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幻觉

    幻觉,一切都是幻觉,自从他进入这个汉堡店的时候,一切都是幻觉组成的世界了。空无一人的汉堡店,柜台后面黑着脸的店员,空气中漂浮着的若有若无的油腥气,杀了人才能换来一次饱餐的机会,他想要离开这里,但是他无路可逃。饥饿纠缠着他的肠胃,大脑发出抗议,催促着他赶紧杀人以避免本身的死亡,人类本就是这样自相残杀以获得生存的机会的,他不过是听从了基因的命令而已。他是命运的奴隶,若非流落到这个荒岛,他也绝对不会落入如此艰难的境地。

    泰勒看着躺倒不动的尸体,心有余悸地擦拭着刀具,今天是他第1次杀人,也很难说是最后一次。因为饥饿会不断侵蚀他的人性,在生死存亡面前,没有人比自己更重要。他摇晃着站起身来,要去前台领取自己的晚餐,胃酸在烧灼他的器官,饥饿使他头晕目眩。

    布莱恩看着躺倒不动的尸体,将刀具插回刀鞘内,皮筏上的小刀太短,杀死那个女人的时候,他的手指也受了一点轻伤。布莱恩把手指放在嘴里轻轻舔着抿着伤口,思考着下一步路。如果他还不能靠岸的话,他迟早也会在这个皮筏上冻饿而死。但是现在他要先把那瓶水喝光,那是他用人命换来的纯净水,如此地甘甜,却又如此地稀少,一口气就喝光了,布莱恩把瓶子丢进海里,祈祷着上天的眷顾,然后沉沉地睡去。

    汉堡店,那个神奇的,伟大的汉堡店,可以用人命换来美食的地狱。第1次听到如此诡异的规则的时候,他愣在原地,然后意识到其实就算他在外面也是需要这样子活下去的,只是汉堡店赤裸裸地把这个规则摆在了明面上而已。因为资源的有限,它本身就只能允许一人存活。这就是人类社会运行的规则,所以国家和种族之间才会不断发动战争,所以人类才会永不休止地战斗。更别提即使资源充足,也依旧有人想要占有所有的资源。他绝望地闭上眼睛,接受了命运的安排,然后转身去寻找自己的目标。
在这个荒岛上的第1天,他活下来了,那么第2天呢?第3天,第4天呢?一条人命才能换来一顿快餐,白天的两顿饭也没有人提供,除了摘椰子和捕鱼来吃以外,他基本上就只能平躺在沙滩上面,倒数着自己的人生。日光毒辣,晒得他浑身发汗,他不得已爬去椰子树底下寻找阴凉的地方。吃饱喝足,休息的时候,他看见周围的树上好像有用刀划下来的痕迹,欣喜和恐惧交织而来,他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但是很明显对方划的是英文字母,是一个会使用英语的人类。

    SOS,HELP,I’m here.都是类似的短语,他嘲笑对方的无知,在如此大的荒岛上应该去收集棕榈叶,在沙滩上摆出求救信号才会有人看见,树上的字那么小,是给虫子蚂蚁看的吗?他靠在树干上昏昏沉沉地休息,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又到了吃晚饭的时间了。

    这个荒岛上面的时间流动飞快,他抱着树干眺望远方,碧蓝色的大海没有任何人类的讯号,没有游轮,没有船帆,就连独木舟和皮筏都没有。沙滩上面偶尔冲刷过来贝壳和玻璃瓶子打磨成的圆形碎片,在阳光下闪耀着七彩的绚烂颜色。要是这些东西能吃就好了,他现在没心思搭理这些美丽废物。树干是不是变得更粗糙了?虽然椰树树皮本身粗糙,但是手感变得无比奇怪,他挪开手,看着树上的文字,一身的冷汗冒了出来,一夜之间出现了更多的文字,更多的“HELP”“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要和朋友出去看演唱会”“我还年轻”“离开这里”,最后的文字是“我想认识你”。

    可是这些天来,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的目标在树上刻字,白天的时候他一直守着这些椰树,他得靠椰子活下来。而且对方为什么也想看演唱会?那是他现在的目标,现在赖以生存的信念,一定要活下去,不然就看不了演唱会了。演唱会变成了他对被救援后的生活的概括。他们说的还都是同一个音乐家的演唱会,是他的朋友indy……

    他似乎在和看不见的人对话。是“人”吗?还是会英语的“幽灵”?怪物?但他已经来不及思考,疯狂地留下自己想说的话,在树干上,在石头上,在椰子壳上,在沙滩上,用刀子,用贝壳,用玻璃碎片,他仰天长啸,惊起歇息的海鸥,嘎嘎叫着飞走,他看着白色的海鸥能够自由地离开,羡慕得一直仰望天空,直到一切归于平静。

    大海……大海……夜晚来临的时候,他又要回到店里去领取他并不情愿的杀人任务,去延续自己的生命。他已经逐渐熟练,知道对方会如何躲避,知道这个岛屿上有哪些地方可以利用,绝大多数时候都可以在半个小时之内解决。他要一辈子过这样的生活吗?他喘息着走向前台,前台的员工递来超大份的可乐,汉堡和薯条,只有超大份才足够弥补他在夜晚消耗的热量。所以那些尸体后来都去哪里了?在他杀死对方之后,尸体永远会消失,但是他也没看到这个荒岛上面有任何新出现的坟堆。他只希望自己不会是下一个。

    树皮上的文字,拼凑出来的语句,他跪在地上看着对方传达的讯息,椰子树上有一颗椰子摘不下来,汉堡店里有一个隐藏起来的阁楼,员工们很不好惹,如果被杀的话就会死……这是什么废话?尸体会被搬运到后厨……新的员工诞生……
后厨?尸体?店里面的肉饼原料是尸体吗?但是他狼吞虎咽的时候尝得出来是猪肉或是牛肉,蔬菜也是正常的新鲜的蔬菜。他忍着呕吐的冲动,奔跑到海边查看彩色玻璃堆叠的英文:

我是人,我叫泰勒。
我是人,我叫布莱恩。
我想去看演唱会,让我离开这里。
我想去看演唱会,让我离开这里。

我不想待在这里。
我不想待在这里。
我不想待在这里。
我不想待在这里。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不要死,不要死,我不要死,你也不要死。
所以请你代替我活下去。
你一定要去看indy的演唱会。

上帝保佑你一路顺风。
你还有一场演唱会要去看。

    记忆涌入大脑,他尖叫着瘫倒在地,他知道这样会大量消耗能量从而感到饥饿,但是他忍受不了剧痛,那些歌词和他们的对话不断地在他们的眼前快速闪过,一切都是真实存在的,一切都是他们做的,一切都是他们亲身经历的,一切都是这个荒岛上发生的,一切都是,一切都是……

    爆炸带来的剧痛还没完全消除,泰勒按着自己身上的伤口,血液已经浸透了他全身的衣物,但是他不得不站起身来,回到地下室的入口,寻找汉堡店的柜台,好在工作服是黑红色的,看不出来全身是血,他再一次回到了人间。自己早就死去了,自己又再次复活了,自己又要回去工作了,再过几个小时,又要有一个叫作布莱恩的美国小子过来问他为什么汉堡店的食物没有标价,他又要重复那些剧情,是的剧情,他知道自己被困在了游戏之中,他也是游戏的一环,但他愿意这么做,因为布莱恩是来拯救他的,他知道游戏后续的剧情,他们只是没有能够打出好结局而已。他要一次次地带领着布莱恩前往他们的未来,失败一次的代价就是让他粉身碎骨,他的意识陷入一片黑暗,然后游戏再次开启,他再次回到柜台后面。

    这个地方以前有汉堡店吗?布莱恩跟着自己的朋友走了进去,望向柜台后黑红色的身影,那熟悉的工作服,那股血腥味的气息,他看向他的脸,身后的城市在他没有注意到的时刻变回沙滩,朋友也在一眨眼的时候不知所踪,一切都是那么熟悉,他又回到了这里。

    “晚上好,先生,欢迎光临曼尼汉堡店。”

    布莱恩曾在这里。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