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DIO/白金DIO】STAR

很雷很弱智的故事
一切不合理的设定和情节全是我编的,不要认真思考,认真思考会很雷
前半(应该算)白金貂,后半承貂,不能接受建议立马逃跑
有人吃白金貂吗,给口饭吧(卑微

正文



——


如果有一天,你正在休息时,卧室的墙壁突然发出巨响倒塌了——而你惊醒过来,发现一个紫色皮肤的类人形生物正趴在你的床边和你大眼瞪小眼,那可真是个不折不扣的鬼故事。
所幸这个鬼故事的主角也是个超自然的家伙,他只短暂地愣了一下,意识到面前的是替身,便警惕地也唤出了自己的替身,同它相对而视。
紫色的家伙也愣住了,它看了看面前金发的男人,又看了看他身后浮现的金色的高大替身,那张脸上人性化的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张嘴说出了见面的第一句话:
“欧啦?”


高大的人形替身乖乖坐在金发男人对面的椅子上。
DIO这几年来头一次遇到这般令他觉得有趣的事物:一个似乎无主的、和他的「世界」感觉很相似,令他觉得亲近的替身。
替身没有恶意,他能感觉得出来,所以他并没有贸然的攻击,而是试图与它交流:
“你会说话吗?”
“欧啦欧啦!”
“……会说人类的语言吗?”
“……”高大的替身张了张嘴,又蔫蔫的闭上嘴摇了摇头。
“这样吗……也没关系。”DIO安抚它道:“只要能听懂就可以了。”
“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留在这里——我会让达比给你准备好房间的。”


DIO养着一只名为「佩特夏」的隼作宠物。
它十分聪明、漂亮、神气,替身能力也很强大,它的主人DIO理所当然的很宠爱它。
……不过,近来佩特夏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失宠了。
主人的新宠是个紫色的大块头家伙,身上光溜溜的,没有漂亮的羽毛——头上倒是毛茸茸的,但是佩特夏坚持认为,毛茸茸什么的,才比不上自己的羽毛呢。
它颇为怨念的盯着正在花园里玩水的那个家伙,嘴里叼起一块小石头,往那家伙的后脑勺上甩去。
那家伙反应敏捷地接住了石头,目光锁定了佩特夏,呆呆看了它几秒钟,像是思考出了什么结果般,将石头扔起,用手掌拍了回来。
佩特夏下意识的翅膀一挥,又将石头拍了回去。
一鸟一替身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玩了起来。
路过的泰伦斯:“……你们感情还真不错啊。”
佩特夏听了这话,才像惊醒了般,气呼呼的拍拍翅膀飞了起来,眨眼间就不见了踪影。
它肯定是被那家伙的傻气传染了才和那家伙玩起游戏来了!
替身望着佩特夏消失的方向,失望地将小石头重新放回地上。
它一回头,看见泰伦斯推着的餐车上的蛋糕,顿时双眼放光。
“欧啦欧啦?”
泰伦斯:“……不行哦,这是给DIO大人的,你如果想要的话,得让DIO大人同意。”


于是,DIO听到管家到来的动静时,抬头便看到了一脸无语,推着的下午茶进来的管家和飘在他身后巴巴望着、宛如附身他的紫色恶灵般的替身。
DIO难得的被它给逗笑了,让泰伦斯给它分切好一份蛋糕后,便打发管家出去了。
替身正开开心心的拿着叉子吃着它的蛋糕时,DIO漫不经心地翻了一页书,突然问道:
“你有名字吗?”
高大的替身愣了一下,见DIO正一手拿着书,一手撑着头望着自己,便摇了摇头。
“没有吗……”金发的吸血鬼像在思考着什么般,金色的眼眸专注地看着它。
他很喜欢这个替身。虽说他已经有了「世界」,但像它这样合他心意,力量也强大的替身并不多见,加之他们之间微妙的精神之间的亲切感,让他着实非常感兴趣:“没有名字的话,想叫你可不太方便,我替你起个名字吧,怎么样?”
它忙不迭地点点头,好奇的凑近吸血鬼,看着他从抽屉里拿出一叠牌。
“这是「塔罗」……来吧,在这些牌里抽一张,让命运来决定你的名字吧。”
替身伸出手,从牌堆里取出了一张——
“「星星」吗……”DIO垂眼看着它手中的牌,缓声说道:
“光叫做「星星(Star)」的话,太单调了,也总让人想起那个讨人厌的姓氏……那么,就叫「白金之星(Star Platinum)」吧。”
DIO伸出手轻柔地抚摸着它的头发,轻声道:“你见过白金吗?那是一种因为星辰而来到这个世界的珍贵金属,很漂亮。”
见它摇头,DIO笑了笑,问它:“想要白金首饰吗?就像我身上的这些装饰品。”
他指了指自己身上的饰品。
白金之星认真想了想,欢快地点了点头,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耳朵处。
“耳环吗?”
白金之星想了想,顺手拿着叉子将叉子扭成了螺旋麻花,一端弄得稍尖一点,,举起来让DIO看。
“耳钉吗?咳、好吧,那么……”DIO忍住笑,冲它眨了眨眼,道:“想要奖励的话,就要付出相应的劳动——我想吃蛋糕。”
白金之星忙不迭地给他切了一块蛋糕,端到他面前。
“我不想动,你喂我。”
白金之星连忙拿起另一只叉子戳了一口蛋糕喂到吸血鬼嘴边。
吸血鬼张嘴吃掉了蛋糕,舔了舔嘴唇上沾的奶油,又发号施令道:“我要喝茶。”
白金之星模仿着它记忆里管家倒茶的样子,将茶杯倒满,递到了他面前。
DIO喝了茶后觉得也逗弄够了,示意它将茶杯放回去后说道:“好了,我要继续看书了,你……”
话还未说完,白金之星就拿过DIO还没看完的书放到他的手上,又从背后将吸血鬼整个抱起圈在怀里。
DIO愣了一下,瞬息间又明白了它的意思,不由得感到啼笑皆非:这家伙模仿的正是前几日他看书时,为了方便,靠在世界怀里让世界帮他翻书的场景。
他索性往替身怀里又靠了靠,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看起书来。
白金之星帮忙翻书自然不如自己的半身支配起来随心所欲,但白金之星的观察能力强,很快就适应了DIO的看书节奏,不知不觉一本书翻完,天色也渐渐发亮,DIO合上书,眯起眼,懒洋洋地说:“我要睡觉了。”
白金之星闻言立刻起身,轻轻松松地把他抱到了床上。
他顺势勾住了白金之星的脖子,将它也带倒在床上,像搂一个等身大抱枕一样抱住。
“你也就在这儿睡吧,和本DIO一起。”
DIO的确还保留着些许身为人类时的习惯和爱好。
就比如,明明不需要进食,却依旧喜欢吃甜点,喝茶。
明明不需要睡眠,但每天也依旧会睡觉。
不过,由于他与乔纳森的身体融合得并不是很好,脖颈处的伤口处的不适感还是异常强烈。加之他本就警惕、浅眠,所以他平日里就算是睡觉,也不会睡得很安稳。
但今天却不一样。
他和白金之星在一起时会感到平静许多,他将此归咎于他们的精神力亲近产生的信赖感所带来的安心。

DIO难得的睡了个好觉。
他醒来时已经是黄昏时分了,睁开眼抬头向上看,紫色皮肤的高大替身正盯着他,见他看过来便露出开心的笑容,摸了摸他的头——大概是平时经常被DIO摸头,它将这个举动当作了亲近信号。
DIO稍稍愣了一下,不知道内心掠过了多少想法。良久后,他往替身的方向又靠紧了些,开口道:“……以后也来陪我睡觉吧,白金之星。”


承太郎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身处一个装饰得富丽堂皇,但室内所有窗帘都拉得紧紧的,一丝光线都不透过的巨大宅院。
简直就像电影里血族的城堡一样。
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行动,仿佛凭依在什么人身上的幽灵一般,只能透过这人的视角来观察。
“他”来到一扇门前,直接穿过门——是的,承太郎确信,“他”是直接从外面穿过了门到了房间里面的,这让承太郎不禁更确信了自己是在做梦。
既然是做梦,他索性也放松下来,打量了一下四周。
房间里很暗,只点着几盏烛。
金发的男人慵懒地躺在床上,手里捧着一本书。
他正默默在心底吐槽这么暗能不能看清书的时候,金发男人像是听见了“他”来的动静,抬起头看向了“他”。
承太郎的脑子稍稍停止了一下思考。
他第一次见到这么漂亮、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妖媚性感气息的男人。
即使他的身材面孔无不昭示着这是男性,也能给人带来超越性别的诱惑感。
承太郎对男性并没什么特别爱好。但面前的男人,大抵就是那种,无论男女都会为之疯狂的美丽生物吧。
承太郎如此想道。
此时那个男人开口了:“……St……pla……”
声音断断续续,仿佛信号不好的广播电台般。
——他在喊什么?是他附身的这个人的名字吗?
那个男人又说了几句话,都听不清。承太郎盯着他涂着暗色口红的嘴唇看,他没有学过唇语,分辨不出他究竟说了什么,但他能看见男人张嘴的时候唇间偶尔露出来的白色獠牙。
……喂喂,不会吧,还真是吸血鬼吗?
“他”动了起来,上了床,从身后将男人抱住,搂在了怀里。
承太郎僵住了。
皮肤相贴传来的触感太过真实,但怀里的男人体温冰冷,像只冷血动物。从他的角度看,视线稍稍向下就能看见男人脖颈上环绕一圈、如同荆棘般的狰狞伤疤,就像曾经被切断过,又重新接了回去一样。
男人闭上眼睛,靠在“他”的怀里舒适地陷入了睡眠。
他没有呼吸,睡着的模样就如同安静死去的美艳尸体一般。这令承太郎清晰的意识到他并非人类的事实,不由得让他感到有些脊背发凉。
屋内寂静无声,承太郎也渐渐觉得困了起来。反正他也无法控制身体的行动,索性也继续睡了过去。

醒来时屋内依旧无光,令人搞不清楚具体的时间。
怀里的吸血鬼也动了动,眼慢慢睁开,露出金色的眼瞳,视线逐渐聚焦在了“他”的脸上。
承太郎只见吸血鬼那张惑人的面孔上露出微笑,翻过身子两只手搂住他的脖子,亲了他的脸颊一下。


然后承太郎就醒了。
……这次是真的醒过来了。
承太郎往窗外看去,天色还只是蒙蒙亮。
他的心还在砰砰直跳,方才金发男人柔软嘴唇的触感仿佛还留在他的脸颊上。他烦躁地压抑住自己胡乱的思维,起身去洗漱。
母亲已经在厨房里忙里往外的做早饭以及他的便当了,听见他走过的动静小跑过来询问他怎么起得这么早,要不要再睡一会。
“……没事,睡醒了,已经睡不着了。”
他不打算告诉母亲这回事,就当作那是个青春期孩子都会做的羞于启齿对父母说的梦。
虽然对象似乎有点奇怪。


但自这天后,他就每天晚上都会做这个梦。
梦的内容大同小异,都是他来到吸血鬼的房间陪他睡觉。
承太郎也渐渐习惯了,以至于某天他忽然能控制梦中“自己”的行动时,还愣了一会。
他的第一反应是找了面镜子想看看梦中的自己是什么模样,却发现镜子中映照不出自己的影像。
……该不会这人是个幽灵之类的吧。承太郎想。
承太郎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好在虽说看不到头部,但身体部分还是看得见的。
奇怪的紫色皮肤,手上戴着镶嵌金属圆片的手套。感觉上只能起装饰作用的甲片和围巾,以及只有一块兜裆布的衣着。
承太郎黑着脸给自己做心理建设:这只是在做梦,和我没关系。
做好心理建设后,他按着记忆中的路去往吸血鬼的房间。
他现在甚至开始期待见到那个男人,想和他待得更久一点。不过对此承太郎仍未多想,只当自己是对神秘生物感兴趣。
毕竟要说喜欢上自己梦里的人——或者说,非人类。这样的事怎么想都很奇怪。

承太郎站在门前,习惯性的想伸手去推门,手却直接穿过了门板。
“……”
承太郎默默缩回手,学着记忆中的那人,直接整个穿过了门。
“来了?”
承太郎愣了一下。
这回金发男人说的话不再是断断续续的杂乱声音了,变得正常了起来。
男人的声音低沉性感,很符合承太郎对他的印象。
“过来吧。”
承太郎走了过去。
吸血鬼把他按在床边坐着,贴近他,承太郎不由得屏住了呼吸。
还没等他开始胡思乱想,就感到耳朵上传来了一瞬间的细微的针扎感。
“这是答应给你的耳钉,喜欢吗?”吸血鬼保持着坐在他身上的姿势,恶趣味的贴在他耳边问道。
承太郎不好意思的侧了侧头,伸手摸了摸耳垂的地方。
是星星的形状。
他转回头,看见吸血鬼还在盯着他看。
“你今天有点奇怪……”男人缓声道,承太郎心里一紧。
被发现了吗?
男人靠过来,伸出手——
摸了摸他的脸。
“不过我喜欢。还会害羞了,呵呵,真可爱。”吸血鬼笑着搂住他,把他扑倒在床上,如同往常一样在他的怀里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准备睡觉。
“——对了,我明天要去美国一趟,过两天就会回来,你不要乱跑。”吸血鬼突然出声,叮嘱了一句,然后便安静下来。
承太郎因为吸血鬼方才暧昧的举动而混乱的思维好不容易才清醒了一些,敏锐的捕捉到了关键词——
去美国?
这不是梦里的世界吗?也会有美国吗?
还没等承太郎细想,他就突兀的醒了过来。
睁开眼,一个紫色的家伙正与他相对而视,大眼瞪小眼。
………………
…………
……我被梦里的恶灵附体了吗?
承太郎如此想道。


DIO醒来时白金之星并不在。
他没有在意,毕竟白金之星偶尔也会出去玩,只要不走丢,怎么样都行。
他准备好带给友人的书籍与礼物,踏上了去往美国的飞机。

三天后他回到开罗的住所,依旧没有看到白金之星。
他叫来泰伦斯,让泰伦斯去找一找它。

泰伦斯来到白金之星的房间外,敲了敲门。
“白金之星?”
没有应答,紫色皮肤的替身没有像以前一样从门上直接钻出来吓他们。
泰伦斯取出钥匙打开了门。
白金之星不在里面。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
泰伦斯走近床铺,拿起枕头上显眼的星星形状的耳钉,叹了口气,心里开始想着应该如何向DIO大人报告这件事。

“……不见了吗,我知道了。”
DIO听了泰伦斯的报告,并没有什么特别反应。他从泰伦斯手里接过那枚星星耳钉,摆摆手让泰伦斯出去了。
门关上后,他伸手抚摸着肩后隐隐发烫的星形胎记,低声道:“JOJO的子孙……有三个在同一个地方,最后一个也正在往那个方向去了。”
“最近总是觉得被什么看着……是他们吗。”
他转身走上楼梯,隐入黑暗中。


如果你在中二时期,突然被别人告知你其实有超能力,还是要去打倒魔王拯救世界的勇者,那还真是王道热血少年漫一般的发展。
但承太郎对此不屑一顾。
比起百年前自己的祖先的事,他对自己的「替身」更感兴趣。
不知道是它本就如此还是因为承太郎做的梦,替身与梦里的“他”很像,有着同样的紫色皮肤和怪异穿着。
他的外公告诉他,替身是他精神力与灵魂的体现,是他的半身。
……所以说,是因为太在意梦里的事了吗。
从替身出现的那天起,他就没有再做过那个梦了。
承太郎对着窗外发着呆,他的外公说得口干舌燥,他也权当自己耳聋一句都没听见。
乔瑟夫见他这副模样也叹了口气,放弃了劝说,转而和好久不见的女儿聊起了天。

几日后,他在学校的保健室便遇到了DIO派来的替身使者的袭击。
他将那个叫花京院典明的人带回去让乔瑟夫来看,乔瑟夫告诉他,这个人的额头上被植入了DIO的吸血鬼细胞,控制了思想。
“……吸血鬼?”
“对啊,吸血鬼……怎么了吗?”乔瑟夫莫名其妙的看着突然有些焦躁的承太郎。
“喂老头子,等我把这家伙头上的东西拔出来之后,你把前几天那张照片给我看看。”
“……哈啊?”

乔瑟夫不太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外孙一听DIO那个家伙是吸血鬼就开始感兴趣了。不仅向他要来了念写的照片,看了之后还说要和他们一起去寻找DIO。
……罢了,可能是因为少年的心思多变吧。
“……不过说起来,承太郎,为什么你要把DIO的照片收到自己口袋里?”
“……啧。我有点脸盲,要经常看看他的脸才能记住他长什么样。”
真的是这样吗。
……算了。
乔瑟夫放弃了思考。

启程前花京院听闻他们要去寻找DIO,表示也想加入。
乔瑟夫本来不同意让伤员加入,但承太郎把他拉到一边,说了一句话,就让他改变了主意。
承太郎说:“花京院之前说他喜欢婆娘那种类型。”
………………
…………
……
“既然如此,用塔罗牌来给你的替身起个名字吧。”
承太郎低头看着阿布德尔手中的牌,随意抽了一张。
“是「星星」啊,那么……”
“就叫「白金之星」吧。”承太郎突然脱口而出。
他说完之后也稍稍愣了一下。方才他感到一股强烈的既视感,脑海中忽然冒出了这个名字。给它起了这个名字后,他还能感受到自己的替身有些雀跃的心情。
所幸同伴们也对这个名字没有什么异议,简单的商议与事项安排过后,他们便踏上了旅程。


就如同那些正统的冒险故事一般,他们一路上打倒了DIO雇佣来的各路替身使者们,走过了各国各地,也结识了新的同伴,虽然历经艰难,但也算是有惊无险的进入了开罗地界。
当晚在开罗的旅店中,承太郎难得的又做了那个梦。
这回的梦,他并没有被限制在什么人的身体里,而是意识浮在空中。
金发的男人依旧在昏暗的烛光下看着书,承太郎心情复杂地盯着男人脖颈上的伤疤和肩后的星痕发呆。
他现在知道了,这就是DIO。
那本书翻完了,DIO将书放回了书架上,回到床上躺下,似乎是准备睡觉了。
但他闭上眼才一会儿,又不安稳地翻起身来,过了一会儿,他张嘴说了些什么,金色的高大替身从他身后浮现。
替身将DIO抱住。
他静静地躺了一会儿,忽然的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的接口处与肩后的星星胎记,眉头皱起,脸上露出恼怒的表情。
金色替身的虚影消散,DIO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个紫色的家伙不见了吗?
承太郎想道。
还是说……
他不由得想到自己的替身。
莫非他之前,一直就只是在与自己的替身通感吗?
所以说、之前一直陪着DIO的就是白金之星?
承太郎的思绪纷乱起来。他意识到这件事时竟然有些开心。
没有别人,一直是他和他的替身在DIO身边如此亲密的位置。
“喂,喂、承太郎,醒醒。”
承太郎突然感到一阵来源于梦境外部的推力,令他醒了过来。
睁眼看到的是波鲁那雷夫和窗外刚蒙蒙亮的天色,法国男人也一脸刚睡醒的样子。见他醒过来便告诉他:“乔瑟夫先生让我们都去他的房间一趟,他有事情要说……对了,承太郎你刚刚是不是做了什么美梦啊?一直在笑。梦到美人了吗?”
“啊啊,是的。”
“哈哈哈,想来承太郎你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应该也不会…………哈?你刚刚说啥?!”
承太郎戴上帽子走了出去,留下波鲁那雷夫久久沉浸在震惊中。

见人都到齐了,乔瑟夫便说明了叫他们来的原因。
“所以说,是伊奇这家伙在外面散步发现了DIO的住所,让我们跟着去?”波鲁那雷夫总结道。
“对。”乔瑟夫点头道:“我和阿布德尔找了个附近的楼顶用望远镜看了一下,确实就是照片里的建筑。”
“……那就出发吧。”承太郎说完,将手伸进口袋里,默默地摸了摸照片。


DIO的住所自然是有看门者的。
一只隼朝他冲过来时,承太郎条件反射的放出了白金之星。
但白金之星并未出拳,隼也没有攻击承太郎,而是打了个旋,飞到了承太郎的肩膀上站着。
白金之星伸手顺了顺隼的羽毛,隼叫了两声,又拍拍翅膀飞回了自己原来待的地方,不再将注意力放在他们身上。
“……呃、它的意思是放我们过去了吗?”良久后,波鲁那雷夫出声打破了平静。
“应、应该是吧……”乔瑟夫小声回答道。
他们小心翼翼的进了庭院,发现隼真的不理会他们了,才略微放下心来。
同时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承太郎。
承太郎默默拉低了帽沿。
这种怪异的氛围持续到他们在进入DIO的住所,与管家泰伦斯碰面后。画风一路跑得更偏了。
泰伦斯在见到白金之星时就迟疑了一瞬,接下来的游戏里长了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简直就是在放海。
放海的程度放到花京院赢了后气得一拍桌子指着他大声道:“达比你是不是看不起我?!重开!”
不过当然没有重开,乔瑟夫勉强把愤怒的花京院给拉住了。
花哥算了算了。

因为出来得太快,阿布德尔、波鲁那雷夫和伊奇还在门口等待着他们,双方汇合后他们继续向宅院深处走去。
几人在路上碰见了一个伪装能力很差劲,智商似乎不太高的家伙。
那家伙也是个吸血鬼,他们驱使着这家伙让他带路去找DIO。
到了三楼时,几人却意外的被幻境所分散了。

承太郎吐了口气,闭上眼睛,循着记忆中的路线走了过去。
这回他确确实实的触到了门,将它推开了。
金发的男人坐在熟悉的位置,场景与承太郎曾经的梦重叠了。
“很有勇气嘛,乔斯达家的小鬼。”
吸血鬼放下手中的杯子,靠着沙发扶手单手撑头,金色的眼瞳直视着站在门口的承太郎,像只傲慢的大猫。
“……DIO。”
承太郎低声叫着他的名字,向他走过去。
白金之星从他身后浮现,DIO看到它的瞬间瞳孔缩了缩,语气也变了:“原来这家伙是你的替身……哼。「世界」!”
金色的替身应声而出,白金之星向前,接住了世界挥过来的拳。
一番对拳过后,世界回到DIO的身边,白金之星也退回了承太郎身后。
白金之星侧过身,对着墙壁来了一拳,打出了一个大洞。阳光从外面照射了进来——此时还是正午。
“哼,净会耍小聪明……以为这样我DIO就没办法了吗?”DIO看着站在洒满阳光的破洞旁的承太郎,恨恨地咬牙:“果然要干掉你,还需要用到世界真正的能力……「世界」!”
时钟指针的摆动停止住了。
承太郎无法形容这种奇妙的感觉。
他感到自己无法动弹,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就仿佛空气也凝固住、将他限制得动弹不得般。
虽然暂时无法动作,但他能看见DIO在这静止的世界中行动。世界发力将屋中央沉重的棺材举起,狠狠地朝他甩了过去。
时间开始流动。
承太郎反应极快的用白金之星附在体表阻挡防御了一下,才避免了直接遭受重击。但他也因为冲击力而离开了原地,狠狠地撞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这样也能反应过来吗?真是不容小觑……但是下一次就是你的死期!「世界」!”
时间再度静止。
承太郎看着吸血鬼走到他面前,金色的替身沉默着从他的身后向前,蓄势想一拳将他的头打爆的模样。
他忽然心有所感。
这是时间停止……但为什么,他能切实的看到在停止的时间里发生的事?
世界的拳头已经到了他的面前。
“欧啦!”
“什么?!”
吸血鬼的头部遭受了突如其来的重击,响起了清脆的骨裂声。
“真是的,我又不是来找你寻仇的……你这家伙不听人说话就动手吗,痛死了。”
承太郎将掉落在地上的帽子捡起来重新戴上,走到因为头晕目眩而跪倒在地上DIO面前。
“咕、我DIO居然被乔斯达家的可恶小鬼弄得这么狼狈……”DIO伸手想确认头上的伤口规模,颤抖的手却弄得自己满脸都是血。
“……我姓空条。乔斯达什么的、那是我高祖父辈的事情,我不关心。”
承太郎转过头去,扯了扯帽沿遮住自己的表情。
“…………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见你而已。”
DIO勉强睁眼透过流过满面的血看着他,良久后大笑出声。
“真可笑啊承太郎,你该不会爱上本DIO了吧。原来替身的感情可以传染主人到这种地步吗?”
“不是。”
“那你为什么说这种恶心的话。”
“我是说,不是替身传染的。”承太郎停顿了一下,又开口道:“……我以前、一直都能梦到白金之星经历的事,最后一次的时候还能控制它。”
他把DIO从地上拉起来,像曾经梦中做过的那样,抱在怀里。
“我以前一直以为那仅仅只是梦,所以、”承太郎像是有些害羞,几番张嘴才顺利地将后面的话说出来:“知道你是真实存在的时候,我很开心。……我想像这样、真正的在现实里抱着你。”
“……………………”
“…………”
“……你这家伙、是笨蛋吗。”长久的沉默过后,吸血鬼的声音闷闷地传来:“你要搞清楚,我讨厌你们乔斯达家的人,所以……”
“……都说了,我叫空条承太郎。”
“……”吸血鬼露出了动摇的表情。
“喂、DIO,你愿意跟我回去吗。”
“要是本DIO说不愿意呢。”
“……那我就再揍你一遍。”
“哼,那我还有选择吗,幼稚的小鬼。”
DIO转过头去,闭上了眼。
他从这个小鬼的身上再次感受到了那种因灵魂相近而生的安心感。
这也是「引力」吗?
如此相似的灵魂,纵使一方纯洁无瑕,一方满沾秽恶,也依旧会像磁石般互相吸引——
倘若命运将如此,那也不妨放任它瞧瞧会如何吧。
反正他有得是时间。


几人循着动静好不容易汇合来到楼顶房间,推开门,看着浑身是血的承太郎抱着一个同样血淋淋的金发男人时,都呆住了。
“承太郎,那是DIO!快从他身边离开!”乔瑟夫认出了承太郎抱着的那人,大声喊道。
“吵死了老爷子。我当然知道。”承太郎抬起头,用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根烟,点燃叼在了嘴上。
…………
“……总之,事情就是这样的。”
“所以说承太郎你当初说要来是为了追DIO?”阿布德尔。
“原来承太郎你喜欢这种类型的吗,金发暴娇吸血鬼?”花京院。
“你今天早上说的梦到的美人就是DIO吗?”波鲁那雷夫。
“oh my god!”乔瑟夫。
“……”默默走到一边躺下开始打哈欠的伊奇。
“好了,我们回去吧。”承太郎抱着DIO刚准备站起身来,又坐下了。
“……我想还是先叫好医生吧,我好像骨折了。”


回到日本的第一天。
“欢迎回来!爸爸!还有承太郎!”荷莉打开门,见到了许久不见的父亲和儿子,还有一位站在他们旁边的金发的高大外国男人。“这位是……?”
然后她就看到自己的儿子可疑的红了耳根,拉下帽沿遮住自己的表情,半天解释不出来一个字。而自己的父亲也望向别处,一副不想多说的表情。
金发的男人露出恶劣的笑,大大方方的搂住承太郎的肩膀说道:“我叫DIO,是被承太郎暴力胁迫带回来的可怜无辜人士哦。”
“诶?”
“开玩笑的。是男朋友哦。”
“?!”


后日谈。


“承太郎,我要喝血。”
“血放在冰柜里。”承太郎头也不抬地写着这些天堆积的作业。
“不要。本DIO要喝你的血。”吸血鬼从承太郎的身后搂住他的脖子,尖锐的獠牙威胁性地在他的皮肤上磨蹭着。
“………………起码等我写完。”
“哈,拯救世界的大英雄也是个害怕不做完作业就会被罚的小鬼吗。”
“啊啊,是啊。跟一百多岁的老家伙比起来确实年纪还小。”
“真是讨厌的臭小鬼……不过这么说来,反正我的命可比你们长得多。征服世界这种事等你们乔斯达都死光了再做也不迟。”
“……喂,别说这种让人不愉快的话。”
“哼、反正和本DIO在一起,你这家伙也不会有后代了。可恶的乔斯达就在这里绝种吧。”他的恋人说着状似恶毒的话语,露出了艳丽的笑容。
承太郎叹了口气,拉了拉帽沿。
“真是够了,闭嘴吧,你这家伙。”
他恶狠狠地用亲吻堵住了吸血鬼刻薄的嘴。


——十年后已经成为海洋博士的承太郎发现了老头子在外的私生子,以及DIO的好几个儿子,那时他们会不会想起当年的这幅情景,那便是后话了。


——

\此本文本将被隐藏
说点废话
我是没有把白金当作一个“独立的、有自我意识的存在”来写的,我觉得它就是承太郎的半身,灵魂的一部分这样的存在
不过情节设定感情发展基本都是我在瞎扯淡就是了,一切为了搞cp(。
稍微解释一下一开头白金是找错人了(。),他模模糊糊的感觉到貂和他精神力相近以为貂是他的替身使者,所以看到世界出现才会疑惑

57 个赞

从LOF滚过来大声表白!!!!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化身尖叫鸡!我太可以了!!!

1 个赞

没次都好喜欢白金、世界这种大型的替身,好可爱

1 个赞

白金太可爱了呜呜呜 太太好会写!

LOFTER追过来!白金之星永远滴神!太可爱了

啊啊啊啊啊啊!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