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言状之物

略微一点克系迪

“乔乔,来,坐下。”齐贝林教授拿着一叠报告坐下。乔纳森乖乖坐在他旁边,看着他摊在桌上的报告,“教授,这是?出土泥板的译文吗?”

“不不不,暂时还没能翻译出来,刚刚那边核对过登记的所有文字,全都对不上,猜测是某些还没被发现过的全新文明。”齐贝林指着上面的几个图案,“这种应该也是象形文字的一种,泥板四周的波浪,应该是指包围这里的大海吧?”

象形文字总要有像的东西,但是这块泥板在所有人看来都是没有规律的图案,他们甚至没有在这块泥板里面找出两个类似的字符,这和以往发现的象形文字完全不一样。

乔纳森看着桌上的文件,感觉眼前有些发黑,完全看不懂的字符好像在眼前飘起来了,跑到他脑袋里告诉他自己代表的是什么意思。

“教授,泥板的检验结果出来了。”褐色头发的女孩拿着一份报告递给齐贝林教授。

他匆匆扫了几眼,有些难以置信,“泥板的材质是来自海底的淤泥,里面还有一些水生物?那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坐在旁边的乔纳森似乎快要晕倒了,他眼前发黑,无数的黑色字符向他冲来,脑袋好像快被泥板上的信息撑破了。

齐贝林教授忽视了自己的宝贝学生,出去找其他教授了,剩下乔纳森昏倒在房间里。

“醒醒,能听到我说话吗?”带着迷人磁性的嗓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在黑暗里穿行的乔纳森抬起头寻找声音的源头。

“快来找我吧,我在等你。”

“你是谁?我要去哪里找你?”乔纳森左看右看也找不到声音的来源,面前的未知的黑暗,但是他心里并没有恐慌的感觉,似乎笃定自己一定能找到。

“我已经把所有的信息都交给你了,那块泥板就能找到我,快来找我吧。”

乔纳森醒来之后脑子一片混乱,泥板上的字符还在他脑中飘荡着,让他难以理解。

唯一明白了的一个符号就是海,难道声音的主人在海底吗?如果是海底,那要怎么去呢…乔纳森像是被迷住了心智,根本没有拒绝去未知领悟探险的想法。

“乔乔!”齐贝林教授风风火火回来了,“我和其他教授商量过了,最近大家先训练一下潜水,到时候潜下去看看,到底是不是有藏在海底的文明。”

乔纳森正愁找不到借口去海底,齐贝林教授就提起这件事,他立刻就答应了。

乔纳森体能好,擅长运动,潜水自然也不在话下,带着潜水器来到接近两百米的深度,可是依旧听不到之前的声音。他找到了泥板的原件,抚摸着上面的字符,“你到底在哪里?”

教授们的推测是,海底火山的喷发导致地壳发生了改变,就像亚特兰蒂斯一样,因为大规模的地震和海啸沉入海底。他们在当地的研究所借到了潜水钟,准备下海。

其他学生都觉得是件苦差事,危险不说,还怕白费功夫,除了乔纳森没人肯下水。

齐贝林教授自然是不舍得自己的宝贝学生一个人下水,可是他也没法强迫其他学生一起去,只能再三叮嘱乔纳森注意安全,遇到不对劲立刻返回潜水钟里面。

调试过所有设备后,潜水钟进入海底,这片海域不算太深,声呐探测结果是一千二百米左右的深度,还远远不到人类禁区,而且这个地方很少凶猛的鱼类,极端气象也不经常出现,并不是什么危险海域,理论上是一切都没有大问题。

“咚”潜水钟发出沉闷的声音,碰到海底了,耳麦里传来齐贝林教授的声音,“乔乔,你到海底了是吗?外面安全吗?能不能看到外面?”

“外面很黑,我先把灯打开,教授,我想出去看看。”漆黑的一片,到处都是未知,但是他却感觉如同回到家里一样…

海面上的齐贝林教授似乎在犹豫,久久都没有出声,他也想知道最近发现的泥板到底是不是属于海底的遗迹,但是他不想让学生去冒这样的险。

“教授,我感觉遗迹可能离这里很近了,我想出去看看,这里水流很平缓,在我能看到的范围里都没有大型的鱼类,我感觉比较安全。”

齐贝林教授知道乔纳森向来稳重,如果不是有把握,他也不会主动提出想出去看看,稍微犹豫了一下,允许他出舱。

可是齐贝林不知道,乔纳森已经完全被海里的未知生物迷住了双眼,一心只想去看看,去看看未知的黑暗里到底是什么。

打开舱门,进入水里,他感受到了一种温暖,似乎回到了母亲的羊水中,被温暖地包裹着。

“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好久了。”迷人的嗓音再度响起,原来他在这里…

“我终于找到你了…”乔纳森向黑暗游去,海面上的齐贝林教授听到他的话语,有些疑惑,转向显示屏,看看乔纳森到底是发现了什么。

乔纳森没有打开头上的大灯,潜水钟发出光芒照耀着的领悟空无一物,而在齐贝林看来,乔纳森正在一直往黑暗处游去,“乔乔,你干什么?快停下!”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那迷人的嗓音似乎从四面八方传来,让他摸不清准确的方向。

“我叫乔纳森,乔纳森·乔斯达。”

“乔乔!不可以说出你的名字!”海面上的齐贝林想要阻止他,可是乔乔似乎被什么控制着,完全不听他的指挥。他后悔没有把那些渔民的传闻也和乔纳森说一下…渔民间流传,一旦在海底听到有人叫自己,应该立刻离开,不可以回答,更加不可以说出自己的名字,不然就会被莫名的生物缠上…

“乔纳森·乔斯达,那我叫你乔乔可以吗?我是DIO。”一张漂亮的脸蛋浮现在他面前,柔软的金发在水中飘荡,狭长的红眸带着魅惑人心的吸引力,可是头以下的地方,全部都是他无法理解的混沌,就像是三维生物无法理解更高维度一样…

“DIO…”

齐贝林从耳麦里听见乔纳森的话语,DIO是人名,也是…神…他到底在海底遇见了什么?为什么摄像头里什么都看不见?

“乔乔!还能听见我说话吗!乔乔!”齐贝林在海面上徒劳无功地呼唤着乔纳森,他不知道海底下乔纳森面对着什么,他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拯救乔纳森,他心爱的学生难道就要留在这片海域了吗…

“立刻准备另外的潜水钟,我亲自下水看看。”既然叫不回来,那就下去看看吧。可是所有人都阻止了齐贝林,他年纪不小了,而且没有经过训练,水下根本不知道有什么东西,让他下去无疑是送死…

“不让我下水,那就其他人下水,一定要把他救回来。”齐贝林难得意气用事。

可是没有人愿意…一千多米的深度,再加上未知的生物,谁都不愿意去送死。

隔着面罩,乔纳森得到了美人的一个吻,混沌的黑暗包裹着他,似乎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样…

“乔乔,抱着我吧。”

他隔着潜水服给了美人一个拥抱,他居然冒出了打开面罩的想法,想和DIO更加贴近…

海面上的各位教授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立刻让潜水钟上浮…乔纳森的潜水衣和潜水钟有一根紧密连接的氧气管,慢慢上浮的话,说不定还能救上来…

原本正和DIO抱在一起乔纳森感觉自己正在慢慢上浮,他回头一看,潜水钟已经在慢慢上浮了,被潜水钟拉着的他也跟着上浮。

“DIO…”一瞬间,他甚至有种,爱侣被强行分开的感觉,他冲动地揭开面罩,给了美人一个吻,“我会再来找你的。”

得到这个吻后,DIO感觉自己又实质化了几分,果然纯粹的信仰能让自己越来越强…如果能到陆地上,他就能成为真正的神了。

乔纳森随着潜水钟慢慢上浮,回到水面后,他已经昏了过去,被教授们紧急送医。

在医院修养了好几天,乔纳森终于醒了过来,谁都不提他在海底发生的事,遇到的美人也仿佛只是一场梦。

推门进来了一个人,已经准备休息了,所以并没有开灯,乔纳森还以为是齐贝林教授来看他了,伸手去开灯,身上却被什么压上来了,柔软的唇贴在他唇上,“不是你说要来找我的吗?让我好等。”

果然不是梦…未知的黑暗紧贴着他,却让他感到柔软轻盈。

越多的和乔纳森贴近,DIO就越是实质化,他伸手抚摸着乔纳森的脸,“抱我,我想和你更近…”

从他那里得到了更多的亲吻和拥抱,DIO看上去和人类的差异越来越少。既然从这个人类这里得到了力量,那就让他成为自己的第一个随从好了。

满怀雄心壮志的DIO正策划着如何统治世界,首先要通过这个人类,帮自己找到更多的信徒,然后让更多的人类信奉自己,自己就能统治世界了。

可是DIO没想到,他居然会得不到其他人的信仰,只有乔纳森的信仰虽然可以让他维持在现在这个样子,可以却无法让他更强,而且也不得不承认,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听见他的呼唤,甚至有些人类连看见他都做不到,DIO痛骂人类都是废物,可是根本无法改变现状,只能乖乖待在唯一的信徒身边。

9 个赞

jojo :san check 大成功!

2 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