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部】Where The Birds Always Sing(龙与地下城pa合集)

固定cp茸莓,其他群像混搭,请拆逆家不要ky

01

“我说真的,”米斯达拉扯头上的帽子,“我觉得我们中总得有个人会恢复术。”

一场大战过后,冒险小队各成员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第一个爬起来的人是圣武士阿帕基,本人自称离堕落只差零点一里,可惜上天劝他回头是岸。阿帕基身边是不知名盗贼纳兰迦——“我也是说真的,这个宝箱怪坑我!”他愤然对牧师布加拉提脚下那摊玩意儿指指点点,“我只跟师父学了侦测陷阱,我的开锁水平还不如乔鲁诺。”

被提到名字的德鲁伊在地上抬起头,左手按着被迫变成兔子的狂乱法师福葛,“其实恢复术我也会一点,只是这过程——”

“你不要再说了!”米斯达和阿帕基异口同声地反驳。前一个是切实的受害者,后一个是坚定的反对者。“上次我被你治疗,躺在地上喊了三天,纳兰迦和福葛都在笑我。”米斯达痛苦地叫起来,“我明明只是个游侠,为什么要遭这种罪?”

“你明明只是个游侠,为什么你要冲到最前?”乔鲁诺反问。

米斯达随手一指纳兰迦:“他明明是个盗贼,却只会用短弓。”

纳兰迦随手一指阿帕基:“前排明明有圣武士,关键时刻却不见人。”

布加拉提皱起眉头,为同伴说公道话:“其实冲到最前的是我。阿帕基顾着把我拉回来,不小心让你们掉队了。”

阿帕基发出一声“啧”,扭头没再说话。米斯达也不敢吭声了。乔鲁诺拎着兔子福葛,不合时宜地从地上爬起来。“布加拉提先生,您是个牧师,为什么您不会恢复术?”他竟然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布加拉提拿起手中的链枷和钉头锤,深沉地说:“我是提尔牧师,我擅长正义之锤……”

阿帕基跟着摆手:“别看我,我是复仇圣武士。”

“所以,我们中是没有人可以承担治疗职责?”童言无忌的乔鲁诺抓到了重点。

米斯达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你算一个,用死灵系时的福葛算半个,你们加起来可以让我们全员一了百了。”他对着乔鲁诺挤眉弄眼,希望对方能领悟大家当下的困窘。

布加拉提犹豫地说:“其实我在实习时学过缝合尸块。”

“停!”

米斯达、纳兰迦和乔鲁诺同时举手,这个问题不能再继续探讨,再探讨阿帕基又要滑向堕落圣武士了。

布加拉提叹气:“那我们真的没有人了。”

02

米斯达意识到,与其寄希望于队友,不如上街招新人,布加拉提也同意。牧师让他带上小队里相对靠谱的乔鲁诺,而乔鲁诺随手夹上了狂乱法师。两人一兔在人来人往的城镇集市上摆摊,背后挂着纳兰迦倾情绘制的火柴人招募海报和狂乱法师的魔杖。半小时后,福葛身上的变形魔法解除了,他们摊前也来了应聘者——一个绿头发粗脖子的半身人青年。

“你不是隔壁队的贝西吗?”米斯达和福葛异口同声地叫出来。

“我大哥觉得我需要多出来练练。”

乔鲁诺望了福葛一眼,福葛凑到他耳边低语了几句。米斯达轻咳几声,尴尬地向贝西介绍:“那个金发毛茸茸是我们组的新人,额,你知道的,狂乱法师施法时稍不留神就会召唤出奇怪的东西。当然,我不是说我们的新人是恶魔什么的……他只是个血统比较诡异的德鲁伊。”

贝西的表情有些空茫。

“就是那个,那个那个,”米斯达痛苦地解释,同时向两个队友挤眉弄眼,“有个混血种族叫……”

“提夫林。”福葛快速总结。

“但我也不是提夫林。”乔鲁诺当即拆台。

贝西露出更加空茫、甚至带点恐慌的表情,头顶那簇绿毛不合时宜地翘起,手上的链枷掉到地上。米斯达紧张地望向乔鲁诺,乔鲁诺却一脸无辜地补充:“从生理学的角度来讲,我有两个父亲,其中一个是那个邪神……”

贝西两手拍在腮上,发出三秒无声的尖叫。“祝、祝你们早日招到更合适的人!”他拿起钉头锤往后撤,不顾米斯达抱着他大腿。“那、那是邪神啊!邪神啊——”贝西一边挣扎一边叫喊,“你们怎么这么大胆!”

乔鲁诺在后面平静地说:“邪神是我爸,不是我。我跟恶魔也没什么直接关系。”

“不,”福葛无情地反驳,“你跟恶魔有间接关系。你是我施法失败时从别的位面召唤来的生物。”

“等等你们都说出来了?”米斯达觉得有些东西不可挽回了。

“既然要成为同伴,早晚得知道这件事。刚刚我们中宝箱怪的陷阱,潘尼差点放了阿迦纳萨喷火术……”

“幸好他变成了兔子。”米斯达感叹。

“幸好他变成了兔子。”乔鲁诺感叹。

福葛悻悻地说:“我不觉得这是意外,乔鲁诺你最好解释一下。我们还没有变形卷轴,能施展变形术的除了我只有你。”

乔鲁诺倒是十分坦荡:“德鲁伊的野性变形是对自身使用的。”

“……”

“你不觉得兔子比小鸡要可爱得多吗?”

乔鲁诺含蓄地反问福葛,而福葛交叉手臂。“……所以还是你干的?”他不确定地盯看乔鲁诺,希望能从对方身上找出新的证据。米斯达只觉得下一秒会有人失控,自觉回避四五米。贝西用脚勾起地上的链枷,随时准备逃离。

千钧一发之间,只听乔鲁诺轻飘飘地讲了一句:

“狂乱法师施法时什么副作用都有可能发生的。”

2 Likes

不錯的搞笑氛圍hhh,期待後續發展O(≧▽≦)O ,究竟福葛要怎麼變回來呢(✪ω✪)拭目以待

时效已过自然就变回来啦——
问题这事是谁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