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尼汉堡店/勒莱】焦虑

    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袭来,泰勒惊醒的时候缓了好一会儿,自己已经住在布莱恩的家里快半个月,但是依旧会梦见自己前几个月在汉堡店里工作的场景。刚开始在汉堡店工作的时候他总是不习惯:尸体并不总是完好的,冰冷黏腻,生虫溃烂,流脓流黑水的尸体;无法沟通,一味地只会执行曼尼下达的任务的同事,平时并不搭理他也不会和他说话;店里他也没手机和电脑可以使用,几个月以来他只能和曼尼沟通。当然了,曼尼当然只会下达命令。泰勒唯一的乐趣就是偶尔在下班后听上几首indy的歌曲,所以他才会把看演唱会当成自己成为鬼之后最重要的目标,那是他仅有的东西了,就连这点小小的心愿也要被剥夺,所以他才忍无可忍逃了出来。虽然肉体是逃出来了,但是精神似乎还是留在了那里,泰勒这些天努力地调整作息,试着和布莱恩共枕而眠,但是长期的夜班让他已经习惯在夜晚清醒不已,就算入睡也只是噩梦,梦里面总会有无数的顾客和曼尼在追逐着他,试图致他于死地。说实话,他目前还不愿意让布莱恩知道他的精神上的困境,虽然现在这个状态,布莱恩用膝盖都看得出来。但是布莱恩的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自己真的要和他诉说自己经历过的这些痛苦吗?

    但是他现在依旧是睡不着,躺着也只能发呆。夜里安静得只有虫叫声,布莱恩缓慢绵长的鼾声传来,泰勒不愿意因为自己的睡眠问题而把伴侣叫醒,去了厨房寻找一些吃的,切菜声咔嚓咔嚓清脆无比,泰勒拌了一盘蔬菜沙拉静坐在厨房里吃,如果他没死的话——虽然他已经有些忘记自己上辈子是怎么死的了,但是已经成了定局,那也无法改变了。如果自己还活着的话,自己应该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自己按这个年纪来说,也才刚刚毕业,一般人的做法是上社会去寻找一份合适的工作,或者继续攻读学位,寻求博士硕士的学历,如果是布莱恩那种家伙,或许会选择背上背包,去环球旅行。可他忘记了自己是谁,只记得在汉堡店工作之后的部分。看演唱会是他的短期目标,他现在要开始为了自己的长期目标而发愁。和布莱恩生活在一起是很好,但是他真的要一直依赖布莱恩,一直到布莱恩把他赶出家门吗?自己并不能把人生都寄托在他人身上,他是一个成年人,清楚地知道这一切。

    自己应该要去寻找新的工作,但是以他的简历——喂食食人的怪物,举行祭祀仪式,做汉堡,挑唆顾客互相残杀,清理汉堡店和搬运尸体,会有公司需要像他这么奇怪的员工吗?人生和噩梦也没什么区别。逃走之前他只需要操心店里面的工作,逃走之后他突然之间就拥有了完全地自由,但是这自由多得让他惶恐。他猜想或许是这巨大的幸福让他有些头晕目眩,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工作,而且没有假期,他的神经紧绷到现在都无法放松,他怀疑自己能否掌握并且长久地享受幸福。

    好在布莱恩在安全的环境中是友好和善的一个人,而且暂时和他还有感情,与他之前见过的那活阎王布莱恩两模两样。在布莱恩对他的感情消失让他滚蛋之前,他需要让自己回到一个普通人类的健康心态,他知道人是会变的,尤其是他还见过那么多自相残杀的顾客,他的世界观人生观早已扭曲,现在要掰正过来难如登天。他爱布莱恩是真的,他不想失去他是真的,布莱恩处于感情中的强者也是真的,布莱恩更有勇气,所以泰勒用了九个月去忍耐该死的工作,布莱恩花了两天炸飞了曼尼;也是布莱恩提出让他去请病假,也是布莱恩给予了他活下去的勇气。他想要活着,他想要过得更好,他想要即使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他也能够好好地活下去,然后害怕自己并不能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状态,从而焦虑成这样。要不等布莱恩醒了和他谈谈吧,自己并不能永远地隐瞒下去。他是天底下最会出主意的家伙,泰勒相信他。

1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