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奇dio】炼铜

阿吊遇见小恩里克,由于太过喜欢而紧张的不知怎么办才好,所幸最后真在一起了。:latin_cross::green_heart:
(普dio人饿到不行自割腿肉,短小,ooc)

2 Likes

……面对宙斯的追求,赫拉同意了,但是宙斯必须答应娶她。做奥林匹斯山的女主人,赫拉有这个资本,她善于保养,美艳动人,是无人不为之倾倒的白臂女神……

古铜色皮肤的小孩扶好最后一根摇摇欲坠的烛台,转过头来寻找绊倒他的罪魁祸首,完成这个动作不过就是一瞬间而已。这转瞬即逝的一秒仿佛被无限拉长,甚至让我有时间在脑内重构了来自远古的故事,赫拉和宙斯,白臂女神的美丽帮她征服了万神之王……类似的故事像走马灯一样,挨个在我的脑海里过了一遍,直到小男孩的声音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

我看着他,昏暗的纳骨堂只有耶稣像周围的白蜡在发着光,小男孩的表情十分严肃,摆在他稚嫩的脸庞上一点也不违和。很显然,那庄重的目光是投射到我身上的。意识到“他在注视着我”这个事实,我的心跳加快了。

这还不是最糟糕的,自认一向冷静自持的我,此时像是在接受审判。我的后脑勺的位置开始产生一种被钝器击打的闷痛,十个指尖也隐隐胀痛。真是一种陌生的体验,这略带甜蜜的痛苦使我的脸也开始发烫了!

快把你的视线移开! 这样的话我最终没能说出口。吸血鬼极佳的视力,可以帮助我在昏暗环境中捕捉男孩脸上的变化,他像两丸黑水银似的眼瞳正在缓慢移动,打量着眼前的怪人。这一切,我只需要不被人察觉的轻微一扫,便知道了。此时此刻,我无暇顾及我那优越的吸血鬼异能,那派不上多大用场;至于我读过的书,虽然垒起来有一座山这么高,也通通没用了。它们都无法帮助我俘获眼前的这个小男孩不是吗?

想到女神赫拉的故事,我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他这个年纪的小男孩,没有不喜欢俊美的妇人的。想到这一点,我又开始悔恨起来。今天出门的时候,就穿了一件平平无奇的黑色紧身上衣,它虽然暴露出我的两条白胳膊,我光滑的后背和我的腰部,但那有什么用呐!这里的灯太过昏暗,而我又不方便直接冲上去搔首弄姿。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我今天的裤子,这裤子快被我穿烂了还在穿呢。这可不是美丽妇人的打扮,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吃,我无法指望惊世骇俗的时装帮我在这个小男孩的心里留下印象了。那么我的脸庞呢?

说到脸,所有见识过我的人,都会夸上一句美丽。人们的夸赞之词内容各异,但核心就是“魅惑”。我从未像现在这样愿意相信那些夸赞是真的。注意到那男孩正在看着我的脸,我刚刚燃起的一点骄傲之情马上被浇灭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面临考试一般的紧张感。我连忙低下眼帘,那样我像扇子一样浓密的睫毛就会在烛光照耀下产生一片不小的阴影,吸引人的美感赖以产生。我咒骂那顺服地别在我耳后的金发,它太不识相! 竟然不知道垂下来两三绺,遮挡遮挡我形状过于锋利的眉毛。

一双可以击穿钢板的手臂,曾经使我洋洋自得,而现在我只担心它们不够柔美。骨节分明的修长双手,现在被我蜷缩起来乖顺地搁在膝盖上,温柔无害。由于担心我高大的身体会带给男孩压迫感,我始终跪在地上。

这样难道还不够吗?我不能再做更多了。今天我没有化妆,这是唯一一处让我满意的,我愿意把我的素颜当做他的画布,随他喜好染上各种颜色。他是美国的小男孩,不知他能否明白日本新娘出嫁时穿的“白无垢”,我发誓在这男孩面前永不化妆,除非他亲自为我涂上颜色。

我的思绪飘的太远了,事实上这个小男孩什么也没说,也没有再继续看着我了。他提着手电筒,胳膊下夹着书籍,绕开我就要上楼去。走之前他对我讲,他不会把我闯进来的事情告诉神父,总而言之就是他收留我了,为了照顾一个怕阳光的陌生人而说了一次谎。看吧!多么善良又单纯的少年,我没有见过一个像他这样热心的男孩。

我眼见他走远了,那单薄稚嫩的背影也如同他的眼睛一样庄严。不,不能就这样结束。我心急如焚,眼睛不停地打量着,舌头恨不得伸进脑子里搜刮,为了找出一个合适的话题同他攀谈。感谢上帝——尽管我早已背叛了他,我发现了男孩的脚疾,这作为一切的突破口使我有机会送出了「箭」,并给他留下个人情。

我感到他看我的眼神变了,不再是那与他年龄不符的稳重和冷淡,而是一种惊叹和感激了。我坚信我和他还会再次相遇的,不过最好不要让我等太久,因为那样的话他就长大了,不是现在这个脸上带着点婴儿肥,身子骨还没长开的男孩了。我承认我喜欢少年人,我就喜欢他们炽热真诚的眼神,他们的话语透漏着仰慕和向往。还有他们对于性的羞涩和好奇,这是我最喜欢的一点,我很乐意教给他。我的小朋友,虽然我们还不知道彼此的名字,但在我眼里咱们已经是好朋友了。我想说,你可要快些对那「箭」呼唤我啊!别让我再次见到你时,发现你已经是一个暮气沉沉的男大学生了,那样的话我就要哭了啊。我希望亲眼看着你长大,有什么比见证朋友的成长更令人幸福的?

旅行结束后我回到埃及,心里很空虚。在无数个夜晚,数不清的梦里,那黑皮肤的小男孩抱着我,我们挥汗如雨……周围的一切都模糊了,这个世界仿佛崩塌了。每当我要攀上快乐的顶峰时,梦就醒了,只剩下我自己一人落寞地揪扯头发。

我的心上人哦,你若是真的要来见我,请提前锻炼好身体。不要认为你是神学生,就可以逃过那档子事。你也许将其视作禁忌,可对于我来说那已经是我生命的一部分了。又因为我发誓为你守身,从今往后只会渴望你一个人,为了满足你那贪婪的挚友,请做出一些小小的牺牲吧!

“喂,这种令人听了就腿软的龌龊想法该不会让那男孩知道了吧?”我又开始自己吓自己,幻想着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倘若他真的提前看穿了我对他的肖想,那他肯定会被吓跑的。我自嘲。毕竟那男孩不在我跟前,我的自信心又占了绝对上风。我历数着我的优点,它们像天上星星一样多,而我只希望在遇见那少年时,我能记起这些优点来,至少能让我别紧张的无法说话。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命运女神仍在眷顾着我。

一年过后,念中学的小恩里克躺在我怀里,对我说“我爱你像爱神一般”。我还从他口中得知,他在纳骨堂看见我的第一眼就喜欢我了,认为我顶级漂亮。他常拿着我的素描,赞叹我是人间的第十位缪斯。这一切完美的像个梦,虽然我们不能天天在一起,但是只要我们见面了,就必会到同一张床上去,我必会得到满足。可这不意味着我们俩是以享乐为生的酒肉朋友,我们的友谊是被共同理想绑定的,必是恒久不变的情。

我的小恩里克,这一切都是「引力」赐予的福。说着我们又开始了一次热吻,亲的声音太大甚至传到了走廊里…

9 Likes

好可爱的文,感谢投喂

谢谢喜欢:smiling_face_with_three_hear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