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Gifts from God

,

作者:小炵💙💛喬迪星人 [ton020214] - Plurk
FC2: JD 2019聖誕文/Gifts from God -

2019/12/25

JD 2019聖誕文/Gifts from God

十二月的晚間街道被霜雪粉刷,無機純白被各種人工燈光沾染,暈上節慶的暖色。
幸好積雪不大厚,否則沒人上街了,浪費了那精心營造之氛圍。商店街響起音樂,花環,天使,聖誕樹,甚至是員工身上的聖誕裝。每間店都在搶聖誕節帶來的商機。
棕褐色的靴子踩進薄雪道路,他停下來,突然就被玻璃櫥窗內的東西止住步伐。
一個不起眼的雪花球。語其說不起眼,應該說一同擺放的商品,有得更是大更是精美,醒目的色彩搶去了小物件的光彩。若單獨觀看,它的價值絲毫不遜於任何東西。
金紅色鮮少的停駐了,木質底座上的雕工精細,花紋像在講述一個美好的故事,起承轉合最後落在一個手寫體的Merry Christmas,字樣不大偏小,迪奧卻看的很清楚。玻璃球裡人造雪花,小房子與樹木,星星與禮物盒。它被擺放在一個精巧盒子上,旁邊落著標價牌,迪奧在看到上面不知道多少位數的阿拉伯數字之前,就念轉至它停下腳步的真正原因了。

兒時某個他依然為了食物與溫暖奔波勞苦的日子裡,有隻冰冷的手怕拍他的頭,迪奧卻感受到某種溫暖,在他生於世界底層的黑暗世界中依然閃耀的髮,像天使掌中星光。迪奧出生在一個家庭狀況不好的家庭,貧窮家境落得他們連安穩住處都不算有一個,從上一輩檢視起就能輕易的發現問題點了。

父親不止酗酒嚴重,壓榨,家暴……能想到的惡劣事沒少做過,母親是迪奧童年陰霾中唯一能捉的線了,在心靈上。
那一天他只知道是個嚴寒冬季,母親帶著幾些麵包回家作為糧食,還隱約的藏著個小紙袋。趁著達利歐還沒醒來的時候掏出裡頭的東西,是個雪花球,雖然看上前有點老舊,但是完好的,玻璃球面也被重新擦拭過,點點雪白落於小世界裡的人造景。
「……迪奧,這個送給你,聖誕快樂……!」
那是一個疲倦卻溫柔的聲音,衰弱卻又滿載愛的語氣。迪奧才知道今天是平安夜,他不常上城市街去的。
她說著褪去身上的外套給迪奧穿上,雖然也已經是作用不大的破衣料,但迪奧還是感到暖和了,從那雙磷著耀金的赤朱,和自己相同的雙眼裡不寒冷。

但那也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是他母親死於過勞後自己被育幼院收容之前,久到藏於記憶深處的故事。這之中填補上前的經歷,早就損毀了一個孩童良善的人格了。

「……迪奧!你也等等我…東西都交給我之後就走掉太過分了……!」
聲音裡帶著喘息,喬納森從後面追過來,手上拎著為慶祝聖誕的東西,雖然是喬納森提議要買的,但迪奧同意的時候感覺上也很樂意啊……怎麼丟著我自己走這麼快……喬納森有些委屈的想。然後他看著迪奧停在玻璃櫥窗前,手指搭著表面,專注的盯著裡頭的東西……在看什麼呢?
喬納森看了看裡頭的東西,迪奧也會對小禮品感興趣嗎?是這個雪花球?「迪奧?你在看什麼?」

後者收回了手,回應的只有視線。沒什麼。迪奧接著說了句,重新動起腳步。
「等、等一下,迪奧!跟我一起走啦——」
喬納森喊著不開心,迪奧放慢腳步。

今天是12月24日,平安夜。


隔日晚間,兩人同居的房門被推開,迪奧褪掉身上的絨皮大衣,脫下鞋尖沾上了點雪花的半長筒靴,整齊的收在玄關後就朝室內去了,理當有個移動大暖爐來招呼他的,至少也喊喊他的名字。對,就是在說喬納森。
奇怪的是迪奧到了客廳也沒看見半點動靜,家裡是被裝飾好了,迪奧記得他出門見客戶前就在搞那棵樹了,看起來笨手笨腳的大熊很用心準備啊,料理也包辦了。
迪奧看了看桌面,這烤太過了……去年教過不是嗎?下了簡短評語往廚房移動腳步,那麼大隻的熊是能去哪了?

迪奧才要掏出手機撥電話,玄關有動靜了。門板被推開,大概是注意到迪奧的靴子遲幾些才朝內喊話。
「你回來了嗎迪奧?我剛出去了下,沒等太久吧?」
迪奧沒有回應,只是等他到客廳才丟問題。
「你去哪了?」
喬納森手上的紙袋很招搖。買點東西。他這麼回,迪奧才滿意的坐上他們時常待的皮革沙發。

他們為了今晚開了瓶紅酒,高腳杯敲擊聲在歌詠氛圍。喬納森坐到迪奧旁邊的位置,暖和多了。
這是他們從相識起一同過的第七個聖誕夜,以戀人的身份佔了三次。

迪奧朝喬納森抱怨他客戶問題很多,迪奧實際上對工作上的是鮮少透露,大概是耽擱到迪奧回家的時間了吧。喬納森猜測著試圖安撫,但在情緒燒緩後話鋒轉折又來訓喬納森的廚藝一點進步都沒有,之前的聖誕節不是告訴過火侯很重要的嗎?
他的傻笑變得更蠢,搔搔頰本來想說自己已經多注意了。
「那下次迪奧要和我一起準備嗎,手藝總是好不過你呢……再教我一次?」
群青眼中映著戀人,喬納森突然覺得這是多難能可貴的幸福,他知道迪奧的過去,知道迪奧本來是多麼難以相處親近,知道他們性格上有太多無法磨合的事——但儘管如此,他們還是在一起了,兩人的內心還是牽起聯繫了。
他想多陪陪迪奧,多珍惜這樣的時間。

「哼——好啊,但希望你能別太礙事,不然最後我會禁止你進廚房的。」
迪奧的標準太高了啦……明明也是有人說好吃的……打冤屈牌應該是沒什麼效果,又被迪奧說嘴回來,只有喬納森投降的份。

無意裡稍稍減短了彼此之間的距離,生理上與心理上。喬納森朝迪奧的方向挪動身子,閒聊告個段落,相互飲入一杯子紅酒。
在每一次他們靠得愈發近時,越有種不可言喻感……曖昧的緩慢的包裹他們,尤其是特別節日的傍晚,尤其是他們喝過酒後。

閒餘時間比大牌律師多上許多的大學教授側側身找口袋的東西,找出小盒子和剛才的紙袋一起送給迪奧,這是今年要贈與迪奧的聖誕禮物。其實本來沒有那個大紙袋的預定,是前一日才決定的,因為昨日戀人的小舉動。
揭起霧面紙盒蓋,躺著設計簡約的領帶夾,銀質表面鑲著矩形切割的星空石,邊界上鍍金烤漆,和迪奧很是適合,喬納森在挑選的時候就想像好迪奧會配適於哪條領帶哪套西裝。迪奧一直都是這麼好看,沒有他不適切的東西。
唇邊洋溢起弧度。眼光很好啊。迪奧偶爾的誇獎喬納森,一邊想著是不是情侶們在心裡真的有某種連結,他要送出去的紙袋裡裝著他比對無數挑出最完美的領帶。
不過看中這項禮品裏函意而挑選的只有迪奧就是了。
收禮的雙方都滿意著,但喬納森先結束了對禮物的感動,他推推他特地帶回來的那一份示意迪奧看看它。
漂亮的手指打開封口,讓他憶起過往的雪花球。迪奧頓著眨眨眼,從牛皮袋中拿出。人造雪花被翻亂重新落下,積在底下與小房子小樹木上頭,指尖撫過那細緻底座,微涼的觸感,深刻雕跡裡紋飾細節,迪奧他想到母親纖細帶傷的手將雪花球遞過來的畫面。他曾經很保貴的東西,卻被無情帶走。

回憶很快被捲走,迪奧仔細瞧個兩眼,果然差很多。這麼想著開口。
「這是昨天那個?停下來只是剛好而已,怎麼會送我迪奧這種東西?」
喬納森相信迪奧一定是有原因停下的,因為他沒有過這樣,而且那種眼神,一定是有什麼的……沒想錯的話應該和家庭有關吧,這是喬納森決定的關鍵。
他搖搖頭,接迪奧的話。

「但我覺得你需要它,迪奧在想些什麼……我偶爾是看得出來的哦……」
暖意的手掌搭上冰涼的那一方,後者停頓了。
「希望你收下,就算我猜錯了迪奧的想法也好,當作是我自己想送給迪奧就行……」
在說什麼……。跳動頻率加快,迪奧總是搞不懂喬納森,在過度溫柔這一方面。
明明就說不需要……明明只是個含有他脆弱情感的相似品而已……
喬納森把迪奧手中雪花球放到桌面,雪花又在被重翻一次。冰冷的手空出來了,喬納森再一次牽起。
「其實迪奧不需要送我禮物的……」

因為我覺得——迪奧就已經是上帝賜給我最好的禮物了。

喬納森勾著微笑,金紅眼裡看出不同以往,迪奧突然一個覺得他們或許喝多了,抽不開手,制止不了他的自說自話……或者說,迪奧捨不得。
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現在……只要溫度夠,什麼都能融化吧。
「我想讓你連同過往的份,那些應有的幸福快樂,在現在全部補齊……想要讓你重新感受到愛……」

我想要成為斬斷你痛苦的那道光芒,好嗎?迪奧。

遇見迪奧他曾經覺得是件令他困擾的事,只是隨著這些發展磨合,隨著靠近迪奧內心的熔點……從期許到不信任,從排拒到想要理解,從情動到想要守護。他們是異極的相吸,喬納森認為初識的苦澀只是這段痛苦又美妙的關係中的趣事。痛苦的部分被埋藏起來。

喬納森拉起迪奧染上自己溫度的手,在迪奧左手的無名指根落下一吻。
我想要永遠的待在你身邊。

沉默的停頓,迪奧的表情就是他動搖時會有的樣子,他征了好長一段時間。
盡說些蠢話……
「少說些自以為是的蠢話,我迪奧才不需要你來拯救。」
抽開手,轉揪住喬納森的衣領,徑直吻上去。

唐突的詫異,但這就是迪奧的做法,喬納森明白。
氣息與心跳明顯的迴盪。迪奧的心跳比平常快……
內心泛起甜意,搭上迪奧的後頸。親吻更加深入,佔據彼此。

JOJO,搞清楚,你才是上天扔給我的麻煩。

纏綿的沉迷,跌進紅棕色皮革。桌上雪下完了。
黏膩的糾纏休止,換取更甜美的開始。溫度在侵略,直到全部佔滿,被熱烈引起的喘息,茶珀石上起霧了,金髮貼著迪奧的側頰,他看著深邃的群青,被指掌和視線碰觸。
哪裡有聖誕節出惡魔的道理,可他現在就在誘惑人心,言語暗示喬納森。想要你了……快一點……

總有一天會寵壞的。寒冬中的擁抱,誰也不被冰雪刺骨了。

屬於自己的東西終歸是屬於自己的,地位,溫暖,情感,還有那一個懷抱愛的禮物。
要是兩人沒有相遇的話,找不回遺失的部分吧?

能使彼此從千萬命運中交會,便是上天的旨意吧。
雙方至此不再受黑暗迎到,連同遺憾過的,只要牽緊雙手。

那最幸福的
上帝饋贈之禮。


6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