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第49小时

    一切都发生得太快,太突然。第一天相遇,第二天追着对方砍,第三天凌晨,他们终于并肩同行逃出了汉堡店,望着远处驶来的游轮,二人丝毫没有犹豫地踏上了回国的旅程,邮轮上的船长看他们如此狼狈,也没有多说什么,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小房间,他们要开始住在一起。离回国应该还有一段时间,这些天的相处下来,他们能感受到对方眼里的强烈的爱意和逃出生天的狂喜,在情绪的催化下他们不约而同地默许了性爱的发生,就在那个阴暗的小房间里。

    泰勒早早脱下了黑红色的工作服,他实在没有什么换洗的衣服,行李丢了。布莱恩的衣服已经破了好几个大洞,又脏兮兮的,也光着身子,只留下内裤。两具身体躺倒在一起,他们还活着,虽然有一些狼狈,但是还活着,这一切真是太好了。刚刚逃出的时候,他们放肆地大笑着,现在已经累了,彻底笑不动了,只是躺着。
他们一整晚都在互相追逐,试图杀死对方,但是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在身体稍微恢复了一些精力之后,泰勒握上布莱恩的手,布莱恩意识到泰勒的情绪有些不对,但不是什么其他的,不是愤怒不是哀伤,他颤抖的手是因为感激和过度亢奋,当眼神对上的时候,看着泰勒微张的嘴唇,布莱恩意识到他们或许应该发生点什么——他们都已经活下来了,难道不应该去庆祝庆祝吗?目前最简单的庆祝方法,也是他们最想要得到的,是对方的身体。

    布莱恩亲吻上泰勒的脸颊,把对方挤进一个狭小的角落里,靠着墙壁。泰勒回应着他的热烈的请求,环抱上布莱恩的腰,热吻了无数次之后,借着初升的日光,他看着布莱恩脸上的挫伤,看着他凌乱的发型和期待的眼神,虽然布莱恩一句话也没有说,泰勒知道他需要什么。他们翻滚在一起,把被子挤得差点掉下床铺,喘息声中泰勒将手伸向布莱恩的下身,抚摸着描画着形状,看着身下的孩子挺起的腰,他是真的想要他,泰勒将布莱恩的内裤卷下,布莱恩捂着眼睛,但唇齿间的呜咽从未停下,也没有阻止泰勒的行动。泰勒耐着性子将手指向下,寻找入口,一根手指进去的时候布莱恩颤抖着抓着泰勒的胳膊,挺立起来的阴茎缓慢地渗出透明的前列腺液。

    所以说他们为什么不能早一点相遇?要是早一点相遇的话,就可以早一点在一起,也不需要等待那9个月!泰勒真的是受够了。他一边抱怨一边多加了一根手指进入,前后挪动着变换位置,布莱恩扭动着身体,他不太习惯突如其来的性爱即使确实很想做,更有可能是因为完全没做过没经验,泰勒不得已用另一只手按上他的腹部,布莱恩伸手过去插进他的指缝。泰勒不想要拖太久,磨蹭上布莱恩的穴口的时候发出的黏腻的水声如此淫秽不堪,布莱恩努力抬起头想看清身下的动作,但是实在没那个力气,头又摔在枕头上。他催促着泰勒继续,都已经到这种时候了,已经不需要再做前戏了。

    泰勒一点点地破开他的身体,和他融为一体,布莱恩看着泰勒同样蔚蓝色的眼珠,同样金色的发丝,让他把上身凑近一些,泰勒的体重压上布莱恩的身体,布莱恩的两只手仿佛害怕泰勒会突然逃走一样死死地抱着他,嘴唇寻找着每一处可以亲吻的部位,等到全部进入的时候泰勒叹了口气,等到布莱恩稍微适应了一些才开始抽插,布莱恩随着每一次动作发出一声呻吟,但很快又被泰勒的嘴唇覆盖上他的嘴唇,声音又低下去。泰勒真的很喜欢亲吻,布莱恩迷迷糊糊地想着。泰勒停在了原地,布莱恩有些紧张,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被狠狠地突如其来地深操一次,惊叫出声,泰勒又慢下来,抽离到即将要彻底离开的部分,再次冲刺进最深处的地方。他的脑子被他搞糊涂了,强烈的刺激使得布莱恩无助地只会张嘴呼吸空气,他决定把自己交给泰勒,让他来决定这一切。

    “在我们上岸之后,我们还可以继续在一起吗?”

    他不想让他们的关系仅此一次。

    布莱恩斜着射上自己的腹部,少量精液存储在肚脐中,像是一个盛放牛奶的小碗,他伸手抹去精液,激情散发出的热量从发丝里渗透出来,在高潮的同时还被泰勒强制继续,布莱恩痉挛的大腿肌肉和下身一样发酸发胀,他几近晕厥。

    泰勒把头埋进布莱恩的颈窝,他嗅着布莱恩身上海水的气息,看着体液流淌而出,拥抱着布莱恩沉沉睡去,天已经大亮了,新的一天要开始了。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