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d】命运法则

,

注意非原著时间线
00.
布兰度家的老酒鬼醉死在及踝的雪地里。
他僵硬的尸体绊倒了来往的一个行人,那人骂骂咧咧的一脚踢开了厚厚的雪,露出白灰色的尸体。
警察断案很快,死者手里紧紧捏着酒瓶,又被发现在雪地里,这没什么好说的。
他们将这一噩耗告诉了等待丈夫回家的布兰度夫人,柔弱的夫人当即瘫软了下来,好心的警察扶住她,又告诉她可以随时向社区寻求帮助。
“孩子,对于你父亲的事,我们很抱歉。”
金发男孩稚嫩的脸上流露出恰到好处的哀伤:“我知道了,非常感谢您,警官。”
警察们离开了。看着仍伏在桌面上哭泣的母亲,年幼的迪奥•布兰度终于露出了真正的、畅快的微笑。
父亲啊,感谢您做出的贡献。早早的、自愿的死去,这就是你最大的价值。
01.
男主人死后,布兰度家的状况并没有像布兰度夫人想象的那样糟糕透顶。她变卖了自己的首饰衣裙,只留下一件最朴素的长裙。在辛勤的工作后,她竟发现家里的经济状况有所好转。
“迪奥,这一定是你父亲在天上保佑着我们!”布兰度夫人喜极而泣,紧紧拥抱住自己同样操心着生计的儿子,“我亲爱的,你喜欢读书,我们可以去买好多书!你想上学吗?迪奥?我们去上学!”
迪奥贴住母亲温暖红润的脸颊,眉目间充满冰冷的嘲讽。
他温柔的、愚蠢的母亲,显然不曾意识到,他们母子不辛生活的最大原因之一就是那个该死的老酒鬼。
但他这么想着,什么也没说。
02.
“嘿,迪奥,这孩子迷路了,今晚让他在我们家休息休息,好吗?”
布兰度夫人解开围裹在男孩头颈处的围巾,露出男孩乱糟糟的蓝色的头发。
“你好!迪奥!我叫乔纳森,乔纳森•乔斯达,大家都叫我JOJO!”名叫JOJO的男孩露出友好又爽朗的笑容。
他被布兰度夫人推到火炉前。布兰度夫人一边说着,一边为乔纳森准备小点心。
“正是下雪的天气呢,JOJO一定冷坏了,快来烤烤火!
“迪奥,你父亲也是死在这样的天气……我多希望雪不要下得这么大……”
迪奥啪得合上了书,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挂上了敷衍的微笑,他大步走到JOJO面前,捉住他的手摇了两摇,待到吸引了他母亲的注意力,便用高兴的语气说:“我是迪奥!真高兴认识你,JOJO!”
“你们能好好相处真是太好了。迪奥,宝贝,妈妈真高兴。”布兰度夫人亲亲迪奥的脸,快乐的继续她白天剩下的一点工作。
JOJO虽然感觉迪奥的表情有点不对,但他并没有想那么多,还是很高兴,在火炉前与迪奥一起吃布兰度夫人端来的小点心,并且为他讲述自己的生活,介绍他的好朋友丹尼:“丹尼真的很好!你一定也会喜欢它的!迪奥!我真想带你去我家玩!”
迪奥瞥瞥他的母亲,随意点了点头:“哦?那真不错。”
他不着痕迹的拉开了与乔纳森的距离。这个愚蠢的JOJO,把饼干渣子吃得到处都是。他真的是有钱人家的少爷吗?真是可恶,他在炫耀吗?妈妈太多管闲事了,上帝,让他闭嘴吧!
03.
第二天雪停,乔纳森被乔斯达家的人找到。布兰度夫人拒绝了乔斯达家的谢礼,而乔斯达先生如何暗中关照布兰度夫人,使她的工作更顺利这件事暂时按下不提。
在两家的默许之下,乔纳森经常来找迪奥玩。
迪奥对此烦不胜烦,但碍于母亲温柔热切的眼神,他不得不敷衍搭理乔纳森。
“……他们欺负女孩,这是不对的,因此我和他们打架了……”
“你赢了吗?”
“没,没有。”
“没用的JOJO。”
“我下次会赢的!”
“哦?那就等你赢了再说吧。”
“他们后来都不和我玩了,每次遇见我,都会讽刺我。
“这倒没关系,但是,为什么,其他人也不和我玩了呢?”
乔纳森絮絮叨叨的说,又趴在迪奥的椅子扶手上,神情低落,像一只垂着耳朵的蓝毛狗狗。
迪奥翻过一页书,漫不经心地说:“大概是你太令人讨厌了吧。”
“迪奥!”如果乔纳森真是一条狗狗,那大概他全身的毛都会炸起来。
“逗你的。”迪奥摸摸乔纳森的头,又抽回手,嫌弃的在裤子上蹭了蹭。要洗裤子了。迪奥面上并不显露什么。
但是乔纳森被安抚了,重新围着迪奥,试图同他搭话。
04.
“迪奥!迪奥!去我家玩吧!后山上开了很多的花,小溪也很漂亮!
“爸爸想你了,丹尼也想你了!
“迪奥,求求你了,我们一起去玩吧!”
乔纳森绕在迪奥身边,吵吵闹闹的让迪奥快要克制不住本性。
“闭嘴,蠢JOJO。”
乔纳森早已窥见他的伙伴恶劣性格的一角,但他大度地包容着迪奥的坏脾气。
“那我当你答应了。”乔纳森跑去告诉了布兰度夫人,迪奥阻拦不及,只能站在门口僵硬地看着妈妈向他投来热烈的目光。
……
汽车开动了,乔纳森很兴奋的抓着迪奥的手,冲渐渐缩小的人影挥手。
迪奥甩开乔纳森的手,碍于前座乔斯达家的司机,只是揪着乔纳森的耳朵,凑近咬牙切齿的低声骂道:“你这!可恶的JOJO!”
乔纳森扁扁嘴,揉揉耳朵。两人分坐两端,乔纳森偷看着迪奥。迪奥瞥他一眼,想了想,面色缓和起来。乔纳森于是试探性的挨近了迪奥。
05.
乔斯达家祖上就是爵士,直至如今依旧拥有不菲的财产和一座占地面积广阔的庄园。乔斯达家的现任家主乔治,在当代社会仍然恪守绅士的礼节,是一位真正的绅士。他的妻子早亡,他独自抚养乔纳森,并希望他的独子长大后能够继承绅士的品格。
“欢迎你,迪奥。”乔治陪两个男孩坐了一会便出门了。
丹尼摇着尾巴,在乔纳森的脚边打转,呼哧呼哧的喘气。
迪奥微妙的将这条斑点狗幻视成了某个拥有同样蠢样的JOJO。他视线上移,正对上乔纳森闪闪发亮的蓝眼睛。
愚蠢的JOJO,你耽误了我一个下午的宝贵时间。迪奥抱怨着,被乔纳森拉着跑向庄园后草木茂盛的山坡。
他们在热烈的阳光下穿行过招摇的草丛和灌木,避入景观湖边小小的屋子。丹尼在迪奥的怒骂和乔纳森的大笑声中追扑蝴蝶,湖泊波光粼粼,比钻石还要闪耀。
迪奥原本想将乔纳森绊到溪里,却被乔纳森拉住。他们跌入小溪中,纠打在一起,再站起来时浑身都湿透了。明明是迪奥有错在先,他却先声夺人,狠狠骂了乔纳森一顿。乔纳森反嘴的声音渐渐弱了,迪奥以为乔纳森服了软,高傲的仰起头,将湿漉漉的金发向后捋。却没想到这是因为乔纳森走神了。
迪奥的脾气真坏……明明是他捉弄人不成才害的大家跌到水里了。但他发脾气时真好看,像金毛猫……啊,猫,迪奥真像猫啊。
乔纳森猛然握住迪奥的肩膀,对上迪奥傲气的眉眼一时忘了要说什么。他的脸更红了,这并非完全是太阳的功劳。
迪奥不耐烦地挑眉,就要打开乔纳森的手。“迪奥,我们该洗个澡,或者换身衣服,不然会感冒的!”乔纳森终于囫囵出了句人话,并且成功说服了迪奥。
他们分开洗了澡,乔纳森匆匆冲出浴室的时候,迪奥已经打理好了自己,在和管家说话。
迪奥穿的是管家专门为他准备的新衣服,他原本就有种难得的贵气,在制作精良的衣饰的衬托下,更显得他身姿挺拔,眉眼骄矜。
管家和蔼的替乔纳森整理头发,告诉他们晚饭已经准备好了,他们随时可以享用。
迪奥曾开玩笑似的讥讽过乔纳森粗鲁的吃相,因此乔纳森有意识注意和迪奥一起吃饭时的礼节,虽然总是做不好。他倒不存有迪奥那般争强好胜的心思,只是单纯地希望能与迪奥更亲近一些。
有外人在时,迪奥一向对乔纳森很好,他们凑在一处吃完了一顿饭。天色未晚,迪奥表示要回家陪妈妈,于是管家安排司机送他回家。
“迪奥!迪奥!我明天再去找你玩!”
乔纳森的喊声消散在风里,迪奥不曾回头看他。
06.
在乔斯达先生的一点关照和两个孩子的努力学习下,乔纳森和迪奥一同度过了中学时光。在任何一个外人看来,他们俩都是亲密无间的挚友。
在休•哈德森大学,迪奥攻读法律系,而乔纳森遵从内心,选择了考古系。
他们的课表时间虽然错开,课下也不再总在一处,但他们同样参加了橄榄球队,晚上也住在一间宿舍。如此这样,乔纳森反倒觉得迪奥对他真诚了一些。
该说迪奥长大了吗。乔纳森掏出钥匙,打开宿舍的门。房间里一片寂静的黑暗。
迪奥还在图书馆吗?可是已经很晚了。乔纳森给迪奥发去了信息。但直到乔纳森洗漱完也没有回音。
凌晨一点,迪奥回来了。他穿着黑色的紧身衣,闪亮的眼影和模糊的口绿让乔纳森目瞪口呆。
乔纳森结束了他在课题组的帮忙——要迪奥来说,这是没用的JOJO在白给人当跑腿小弟——终于有一次回来的比迪奥早。这也是他第一次看见打扮得如此……奔放的迪奥。乔纳森说不出其它词汇。
迪奥一向衣冠楚楚,注意形象,与他此时的打扮大相径庭。
“迪,迪奥……”乔纳森穿着他的狗狗睡衣,高壮的身躯僵硬的从他们的小沙发里挖了出来。
迪奥锐利的眼尾一扫,带有醉意的声音懒洋洋的,像在红酒中浸润过一样醇绵性感:“哼?蠢JOJO,今天回来的倒早。”
他优雅的越过乔纳森,走进了浴室。他即使醉酒,气质依然出众。迪奥•布兰度是法学院的NO.1,这不仅指他的成绩,也指他的人格魅力。有他在场的地方,人们第一个注意到的一定是他。他的身边总是围绕着很多人,他被同龄人崇拜着。
乔纳森原地转了两圈,还是决定问问迪奥:“迪奥,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迪奥没搭理他,慢悠悠收拾好了自己,推开浴室门,就要再次越过乔纳森时被他抓住手腕:“放开,JOJO。”
“你先回答我。”乔纳森很担心他的挚友。
迪奥的脸卸了妆,少了两分妖邪,恢复了平日的俊雅。但他的表情可一点也称不上文雅:“烦死了!JOJO!和你无关,放开我,我要去睡觉了。”
“迪奥,我只是很担心你。”乔纳森找了个例子,“这么晚了,在外面很危险……”
“我说,JOJO,你是不是忘了我是男人。”迪奥满脸不耐的用力抽回手,“而且有人送我回来,别操心不关你的事。”
迪奥砰的关上了他的房门。乔纳森差点被门打到鼻子:“但是……等等,谁送你回来的?你们一直待在一起吗?迪奥!”
07.
乔纳森难得失眠了。
他从没想过迪奥的另一副打扮,与往日正经的样子完全不同,有一种勾人心神的风情……不,不行,乔纳森,你到底在想什么啊!
乔纳森翻身坐起,愣愣的望着窗外。窗帘没有拉严实,微弱的月光和五颜六色的城市灯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打在地板上。乔纳森的思绪开始发散,一会想到迪奥没有喝醒酒汤就睡了,明天起来会不会头疼,一会又想到迪奥美丽的眼睛和涂着口绿的嘴唇。
他的唇妆是花的……乔纳森想着那嘴唇一张一合的样子,感觉一股燥热充斥着身体。他赤脚踏在地上,拉开窗帘。
他倚着窗框,视线却飘向一面雪白的墙壁,墙壁的后面,正是同他一起长大的迪奥。
他强迫自己回忆学过的知识,却能从任何一个单词里联想到迪奥。
这有违他的绅士精神。
任何一位绅士都不会在深夜臆想自己的兄弟。
但思想总是难以被人类控制。
在这安静的夜里,乔纳森胡思乱想。
从幼年开始,他们就陪伴着彼此。乔纳森的青春即是迪奥的青春。他们对对方成长过程中的每一点变化心知肚明。也许迪奥不承认,但他们确实亲密无间,也许乔纳森不相信,但他们确是命运双生。
他们天然互相吸引,在不同的故事背景下,用不同的方式完成命中注定的相遇。
乔纳森用他绝不愚笨的脑袋想了半宿,没有想出什么名堂来。他只好叹口气,顾不上拉开的窗帘就精疲力尽的将自己交给了床。
他迷迷糊糊间突然又想起一个问题:送迪奥回来的人究竟是谁?
08.
乔纳森一觉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没有人叫他——谢天谢地,今天没课。
他的头很痛,但昨晚混乱的思想总算不再纠缠着他,这让他松了口气。他隐约感到问题仍然在那,他只是在逃避问题,但他选择像鸵鸟那样将头埋进沙子里。
绅士是不会逃避问题的,但此刻乔纳森只想这么做。
迪奥早就出了宿舍,他总有超人的精力。乔纳森不知道他做什么去了,但总归是正经事,不会像昨晚那样荒唐。
乔纳森给父亲打了个电话,向他交代了近来的情况,又打给布兰度夫人,问候她的身体状况。
面对两位家长对于迪奥的询问,他回答:“是的,迪奥很好,身体健康,作息规律,学习也很刻苦。”
布兰度夫人悄悄问他迪奥有没有喜欢的女孩。乔纳森有种莫名的委屈,这感觉太奇怪了,他忽略过去,说他不知道。
晚饭时间,乔纳森告诉迪奥,他打包了学校食堂的饭菜回宿舍,希望两个人能一起吃顿饭。
“迪奥,我们很久没有坐在一起吃饭了。”
“蠢JOJO,那是因为你一直在忙你那傻瓜课题。”
“我很抱歉,迪奥,那么……”
“但我今晚已经有约了,下次再说吧,JOJO。”
乔纳森坐立不安。他们的对话往常也有这么简短的时候,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他忧心忡忡。
你在哪里?
他给迪奥发消息,但迪奥没有回复他。
他又询问瓦尼拉艾斯,这一次很快有了回应。一个酒吧定位,是迪奥发过来的。
乔纳森穿着白衬衫,以好学生的形象赶往了这个地区最热门最广受好评的夜店。
09.
乔纳森局促地迈进了店门,扑面而来的音乐和灯光将他震得头昏脑胀。
好孩子乔纳森还从来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他避过此时还不算多的人群,努力寻找迪奥在哪。
“您是乔纳森•乔斯达先生吧?”
“是的,我是。”乔纳森看着面前的男子。他穿得落拓不羁,很有个人风格,“对不起,您的眼睛……”糟糕,说出失礼的话了。
“没关系,只是美瞳而已。我是恩多尔,迪奥让我来带你过去。请吧。”
乔纳森被带到一个隐蔽的卡座,从这恰好能看见迪奥,而很难被别人看见。
“迪奥!”乔纳森打算过去,却被恩多尔拦下了。
“请您待在这吧,等结束的时候迪奥会来找您的。这是迪奥的意思。”
乔纳森只好待在那看着。
迪奥今天穿着黑色的露背装,依旧是浮夸的妆容,额上戴着绿色的头带,金发像是在闪光。
真奇怪,明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乔纳森却能看见迪奥左耳耳垂上的三颗痣。他盯着痣下方金色的耳环,直到迪奥轻飘飘地看他。
乔纳森回过神来,脸颊涨得通红,幸好此时他身边没人,恩多尔早就回到迪奥身边去了。他抓起面前的冰水,一口气灌了下去。
他握着空杯子,注意到迪奥身边围着男男女女不少人,这很像迪奥在学校里受欢迎的样子,但迪奥在学校绝不会露出这样邪气的表情。
人常常被氛围掳获。夜店里穿行着俊男美女,乔纳森却只顾看迪奥。明明已经看过了很多年,早该失去新奇了才对。
他看见有女人坐在迪奥的腿上,丰满的胸脯紧挨着迪奥结实的手臂。红唇与绿唇轻轻的擦过……咔,杯子碎了。
乔纳森懊恼的抖落杯子碎片,他的手被划了一道口子。他不再看迪奥,去找服务生处理杯子碎片,以免再不小心伤到他人。
等他再回来时,迪奥不见了。
人群尖叫,他烦躁地看向灯光缭乱的舞台,发现金发的男人正在上面。隐隐的,他感觉他和迪奥对视了。
10.
“JOJO。”迪奥出现在了乔纳森的身后。乔纳森回头看他时,被他揪住衣领,吻在了下巴上。
乔纳森怔怔的注视着迪奥得意勾起的嘴唇,那颜色异常的嘴唇在昨夜梦中折磨着他。
迪奥,迪奥,为什么总爱戏弄人?
乔纳森心中升起愤怒的火焰,这愤怒既是对着迪奥,也是对着自己。他早知道迪奥恶劣的本性,很清楚他绝非善类,如果不是在和平年代,以迪奥的性格,他绝对会成为一个恶徒。
但这些都不是迪奥做出此举的理由。
他简直想给迪奥一拳,就像小时候那样。可他们已经长大,单纯的拳脚相交已经不能解决问题了,更何况他以什么理由去打出这一拳呢,就因为迪奥亲了他?
愤怒的火焰被痛苦的巨浪覆灭了。就在这一瞬间,乔纳森突然明悟了他一直在逃避的问题。
他对迪奥究竟抱有怎样的感情呢?他近乎神授一般明晰了。但迪奥呢,迪奥只是觉得这样很有趣、能够看到他惊慌失措的表情吗?
“喂,JOJO,你怎么了?”迪奥没有看见他想要的表情,不禁收敛了笑意。
“迪奥,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乔纳森直视迪奥金色的眼瞳。多么漂亮的眼睛,多么坏心的人!
迪奥突然笑了,他抚摸过乔纳森的耳廓,凑近在乔纳森耳边说:“你觉得我在开玩笑吗?”他的声音充满蛊惑,就像伊甸园那条循循善诱的毒蛇。
乔纳森推开迪奥,颤抖着想要离开。
“JOJO,你不留下来陪我吗?”
乔纳森没有回头。
11.
这一晚迪奥没有回来,这导致第二天乔纳森与艾丽娜说话时心不在焉。
“JOJO,你又走神了吗?”艾丽娜关切的看着他,“我还是先走吧,旅游的事我们下次再说,你好好休息。”说着,艾丽娜起身向门口走去,没想到正遇见回来的迪奥。
“迪奥,还好你回来了,JOJO似乎有点不舒服。”
迪奥与乔纳森对视一眼,便对艾丽娜说:“我知道了。艾丽娜,你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有关旅游的事,我们可以下次再聊。迪奥,JOJO,回见。”
两人目送艾丽娜离开,房里一时安静下来。
“蠢JOJO,聊得愉快吗?”迪奥似笑非笑。他没有化妆,正将正装外套和领带挂到门边,然后一边松开衬衣顶端的扣子,一边施施然坐在乔纳森对面。
“迪奥!”乔纳森几乎一夜没睡,他这两天都没休息好,这会头痛欲裂,“艾丽娜只是来邀请我们假期一起去旅游。史比特瓦根也去,还有艾丽娜的男朋友!”
初中时艾丽娜曾向乔纳森表白,虽然被乔纳森拒绝了,但这没影响他们两个成为好朋友。而迪奥却总在私下里对乔纳森暗示这件事,虽然乔纳森本人不在意,但他必须为艾丽娜着想。迪奥每次提起,他们都会吵架。这次也没有例外。
“是吗,那怎么不是史比特瓦根那家伙来邀请你?”
“够了!迪奥,你在乱发什么脾气。昨天晚上你为什么没有回来,你和谁在一起?”
“JOJO,这与你无关。”
“这怎么与我无关!”
乔纳森一时没了下文。“怎么不继续说了?”迪奥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迪奥,你真是混蛋…”
“我确实是。”迪奥痛快地承认了。他坐到乔纳森身边,凝视乔纳森明亮的蓝眼睛,仿佛试图从中窥尽乔纳森如今所有的痛苦和迷茫。
从幼年开始,他就似乎以折腾乔纳森为生命的必需。他要他们纠缠不休,无论以何种形式。
他状似被那双蓝眼睛蛊惑,慢慢接近,直到两人的吐息交缠在一起,挑逗着双方的神经。
突然,乔纳森推开了迪奥。迪奥恼怒起来,昨晚和现在,他被乔纳森拒绝了两次。
他一把按在乔纳森的两腿间,碰到大团隆起。他的眼睛睁圆了,然后邪肆地笑起来,对向后闪躲的乔纳森问道:“JOJO,你还是不是男人?”
乔纳森恼羞成怒:“迪奥!”
迪奥嗤笑一声,眼珠一转,隔着乔纳森的裤子,轻重适度缓急恰当地揉捏起来。
乔纳森呼吸急促,他抓住迪奥的手腕,执着地问他:“迪奥,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还要继续你的恶作剧吗?!”
迪奥跨坐在乔纳森腿上,一只手掐住乔纳森的后颈,另一只手伸进乔纳森的衣服里,环过他的腰部往下:“我迪奥向来清楚自己在做什么。JOJO,不许再拒绝我。”
12.
乔纳森端上烤面包片,果酱,还有热牛奶。
“这就是你忙活了一早上的成果?”迪奥脸色难看地坐起来,阴恻恻地向乔纳森发问。
乔纳森尴尬地笑了笑,又殷勤地帮迪奥抹果酱。
迪奥阴冷地盯着那些早餐,仿佛盯着的是乔纳森的头颅。他的态度让乔纳森惴惴不安,拿着面包片的手进也不是,放也不是。
“迪奥……”乔纳森小声说,“你说你清楚的。而且做到后来你不是也……”
“闭嘴!”迪奥简直要怄死了。愚蠢的、恶心的JOJO!这和他计划好的不一样!他何曾吃过这么大的亏。
但事已至此,他给自己顺气,安慰自己这劣势未尝不能扭转。
于是迪奥转头,坦然的看着乔纳森,示意他好好服侍自己。
“迪奥,我们去见爸爸吗?”乔纳森小心翼翼的问他。
“怎么?”迪奥警惕地看他一眼,“不会做了一次你就要死要活的要告诉家长了吧?”
“恩……不,不是,只是之前爸爸打电话来时问起你……你妈妈也是……”乔纳森有些气短,眼神游移了一下,又坚定起来。
迪奥狐疑地打量他,皱着眉头面对自己的行程表,内心计较思索了半晌,答应他和乔斯达先生一起吃晚饭。
从他们离开宿舍到吃完晚饭回校,乔纳森对迪奥的照顾无微不至。从开车门拉椅子这种小事到剥虾切牛排倒红酒,乔纳森简直要把迪奥当成没有自主行为能力的人来照顾。
在乔斯达宅,迪奥频频在暗中狠瞪乔纳森。可恶的JOJO,虽然没有明说,但这副暗示的样子和明说有什么区别。
哦,区别就是你那正直的老父亲真的没看出来。
乔治很欣慰他的儿子成长了,学会了照顾别人。而管家徘徊在他们身边,感情复杂。他年纪不轻了,见过很多事情。乔纳森和迪奥算是他看着长大的,他对两人的交往情况很关注,但以前两个男孩再怎么亲密也不会像今天这样。
他观察两人的表情和互动,一个荒谬的猜测浮现在他心里。他忧心忡忡,迈着沉重的步伐走在这座拥有漫长历史的乔斯达宅里。
13.
迪奥依然经常去夜店见他的那些朋友。乔纳森出于从小的教养,不会随意评价迪奥的朋友。他选择陪着迪奥一起去,虽然他只是在夜店做他的作业。
“老天,JOJO,千万别告诉别人你认识我。这真是太丢人了。”
迪奥很会玩,他在这里被人称为夜之帝王,迪奥还算喜欢这个中二的名号。
迪奥还是小孩吗。乔纳森第一次听到这名号时简直头疼。
自从乔纳森来陪伴他,迪奥变得规矩了不少。虽然男男女女都对此有所抱怨,但他默许着这一改变。
他们的课表时间依然错开,课下也依然不在一处,但他们共用晚饭,共享夜晚的时光。
14.
在黄昏时分橙红的天空下,乔纳森和迪奥提着刚刚采购的生活用品,一边拌嘴,一边走过哈德森大学的操场,路过下课的人流。
乔纳森打开宿舍门,拎过迪奥手里的袋子,走了进去,而迪奥对着门对面的窗户,静静看了会渐落的太阳。
白天和黑夜没有阻隔,太阳的升起和落下也不再有特殊的意义。迪奥望着被夕阳染得金红的云边,仿佛望向了遥远的命运。
“迪奥,还不进来吗?”
“催什么,蠢JOJO。”
“砰”,命运自有章法。

8 个赞