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文風短篇練習

,

2019/02/22

冷靜的夜晚,迪奧的房間,喬納森的味道,複數的身影,熱鬧的晚宴。

迪奧一開始點頭答應喬納森在情人節的告白時邊偷偷將擬定的腳本藏進暗袋,他是得力的舞台劇主演。

迪奧擅長將精美的包裝裹得毫無破綻,熟知如何抹去刀刃中的銳利,塞進脆弱的禮品袋。只為華麗的送到他的好對象手中。

喬納森總是傻乎乎的收下禮物。還是滿臉的笑容,滿臉的溫暖。
儘管他理解袋中的東西是某種兇器,迪奧也知道他明白。但只要誰沒說清,誰都沒解開綁出華麗的緞帶,他們就還能用幸福美滿的弧度彼此相視。

兩年了。迪奧的獨居套房現在基本上是空屋,他總喜歡住喬納森家,因為喬納森家精緻,舒適,柔軟,迪奧喜歡那裡。早些時他們還會住在彼此家中,現在幾乎只剩迪奧到喬納森中的情況。
是我迪奧的。你的人,你的東西,你的房子,你的金錢,你的所有。再將第一項從清單中除名。
這是迪奧兩年前塞進暗袋中的皺爛紙張上寫的。

屬於自己的房間有戀人的味道,很正常,只是現在更明顯。

星星是寒冷的,一直都是,同樣正常,但迪奧漸漸發現手中的很溫暖。
冬季的尾聲逐漸暖和,不是太陽變得更大顆了,而是陽光總算融去霜雪。

在比三百六十五又多的更多的數字中,喬納森對迪奧付出的是愛,還是愛,是滿懷真切的關懷,充滿情感的溫柔。他愛迪奧,因為他愛迪奧,愛的他可以包容他的全部,接納他的一切,為他暗袋裡的那一張紙改寫出一個好結局。

迪奧一直負責讓銳利面顯得平滑,喬納森好心的接下這份工作,他認真負責的好好磨鈍了刀鋒。

迪奧在舞台中央與喬納森演舞,他們分離,又在貼合。起落的掌聲像是喝采,觀眾間衣料摩擦出的是汗,汗水。水聲膩著,掌聲又響了。
迪奧哼唱著高音,演出用的服飾裝飾了一身,是淡粉,絲綢,染覆迪奧白皙的膚。迪奧本是笑裡藏刀的妖狐,可他現在柔軟的像雲朵棉花,像乖順白兔的兔毛。
現在的迪奧在喬納森面前,那狡詐的妖狐便會散去大半。

舞台效果製造煙霧,室內的溫度很高。迪奧高音歌聲換氣的明顯,但瑕不掩瑜,依然好,喬納依然喜歡。

迪奧捏著星星,炙熱燙手。他看著眼前的人。
他覺得自己要被從演員名單中除名了。

因為他犯了禁忌。假戲真做。投入太多。
他想像在謝幕的慶功宴乾杯著自我的紅酒,看起來他無法出席了。喬納森體貼的邀他參加兩人的派對。
派對場地是藍色,是深藍,冷色調。迪奧問自己看見了什麼?暖色。迪奧淡淡的回覆。

從外衣,從肌膚,從黏膜。喬納森觸碰他,這不是派對,是極樂前的門。迪奧顫抖,喊叫,對天堂的不安。喬納森擁抱他,深深的,黏稠的。濃稠劃開彼此的距離。他安撫好迪奧,親吻他,把溫柔安心送進他體內的深處。

將錯就錯了吧。迪奧選擇乾脆的沈溺進去,溺死在那一片藍色的柔情,融化在紅粉的愛情。
迪奧喜歡這樣,他喜歡喬納森的錢財,喬納森的家世,喬納森的全部。他愛上了喬納森,是這個人,他的背景已然無關緊要。

好溫暖。在冬夜窩在暖爐前是件溫暖的事吧?

哐噹落地。是刀子掉在地上的聲音。

刀鋒不只被磨鈍,刀刃被火烤至消失。
劇本進了碎紙機,導演的職位落給喬納森。
他愛他,讓他寫結局。他愛他,給他改變自己。他愛他,放棄演繹身涯。他愛他。寫作幸福寫作快樂。

喬納森拉開華麗的緞帶,那裡沒有刀子,從紛彩的包裝紙裡散了一地紅心。喬納森從花樣內裡的銀彩,他摸到溫暖。

他抱怨道。
「迪奧,你好熱。」
「不是你害我的。」
他反駁道。這是你的溫度。

好溫暖好溫暖。丟了計畫。融化了融化了,像玻璃盆中隔水加熱的巧克力塊。

是我迪奧粗心大意了。你贏了,喬納森。
感受到陽光了。我迪奧都沒這樣想過。

和你兩人的話,不用演練台詞,默背故事,也能走向雙數的結尾吧。
終章就命名——

天堂,怎麼樣?
4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