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兄弟香草泥

    月光洒进他们的房间,布莱恩金色的头发被照耀着,隐约显得发白,泰勒沉默地看着他紧闭着的眼睛。自己的提议真的很突兀吗?从同居到同床共枕,从同床到发出成为同性男友的请求,虽然是在一个月之内发生的,但对于他来说已经足够久了——他们是两个疯狂的家伙,在汉堡店里追着人砍,开着飞机把一个食人者炸了个大洞,欢呼尖叫着爬升向天空,经历无数颠沛流离最终安全返回了布莱恩家,一切似乎都像一场梦境那么梦幻离奇。可是布莱恩没有完全反对,有些困倦,说要好好想一想,然后躺下休息,现在似乎已经睡着了。

    面对着沉睡的男孩,泰勒本想好好欣赏他的睡颜,但现在不是做这个事情的时候。如果他拒绝自己怎么办?如果他因为自己的告白开始疏远他,希望他不要误会他们之间的友情,然后他们因为这件事开始尴尬,最后泰勒不得不搬走去寻找新的住处,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事。毕竟这房子还是布莱恩家的。但是他必须要问这个问题,在他们第1次见面的时候,泰勒就意识到自己对他起了奇怪的反应。按道理来说,自己见过的顾客也不少,但布莱恩是特殊的一个……他该如何形容布莱恩,一个出色的杀手,一个年轻且可爱的男孩,一个愿意和他一起对抗古神的勇敢的斗士,一个和他一样癫狂的疯子,与此同时还是他的房东和室友,他以前的顾客,现在的准男友。

    他现在还在回想他们第1个相遇的晚上,布莱恩径直走过来触摸他的脸 ,然后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说实话对一个陌生人这么做很没有礼貌,但是那个拥抱是他们目前最亲密的时刻,布莱恩那个时候也饿坏了。现在安全多了,布莱恩也一直对他总是友好地交流,却总是处在朋友的立场,从来都没有越界。但是他需要布莱恩越界,他渴望他的更多的拥抱,甚至是亲吻,甚至是……

    他已经有很多很多年没有触碰过活人了。布莱恩的呼吸,心跳,体温,他每日的饮水进食,再怎么平常普通的事情,泰勒也都欣赏着他的一举一动,他的呼吸都是那么迷人。一直到布莱恩用怀疑的眼光看着他的时候,泰勒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太过了。但是他以前的顾客只有被吃和被杀的份,布莱恩到底是怎么有那种创意和勇气的?要不是他的话,自己现在还站在汉堡店的柜台后面。他喜欢布莱恩,他一定要把这件事告诉布莱恩,然后就得到了目前的这个结果。

    过了不知道多久,布莱恩悠悠转醒的时候,一转脸看见旁边还有一个人,起初是吓了一跳,然后又很快想起来那是泰勒,他现在已经不是一个人住了。而且那个家伙刚刚……还说想和自己在一起?他并不讨厌泰勒,但这毕竟是他第1次恋爱。他这辈子都没有什么经验——已经杀过好几个人了,但没谈过恋爱。他并不清楚恋爱会对他造成的影响,也不知道和男性做爱是什么感觉。但他确实挺好奇,而且那可是泰勒……刚刚自己睡觉的时候,泰勒一直都在旁边看着,布莱恩只是快速思考了一下,一到三分钟之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做吧。至少目前他没想出来什么坏处,他一直都是想到就去做的人。

    泰勒一直上夜班,眼睛下也有些黑眼圈,但看起来如此性感,这些天在他家住着休养着,泰勒看起来稍微有些人样了,但依旧没有什么血色。布莱恩长久地凝视着他的眼睛,拉着泰勒也缓慢地躺在他们的床上,面对面地感受着他们沉默的氛围,他们需要打破僵局。

    “明天我去买门票,和你一起去演唱会。”

    那今天做的话不会很累吗?

    不过泰勒没有将这个疑问直接说出口,只是看着对方接近自己的眼睛,近到几乎把眼球和眼球相贴,同样湛蓝的眼睛,他们的外貌还有些区别,但性格上几乎是双生子,他第一次见到布莱恩的时候就被吸引了——一般人没那么大胆,事实上后续布莱恩做的事也验证了他的第一印象。他的心脏已经多年没有跳动,他的肉体逝去后留下的灵魂被永远禁锢在汉堡店中,永远都不会被释放。布莱恩打开了他的门,汉堡店的大门,也打开了他们的自由之门。他们逃出来了,第2天就是个大晴天。说来也奇怪,前两天一直都是雷雨交加,似乎天气也格外愿意为他们送行。

    布莱恩,多么可爱的一个孩子,脸颊上的软肉还在的年纪,睡觉的时候不知道在想什么,醒来就拉着他躺了下来。但泰勒清楚他醒了以后想做什么,布莱恩本来就穿着松垮的毛绒睡衣,只需要往后一耸肩就能露出上半身,看来他是接受了自己作为他的男朋友的请求了。布莱恩的眼中丝毫没有对于鬼魂的近距离接触的恐惧,更多的是对于非人灵体的好奇,而且他真的很想知道泰勒的尺寸是否如他所说,是令人惊喜的尺寸。布莱恩主动到泰勒都怀疑布莱恩带自己回家是否另有所图,虽然他也赞同布莱恩的想法。

    他柔软的嘴唇略带些温度,手指划过他的腰侧按上泰勒的背部,让泰勒于自己的上位,逆光下泰勒看不清布莱恩眼里的感情,他们有很多话要说,但是结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沉默。因为他们的相似,泰勒知道布莱恩会预料到自己想说的话,他们本该合为一体。泰勒把头埋在布莱恩的脖颈处,布莱恩快速流动的血液烫得泰勒颤抖,即使同居了这么久他依旧觉得自己不太擅长处理这种非同寻常的悸动。布莱恩分享着泰勒的心跳,就像第1次他们见面的时候一样。泰勒总是笑着,笑着,略微安慰了一些流落到荒岛的布莱恩的心情——虽然后面布莱恩知道那是装出来的,那是员工守则里面的东西,一定要微笑服务,不然会被投诉。但如今他的微笑是真实的,是为了他而存在的,并不是资本主义的规定下的。

    他们安静地接吻了片刻,感觉还算不错,布莱恩翻滚了一圈去床头柜拿安全套和润滑油,他早就知道有这么一天,所以提前备好了。泰勒把衣服脱下放到一边,本来是想出去买点衣服的,但是布莱恩说穿他的衣服就可以,他有些宽松的衣服泰勒能穿,事实的确如此。那件黑红配色的工作服已经烧了,他这辈子都不需要那件工作服了,再也不想看见它了。

    泰勒接过润滑油的瓶子,挤在自己的手心,给双方都均匀地涂抹上润滑,看着手心里的布莱恩的下身快速挺立起来,布莱恩挺起腰寻找着最舒服的地方,发出的呻吟声即使泰勒聋了半边也听得清晰可闻,他爱恋地欣赏着布莱恩被他爱抚得上下快速起伏的胸膛,布莱恩没经过什么刻意的健身训练,他的身体柔软得像略微烤焦的棉花糖。泰勒从下身抚弄到布莱恩的上半身,又从上身转移到大腿内侧,并不直接接触他的性器,布莱恩的表情可爱得让他勃起,他是如此富有魅力的一个孩子。他迫不及待想要试试布莱恩身体内部是什么感觉,艰难地尝试过后他操进去一点点,就感受到如此恐怖的热量,布莱恩在给予他热量,似乎是一种灵魂上的热辐射,布莱恩求着他更进一步——以他的性格来说如果泰勒不愿意继续的话布莱恩会自己动。随着逐渐的深入,布莱恩的腿也横着拦住了他的腰部,他无路可逃,布莱恩碧蓝色犹如大海的虹膜被泰勒沾染上情欲的颜色,他伸着手臂要泰勒的上身也靠近他,抱着泰勒的脖子亲吻,纠缠着缓慢地积累性快感。

    一切都如他所愿,当泰勒最后喘息着冲刺到两个人都达到高潮的时候,布莱恩眯着眼回味着刚才的一切,和刚认识一个月的男人做爱很大胆,但他喜欢,高潮后他也没有让泰勒离开,刚开荤他忍受不住那种身体的空虚感,互相拥抱着,一直睡到天明。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