抖,颤栗着喊着要把精液填满他的体内,他都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个句子,如此丑陋的怪物,披着人皮的禽兽短暂地占用了他的屁股,他因为让家族蒙羞而高兴。潘纳科特家族的福葛是……我早就和你说过他和教授……同学们,老师们的窃窃私语终于能够变成现实了。他们不就是希望这样子吗?福葛收紧了自己的后穴,学着那下流的腔调,求着老师给他,黏腻的感觉顺着股沟滴落下来掉在马桶里,教授气喘吁吁的,满足了自己的性欲之后依旧恋恋不舍地抱着福葛说从来没见过这么懂事的小孩,再过几天的考试,福葛就算一个字都不写,教授都能给他弄成及格。福葛并不知道这是教授的真心话还是要哄他,他只是很累了,后穴的空虚感突然来临,刺痛的感觉并没有很快地消散,教授让他先别动,拿来了手机拍照纪念,因为他很乖,所以可以不用露脸。虽然是个人只要看见衣着都能知道到底是谁。如此荒唐的性事终于要结束了,福葛麻木地穿上裤子,感受着流淌而下的体液,父母不会知道他们家族的独生子,整个家族的少爷在一个卫生间里被一个长相丑陋的男子操到高潮了。反正福葛是男性,不会怀孕,不会诞下和丑陋的男子结合孕育而生的婴儿。他今天听教授说的“好孩子”比父母夸他的,这一辈子的次数都要多。

    外面的风很冷,教授开车把福葛送回了家中,父母早就在门口迎接了,而且还摆出一副贵族的姿态。福葛先行上了楼,他们还在楼下攀谈着,教授一直在说福葛的成绩优异,人品也好,将来必定能成大器,父母又摆出那副标准的社交性的笑声,开始表面上嘲讽,实则是享受的贬低福葛。听着他们的声音,在浴缸中福葛还在回味高潮的滋味,他第一次成功地背着父母做了一件本该收到责骂的,本该受到侮辱的,不适合他这种未成年学生做的事情,但是此时此刻,他们却在楼下夸奖他。大人们真的是疯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