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人的救世主

教堂的彩绘玻璃切碎阳光,普奇刚刚完成祷告,祷告仪式对他而言并不繁琐,相反的教皇赐的神学生服很重,总让普奇的呼吸急促。
神学生本来应该干什么呢?应该是虔诚的祷告加上对神学的深入研究,可以分担一些教皇的琐碎任务。确实分担了任务,聆听教徒的忏悔,擦拭雕像,以及清理那些儿童的残肢。
两件让普奇怀疑命运,现在普奇看着那些幼儿天使雕像也有了同样的疑惑。是不是因为教皇的特殊癖好教堂才处处都是小天使?
普奇见过那些孩子,是恭敬的信教夫妇的孩子,没有被教皇“指点”前就像是那些装饰喷泉的小天使了。他们随着父母到教堂里,拘谨的情绪因为教皇的抚摸或者一块饼干变成放松和欣喜。后来这些夫妻里陆续有丢失孩子的现象。于是他们又到忏悔窗忏悔,他们说是主在惩罚他们。
普奇将这周最后一根孩子的一条腿送进焚化炉,出去后会将骨灰归还亲人逝去的人,他们也不会多想到底是谁的骨灰,他们只要流出眼泪然后搀扶着回去。火光照在普奇脸上,跳跃的火苗像是亡魂在问罪。
教皇突然推门而入,普奇错愕中还是行了礼。
“主会原谅我们的,因为我们是他的一部分”
这是教皇留下的指点。
普奇突然想到那个人,金色头发皮肤苍白,因为阳光过敏只好躲在教堂的桌子下,像是个胆小的吸血鬼。
普奇回到自己的房间,拿出DIO给的虫箭,低声呼唤,虫箭刺破喉咙,普奇也听到DIO的回应。。。
普奇醒来时他发现了三件事,一是自己获得了名为白蛇的替身,二是弟弟天气因此复活,三是。。。DIO在他的浴室里洗澡。虽然只有一个模糊的背影,但是他确定那不是别人。
普奇脱下外层的衣服走向浴室,他不介意和DIO坦诚相见。还没走到门口,就听到DIO调笑的说这么迫不及待了吗?普奇听了也不脸红,反而快步进入浴室环抱住DIO。
“呦~虔诚的神学生,衣服还没脱就投怀送抱吗?”
“主会原谅我们吗?因为我们是他的一部分。”
“你说神?嗯~神不在乎发生了什么,但是要他创造的世界存在。没有原谅,因为神根本没有降罪。”
普奇看着湿漉漉的DIO,想起诱惑夏娃的蛇,现在看,原来撒旦才是说出真相的神。普奇吻上DIO的唇,有酒和玫瑰花的香味。

普奇和DIO来到床上,水渍在两人身侧的布料安了家,之后会越来越多。普奇掰开DIO的双腿,让自己的爱和欲望冲进DIO的身体,他看着DIO微湿的金发因为自己抖动的厉害,看着DIO因为享受微眯起的眼,他看着DIO就觉得满足。DIO不会轻声呜咽,他的爱人只会变着花样的咒骂,然后转怒为喜,抱着普奇的肩膀让他们两人结合的更紧,他们开始新一轮的契合。
被子皱成一团,月亮也摇晃了起来。
天空已经转了几个角度,把月亮埋了,普奇在窗边摆弄没干的衣服,另一套天亮要穿的已经架在金属架上了。
DIO只盖着半牙被子,是没有水渍的一角,普奇想给他洗个澡但是被拒绝了。DIO半睁开双眼说道替身的事,他说他的THE WORLD是无敌的,等他打败乔斯达家族就能有更多的时间来这里了。他又说起了“上天堂”的计划,他说普奇你不喜欢这个世界,那我们就再造一个,由我主宰的世界,然后把头侧向普奇看不到的一边安心的睡去。
普奇其实想说,不希望DIO去和乔斯达家族决战,可是这是DIO的命运,去干涉只会导致更悲惨的事情发生。于是普奇笃定的说“好,我等你。”
窗外的夜空像是被下了毒药,更加浓稠漆黑,普奇还是站在窗边,星星挤眉弄眼,不关心人间。

                                                                                                   By:布步卿
10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