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asphemous(渎神)第二章

世界观参考同名2D冒险游戏Blasphemous
救世主乔纳森×教皇迪奥
注:有ooc,微量血腥描写,请谨慎观看
楔子与第一章请看主页前篇

    乔纳森离开修道院后,他有些惊讶的愣在原地。
    举目之下尽是荒芜:饿殍,白骨随处可见。残垣断壁之下似乎还有一些仍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但大多数已经奄奄一息。
    [这一百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与乔纳森记忆中的古斯托迪亚大陆差的太远了。在他还未闭上双眼时,古斯托迪亚上人们还能安居乐业载歌载舞,虽说有一些沿街乞讨的穷人,但与现在相比简直就是幸福百倍。
    现在的光景简直就像人间炼狱一样……
    乔纳森甚至不敢去看路边的凄惨景象,他慢慢的走着,直到看见一个浑身被荆棘捆绑的男人。乔纳森以为这个可怜人是被邪术禁锢住身体,他想要斩断荆棘,面前金发的男子突然出声制止了他的行为。
    “沉默的救世主,不必斩断我身上的荆棘。这是扭曲神父的恩赐。我名为史皮特瓦根,将为你指引通往教堂的道路。”
    男人的脸庞亦被荆棘覆盖,他的手上握着长长的卷轴,上面写满了晦涩难懂的符咒。布满老茧的手搭在乔纳森的肩膀上,他凝视着面前的人,仿佛能够穿过兜鍪看见他的脸庞。
    “此刻出口的短诗,将引领你走向弑神的道路。不死的救世主,你应当铭记于心。”
    “在日光无法照耀的世界,在重压之下的棺材中,埋藏着教皇最为珍贵的宝石。”
    “在火焰不能温暖的洞穴,在修士忏悔的泪水中,禁锢着教皇无比喜爱的黄鹂。”
    “在圣母无法轮回的地狱,在沁血青砖的怨念中,守卫着教皇举世无双的权杖。”
    乔纳森看着面前的男人,每当他说一句话,他身上的荆棘都会收紧一寸。直到史皮特瓦根咏唱一般的说完三句短诗,乔纳森注意到他已经被藤蔓完全包裹了。
    他连忙走上前,可在盔甲触碰到藤蔓的一瞬间眼前的庞然大物顷刻消失。
    乔纳森愣在了原地,崎岖不平的土地上只有一双脚印证明他刚刚见到的并非错觉。
    他并不理解名为史皮特瓦根的男人刚才朗诵的短诗有何意义,似乎是在描写那所谓的教皇?   
    他不清楚。
    乔纳森没有片刻的停留,他依旧奔跑在没有尽头的道路上。史皮特瓦根的话还在他的脑中回荡。乔纳森一句一句的咀嚼着他的话语,可仍然没有任何结果。
    现在的古斯托迪亚已经是一片令他感到陌生的土地。他不知道这一百年发生了什么,且不提现在的教皇,他连“神母教”都几乎是一无所知!在乔纳森的记忆中神母教不过是一群以[痛苦与磨难]作为教义的边缘信仰。或许这一百年来真的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了吧,乔纳森这么想着,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手中的剑。
    抛开信仰的立场,这样一昧的追求痛苦,甚至强迫他人加入本就是不正确的。乔纳森对于一旁炼狱一样的景象已经不忍再看,枯瘦的母亲抱着已经断气的婴儿痴痴的唱着歌谣,路边的腐尸早已成为恶犬与苍蝇的盘中餐,只留下一根阴森森的白骨……但他还是小心翼翼的为这些亡灵收集尸骨。
    乔纳森虽不是真理神龛修会的成员,但他也认为人死去后应当完整而体面的下葬。他沉默着,一路上不止埋葬了多少尸体。直到黄昏他才来到一所小镇。
   毫不意外,这所小镇同样死气沉沉。但好歹比修道院门前要好许多——至少不再有遍地的尸骨和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了。他一路走到水池边,手中的长剑却在此刻颤动起来。
   乔纳森忽然意识到水池中有些什么东西,当他谨慎的看向水池的一刹那,巨大的黑色藤蔓就抓住他的身体,将他一路拖下。
    但奇怪的是,藤蔓上明明有着数不清的细小倒刺,可他却毫发无损。
    这太可疑了。
    乔纳森并非是会任人宰割的的人,他在被缠住的一瞬间就死死的抓住藤蔓,虽然没有缺氧的感受,但在水下活动还是非常困难的。他死命的握住剑柄并调好角度,只用一下,原本粗壮的藤蔓就被隔断。
   但断口处突然开始喷出血液,像是将人的大动脉割开了一样,极强的水压破势乔纳森往下沉。此刻他的眼中只有无尽的红色,他试图往上游,但在他体力不支的时候仍然看不到光亮。
   这太累了。乔纳森虽然还没有放弃挣扎,但他已经身心俱疲,这仿佛是一个被隔出来的空间:没有声音,没有光明。可乔纳森还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红色的存在。他的意识似乎已经和身体抽离,四肢逐渐不再受到控制。因此乔纳森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将会失控,这是多么滑稽发场景。
   他孤独的反抗着,但最终还是在无声的红色中,他慢慢闭上眼睛。
   “乔……乔乔……乔乔……”
   [谁在叫我?]
   “你为什么还活着,乔乔?”
   乔纳森在黑暗之中不停的听到低语声,他想要睁开眼,却发现他的双眼被一双陌生的手捂上了。耳边的声音越来越大,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一切又回到了平静。
   他感到自己仍在向下坠,盖在他眼睛上的手似乎松开了,乔纳森睁开眼睛,只看到了一个金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穿着金色长袍的男人。
  乔纳森看不清楚他的脸——准确的说,那个人脖子以上的地方全部都藏在黑暗之中。他下意识的靠近那具身体,忽然发现对方白皙的皮肤上有着无数细小的伤口,正源源不断的渗着血。
   “你是不是在迷惑?乔乔。”
   男人的声音仿佛有着神性,他像一条蛇一样吐着信子引诱着乔纳森。
    “我也非常吃惊。你本来应该在一百年前就死了。不过我想你我再次见面或许是命运的安排。”
   乔纳森此刻被一股陌生却又十分安心的气息包裹,男人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乔纳森原本紧紧握着长剑的手此刻也被完全掣肘。
    真是奇怪,他并不认识那个男人,但在见到他的第一眼心中就升起了无名的怒火。
    这个男人会是他的一生之敌,因此他要斩杀他,就用手里这把剑。这把能够斩断一切罪恶的剑。
    这样的想法在一瞬间填满了他的胸膛。乔纳森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生气,他似乎和这个男人认识很久了,甚至他们之间熟悉的已经有了一种诡异的默契。
    已经失去记忆的乔纳森很难根据现在这些少的可怜的线索推断出什么来,那个人握住他的手似乎松开了,而原本无声的空间也被一点一点的打破。那个男人在他耳边不停的呼唤着他的名字,亲昵的仿佛就像无话不谈的情侣。
    这个人就是所谓的教皇吗?他为何要带自己来到这里?他又有什么样的打算?
    乔纳森一时间冒出了许多疑问,但他无法说话,只能安安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人。长剑不知何时掉落在地上,他终于摆脱了失重感。而面前的男人也停下了步伐,他站在乔纳森的面前,乔纳森虽然看不见他的脸,却能清晰的感觉到他在笑。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他伸出拳头狠狠地砸在男人藏在黑暗中的脸庞。紧接着第二拳第三拳,乔纳森向发了疯似的砸向那个男人,直到他血流满地,乔纳森才堪堪停手。
   疼,每打那个人一下他的拳头都钻心的疼。但乔纳森还是机械一样的将那个人揍趴下,此刻他终于觉得自己没有那么生气了,可在下一秒,原本倒在地上的男人再次生龙活虎的站起来,他似乎在嘲笑乔纳森的无能。
    “乔乔,过了这么多年,你还是无法杀死我,我甚至都想为你的弱小而哭泣了。”男人抚摸着乔纳森的脸庞,他的语气中毫不掩饰的得意的姿态仿佛已经实体化。他像情人一样抱着乔纳森,身上不停流淌的血液染红了他的衣服,男人摘下了他的兜鍪,有些愉悦的笑了笑。
    在下一秒,乔纳森的嘴唇上突然出现了一种冰凉但柔软的触感。
    这个吻如同一把钥匙,乔纳森忽然想起在他小时候有一抹金色进入了他的视野,那抹金色一直陪伴到他死亡,甚至就连他死前的最后一眼,看到的都是那跃动的金色。
    “不必都想起来,乔乔。”
    男人最终放开了乔纳森的唇瓣,两人的唾液甚至拉出一条细细的银丝。他调笑着看着乔纳森,这时候后者才发现这个男人无法看到的只有他的脸蛋了。
    而他的头发,正是乔纳森记忆中那明快的黄色。
   “你是否会疑惑?乔乔,你想要的答案会在日光无法照射的地方送给你。”
    而另一旁的他甚至已经来不及惊讶,反而下意识想的是抓住。因此乔纳森下意识的伸手,他试图抓住对方的手,可在直接触碰的一刹那,乔纳森突然睁开了双眼。
    他不过只是在水池边睡着了而已。
    而在另一边的万母之母大教堂中,另一位当事人似乎就没有这么好受了。
    迪奥的皮肤上无端的出现许多细小的伤口,源源不断的渗着血。而他自然下意识的想到这样的事情一定会与乔纳森有关,因此他进入乔纳森的梦境,试图去看看这个久经风霜的勇士。虽然迪奥已经非常小心的试探着他的内心,但他仍然被乔纳森狠狠的揍了一顿。
    不过好在并不亏,他要表达的意思已经非常清楚了。迪奥非常清楚,他缺少的三样东西只有乔纳森能够得到,所以现在的他必须要给乔纳森提示。
   金色。他非常清楚自己已经将那抹耀眼的金色烙在他的眼中。乔纳森一定会想要知道那抹金色的主人是谁。所以他一定会继续冒险,走到迪奥的面前。
   迪奥抬起头,他没有眼球的眼眶中蓄满了鲜血,顺着脸颊滴到银白色的长袍上。痛苦,在只剩下声音的世界里,迪奥现在被无尽的痛苦所裹挟,仿佛要将他碾成齑粉。
    但这一切都没有关系。他如是的安慰着自己。
    乔纳森所做的一切都是在为他成神的道路添砖加瓦,只要结果能够达成,过程的痛苦不算什么。迪奥坐在翻转的王座上,永夜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他听到了星星陨落的声音。
8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