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PTSD

    细细密密的汗珠从额头上沁出,泰勒喘息着抑制住自己想要咆哮的冲动,现在是半夜一点,布莱恩在另一个枕头上熟睡,离他不过十厘米左右。他只是做了噩梦,发生的那一切是真的,但是都已经过去了,他现在已经逃出来了,他应该去迎接新的生活,而不是一直沉溺在过去的罪恶之中。但他做不到彻底遗忘,那是漫长的,痛苦的,连续不断的,九个月的地狱生活,泰勒的鼻子现在还能闻到若有若无的血腥味。布莱恩愿意收留泰勒在家中,泰勒对此唯有感激,但如果这样持续下去,以他的精神状态绝对做不到和布莱恩过上平静幸福的生活。

    自己应该去看一看心理医生,去开个诊断证明,然后吃药,做心理辅导,这般那般,如此那样,去医治他本就死亡的肉体。既然他已经是一个死人了,那他为何还要大费周章,泰勒有些自暴自弃地坐在枕头上,低垂着头回想他的前世,很可惜他还是一无所获。失去的记忆就像被碎纸机处理过的文件一般七零八落,他只知道按照自己的年纪来算,自己应该刚毕业,可能是在找工作,可能是想要出去放松旅行,也可能什么都不想干,只是想躺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抱着自己的宠物小猫或者是小狗。记忆随着他的死去而消逝,他知道这是成为汉堡店店员的代价,他并不能责怪过去的自己选择了这一条道路,他到现在依旧恐惧成为“永恒”,永恒意味着永远地消逝在宇宙中,和宇宙结合成为一体,自己的意识永远地不复存在。自己现在这个样子至少能去听演唱会,以及和布莱恩同居,这是不幸中的幸运。

    每次想到“永恒”,泰勒总是会感觉到一股冰冷刺骨的感觉从脊椎升起,传达到他的大脑,然后使他的面部发麻,浑身颤抖,幅度可能并不是很大,他可以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但是心中的惊涛骇浪久久不能平息,灵魂似乎再次离开了这冰冷的躯壳,他会在工作时间开始质疑这一切的合理性,这些是否应该存在又是否必须,就算必须去做,为什么一定是要他来做?他对工作早就厌烦透顶。积攒下来的这些资本已经足够他去休假,但他的申请依旧没有通过。他之前想过,或许是他的经理还没有看到他的申请,毕竟他要处理的不仅仅是这一家店,也不仅仅是这些员工,曼尼也有上级,只是他至今未知。后来经历了那些事,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得不到应得的东西,于是他毅然决然逃了出来,和布莱恩一起。

    泰勒猛地往后一躺,他原本想躺回温暖的被窝中,但预估的距离错误,他的头撞到了坚硬的床板,咚的闷响过后疼得他眼泪都快出来,一股怒火油然而生,他又撞了上去,这次是故意的,一次,又一次。布莱恩半梦半醒间听到古怪的声音,睁开眼发现是泰勒在几近崩溃地重复把自己的脑袋撞向床板,虽然被吵醒有些生气但目前还是制止泰勒更重要。泰勒感觉到自己的胳膊被布莱恩拉住,回头看着他,他知道自己有时候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脾气,但他也讨厌自己失态的样子被别人给看到,他试着甩开布莱恩的手,但布莱恩也认真起来,直勾勾盯着他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泰勒不想解释什么,布莱恩本就知道这一切,现在还这样审视着他,泰勒愈发想躲起来。

    但并不是殴打和质问,那是泰勒在工作时候经常遇到的事情,布莱恩只是抱着他,用胳膊枕着他的头,然后倚靠在他的胸前。泰勒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他已经心力交瘁,终于安静了下来。他闻着布莱恩发丝中的洗发水味,布莱恩一言不发,但他知道布莱恩理解他,泰勒贪婪地享受着和布莱恩相处的时光,布莱恩是他目前人生的依靠,他把他从地狱中拯救了出来,那甚至不是比喻意义上的地狱,是字面且物理意义上的。那股无形的能量从布莱恩的怀抱中传到他的大脑,自己的身体真是神奇,虽然他之前也抱怨过就算是死人也会痛真麻烦,但是如果什么都感觉不到的话,他现在也不能感受到“幸福”,具象化地来到他的身上——布莱恩的体温,他的呼吸,他的心跳,他给予自己热烈温暖的拥抱,还有柔软的床和有了希望的未来。他并不知道三年后自己会在哪里,是否还会和布莱恩在一起,但是在离开之前他享受每一分钟每一秒,当然不会分离最好。

    自己对于事情似乎过度敏感和焦虑,但是他也并不想这样,无论是谁经历过和他一样的人生都难保不会疯掉。泰勒抚摸着布莱恩的后背,想起来自己还活着的时候可能有一只小狗,他每次难过的时候小狗都会扑到他的怀里安慰他,就像布莱恩现在这样。一只可爱的中小型犬,可能是可卡或者腊肠犬。布莱恩把搂着他的脖子的手上移,变成捧着泰勒的脸,他的眼睛在黑夜中也如此动人。他们自然而然地接吻,热气呼出在对方的面部,窗外的星空依旧闪耀。

2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