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冰蜜瓜】call me back

    他妈的加班,傻比老板加班,操他们所有人……要不是里苏特平时对他们挺好的,加丘也要问候给他下发任务的里苏特,本来应该放假的日子,突然让他跑出来这一趟,也没有什么目标需要暗杀,就是去交付这卷带子。本来加丘抗议说这种事情只要交给快递员就行了,但是里苏特说交给陌生人容易弄丢或者是被敌方替身使者抢走,还是让加丘亲自护送比较安全。总之他现在就出来了,要开车前往目的地。

    路上百无聊赖,目的地远在城市的另外一方,看地图上的标识,估计还得要开半个小时,加丘现在本来就烦,找了个地方停下来睡大觉。手机一直发出叮咚叮咚的通知声,在持续了5分钟之后,他忍住把手机丢出去的冲动,看看是不是又是他的那帮懒狗同事让他帮忙带东西回来,霍尔马吉欧总是让他买烟。打开手机屏幕的那一刻,他却有些愣住了,这个东西是……

    这里行驶的车子并不多,无人在意路边的这辆车子。加丘把手机屏幕调亮了一些,看着手机屏幕上勾勒出的图形,屏幕前的这个人非常熟悉,偏瘦的体型,情趣内衣下略微突出的肋骨,乳房并不十分突出,是男性,腹股沟的地方十分干净,没有体毛。他沉思片刻,“梅洛尼!”

    “你他妈给我发消息干什么?”

    对方似乎一直蹲守在屏幕面前,迅速地回复了他,“你不喜欢看吗?”

    “不是喜欢不喜欢!我不是在出差吗?出差你给我发这个?”

    “就是因为在工作,所以要放松啊”

    “要是因为忙着看你的消息,害得我被敌人袭击,我饶不了你”

    “那我不发了:yawning_face:加丘真没劲”

    对方的头像暗淡了下来,暂时下线了。加丘把手机合上丢在一边,把车子里的宣传册盖在脸上,遮挡太阳。梅洛尼总是这样,他已经习惯了。但他们确实已经有几个礼拜没有亲近了,怪不得梅洛尼又在想方设法地引起他的注意。如此说来,等到完成这个任务,且没有被敌方的替身使者袭击的话,他确实应该和梅洛尼发生一次性关系以缓解青春期的冲动。梅洛尼比暗杀组里的所有人都……更有主动的性吸引力?倒并不是说其他人没有魅力,但是其他人并没有梅洛尼那般的主动。里苏特看起来有魅力且非常危险,和普罗修特一样,有些难以接近,感觉和他们发生关系得命硬,伊鲁索更是看不惯任何人。梅洛尼是那种万能钥匙般的存在,加丘第1次和他发生关系也是因为梅洛尼说想要做。若非确实知道他是暗杀组的成员,热情组织的杀手,他会以为梅洛尼的职业是意大利牛郎,酒吧的酒托,花街的男伎,任何靠着色相吸引别人的职业。

    所以这个王八蛋是故意要让他在执行任务期间意乱情迷的,加丘在翻找着之前的聊天记录的时候,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很明显梅洛尼知道自己的美貌和肉体可以给自己带来多少的好处,再加上加丘现在是他的炮友,他就是故意想要勾起加丘对他的欲望,从而得到肉欲的满足,在床单上肆意翻滚……

    他看着梅洛尼发来的那些图片,背景是在加丘的房间里,他们在聚集地有几个小房间,里苏特有的时候也会住在那里,当应急。梅洛尼上身是浅紫色带绑带的皮革材质吊带,下身是同样颜色材质的短裙,一根细细的线穿过他的大腿,不仔细看的话还看不出来。加丘坐直了身体,看着线连接的另一头,那是一个小小的遥控器,他好像还没见过,可能是梅洛尼偷偷买的。翻来翻去只有图片,看不到更隐秘的地方,加丘有些莫名地恼怒,梅洛尼故意发图片过来,却又止步于此。他要给梅洛尼发去消息质问,“你现在在干什么?”

    “等你回来:heart:

    看加丘没有回复,梅洛尼又摆好位置多拍了几张,他知道加丘上钩了,他俩本来就年轻,还能不知道这个年纪的男性最喜欢干什么。今天的任务轻松,所以他才会有心思和加丘调情,虽然绝大多数时候是他单方面引导加丘产生性欲。大腿上固定的是新买的跳蛋,力度有些小,但是很适合慢慢地玩。床铺的其他位置摆放着的道具他也拍了进去,看着信息发送成功,他心满意足地平躺下来想象等几个小时之后加丘完成任务返回聚集地时脸上的表情。加丘总是容易急躁,又经受不住他的挑拨,叫着叫着就被他推上了床,声音逐渐低下去,然后他们开始享受……

    梅洛尼开启了跳蛋的第二档,跳蛋发出嗡嗡的机械声响。他们不怎么使用玩具,加丘一直不太适应。手机的通话被接通,加丘在另一边有些沉默,车窗外传来风吹过呼啸的声音。梅洛尼吸了一口气,从嗓子的底部提起一声闭着嘴的嗯声,以让对方感受到自己的享受,考虑到对方在户外,他提高了一些音量开始叫他的名字,“加丘……”

    “我们都好久没做了…我知道你也想了。”

    “梅洛尼。”

    "你很敏感,最喜欢做的方式是让我亲你,亲你的全身,从脖子开始,"他停了下来,等待对方的想象,加丘鬼使神差地开始听他的话。"掐着你的脖子,"加丘在整个热情组织中都算是非常保守的穿着,越保守越喜欢刺激的方式,只有梅洛尼知道他有多受用。

    “我在开车。”

    “你马上就快到了,那地方不远。”

    “话是这么说……”

    “我不介意你开公放。”

    加丘皱起了眉头,这对于他来说还是有些太大胆了。四周的车辆开过,看来大家都很忙碌,并没人在意他。但是他依旧选择了不公放,“等我回来。”

    "那还要好久呢——"梅洛尼夹起嗓子故作腔调,"我已经等不及了。"他又换了个姿势,把跳蛋推进更深处,故意朝着话筒哼哼,“你不着急吗?”

    加丘倒是想着急,可是他既然已经开了车子,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去送快递,他就没办法在街道上滑冰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加丘看着前方逐渐拥堵的车辆,心情更加不好,“前面堵车了。”

    "好可怜,"梅洛尼翻身起来去看看有没有更粗的玩具,应付着对面的加丘,“那我们只能先用电话啦,你先别挂……找到了。”

    加丘把电话放在仪表盘前凹下去的位置,没有挂断。他踩着刹车慢慢降速,车子稳稳定在了原地,然后他看着屏幕上传送过来的……视频?梅洛尼今天第1次发视频!而且光看这视频封面就觉得有些……

    等到视频被打开后加丘瞪着眼睛看着梅洛尼摇摆着掀起裙子,把跳蛋扯出来关了遥控,然后把那根透明粉色的橡胶阴茎对准自己的屁股,这些天没有跟梅洛尼接触,又被他撩拨了许久,加丘现在敏感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有些情理之中地起了反应。看着假阴茎一点点被梅洛尼塞入体内,梅洛尼又哼哼着调整位置让自己更舒服,加丘一拳砸在喇叭上,不过所有人都以为是堵车所以在发脾气,没有人想到这一茬。junior帮他拿着手机拍摄,梅洛尼对着后面拍了几分钟,又转过头来对准镜头,主动拍脸部的近距离的表情,充满情欲的,水润的蓝绿色眼珠,因为呼吸加速收缩的鼻翼,吐出的长舌,梅洛尼的舌头一直都是他遇到过的最完美的存在,有的时候加丘甚至觉得梅洛尼的舌头比下体更舒服,毕竟舌头更灵活多变。

    加丘这辈子都还没有试过公开露出,但他现在如果不自己释放一下自己的话他觉得自己的几把要爆炸了,就像被替身攻击了那般灰飞烟灭。前方的车流逐渐疏通,是很短暂的一次堵车,他耐着性子绕过几个路口,来到直路,加丘把油门加到120,以自己都不敢相信的速度冲进目的地,然后交给交接人,好在那个家伙早已经站在那里,等候他多时。加丘返回的时候抄了小路,虽然可能有些颠簸,但是能够尽快回到聚集地。他已经顾不上手机发过来的那些消息的声音了,破门而入的时候大家都不在,梅洛尼早在加丘的床上玩爽了,明明他的床就在旁边,但是一直都上加丘的床来。加丘扯着梅洛尼的项圈拉他起身,梅洛尼抱着加丘的腰缠上去,已经高潮过几次的身体不那么需要加丘了,不过既然他惹得加丘那样心急,好歹还是满足人家吧。他摸向加丘的下身,硬硬的很合他心意,并没有管敞开的大门,反正大家都不在。梅洛尼解开加丘的拉链,加丘这次没兴趣脱得干净,按着梅洛尼的头,梅洛尼也喜欢这样稍微强硬些的,咳呛了几声,自己把头发撩到一边,更用心地帮加丘舔弄起来。前列腺液和唾液混合在一起,加丘湿润的下身挺立着微微颤动,梅洛尼后脑勺的发丝被用力拉扯着控制进程,偶尔用嘴喘口气,知道加丘没心思做什么前戏自己也早就扩张开了,按着加丘的肩膀一口气坐了下去,梅洛尼胡乱地动着腰,即使和加丘没什么体型差也根本亲不上嘴,乱七八糟地也扯下加丘几缕蓝色的头发。因为之前射过几次,梅洛尼很明显地变得更不容易满足,凑在加丘耳边问能不能再用力点,并且顺势舔上了耳垂,加丘抖得一激灵,既然他这么说了,挪到床边,然后手上一用力抱起了梅洛尼,梅洛尼发出一声尖叫,紧紧抓着他的脖子,生怕掉下去,重心和压力全都来到了下身,无意识地夹紧到加丘有些难受,意识到加丘不会把他从窗户丢到楼下去,但双腿依旧牢牢夹着加丘的后背。加丘平时经常健身增肌的手臂十分有力,指甲掐着梅洛尼的臀肉,他只需要轻轻地抛起这美丽浑圆的屁股,重力下落会帮他让阴茎进到梅洛尼肉体的更深处,梅洛尼快速眨眼试图叫出声来缓解一下重新被激起的性高潮的前奏,把头搁在加丘的肩膀,不知道现在是否有些后悔故意给加丘发那些东西。加丘把梅洛尼抵在窗户边的墙上,白墙冰凉的感觉贴上梅洛尼的脊背,加丘让梅洛尼靠墙贴着,放松下来,梅洛尼有些重心不稳,加丘一旦离开他,他这个姿势只会摔到尾骨,在他再次恐惧下落的时候,加丘又插了进来,脊椎骨被上下摩擦得疼,凉意和身下的火热又让他堆叠着快感,这个姿势加丘会省力些,梅洛尼也更加被逼仄得无路可逃。对方愈发地用力,重重地操过前列腺,梅洛尼挣扎着要放下一条腿免得摔死,加丘看着他的脚尖着地,捧起他的大腿内侧,从侧面进入又是一番不错的感觉。这种完完全全被人夸张地撕扯的感觉,从下身开始被完全分成两半,如果他们面前有镜子的话,梅洛尼一定会被操得射到镜子上,肌肉抽搐得生疼,不受控制地痉挛,加丘看梅洛尼高潮到发抖,不知道自己刚刚错过了多少次,拥抱着他放上床单,在梅洛尼的高潮间隙掐着他的腰以用飞机杯的姿势发狠地又操了二三十次,等到自己也精疲力尽速度慢了下来,又缓缓推进到最深处,退出的时候看着精液从梅洛尼的体内溢出,梅洛尼已经有些昏了头了,喘息着翻着白眼让他继续插进来放着不动也行,被填满的感觉是如此美妙,他们终于有空接吻,房间里弥漫着精液的腥味,一阵凉风吹过吹散了些许,梅洛尼突然清醒许多,挣扎着要和加丘分开,却又被抱在了怀里,两具肉体难得如此合拍地重聚,他想想便算了,一会儿再洗澡吧。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