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我爱上了一个幽灵

    布莱恩原本是想在21岁之前去夏威夷旅行的,但是一场空难打破了他的平静生活。神秘的汉堡店,诡异的店员,地下的食人怪物,短短几天的时间,他的人生天翻地覆。侥幸从荒岛上面逃回来之后,他已经身心俱疲,又窝在家里面躺了几天,一直等到演唱会的时候他勉强支撑起来去了演唱会。随行的朋友和他在路口分道扬镳,他穿过大街小巷,自己的房子还有段距离,那些歌词和曲调还回荡在他的脑海中,如此缠绵悱恻的情歌。他自然知道泰勒想和他做什么,只要逃出了那个店,泰勒就自由了,从今往后,他们无论干什么都好,只要不再回到这个汉堡店就好。

    但是一切都停滞在那个夜晚,泰勒的人生,布莱恩平静的生活。

    陪他看演唱会的原本应该是泰勒,布莱恩在买票的时候,看着门票余量,最终还是选择了买两张票,汤姆看他拿着两张票回到宿舍,打趣问他什么时候喜欢看演唱会了,也没见他在宿舍里怎么听歌,布莱恩沉默了许久,回答道本来是约好了人一起去看的,可是那个人去不了了,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汤姆看他心情不太好,所以主动安慰他说可以陪着他去,虽然他也没听过这个歌手的歌,但是总不能白买了,那不然多浪费,至于那个来不了的家伙下次再约他出来就是了,说完跑到一边开始研究演唱会演出的时间,布莱恩不知道该说什么,点点头躺倒在宿舍的被子里,拿起手机定上看演唱会的日程,然后丢在一边,沉沉睡去。

    他们相遇得太晚,泰勒死得太早。他们认识才两天,泰勒临死才知道他的名字是布莱恩。看演唱会是泰勒期待已久的活动,不是布莱恩的,但布莱恩愿意用自己的眼睛代替泰勒去看。他知道如果泰勒能够活着出现在演唱会的话,一定会比他在工作的时候兴奋百倍。演唱会的鲜花,丝带,烟火,拥挤的人群,空气中弥漫着的气息,一切一切都是不一样的。布莱恩如今真真切切地站在这里,看向周围,旁边都是不认识的人,而汤姆什么都不知情,欢呼着彩排也如此精彩,让布莱恩赶紧看看手机还有没有电和内存,好不容易来一次演唱会,多拍点照片和视频。拿起手机开启相机的时候,布莱恩隐约看见背后有个白色影子一闪而过,他回头去看的时候却又不见了,可能是路过的人穿着白色的衣服走过去了吧。他回来以后精神状况一直都不是很好,看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回去以后他要好好休息。布莱恩看着灯光亮起,那个叫做indy的青年男子抱着吉他走上舞台,即使演出团队稍微有些简陋,indy依旧兴奋地和台下的他们互动,汤姆叫喊起来,布莱恩拿着手机对准indy,按下录制按钮。

from the moment that I first looked into your eyes
从我第一次与你对视的那一刻起
I knew you were the one
我就知道你是那个人
I held your hand
我握着你的手
and I touched your lips with mine
我用我的唇触碰你的唇

    歌声轻柔,但是每一个字在布莱恩耳朵里听起来都是如此沉重,他抬起头看着indy的吉他,泰勒喜欢听indy的歌,不知道泰勒会不会也学着弹吉他,事实上他只知道泰勒的名字和他的职业,而且这两样是显而易见的。他不知道泰勒喜欢吃什么菜,他不知道他喜欢什么样子的颜色,他平时会穿什么样的衣服,他喜欢什么样子的花,喜欢用什么样子的香水,他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他们只有48小时的相处时间。一个夜晚,两个夜晚。如果算上今天的演唱会的话,再加两个小时。

    在他真正想要开始了解他的时候,泰勒就不在了。自己很难得有这么长时间的低落,以前布莱恩从来都没有担忧过什么事情,他家里面有钱,能够让他好好地学习,也不用操心什么钱不够花会生活拮据,只需要学习就行。学习,看课外书,偶尔旅行,布莱恩的生活是如此标准的富二代的生活。

    要是从来都没有遇见过泰勒就好了。就算泰勒同样会死掉的话,至少他不知道,所以他不会难过,不会来到indy的演唱会,听着indy演唱那些歌曲。布莱恩知道这是演唱会,indy不是给他一个人表演的,但此时此刻,聚光灯打在indy的身上,布莱恩总是不免联想到泰勒。所以泰勒在工作空闲的时候,也是听着这些歌曲慢慢熬过来的,他们在某种意义上产生了链接,跨越时间和空间,跨越整个太平洋,也跨越生与死。

    演唱会结束了。布莱恩拿起自己的行李出了门,汤姆急着回家吃饭,先走一步,叮嘱他早点回去休息,布莱恩看着汤姆远去,然后裹紧衣服,走上自己回家的道路。夜晚的空气有些令人窒息地冷,尤其是刚刚还挤在一起看演唱会,如今大家分离开,热量也快速地消散了。回家的路上他看见街边卖花的小贩,驻足在街边想泰勒喜欢什么花,但是就算泰勒还在的话,自己又应该用什么样子的身份去给他送花呢?他们之间的关系,他到底应该如何概括?他们是朋友吗?朋友会追着对方砍吗?他们是敌人吗?敌人会约好一起去看演唱会吗?他们也不是顾客和店员,布莱恩逃出了汉堡店,泰勒也已经不愿意再当店员了,他们什么都不是。泰勒只是他人生中路过的一个家伙,留下如此令人痛苦又怀念的两个夜晚,最终消逝。

    太累了,布莱恩简单地洗漱过后倒头就睡。到了半夜三更,一股怪异的感觉,从腿间探入,布莱恩半梦半醒之间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但是仔细一想,夏夜为什么会有如此冰冷的东西?犹如蛇皮,冰冷光滑,他想要起身,但是身体动弹不得,眼睛也睁不开,自己似乎被囚禁在了这个身体之中,或许是鬼压床。他安慰自己道,还是睡觉重要,兴许是错觉。不管什么鬼压床不鬼压床,先睡吧,明天还要出门。眯了片刻,他感觉好多了,又沉沉地睡去。

    泰勒跪在他的床上,看着布莱恩的睡颜。自己虽然身受重伤,但是早已是身死之人,之所以能够存在于世界上,不过是因为曼尼汉堡店的捐款将那些幼儿的灵魂整合起来,再次发放给他们这些员工以用于他们拖延灵魂消失的时间,不然会灰飞烟灭。灰飞烟灭的意思就是,灵魂彻底毁灭,再也不能出现,哪怕是灵体状态也不能再出现,永远永远地不存在任何角落。如果要以形体的形式存在的话,那么必然需要不断地补充灵魂的能量。逃走之前他偷走了许多捐助,其他的黑脸员工也已经死了,没人会追究他的偷窃。

    自己现在维持不了多久的形体,还是不显像比较节省灵魂的能量。之后如何继续苟活于世,他目前也没有什么好的想法。但是趁他完全消失,也就是灰飞烟灭之前,他一定要拼尽全力来看看布莱恩,这是他第1个送出来的活着的顾客,也是他第1个……心动的顾客。

    泰勒的手指抚摸上布莱恩的脸颊,布莱恩睡得并不十分安稳,睫毛一直在抖。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原本只是想请假,然后彻底放弃了自己的工作,没有了和曼尼的链接,要不是这些捐助,他马上就得死,他帮助曼尼吃了那么多灵魂,如果被审判,一定会堕入最深层的地狱,灵魂日日被折磨,最终成为“永恒”的一部分,时间永远在不停地流动,身为鬼魂还能残存在世上,只不过是因为他们把别人的时间都拿来给了自己。

    他也不想再浪费时间了。趁这一切都还不算太晚,泰勒亲吻上布莱恩的手指,那股熟悉的感觉——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是很舒服。布莱恩在家里是穿着睡衣的,宽松的真丝面料,他将布莱恩的头轻轻抬起,衣服扒到褪下肩膀,布莱恩睡得发出一些呓语,听不清在说什么,泰勒看着床头柜上的演唱会门票票根,票根上面放着一束玫瑰花。

    所以他果然去了。

    布莱恩醒了也没事,他不在意,从太平洋上的荒岛一路逃到美国,他做的疯狂的事不缺这一件。没关系,他本来就是疯子。泰勒俯下身去亲吻布莱恩的肩膀和嘴唇,动作轻柔地好像一只蝴蝶。他喜欢接吻——一股热量从布莱恩的身上传达到他的脸上,他的脸颊在发烫。泰勒闭上眼感受这份温暖,布莱恩的“能量”强到他只需要待在他的身边就能感到安心。自己如果早一些遇见他就好了,自己如果早一些遇见他,自己就能够早早地有勇气逃离那里,尽管代价是……

    泰勒长叹了一口气,将头埋进布莱恩的锁骨,不知道他用的什么香水,布莱恩散发出一种清新的苦味,让他想起了大海和自己在荒岛上最初遇到他的时候。他的心已经破碎,仅靠着一丝对于外界生活的渴望度日,当泰勒知道自己的带薪请假申请被拒绝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意义了。因为他知道那不仅仅是一次的拒绝,那代表着最佳员工的奖牌不过是个餐厅的装饰品,而他也仅仅是一个为了装饰品付出9个月辛勤劳动,杀死无数人只是为了延长他的寿命而用来继续杀更多人的可怜鬼。杀更多人延长寿命,延长寿命去杀更多人,他存在也不能追求自己所爱的事情,生不如死。

    在遇到布莱恩后他找到了意义——虽然同样痛苦,但是他至少可以逃跑。天地如此之大,容得下他和布莱恩两个家伙。哪怕一时地快乐也好,至少在那个时候,那个短暂的瞬间他是幸福的。所以他一定要来找布莱恩,找到就死透了也行。他爱布莱恩,爱他的求生欲,他的生命力,布莱恩只要想做什么就一定会去做,而且还能做成。

    泰勒身为一个即将消失的鬼魂是如此地贪婪,他知道仅仅是亲吻不能够让他心甘情愿地下地狱。他将嘴唇一步步往下移动,经过布莱恩的肩膀锁骨,停留在乳头上,绕着圈打转。布莱恩发出一阵似有若无的呻吟声,泰勒暂停了动作,发现他没有被自己弄醒,用舌头舔弄着逐渐发硬的乳头,要是他醒了的话,不知道他会不会哇哇大叫起来,还是说很享受在半夜和鬼交欢。他的手按在布莱恩的腹部,拉扯着内裤边,希望他不要讨厌自己,缓慢地进行着前戏,看着身下的人无意识地贴近自己,虽然布莱恩脑子还没醒,身体已经迫不及待了。手指在他的体内搅动着发出轻微的黏腻声,泰勒很想快一点,但是如果没做好一定会痛得布莱恩叫起来,泰勒沉默地注视着他的脸。如果他此时此刻醒来的话,他就可以看到布莱恩的眼睛了,那同样是蔚蓝色的大海的眼睛,让他沦陷进去的蓝色陷阱。

    到底是什么……?布莱恩有些烦躁地想要翻身去找手机看现在是几点,然而他依旧动弹不得,面前什么也没有,他强撑着眼皮睁开双眼,只是看着天花板愣神。嗓子眼里发不出一点声音,几天一直都没有睡好觉,他迟早会精神崩溃的。他开始意识到这些并非是单纯的睡眠障碍,一股熟悉的气息萦绕在他的房间里。混杂着汉堡店的油腥味以及血腥味,并不非常好闻。但是他大概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了。

    虽然布莱恩并不敢相信,但是一切都指向他,所以他也不得不相信。从牙缝里艰难的挤出几个音节,他好像听到了,空气中有人回应,但是没有停止他的动作,继续往他的体内深入。冰凉的触感一直传达到他的小腹深处,布莱恩什么都看不见,呼吸也轻得几近停滞。但如果真的是泰勒的话……

    真是好久不见,虽然也才过了4天。但4天已经比他们相处的时间要多了两倍了,布莱恩想伸出手去拥抱泰勒,并且问问他到底为什么不肯现身,他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他现在的心情。泰勒逃出来的第1件事情就是来找自己,或许他应该先去寻找他的家人,或许泰勒根本就没有家人,家人全都死光了。布莱恩无助地眨眼,感受着身下不断被侵入的钝痛,一丝叹息从他的喉咙深处发出,泰勒无形的手摸上他的脸,然后探入他的嘴唇,指腹在脸颊两侧内部的软肉上滑动,又按在他的牙齿上,最后知道他最里侧有一颗蛀牙,小的时候总是爱吃糖,吃完了糖又不注意刷牙,布莱恩原本打算过完生日去补牙的。唾液顺着指缝流淌而出,布莱恩喘着气用舌尖去够泰勒的手指,这是他目前为数不多可以动弹的地方了。

    泰勒呼唤着对方的名字,简短的音节就像是咒语。窗外的夜晚平静如墨,布莱恩转而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春梦,他也没明白泰勒到底是如何来到他的身边的,但是带来的快感又是如此真实,春梦怕是做不到。泰勒进到最深处的时候他听见一声抽泣,布莱恩感觉到眼泪滴在脸上,泰勒好像在哭,明明重逢是最应该高兴的事情,他感觉自己的肢体正在逐渐恢复力量,自己似乎可以开始操控手指,向空中举起上臂的时候,手指被对方握住,插进指缝里,又再次按倒在床垫上。触碰泰勒的计划失败了,他似乎目前只能被人摆布。泰勒的重量逐渐压在他的身上,覆盖着他整个仰面朝上的身体,抱着他的腰,发力的大腿带动腰提升速度,下身的酸楚感袭来,这是高潮的前兆,他试着挺起身体去获得更大的快感,他不想让泰勒走,突然地消失,突然地离去。为什么总是这样?布莱恩受够了。

    泰勒没有离开,即使没有形体,但是摸起来依旧有肉体的触感,布莱恩能掐到他胳膊上的血管,手臂里的骨头。近在咫尺的呼吸声,他伸手要泰勒的拥抱,热烈地和一个幽灵接吻,并且体会一个幽灵带给他的无与伦比的高潮。泰勒逐渐出现在他的眼前,他们用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对方蓝色的眼睛,看着眼中自己的倒影,布莱恩有好多话想问他,但是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沉默,沉默地和泰勒共度着这个夜晚,一起等着太阳升起。或许等到太阳升起鬼魂就会消散,但是在那之前至少他们是幸福的。

writing you a simple melody
为你写下简单的旋律
and the hopes that when you hear it you’ll sing
并希望当你听到它时,你会歌唱
the universe cannot that compared to your beauty
宇宙都比不上你的美丽
not a single light can take my eyes from you
没有一束光能将我的视线从你身上移开
the world world can be such a scary place
世界如此可怕
so let’s get on my starship and fly away
所以,让我们坐上我的星际飞船飞走吧

3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