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迪】迪奥

迪奥的身上总是有一股淡淡的香味,说不清,摸不透,味道这种东西最难以描述,那或许是一股淡淡的苦茶香,苦涩的,醇香的。

普奇喜欢闻这股味道,他偶尔也会打趣地询问迪奥是不是喷了香水。迪奥说不是,这时候普奇才猛然想起英国人喜欢喝茶,而他的挚友又恰好是个纯纯的英国人。

茶香与迪奥,从十六岁那年遇见迪奥后,就联系在了一起,烙入普奇的脑海中。

他追随着迪奥,追随者那股茶香,仿若他就是普奇的上帝。——但迪奥从来不是拯救世人的,他是恶魔,是魔鬼,是要让所用人都陪他一同坠入泥潭的恶鬼。“迪奥,迪奥。”普奇喃喃着。

dio,意大利语里的“神”。那么普奇就他的狂信徒,将要追随自己的神明直到死亡。

可是神明先他一步而去了。

迪奥的葬礼上只有他的几个手下还有普奇,他主持了这场葬礼。

友人没有留下尸体,灰尘都没有,这是一场为了虚无而举办的葬礼。

普奇忽然感到一阵无力,没有悲痛欲绝,只有落寞。

生前这样一个名声赫赫的人,这样一个嚣张跋扈的人,怎么没有留下一点痕迹就走了?怎么一句告别都没有就走了?迪奥,迪奥,他默念着,我爱你!我敬你!我恨你!恨你的无情,恨你的决绝,更恨你那该死的命运。

普奇在很久以后才意识到迪奥的离去,卧室里没有了摇曳的烛光,书架上那些诗集落满了灰尘。他站在书架前,一滴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

他突然想起了迪奥的执念——上天堂,这个恶人从地狱里爬出来,却想要登顶天堂。

可他普奇——他不也是吗?自愿沉沦,他们天生罪孽,他们残缺,他们却又请求天堂的垂怜。迪奥把自己的骨头赠给了普奇,从那一刻起他们就是一体,他将迪奥的话语视为上天的旨意——可他的神明却离他而去。

“Amen.”(阿门。)

他说。

“Good god,let me give you my life!”(主啊,让我把生命给你!)

“Good god,take me to church!”(主啊,请引领我上天堂!)

他默念着,嘶吼着,几乎要落下泪来,他的主啊,他的“dio”,他的迪奥!他要把那一腔真心剖出来,埋进土壤里,埋到死者长眠的深处,要把它送上祭坛,献给迪奥看看。

普奇看着承太郎倒下,沉入海底,却只感到空虚——然后呢?然后他要创造新世界,要造福全人类。

人类幸福了,那他普奇呢,他的友人呢,他的神明呢?去哪儿了?

没有人回答他——神明已死,只有信仰永存。

“迪奥。”

“迪奥。”

终于在死前前一秒,在无数画面闪过的瞬间,他抓住了那一缕金黄。

“迪奥,我终于,又见到你了。”

4 Lik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