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2019喬納森生日賀文

,

2019/04/04

喬斯達的大宅喧鬧,歡樂像舉辦什麼盛大的派對。而事實也如此。喬斯達長子的生日晚宴。

視線在人群的當中遊走,喬納森在尋找一個人,可他的眼睛在掃了一圈後並沒有捕捉到目標。
迪奧在哪裡?明明剛剛才看見的……
剛才不是幾分鐘前的剛才,而是晚會開始前的剛才。

「JOJO,生日快樂!」
看準般的把喬納森走神的意識扯回來,他眨眨清澈的眼睛看清聲音的主人。是別的貴族家的孩子,偶爾會聊個幾句。
從他的手上接過已經忘記是第幾份的生日禮物,在晚宴開始前喬納森就收到些了,更不用說現在。
他用禮貌的笑容答謝,視線不專注的重掃一次,還是沒有。對談時沒有看對方眼睛,還真是有失儀態。

喬納森在派對場地晃,左腳右腳,燈光紅地毯。停留下來與別人對談,愉悅,祝賀詞。和其他貴族孩子用蛋糕,禮品,信件。喬納森的謝謝在第二音節跑掉了,溜走不是發音,是注意力。

被禮物與生日快樂填滿,填充玩偶。喬納森跳下椅子,他塞不了多少恭賀的棉絮了,他快生不出更多答覆布料了。

喬斯達爵士停下對談。父親,迪奧呢?

迪奧嗎?然後喬納森得到了身體不適故留在房間休息的答案。
這樣啊。群青爬到了樓梯,視線一階階上樓。在怎麼說派對的主角無故消失也太過不禮貌。喬納森的眼睛滾落回自身的眼前,晚宴的面前。

思緒在迪奧那裡,身體在這裡。這是迪奧來到這個家不久,喬納森第一次生日,雖然迪奧對他不太友善……但喬納森認為這是迪奧對陌生的抗拒,還不知道迪奧的生日呢……喬納森一直覺得晚宴這天他們的關係會變得好些。

然後熱烈結束了,喬納森也錯的徹底了。

他回身上樓,敲了敲迪奧的房門,在心裡撰好的關心詞躺在心上等著。
沒有回應。又敲了一次,迪奧?

喬納森悄悄的讓門板與門框之間讓出一條縫,這確實不是紳士該有的行為,擅自進入別人的房間。

「你在做什麼?」
喬納森的反射神經像燙著地鬆開門把,是迪奧。他不在自己的房間裡,手裡拿著信件類的東西好端端的站在那裡。

「迪奧?不、沒什麼……聽父親說你身體不舒服,我想說來看看,但敲了門沒有回應,我就想說、想說……」
「哈、」
看來喬納森心上的慰問詞是浪費了。

「你真的認為我只是身體不舒服?」
迪奧揚起不屬於病人的笑容,像聽聞了一件大笑話那樣。
喬納森眨了幾下眼睛,閉起眼的時候問號從閉合間落出。

笑死人了。愚蠢。
「我只是單純的不想參加你的生日派對啊,JOJO。」

「欸?為什麼……迪奧…你生日的時候我們也能幫你舉辦……」
「不需要。我迪奧沒有生日,更不用舉辦這種可笑的宴會,JOJO,你不懂嗎?」

手中的信紙晃蕩,上面的收信人是喬納森。祝賀信。迪奧剛才闖進他的房間拿出來的,迪奧瞇細他眼中的金紅色,像看廢紙一樣。
迪奧眼中的垃圾是喬納森眼中他人心意的珍物。

嘴角彎彎地好看弧度,撕裂聲。迪奧在喬納森的面前將那張信紙撕碎,文字被分離成支離破碎,跟迪奧的話語在喬納森的思緒上破碎一樣。
「生日快樂啊,JOJO。」

「我討厭你,難道完全沒發現我今天都沒有向你表達慶生的意思嗎?」
雪花周旋飄散,迪奧的表情被白紙的落雪遮蓋,喬納森看不清楚,只看見迪奧微笑扭動的唇型。是碎紙模糊了視野,還是情緒模糊了視野。

「我更希望你從來沒出生在這個世界上。」

冰冷的玻璃渣刺進胸膛。迪奧的話語很乾淨,不帶一絲猶豫。雪下完了,迪奧的步伐很愉悅,像沒有越過東西的越過喬納森。

闔上們的聲音像句號,迪奧進房了。生氣發怒的喬納森被夾進門板,那是迪奧腦袋中的。喬納森只是蹲下來撿拾散落的紙片,眉梢蹙起的皺褶是失落。

迪奧為什麼這麼想呢……明明是想和迪奧更親近的……

要怎麼做才能讓迪奧理解呢?

喬納森睜開許願的眼睛,迪奧等的有點不耐煩了,雖然實際上是五分中,但對於許生日願望來說事久了。

「你好了?」
嗯。喬納森微笑回應他,把回憶跟蛋糕上的蠟燭一同吹熄。總算跟迪奧沒有距離了。
迪奧的眼神像在看蠢貨,相信有聖誕老人或者生日願望一定會實現的蠢貨。探了口氣,遞出身後的禮物。
「拿去,我迪奧幫你準備的,快謝謝我。」

「謝謝你,迪奧。」
喬納森的笑容是溫暖的,像還插在上面的蠟燭。
迪奧換到了喬納森身旁的位置,喬納森便順勢抱過去。
「真的謝謝你,迪奧。」
「我已經聽過了。」
還不夠。謝謝你,幫我過生日,和我在一起,打開心房。
迪奧是胡桃,錯誤的方式打不開,喬納森可是經好大一番才有現在的迪奧的。
他也是意料之外,明明一直裱框在那的劇本,為何到了現在,終章的字跡是被改寫過的呢。
不知道,或許這樣更幸福吧。
迪奧撥開喬納森,拔掉乾枯的蠟燭,切蛋糕像在切去過去的自己。完美的切線,三十度角。
這一塊是現在,自己跟喬納森。是壽喜喜歡的巧克力味,迪奧討厭甜,但有時化在嘴裡的又不是讓人厭惡的膩。

迪奧的嘴角翹了翹,像無奈,像無奈裡又快樂的。他將蛋糕遞給喬納森。

「生日快樂,JOJO。」

跟喬納森記憶中重疊的。身影交映,七年後的同一天,同樣的人,同樣的時間。時針與分針,日曆與四月四日的紅圈,你與我。重合的部分居多,但立場不同,氣氛不同,感情不同。

迪奧在中途被溫暖感化,像蛋糕材料的巧克力。喬納森是蛋糕,是甜膩,迪奧討厭這些,卻不自覺的災進去。

「嗯,生日快樂,謝謝你,迪奧。」
他們說好了要一起過生日。

喬納森吻上迪奧,輕描淡寫,是紙張上的輕細線,帶有巧克力味的。蛋糕上的奶油皺褶這樣輕柔。

生日快樂四個字化作甜膩,是戀情是回憶的黏膩,飄散在空氣中。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