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写的随便看看就好

emmm……写的老OOC了随便看看就好(′~`;)。

“我做过最自私的事情,就是爱上他。”

乔纳森笑得一脸温和,略带些小骄傲的向媒体展示自己无名指上的婚戒,今天是他和迪奥结婚第五周年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一天,他整出了不小的动静以至于城市有一小半的交通系统因此瘫痪。

“哥,你家这位可比我那位好多了,你确定一点都不心动吗?”迪亚哥指着电视上笑的春花灿烂的乔纳森扭头看着脸色难看的迪奥“你看人多贤惠啊!”

“啧,这种小伎俩也就只能骗骗你们这些蠢蛋了。”迪奥心里很不爽一把夺过遥控器叭嗒的一声就把电视给关上了,然后一巴掌拍在了迪亚哥的后脑勺上“少想些有的没的,我要的东西你带来了没有?”

“哥我认为这事情还能商量一下……”即使不谈情面单单只是看在乔纳森每年给的巨额红包上,迪亚哥挣扎着想修复一下迪奥和乔纳森的感情,讲真的他就没见过给钱给这么大方的人。

“事成之后,我给你1000万美金你爱怎么花怎么花。”迪奥一眼就看出了他这个便宜弟弟的小心思,都已经是当上总统夫人的人了怎么还这么贪财呢?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就麻烦了“说吧,东西有没有带过来?”

“急什么,你那些宝贝我都带着呢。”迪亚哥扫视了一遍,然后神秘兮兮的从沙发底下抽出一只黑色的手提箱,推到了迪奥身前“验验货吧!讲真的,你家那位哪都好管的实在太严了,我进来时至少被搜了三遍的身。”

“没被察觉处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吧?”迪奥曾经也尝试过但是失败了好几次,每次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闹得严重时甚至差点就连迪亚哥都见不到了,这也许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有一个穿着黑校服还镶了条大金链子的高中生,好像一直盯着我看。”迪亚哥甚至回想起那个高中生的眼神就像一头恶狼一样太凶残了“不过他只是拍了我一下,以后就走了。”

迪奥突然感觉背脊一凉,连忙示意迪亚哥闭嘴,然后小心翼翼的靠近迪亚哥,果不其然,迪亚哥的肩膀上正有一枚微型的纽扣窃听器迪奥没有碰它,而是选择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我找你定制钻戒的事,千万不能让jojo知道。”迪奥的脑子转的很快,他立马就伪造出了一条足以以假乱真的假消息,然后用手势示意迪亚哥把箱子藏好然后用抱怨的语气说着“蠢jojo的戒指实在太丑了,简直是拉低了本迪奥身边人的档次,至少jo太郎都知道改造一下自己的校服虽然那链子并不是纯金的。”

“哥,你看一下这两枚的款式你满不满意?”作为人精的迪亚哥也瞬间明白了出了什么事,他连忙配合迪奥唱起了双簧,当着迪奥的面打开手提箱“如果不满意的话,我让瓦伦泰把刚抢来的非洲之星切了去做两个更奢侈的,不过价格嘛……”

“我好像跟你说过我要的是男款,不要给我整这些花里胡哨的算了算了,钱也不会少你的,打你账户上了啊!。”

迪奥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提箱里的手枪往里面填装着弹药顺带还把微型烟雾藏在了自己的高跟鞋里,里面还很贴心的配备了消音器,但子弹不多只够装满三个弹夹,迪奥咬破自己的手指,用血在白色的地板上写了正确的地址以及一个时间和接应地点在确认迪亚哥记住了以后立马就把字擦去了还恶意打翻了一瓶香水。

“我给你个地址,那有家卖珠宝的,你过去找那个紫色头发的店员说来取迪奥的货,我在他那也订了两枚戒指快点,不然就赶不上纪念日了。”

“哥,你确定是现在取啊?外面堵车耶。”迪亚哥把一面镜子拿到窗边,借着反光,就看见早上那个凶的跟狼一样的高中生在下面蹲点守人,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有点同情迪奥了,这管的也太死了吧?“那这两枚戒指我就带回去了。”

“路上小心点别把戒指磕坏了,本迪奥可不想为这两失败之作买单。”

在目送完迪亚哥离开后,迪奥拿起手机就狠狠的像电视屏幕里的乔纳森砸了过去,玻璃渣和零件碎得满地都是,但他并不在乎。

目光扫视了一遍被他弄得一片狼藉的房间,迪奥的胸腔正剧烈起伏着显然他实在是气得不轻,突然,他在自己的床底下看到一个金色的小小的影子正在瑟瑟发抖。

“乔鲁诺过来。”迪奥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和一些,即使他并不满乔纳森的行为,但是对于自己的孩子他总会多出几分耐心“乔鲁诺过来让我看看你。”

过了几分钟那小家伙才小心翼翼的从床底下钻出来,他很好奇乔鲁诺到底是什么时候钻进去的?迪奥把乔鲁诺从地上抱起来放到沙发上以防他踩到玻璃渣子,而贴心的整理了那一头被弄乱了的金色长发顺便还拍了拍他身上的灰。

“脏兮兮的小家伙。”迪奥教训似的捏着乔鲁诺肉嘟嘟的脸蛋,这孩子现在多大了五岁六岁?能不能记清楚事情?最终,他亲昵地吻了吻角乔鲁诺的额头,轻声问着“你想跟parde一起走吗?”

乔鲁诺皱着眉头低下头去掰弄着手指,就对他而言的确是个很难的问题,但还没等他开始思考迪奥的声音,又再次从头顶传来。

“我给你三分钟的时间考虑。”就短暂的三分钟里迪奥完全把乔鲁诺撇到了一边,自顾自的拿起一瓶黑色的指甲油涂了起来,还顺便给自己补了一下口绿。

“我想跟着parde。”

“你确定?我亲爱的儿子你可能会因为这个选择背井离乡甚至整天东躲西藏,即便如此,你还要跟着我吗?”

金色的瞳孔倒映着乔鲁诺固执的小表情,这孩子从小就爱黏着自己,性格却又随了那个可恶的jojo倔得跟头驴一样一旦决定了怎么踹都踹不回来,但终归是跟自己一条心的孩子。

“放心,parde不会留下你一个人的。”迪奥轻轻地在乔鲁诺的脑袋上摸了一下,然后把他打发出了房间。

他走到窗边把头探出窗外,恰好这时候承太郎也在抬头看着他,迪奥挑衅似的笑着手指在空中比划着勾引的动作还特别嚣张的在半空中给了承太郎一个飞吻“我这暖和不上来吗?jo太郎。”

几分钟后,承太郎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迪奥房间门口,嘴里叼着两根烟脸色阴沉看上去就像是来踢馆的一样。

“NoNoNo,jo太郎我这里可不允许吸烟哦。”迪奥一把环住承太郎的脖子把头凑到他耳边,那声音听起来就像海妖的低语魅惑而危险“好了,把烟熄掉。”

承太郎在墙上灭掉了烟,然后摁着迪奥的后脑勺一口吻上了他的嘴唇。

一分钟后,迪奥挣扎着推开了承太郎,他剧烈的咳嗽着眼泪都快咳出来了,嘴里还冒着一些白悠悠的烟气,那该死的承太郎竟然往他嘴里度了口烟。

那一双金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瞪着承太郎,怒气尽显毫无隐藏。

“你也就只有这点本事了,jo~太郎。”迪奥调笑着把承太郎推到沙发上,然后环住他的脖子面对面跨坐在承太郎的膝头,然后用海妖般的语调挑衅着他“你和jojo似乎达成了共识,是想一起盯着我吗?哦,不,你们应该在更早之前就达成了,我说的对吗?jo太郎。”

承太郎没有回答,看上去是默认了。

迪奥那一头金羊毛般的头发被撩开了,承太郎亲吻着他的脖子,哦,不应该说是啃咬,迪奥感到一阵刺痛温热的液体从脖子上开始流淌肯定是流血了,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火药味,承太郎这臭小子一定是故意的!

血气方刚的少年体温高的可怕,甚至让迪奥有了一种身体会被溶解到一起的错觉,承太郎的手不知轻重地捏着迪奥的下巴,强迫着迪奥与他接吻。

天呐,承太郎的吻技简直烂透了。迪奥感觉他嘴里的空气被掠夺的所剩无几,甚至度几让他无法呼吸,迪奥皱着眉头想着这家伙是故意的吧。

承太郎拦腰扛起迪奥,跨过一片狼藉的地面直接把迪奥扔到了床上,而迪奥即使在这方面吃了好几次亏,依旧会不知死活用语言的挑衅在承太郎。

迪奥像水蛇一样缠上了承太郎的腰,然后用涂着黑色指甲油的尖指甲剥去承太郎的外套,把那顶碍事的帽子取下来扔到一边,把乌黑的头发剪得乱糟糟的,然后迪奥就被制裁了。

黑色的紧身衣还没到一分钟就已经变成了碎片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了。

作为一个纵欲爱好者迪奥的攻式非常凶猛,直接跨坐在承太郎身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还时不时用舌头舔弄自己的尖牙,像极了圣经上所描述的食人精气的魅魔而承太郎看上去就像是被魅魔所捕食的可怜人。

十分钟后,迪奥就觉得腰酸腿软笑不出来了,他被承太郎反压在身下,才17岁的高中生,哪来的技巧只懂得横冲直撞,迪奥感觉自己的盆骨快裂了但身体却食髓知味的渴求就更多更多。

连撤退的后路都没了,每当迪奥想逃跑的时候就会被承太郎握住腰拖回来,一次又一次。

就像一朵烟花在夜空中绽放,迪奥的眼前一黑险些昏死过去。现在的他已经完全没力气挣扎了,就像是落败的狮子非常被动地承受着承太郎的亲吻,那一双深邃的青蓝色眼睛缠绕着迪奥的视线仿佛就像在对他说

“现在不行的,到底是谁呢?”

温热的气息回荡在迪奥的鼻尖,金色眼瞳倒映着承太郎的脸他咧开嘴笑了,明明是表兄弟为什么这么像呢?他想从床上挣扎着起来,却被一声强有力的手环住了腰。

“还是我抱你去吧。”承太郎感觉他的脸无法节制的发烫明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但心脏仍旧跳动的非常快,迪奥永远站在他的对立面,即使现在迪奥安静的靠在他的怀里,他很清楚这也只会是暂时的。

迪奥抬起头淡淡的看了承太郎一眼,他也懒得挣扎,以迪奥对承太郎的了解,如果他挣扎的话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甚至又会滚回那张床上,他还得留点力气去应对蠢jojo呢。

迪奥舒舒服服的躺在浴缸里,看上去就像一只酒足饭饱的黄色大猫咪随时都有可能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余光瞥向一旁的承太郎,这家伙怎么还没走?

“怎么是想留在这里过夜吗?”

“不,我是怕你淹死在浴缸里。”

“哈?给本迪奥要滚出去!”迪奥随手拿起一块肥皂就往承太郎的身上砸,但反被承太郎握住了手腕。“给你三秒钟把手松开。”

“晚上我在这过夜。”承太郎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以后转身走出了浴室。

等迪奥泡完澡走出浴室时承太郎已经没了踪影,迪奥从衣柜里拿出了一件新的黑色紧身衣换上,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造型,出门的时候还不忘记带上手枪和乔鲁诺。

“走吧乔鲁诺,我们该出发了。”迪奥计算了一下时间,宴会差不多快要开始了。

迪奥踩着油门沿着小路狂飙,他提早十分钟到达宴会,然后把乔鲁诺放到旁边去玩,而自己则一脚踩在了乔纳森的脚背上,然后揪着他的耳朵“蠢jojo都怪你,路上都堵车了!”

“迪奥。”乔纳森就像一只受伤了的大型犬科动物用含情脉脉的蓝眼睛看着迪奥,然后完美的换来了迪奥的一个白眼。

面对迪奥的无理取闹乔纳森也不生气,他紧紧地粘在迪奥身边任由着他发脾气,旁边的乔鲁诺都感觉没眼看了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来参加这个宴会的人很多,当然大部分人都是奔着乔纳森来的,毕竟迪奥的风评实在是一言难尽。

宴会开始了,乔纳森不知道从哪掏出他那写了一个月接近有整整五页纸的情书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胆子非常大的当着众人的面念了起来,要不是承太郎在旁拉着迪奥,估计迪奥已经冲上去暴打乔纳森了虽然造成不了多大的伤害。

也许是憋笑憋的太辛苦了,等到乔纳森念完的时候,台下迪奥带头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但依然盖不住那欢快的笑声气氛瞬间就被提起来了,乔纳森红着脸把迪奥拉到了台上,然后单膝跪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枚蓝宝石戒指,戴在了迪奥的手上。

“迪奥我……”

乔纳森的话还没有说完,一辆机车飞速的撞进会场破碎的玻璃渣飞的到处都是,机车上的男人对着乔纳森连开了三枪还掳走了正在吃布丁的乔鲁诺,然后迅速逃离了会场,迪奥一脚踹开乔纳森挡下了那三枪,然后皱着眉头看着眼神逐渐变得惊恐的乔纳森。

“蠢jojo……咳……”

“啊啊啊啊,迪奥坚持住,救护车就在赶来的路上。”

乔纳森连忙拨打电话叫救护车而承太郎打完报警电话以后就冲了出去,但是好像已经来不及了,但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双金色的眼睛慢慢黯淡,要不是迪奥的胸腔还在慢慢起伏着,他恐怕会认为迪奥已经死了。

泪珠大滴大滴的砸在迪奥的脸上,迪奥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不是因为疼痛,而是因为他实在是太想笑,可他还是要装作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毕竟卡兹还没有来现在露馅,一切就得完了。

紧接着两个身形高大的穿着救护服的医务人员来到了现场,他们把奄奄一息的迪奥抬上担架,乔纳森本来还想上去帮忙,但是却被制止了,因为现在这种情况实在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

最终迪奥被抬上了一辆救护车,宴会现场变得一片狼藉西撒和乔瑟夫正在尽力稳定宾客的情绪。

然后又一辆救护车驶到了这里,人们立刻就反应过来,刚才的那一辆应该是假的!

迪奥和乔鲁诺都失踪了,乔纳森联合警方封锁了整个城市,但依旧没有找到他们的身影,那一带路段的监控录像都被毁的一干二净什么也查不出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了,整个城市都已经被他翻了个遍乔纳森整个人看上去都憔悴了很多,他迫切的想找到迪奥和乔鲁诺,想他们过的好不好?有没有被虐待?会不会现在已经……他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但是家族还是需要他支撑,他不能离开不能倒下。

可是迪奥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任由乔纳森怎么找都找不到?甚至连SPW财团对此都束手无策。

为了寻找迪奥的身影承太郎甚至翘了50天的课飞到美国去找迪亚哥,但迪亚哥一口咬死那天分开以后他就再也没和迪奥联系过,好在当时有花京院拦着不然承太郎真的有可能和迪亚哥动手打起来。

而在另一边。

乔鲁诺一脸担心的在旁边守着他亲爱的parde,毕竟迪奥是被装进裹尸袋里拖过来的再加上浑身都是血,这场面把五岁的乔鲁诺吓得不轻要不是听到了迪奥轻微的呼噜声,乔鲁诺可能会当场哭出来。

由于药效的副作用,迪奥睡了整整一个月才醒来,他一睁开眼睛就是乔鲁诺那一张软乎乎的小脸。

“parde!”

“怎样?有没有被吓到?”迪奥揉搓着乔鲁诺头上的3个甜甜圈,也许是因为成功逃出生天他笑得格外猖狂颇有一种反派得逞的感觉“你觉得我们是去意大利好,还是去埃及好?”

“你们现在哪也去不了。”

扭过头去迪奥看到了一脸无奈的卡兹,他毫不留情地将一份报纸拍到了迪奥的脸上,而上面正是乔斯达集团封锁了所有的外出的地方严密盘查只为找到迪奥和乔鲁诺。

“你看看他们的态度吧,基本上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卡兹用他高贵的紫罗兰色眼睛打量着迪奥,这确认了迪奥还挺精神的没什么后遗症以后表情稍微好看了一点“除非把你交出去,不然我们现在寸步难行。”

“如果一定要交的话,就把我的尸体送过去吧!”迪奥想了一下如果活着回去,生不如死的可能性应该会更大,尸体对啊,没错,为什么不能送尸体过去呢?金色的眼睛一下子就有光了“你的基因克隆技术现在进展到哪一个地步了?”

“你想太多了,最多就只能整些肢体和器官克隆不出一整个人。”

迪奥的表情显得越发兴奋,他直接扑上去一把抱住卡兹激动的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有这些就足够了!”

几天后,乔斯达集团收到了一封匿名的勒索信,上面写着迪奥和乔鲁诺在他们手里拿一亿美金过来交换,否则就撕票,还附上了几张迪奥遍体鳞伤被吊起来的照片,但奇怪的是,上面没有写交易地点也没有写交易时间。

乔纳森他们迅速行动起来,调取了那地方的监控似乎想从送信的人那里找到突破口,但是他们面对的可是有史以来智商最高的人类卡兹,所以这一次行动再次以失败告终。

隔一天,就像开玩笑一样那一封信又寄过来了而上面写着一句话你把我们惹怒了。

平时一本正经的乔纳森却被这一份恶作剧一样的信吓到了,他不知道该如何如何劫匪,只能发布一条新闻说,愿意用双倍的赎金作为交换地点由他们来定,乔纳森的态度很诚恳毕竟迪奥和乔鲁诺平安回来,钱并不是问题。

而迪奥翘着二郎腿吃着爆米花看到这则新闻,笑得嘴都合不拢了,这该怎么交换,自己绑架自己?然后再把自己交回去,开什么齐贝林式玩笑啊?

“wryyy怎样要不要赎金?”迪奥快笑得喘不过气来了“我记得做实验还挺烧钱的。”

“我劝你还是不要作死。”在卡兹眼里迪奥的才能和他作死的本事是可以画上等号的,毕竟前几次逃跑失败都是由于迪奥过于得瑟结果就被制裁了“我最不缺的就是钱了。”

“那你想要什么呢?”迪奥直接贴到了卡兹的身边,将嘴凑到卡兹的耳边诱惑着不安分的手指在卡兹的胸口上暧昧的画着圈圈“要不趁现在还早,来一发?”

作为纵欲爱好者的迪奥,之前都是被喂到撑而现在能饿一个星期已经算得上了不起了,更何况迪奥本身对卡兹就有一定好感,虽然以前也撩拨过卡兹,但卡兹就像个石头一样根本撩不动!

而卡兹直接用手捏住迪奥的下巴,他看见那双金色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说过不要作死,后果你承受不起。”

“吼吼,没试过怎么知道呢?”那双金色的眼睛像狐狸一样微微眯起,那些来自捕猎者特有的傲慢“卡兹~”

虽然拥有一米九的健美体魄但迪奥的模样就像个施展巫术的邪神,本就明媚艳丽的五官变得更加具有杀伤性,迪奥试探性的亲吻卡兹的脸颊,想看他会做出怎样的反应。

可是卡兹竟然诡异的笑出了声,当场捏着迪奥的脖子反制住迪奥,把迪奥整个人正面抵在墙上,声音变得有些哑“别再挑战我的底线了,这是最后的机会……”

“哼哼去卧室吧,别在这里。”

“迪奥!”

卡兹不悦的叫着他的名字,但是还是听取了迪奥的请求。迪奥被拦腰扛起径直走向卧室,刚进门,卡兹就搂着迪奥的要把他反压到门板上,紫罗兰色的眼睛里翻滚着连迪奥都看不出来的情绪。

对迪奥而言,卡兹不像是人类他永远都是那样顶着一张毫无波澜的脸就像是被供奉在教堂里的雕像,但又像一头强大的紫色雄狮都是那样高傲美丽仿佛天生就应该立在众生的顶点。

像白开水一样的家伙,真的会有欲望吗?

“你以为我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事吗?”不得不承认即使整日呆在实验室里,卡兹的压迫感依旧强的离谱,炽热的气体打在迪奥的耳畔就像是最后的警告,语气已经变了味道。

卡兹垂下眼帘,迪奥主动贴上了他的嘴唇。

不知道为什么,迪奥感觉他死去已久的心脏重新跳动起来,他没有太大的动作,甚至连气都没有换就像是害怕惊醒这一头睡眠浅薄的雄狮。

撕开那一层黑色的保鲜膜,露出底下那一层堪比古罗马雕像的肉体。

肌肉的触感摸起来并不僵硬反而就像玉一样光滑,像阳光一样耀眼的金发凌乱的散落在白皙的脸上,迷离的金色瞳孔倒映着卡兹紫色的身影。

卡兹似乎理解为什么那两个人会为了迪奥变得这么疯狂。

不得不说,迪奥天生就是个诱人犯罪的家伙,与生俱来的魅力与高傲,注定让他过不了平凡的生活,当然,迪奥也不会拘于平凡,他是最天赋异禀的野心家,就像他生来就是为了把世界弄得一团糟然后站在世界顶点俯视众生,就像教堂里的耶稣理所当然的接受着信徒的狂热与迷恋,而迪奥不会给予任何人回应。

迪奥牵引着卡兹把他推倒在床上,两人互相试探着拥抱在一起,都有所保留,却又自断退路。

智商高真的可以为所欲为,倘若先前迪奥的脑子里是一片平静的湖水,那么现在大脑就已经开始刮起狂风飓浪了。

迪奥感觉自己就像是海浪上的一只船,汹涌的海浪几乎要把他推到天上去,然后又狠狠的把它卷到漩涡中带到汹涌的海底,身体被海水尽了全身都处于失重的状态那是一种让人窒息的快感。

“卡兹!卡兹!卡兹!”他毫无顾忌地呼喊起了卡兹的名字,整个大脑都已经开始失控了,迪奥的喘息声变得越来越剧烈,哪怕隔着皮肉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心跳。

海浪再次向迪奥砸来,他呜咽着摇头,脸上全是亮晶晶的眼泪,金色的头发和着泪水贴在迪奥的脸上,阳光静静的挥洒,也许迪奥并不知道此时的他美得不可方物。

太累了,他真的只是一个宅在实验室里的科学家吗?

一直到第二天,迪奥醒来摊在床上望着天花板。作为一个深资的纵欲爱好者他的确有被爽到,但那种感觉实在太恐怖了就像是你很喜欢吃布丁但是有人逼着你一次性吃1000个布丁。浑身就像散架一样的疼,他甚至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去招惹卡兹那样的精力怪物。

好在卡兹还稍微有点良心,至少在迪奥晕倒之后帮他做了些清理。

迪奥扶着墙摇摇摆摆的走出房间,结果腿一软,还好卡兹动作快才避免了迪奥用脸摩擦地面的悲剧,看着和没事人一样的卡兹他深感老天的不公为什么这个家伙到现在都没有精尽人亡?

“你的体力太差了……”卡兹看了一下像丢了半条命一样的迪奥,脸上还摆着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

“你!……嘶”迪奥刚想甩开卡兹的手破口大骂,腰部传来的疼痛立马就把迪奥拉回了现实。

“parde你怎么了?”乔鲁诺用好奇的表情看着迪奥。

“被卡车撞了。”迪奥一本正经的对乔鲁诺说着瞎话,然后摸了摸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那为什么昨天我好像听到了你在叫卡兹叔叔的名字?”那双蓝色的眼睛里毫无阴霾,却问出了让人无法回答的问题。

“因为是你亲爱的卡兹叔叔开卡车撞的我。”迪奥的笑容僵在脸上,他轻轻地捏了一下乔鲁诺的脸然后一字一句的威胁到“小孩子问的太多,长大以后找不到女朋友的哦”

“那我长大以后可以让parde当我的女朋友吗?”那小家伙的眼睛亮晶晶的带着天使一样的笑容,然后嘴里不断的吐出让人害怕的话“papa,承太郎,卡兹都可以开车撞parde那么我也可以吗?”

“不行!!!!”迪奥挽起不存在袖子,他今天一定要狠狠的揍这小兔崽子一顿,结果乔鲁诺也聪明的很一遛烟就跑没影了。

扭过头去,卡兹正在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迪奥,迪奥当场就炸毛了“wryyyy是不是你把本迪奥的儿子给带坏了!”

“不是你自己说被车撞了吗?”

“wryyy”

“要不要我给那小家伙测个智商?他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懂。”

“随便你!”

迪奥挣扎着甩开了卡兹的手然后坐在沙发上随手拿着面包就啃了起来,就像是要把怒火发泄在面包上一样。

“别噎着。”卡兹很贴心的给迪奥递了一杯水,结果刚说完没多久迪奥就被面包给噎住了在旁边咳个不停。

“算了,准备准备把东西收拾一下,本迪奥打算到意大利罗马去定居。”迪奥喝了口水看着电视上的新闻,决定还是跑得远远的比较好“或者说埃及开罗。”

“你的对策是什么?”

“很简单啊,你克隆一颗我的心脏然后给乔纳森那个笨蛋寄过去。”迪奥说的很轻松,就像他知道这场骗局不会被揭穿一样“或者说先克隆一只手,然后把手指头一根一根的砍下来寄过去这最后再把心脏寄过去。”

时间又过了几天,承太郎和乔纳森收到了,两个匿名包裹,而里面装着的是同样的东西,迪奥的手指。

劫匪同意他们在一个仓库交换人质,但前提是不能由警方介入,只能让乔纳森一个人过来。

那个仓库本来是用来存放废弃的化学用料的,而此时里面却已经堆满了炸药,迪奥在远处拿着望远镜观望着,他一步步的看着乔纳森向仓库里走去。

“蹦”随着一声巨响顿时火光冲天,整个仓库在乔纳森的眼前被炸的灰飞烟灭连渣都不剩了。

而远处的迪奥笑得很畅快,像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

他扭头看向身边的卡兹,愉快的说着

“我很喜欢这样的方式,尸骨无存,血肉横飞烈火会吞噬所有不合理的证据,只留下我漆黑的不全尸体。”

最终,乔纳森拼尽全力才从那个仓库里抢回一具支离破碎的漆黑的尸体,自那天以后乔纳森好像再也没有笑过,在迪奥的墓碑前承太郎默默的翻上了一束鲜红的玫瑰看样子是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呢。

只要所有人都把他忘了,那个人就跟死了差不多。

大家都知道迪奥和乔鲁诺已经死了,死于一场绑架,尸骨无存与他有关的一切都被埋葬了,乔纳森把两枚戒指埋在迪奥的旁边“现在这两枚戒指符合你的品位了吧?”

但偏偏就是这样,没有人注意,远方一个金色的身影就拿着望远镜吃着爆米花像看戏一样的眺望着。

“走吧!我现在有点想看那不列斯的美景了。”

18 个赞

啊 这篇真香 蹲后续

太香了……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