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授权翻译】【花DIO+花承】The Monster Inside/心中魔+A Man's Purest From of Sin/至纯之罪


原作者:TheBlueHearted
CP为花DIO——花承——花DIO
警告:存在替身文学元素,对承不友好
是两篇文,因为剧情有联系就二合一发布了
是去年翻译的东西,译笔相当不好还请谅解
含隐晦R向描写

The Monster Inside/心中魔

梳子慢慢扫过他的红色发丝,本该直顺的刘海自发卷起。少年坐在那里,对现状一无所知。脑后传来轻柔的哼哼声,他看到烛光下暗爪般的指甲在闪烁。梳子卡在一处发结,当它被抽出时,他畏缩了一下——几根漂亮的红发被扯断。

“抱歉,小樱桃。”吸血鬼温和的声音让他眨眨眼。迪奥——正在梳理他的头发。典明皱眉。

“大人,您在做什么?”他慢慢问道,空荡荡的房间将他的声音衬托得如此响亮。迪奥顿住。

“嗯,你一直没有好好打理自己。头发乱糟糟的!本迪奥不会让我的任何追随者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出去的。”他继续梳理花京院的发丝。“不管怎样,小樱桃,你的头发可真美。我怎么可能不想梳呢?”

“… 我今天要出去?”花京院迟疑着问,脑子有点懵。事情往往是这样的:有时他的思维清晰而敏锐,有时他对正在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毫无头绪,好像这些都发生在别人身上。迪奥微微皱眉,把花京院转过来正对着他。

“典明,你今天一定得出去。不记得了吗?”吸血鬼低声说,“一定是肉芽让你失去部分记忆。我希望这种副作用不会恶化。如果你是个笨手笨脚的白痴,那你对我来说就没用了。”

花京院陷入恐慌。他不想变得没用。他想尽全力去帮助他的友人。他拧着眉。他是个不合格的朋友吗?他咽下唾沫。

“大人,我是个不合格的朋友吗?”花京院的声音有些颤抖。迷茫的紫色瞳孔聚焦了一会儿,露出痛苦的神色。迪奥被这个问题吓到。他摇摇头,微笑着,尖利的牙齿粉碎脸上温柔的假象。他伸出手,扒开少年打着卷的长刘海。

“你是个非常好的朋友。”他歪头,“为什么要这么问?”

“呃… 我常常觉得自己过于冷漠。我——不够强势。”典明垂头。“我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迪奥僵了一下,陷入沉思。吸血鬼叹气,放下梳子,直起身。

“哦,我的小樱桃。”他把手搭在花京院的肩上。“你有段时间没出门了。困住这肮脏的屋子里会让你胡思乱想。拿点钱,去给自己买点好东西。”

“像是… 新衣服?”少年的眼睛亮起来。迪奥得意地笑笑,手指缠在他的红发上。事实上,肉芽只是种保险措施,鉴于典明非常地顽强。

“没错,出去买点——适合你的衣服。”迪奥叹气,“我受够了看你穿那身单调的学兰。是时候给你的衣柜添点东西了。”

花京院点头,他起身,看上去有些蹦蹦跳跳的。然后他停住,回头看了一眼吸血鬼。外面天已经黑了,这意味这迪奥也能出门。“大人——”

迪奥止住他的话,“拜托… ”他露出魔鬼般的笑容。“叫我迪奥,小樱桃.

“迪奥… ”舌尖发出的声音感觉很奇怪,但迪奥似乎对这称呼很满意。迪奥喜欢花京院直呼他的名字。他想把花京院留在身边。“您愿意和我一起吗?”

这让迪奥有些吃惊,但他甩甩头。他抓起挂在钩子上的上衣,优雅地披在肩上。“我很高兴和你一起…

场景发生变换。他手里抓着丝绸床单,身下感到异常的温暖,有人靠在他肩膀上发出冰冷的喘息。锋利的指甲陷入背脊。典明皱起眉。一只手在抚摸他的脸,他往下一挺动,那股暖意似乎就要爆炸。他感觉精力异常充沛,觉得自己兴奋异常。

迪奥甜美的唇贴着他,口齿不清地说:“花京院典明——你是如此地奇妙。我很高兴,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他迷茫地点点头,将唇贴在迪奥细长的脖颈上,令他震惊的是——底下没有脉搏…

世界又一次崩解,但周围的环境没有改变。他现在躺在床上,盖着温暖的被单。空气中有种他无法辨别的奇怪味道。

“你要知道,最疯狂的是,”迪奥的声音让少年温和地笑着。那人靠在他胸前,金色的发丝散落在花京院的皮肤上。“我甚至没有命令你爱上我。但你就是,爱上了。你虽然会服从我的命令,但你仍保有自己的意志。我相信肉芽会强化你身上恶的一面。我竟培育出一种如此迷人的力量。”

花京院轻轻笑着,他抚摸迪奥的头发,赞美他柔软的发丝。“你在说些怪话,迪奥…

场景再次变换,他开始觉得恶心。意识慢慢地回到记忆中。他搂住某人的腰,从脸颊蹭到颈窝。

强壮的胳膊试图将他推开,“花京院,现在不行。乔斯达发现了我的存在,我得准备…

“迪奥,”典明厮摩男人的耳边,给了一个轻吻。“我可以快一点…

“好吧,好吧。”吸血鬼叹气,转身对着少年。“毕竟你还年轻,需要满足自己的欲望…

有什么东西抓住他,他摇晃着,听到某些东西破碎的声音。前臂下有什么东西也随之碎裂。花京院的胸膛上下起伏,上气不接下气。他紫色的瞳孔因震惊与厌恶而扩散。他哆嗦着。

典明蜷缩起来,不去理会承太郎的骂声。他盯着墙,脸上浮现出可怕的神情。那些梦——回忆。他和迪奥——他让自己被那野兽触碰,他让自己被那野兽宠爱。他和迪奥在一起,很快乐

花京院咽下唾沫,全身发颤。他到底是怎么了?肉芽会激发人的阴暗面——同时迫使他们完成迪奥给予的任务。然而,吸血鬼不会完全控制你。典明是个怪物。他是最糟糕的那个。

花京院哆嗦着,试图恢复平稳的呼吸,但他做不到。他觉得对自我的一切认知都被颠覆。

他发出一声呜咽,“承太郎,关于你的鼻子,我很抱歉。”他咕哝着,泪如泉涌。承太郎揉着他受伤的鼻子,鲜血顺着脸流下来。他的蓝眼睛蒙上一层阴翳。

“花京院,你最近到底怎么了?你几乎每晚都在发疯。一直在说梦话,辗转反侧。”他低沉的声音让花京院想起迪奥。典明咬牙,深吸一口气。他盯着承太郎。承太郎魁梧的身材,他的高度,明亮的眼睛,甚至是生来的星星印记,令他就像是吸血鬼的倒影。他的心紧紧卡在胸中,冰冷而嫌恶的尖利碎片将其刺穿。

他一直觉得承太郎很有魅力。花京院现在知道原因了,承太郎让他想起曾令他着迷的那个人。他想对承太郎做那些他曾对迪奥做过的事。想要夺取他的一切。像捕食者一样抓住他所有的弱点。所以的谜团都被解开。奇怪的是,他不得不加入这段旅程。肉芽被取出时,极度的惊慌与恐惧席卷他全身。就在那一刻,他永远失去了迪奥的爱。现在——他像追寻失去的梦一般追逐着迪奥。

花京院不在乎荷莉,或者承太郎,或者十字军中任何一个人。他加入这段旅程,是为了寻找黑暗的宅邸里他曾紧握在手中的幸福。承太郎向前查看状况变得更糟的花京院时,他瑟缩着远离对方。

“滚开…”他呲牙低吼着,他能尝到泪水里的咸味。

承太郎皱眉。“典明…冷静点。”他的声音听起来很谨慎,实际上还有一丝畏惧。花京院甩甩头,很快就了解到:一根触手缠住承太郎的身体,触手顶端紧贴着他的脖子。花京院心中的欲望在隐隐燃烧。思绪突然间变得恶劣,他还记得吸血时那种愉快的感觉。看着他人眼中的光彻底熄灭。

他还记得迪奥是多么骄傲,每次杀人后迪奥都会赞赏他。法皇放开承太郎的身体,而花京院则陷入彻底的挫败中。

承太郎看着他。他从没见过花京院这么沮丧。这——吓到他了。世界上没多少东西能撼动承太郎——但典明狂野犀利的眼神可以。他这样子和他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疯得彻底。以及这种饥渴感——这让承太郎想起捕食者发起袭击前那闪闪发亮的眼睛。

花京院失声痛哭,用拳头猛击床垫。哭声响起时,承太郎感觉整个身体都要被撕裂。他慢慢靠近,忘掉鼻子那里传来的疼痛。他设法抓住花京院——将他拉进笨拙的拥抱。

眼泪逐渐干涸,花京院抽着鼻子。他视线下垂,不想看到友人的脸。他不想看到承太郎怜悯的眼神。他发现了承太郎背心里露出的星星印记。

他抱着迪奥健壮的躯体,他很紧张。尽管迪奥已经准备好了——心脏仍在剧烈地跳动着。

“您… 还好吗?”他轻声问道,脸涨得通红。他不敢看吸血鬼的脸——转而盯着他肩胛上的星星。

“很好,典明… 抱紧我——那里。就是这样。别这么胆怯… 你不会弄疼我。”

承太郎被一把推开。花京院闭上眼睛。他深吸几口气,摆脱那些记忆。他和那怪物上过多少次床?典明觉得蚂蚁在他的皮肤上爬行。他想搓洗身体,除去迪奥残留的所有痕迹,直至流血为止。

“…拜托,”温柔的声音触动他的耳际,“告诉我出什么事了。我可能不擅长表达感情,但看到你这个样子…我很难过。”

“承太郎,你不会唾弃我吧?”他抬起破碎的视线,与承太郎坚定的蓝眼睛相对。“答应我你不会。”

承太郎挪动身子,坐在床上。他皱着眉点头,脸上一阵剧痛。他的血快要干了,逐渐凝固。“我保证不会。”

“当你被种下肉芽的时候,迪奥无法掌控你所有的行动。但你必须履行他的命令——该怎么做,取决于你自己。没有明确的目标,你的大部分自我意志仍然存在。”花京院的声音微微颤抖,他看到承太郎睁大眼睛。后者打了个寒颤,似是很快就领会其中的含义。

花京院盯着自己的手,“我回忆起那些时刻:那些我没有被命令去做任何事情的时刻…我和迪奥…我…我爱他。我跟他上床。我想抚摸那个混蛋。我想把他搂在怀里。”

“…而现在,”承太郎的声音显得异常柔和,“你不知道是否可以相信自己或是自己的感情。你感觉——在迷失自我。”

典明苦笑,“你说过你不擅长处理感情。”

二人陷入紧张而沉重的寂静。花京院鼓起勇气去看承太郎的脸,但他看到的只有悲伤,没有反感,没有愤怒。承太郎抚摸他的后颈。

“我只是在阐释你的感觉。我不知道该怎么帮你。”他双拳紧握,咬着嘴唇。“该死,那混蛋比我想的还要厉害。利用你的孤独来对付你。”

花京院叹气,“别把我说得像是受害者一样。我很清楚那是我自己的决定。”

“是啊,”承太郎轻轻吹了口气,继续揉弄他的后颈。“你需要忘记触碰他是什么感觉,对吧?忘记和他在一起的那种幸福感。”

“唔,嗯。那你算什么?解说员吗?”典明看到承太郎脸上浮出一丝笑意,他看到承太郎在脸红。

“所以…为什么你不利用我去帮你忘记他呢?”他微微一笑,眼中闪烁着坚定的光。“我能成为比那个混球更好的朋友。”

花京院摇头,眼中涌出泪水。这次他是因获得解脱与一丝希望而落泪。“空条,你最好想想你能给我什么,我和迪奥可不仅仅是朋友。”

“没错…”承太郎下意识地吞咽,脸更红了。花京院觉得自己又一次回归自我。回忆里的阴霾逐渐消散。

“嗯,”承太郎挺起胸。“我会成为比他更好的炮友。”

“哦,真的吗?”看着承太郎对着他的假笑瑟缩了一下,少年惊讶地挑眉,“那我们走着瞧吧。”

“…别那样看我。”

“为什么?这会让你觉得好笑吗?”花京院挪喻道,而承太郎笑着摇头。

“原来的你回来了。很高兴看到你回来,混蛋。”他下意识地用手穿过自己的头发。

“承太郎,谢谢你。”这话让承太郎大为震惊。典明很少用言语去表达他的感激。更多的时候,他只是在作秀,而不是对人认真地说话。

“不客气。”

A Man’s Purest From of Sin/至纯之罪

他颤抖地喘着气,就是这里。宅邸里的邪恶正席卷他的骨骼。他吸入太多空气中弥散着的不祥气息,引起一身鸡皮疙瘩,身体微微抽搐。典明沿走廊追逐他的同伴们,他们需要找到迪奥,宅邸的主人。花京院很难集中精力,每当他跑过熟悉的房间,回忆就会浮现在脑海中。他在那里被吸血鬼控制了好几个月。在这些房间里,他曾和迪奥分享过内心深处的秘密。

他咽下唾沫,跌跌撞撞地向前跑。

承太郎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被自己高大身影笼罩的少年。

“花京院,”其他人在场时他总是显得非常正式,“别被落下,你确定已经完全痊愈了吗?”

“嗯,”少年发出嘶嘶的气音——愤怒令他的声音变得微弱。承太郎叹气,摇摇头,很快便追上跑在前面的乔瑟夫。花京院做出深呼吸,向前迈了一步。

然后,他们消失了。眨眼间二人就离开他的视野。典明绷紧身体。绿色法皇立刻遍布整条走廊,发光的触手在角落与缝隙间飘动。他算出走廊长二十英尺。花京院皱眉,出了一身冷汗。他知道迪奥很强大,但他不了解吸血鬼的能力,而他明白自己无法与迪奥抗衡。他会成为有趣的玩物。不仅如此,迪奥必定会和他打心理战。

他们两个是怎么领先这么远的?典明感觉到来自承太郎的熟悉触感,心跳因喜悦而微微加速。法皇缠住男人的腿,而典明全身都在发抖——那条腿一点温度都没有,他把迪奥误认为承太郎。来不及把替身唤回来,法皇被一只冰冷的手紧紧握住。锋锐的指甲扎进触手。

诱人的声音顺着法皇的感知传来,像是透过电话线与他对讲,“典明…你回来了。”

“混蛋!”他尖叫着,挫败感在沸腾。愤怒涌上大脑,将他所有的理性思考都转化为熊熊燃烧的地狱。他要把迪奥撕成碎片。花京院明亮而锐利的眼睛在黑暗中闪烁。他确定好迪奥的位置,绿宝石水花消失在走廊的阴影中。没有被击中的迹象,前一秒迪奥还在那里——顷刻间,他就落在典明身后。

“我的小樱桃…那些乔斯达,他们对你做了什么?他们让你和我反目成仇。”迪奥的呼吸一如既往地冰冷,像一条顺着花京院的脊椎向下爬行的毒蛇。飘逸而魅惑的声音似是将毒液注入血管。他咽下唾沫。那声音,数周以来他在梦里听过无数次,使他融化并沸腾。

“我不是你的!”他紧咬牙关愤怒地说。法皇向前跃起,用伸展的肢体缠住吸血鬼,有效地将他困住。花京院心中充满胜利的喜悦。迪奥看上去有些吃惊。花京院双拳紧握,盯着魔鬼那锋利的,惊为天人的面庞。咔嚓。迪奥的鼻梁被花京院的拳头轻而易举地打断。他再次挥拳,这次打穿那人的颧骨。鲜血顺着他的指节流下。他猛击迪奥的下颚,尖牙割裂了他的表皮。“我从来都不是你的东西。”

迪奥笑了,尖牙微微闪烁。他抬起头,深红色的瞳孔与花京院漆黑的视线相遇。那双饱受污染的眼睛里再也没有一点漂亮的紫意,只剩下愤怒的黑洞。不顾一切地寻求着复仇。

“哦,可你确实是我的。”他轻轻叹了口气,试图让自己听起来像个心碎的孩童——这似乎只是在嘲讽典明。“而我也是你的。你不怀念我们曾经拥有过的那些…?”

这些话触动了花京院的心。他下意识地吞咽,浑身发抖。他呼吸急促,心脏似是在收缩。他以为自己已经向前看了。除了恨意,他抹去所有对吸血鬼的感情。他努力想着承太郎的模样,回忆他的声音,他的男孩与他身体相贴传来的暖意。相反,他所能感受到的尖锐的指甲抚摸手臂所带来的冰冷触感。男人的唇里涌出赞赏的气音,还有一丝血味。他的第一个朋友,他的初恋。

迪奥挣脱束缚,法皇在花京院虚弱的潜意识指引下逐渐从他身上滑落。他优雅地走向花京院,随伤口逐渐愈合露出一点笑意。典明的身体与精神都变得更为强大。然而,他的心,他可怜而孤独的心,还是那么脆弱。

“典明,”吸血鬼低声说,“我听说你想用承太郎取代我。你真的以为他能满足你,满足真实的你吗?那个渴望撕碎血肉的怪物?那头想要鲜血流遍全身的宝石色眼睛的野兽?”他发出细碎的笑声,声音在大厅里回荡。典明跪倒在地,绿色的替身消失不见。他战胜不了迪奥。

没有希望了。就像他以前一样,孤身一人。“我爱…爱承太郎…”花京院哽咽着,这话由他说出口显得耻辱万分,他心里清楚那不是实话。迪奥大笑,那声音如同教堂里难忘的钟声般作响。

“爱他?不,你不爱。你从来没爱过他。”一只金色的靴子砰的一声落在少年面前,吸血鬼跪下去,直视他低垂的目光,“你利用他,为了让你自己好受。你利用他来忘记我。”

冰冷的手掐住花京院的脸,迪奥在他耳边低语,从他的话语中可以听出些许愉悦,“然而你失败了。知道原因吗?因为只有怪物才能爱上怪物。而你,花京院典明——就是个怪物。”

他的声线略微降低,愈发甜美而振奋。他绯红的眼睛似是已不再能刺痛花京院的灵魂,而是如同寒冷的夜晚里跳动着的火焰般温暖。“典明,回到我身边。”

他拨开少年脸上的几缕头发,静静地看着他,不再有动作。花京院的身体已经适应怪物的触碰所带来的寒冷。他没有害羞地躲开,反而靠过去。典明又输了一次。他永远也摆脱不了萦绕在他心头那冰冷的邪恶,永远摆脱不了真实的自我。

“让我再度将真正的幸福赐予你。”吸血鬼这次露出发自真心的笑容,“让再度快乐吧,我的小樱桃。”

花京院第一次抬起头,呼吸已趋于平稳。他面带微笑,伸出手。他抚上迪奥的脸庞,迪奥微微将头靠过来。花京院向前倾,让他们的唇紧紧贴在一起,用力地吻住迪奥——把迪奥吓了一跳。迪奥知道自己赢了,他肆意大笑,用手轻捋花京院柔软的发丝。他想念人类为他带来的温暖,这感觉似是让迪奥获得了理想中的生活。

一个声音迫使他们分离。

“花京院!你在哪!?”是承太郎,他的声音听上去异常忧虑。他急切地寻找另一个少年,并祈祷自己不会找到尸体。

典明眉头紧锁,“我们…要怎么处理他们…我不想伤害他们——”

“别骗自己,”迪奥咕哝着亲上他的颧骨。

“你明白的,在你的内心深处,你想伤害他们所有人。所以,去吧,成为我荣耀的骑士。”迪奥发出滑腻的嘶声,“杀掉乔斯达们,还有那个你讨厌的法国人。”

花京院缓缓起身,法皇伸展肢体沿走廊设下结界,等待毫无防备的苍蝇们。迪奥咬唇,欣赏花京院愤怒的模样。少年身着学兰,与他阴郁的表情很相配。迪奥哼哼着表示赞赏。

那阴沉的表情转变成不易察觉的假笑,“那么,如果我杀了他们,我能得到什么?”

迪奥也露出邪肆的笑容,“我们会出门。你真的需要给衣柜添点衣服。”

结界被引发,无数绿宝石水花涌上触动者,骨骼爆裂的声音在走廊里回响。典明转身,几周以来第一次展现发自内心的笑颜。

9 个赞

我好了。太喜欢这种肉芽花Xdio的设定,又黑暗又色气

好爱 :hot_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